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九十八章金銀耀目
    劉勇感激的看了眼趙進,臉色激動的通紅,他就是吃這口飯的,今天他等于從最基層一下子到了高層,算是一步登天,昨天他根本想不到會有這樣的改變。

    “你混好了,可要多照顧我們,我爹那攤子不要交地皮錢了。”吉香也笑著說話,劉勇用力點頭。

    就在這時候,王兆靖笑著提醒道:“小勇,做這個陳二狗的副手要仔細,多替大哥這邊盯著,別讓他蒙騙了咱們。

    聽到這個,劉勇身子一震,趙進笑著點點頭,心里卻想這王兆靖果然聰慧,而且人情精熟,他本來就是這個用意,只不過這些話由他說卻比自己說合適。

    “請大哥放心!”劉勇鄭重的回答,趙進招呼大家向里走,卻落在后面和劉勇叮囑說道:“你留心就是,還是要把陳二狗當管事大哥對待,有什么拿不準的就來問我。”

    劉勇又是鄭重答應,現在財神廟里也沒有什么人,陳二狗這位新任“頭領大哥”熟門熟路的燒水沏茶,忙個不停。

    大家每日練武比武,其實日子過得很枯燥,對這個“賭場”好奇的很,幾個人進去觀看,王兆靖卻和趙進站在院子里閑聊。

    等大家都走的遠些,王兆靖臉上帶著迷惑問道:“趙兄,趙兄這些年比武時大家在一起,比武之外的時間似乎都在振興叔父那邊學武,可看今天趙兄的舉止做派,分明是老江湖人才有的氣質,這個怎么學來的?”

    “你一路讀書學武,你又知道什么江湖人?”趙進笑著反問說道。

    他之所以懂得這么多江湖做派,那一世在學校里的拉幫結伙好勇斗狠,各種媒體的耳濡目染,有過經驗,看得多了,自然做出來氣勢十足。趙進當然不會把這些都講出來,只是反問一句。

    聽到這話,王兆靖不服氣的說道:“趙兄不要瞧不起人,小弟這次回來,看到運河上的漕丁講話做事,都是有一定章法,聽家父說,那就是所謂的江湖人物,雖然趙兄所做不同,但氣勢做派上卻很相同。”

    “你別忘了我爹是做什么的,耳濡目染,學也學會了。”趙進笑著含糊了句。

    王兆靖恍然大悟,隨即小聲說道:“趙兄,你志向遠大,不應該在這樣的腌膦小事上多花精神,如果臟污了名聲,那就因小失大了。”

    剛說到這里,就聽到里面陳二狗開口吆喝說道:“進少爺,各位,水燒開了,請進來喝茶。”

    趙進對王兆靖笑了笑,一起邁步走進屋子。

    賭場內側的小屋簡單收拾了下,陳二狗居然弄出十個很像樣的瓷杯來,正在那里倒茶,看茶壺瓷杯樣式根本不配,估計是贓物或者賭場抵押之類來路不正的東西。

    那里屋火炕就占了一半,能供站立的地方不多,九個人塞在里面就有點擁擠,陳二狗連聲招呼冇大家坐下,眾人彼此看了看,卻推著趙進在炕邊坐了,其他人都是站著,有椅子也不理會。

    陳二狗一杯杯分了茶,又去了這屋子角落,身后扣起兩塊地磚,下面卻有個小木箱,陳二狗捧著小木箱到趙進跟前說道:“進少爺,這賭場里日常放著六十兩銀子,備著供奉和賠付,這些請進少爺收下!”

    說完打開箱子,里面放著各種成色的碎銀,還有幾串銅錢。

    看到這些錢財,大家的呼吸都粗重了些,也只有孫大雷神色淡定,他們這一幫人,家境富裕甚至豪富的人都不少,不過除了孫大雷之外,其余幾家的家教都非常嚴,日常零花錢都給的不多,一看到這六十兩,難免激動。

    趙進接過木箱,直接倒在了炕上,伸手大概一劃,對半分開,開口說道:“這賭場還要營業,這一攤你還有好多事要做,給你留一半。”

    “這..這怎么使得?”陳二狗緊張的說道,他可不信趙進這么精明的人物會白幫他的忙。

    “有什么使不得,我想要你把這局面長久維持下去,又不是做這一天就不做了!”趙進坦然說道。

    陳二狗連連點頭,趙進沉吟了下又說道:“你也不用這么小心,你才是這里的大哥,事事問我,你自己也做不下去,應付不過去了再來找我幫忙。”

    站著的一干人都覺得自己插不進話去,聽著趙進侃侃而談的安排,他們個個覺得自己和趙進差了很多,但一想到這番局面也有自己的一份,就忍不住的興奮和激動。

    對于王兆靖、陳升、孫大雷、董冰峰幾個人來說,這小小一份,對他們來說實在微不足道,但這些并不是家里給的,而是自己賺的,這個意義非同尋常,所以格外激動。

    陳二狗那邊臉色輕松了點,也帶著些許興奮,雖然他知道自己這些是趙進給的,自己今后要事事聽從,可也想多點自主,趙進的話正合心意。

    “請進少爺放心,小的一定不敢忘了根本,今后小的還要多都仰仗少爺您的幫忙。”陳二狗心里明白,目前他能依靠的實力只有眼前這八個年輕人,沒他們出頭,那一撮毛和大頭黃,甚至這兩個人下面的頭目都能隨時吞了他。

    趙進手里拿著一塊碎銀,輕輕叩打炕沿,沉吟著又說道:“你這幾天要做的事情是弄明白賬目,這銅頭有什么進項,每月收入多少銀子,要供奉出去多少,你都要搞清楚,這個是最要緊的,給你兩天時間,我就要答復,到時候再跟你細談,明白嗎?”

    這完全是下達命令的語氣,但屋里所有人都覺得理所應當,陳二狗連忙躬身答應。

    “下午賭場就開張,你手里那幾個人都不要讓他們向外跑,這幾天也要多找些人在這里,防備著有人不死心。”

    趙進說完之后看了伙伴們一眼,笑著說道:“大家還有什么要囑咐的?”

    “趙兄,我有幾句想說。”王兆靖笑著說道,趙進點點頭,王兆靖對那陳二狗說道:“遇事趙兄會領著大家給你幫忙,不過你在這里,盡量少提趙兄和我們。”

    看到趙進點頭,陳二狗才連忙答應,王兆靖想得很穩妥,他們八人除了劉勇之外,最差的也是良家子弟,有身份的更多,如果總是被江湖人提起,官府和長輩聽到了會不方便,特別是王兆靖,他已經有了秀才功名,被人說有辱斯文可是大麻煩。

    陳二狗聽得很仔細,到這時以為這些小爺們說完,還沒開口客氣,趙進突然微笑著說道:“陳二哥,銅頭死在他相好家里,他相好肯定嚇壞了,免不得胡言亂語,早點送她回鄉下老家吧!”

    聽到這話,陳二狗禁不住打了個寒戰,連忙點頭。

    說完這些,趙進把銀子包起來,起身笑著說道:“時候不早,大家跟我回去吧!”

    陳二狗出門相送,出遠門的時候,趙進回頭拍了拍劉勇的肩膀,笑著說道:“等下記得去那個院子。”

    趙進離開,財神廟院門口那里已經有人在那里等著,就是剛才那幾十個人里的,應該是各路的頭目過來拜見新的大哥。

    他們當然知道誰讓陳二狗坐上了這個位置,看到趙進他們出來,各個臉上露出諂媚的笑容,等看到趙進拍劉勇肩膀,親熱的說了幾句,大家都若有所思。冇

    出來的雖然早,但折騰這么久,等從城南回到那院子,大家也到要散伙回去吃飯的時候,沒走出多遠,石滿強和吉香就和趙進告辭,想要順路回家。

    “你們兩個先回去打聲招呼,就說中午我有急事。”趙進卻不放他們走,聽到他這么說,石滿強和吉香連忙答應。

    等到了院子,趙進讓石滿強和吉香進去等著,然后又說道:“各位回家打個招呼,一刻后來這里商議,一定要來。

    說完后,大家四散回家。

    回到家之后,發現父親趙振堂還沒到家,趙進直接和何翠花打了招呼,說中午就不在家里吃了。

    趙進自然被母親何翠花好一頓訓斥,不過何翠花也知道趙進越來越有自己的主意,訓一頓出出氣也就罷了,木淑蘭本來想跟著出來又被趙進拒絕,女孩可是郁悶的很。

    順手拿了剛出鍋的餅,夾著兩塊咸菜,趙進直接跑到那個院子。

    他剛到那邊,發現孫大雷已經到了,他自己在家,生活自由的很,直接就沒有回家,反倒去附近的酒館讓人送來了飯菜,兩個食盒,豐盛的很。

    本來趙進想讓石滿強和吉香吃這里存的點心,這下不用了,孫大雷更是熱情的招呼一起過來吃。

    四個人吃到一半,王兆靖、董冰峰和陳升都回來了,他們有的在家吃了午飯,有的帶了飯過來,湊在一起熱熱鬧鬧的吃飯,議論上午的威風勝利,大家都高興的很。

    吃飯之后,食盒放在院門口,等下飯館的伙計會來收,剛放下食盒,劉勇卻拎著個包袱來了,這包袱可是不輕,劉勇額頭已經有了汗水。

    趙進連忙上前把包袱接過來,入手一沉,居然二三十斤的份量,劉勇從城南一路拿過來,難怪這么累。(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