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一百二十六章 講和的條件
    趙進這才去注意跟著如惠和尚的那兩個人,這兩個和尚都很年輕,比自己大一兩歲有限,看著都怯生生的,至于跟在李書辦邊上那個,趙進看著臉熟,應該是刑房的文書之類。

    安排完畢,趙進他們拎著武器跟著走了過去,李書辦一路上談笑風生,趙進和陳晃始終恪守晚輩的規矩,禮貌的很,那如惠和尚也安靜的走在一邊。

    骨頭張這邊趙進還是第一次來,官員士紳一般都去云山樓,看這骨頭張進進出出的人,大多是有些身家卻沒什么身份的,比如說衙門里的白役,一路走過來,不少人恭敬客氣的對李書辦打招呼問好,在這些人面前,李書辦的架子就拿的很足。

    一進店鋪,就能聞到濃郁鮮香味道,每個桌上都有一個瓷盆,里面盛滿了白湯和排骨,李書辦應該是常客,那掌柜點頭哈腰的殷勤招待,領著大家進了后面一個獨院。

    獨院的屋子不大,也就能擺下兩張圓桌,進院子之前,趙進卻說去方便一下,扯著陳晃出門,讓王兆靖領著其他人進去。

    趙進和陳晃卻沒有去方便,而是前前后后的把這家骨頭張走了個遍,沒有看到什么異常,這才放心的進了那個院子。

    這個獨院就是檔次更高的雅座,院子里收拾的很于凈,只是在屋門前放著兩個木箱,看著就不是這個院子舊有的東西。

    進屋之后,趙進看到伙伴們已經被安排在一張桌子上,大家認識的時間雖然久,但這么在飯館里聚餐還是第一次,各個都很興奮,趙進笑著湊過去,大家剛要說話,就聽到趙進低聲說道:“掐著時間,數一百個數就出去一個人看看,沒有異常就回來,然后繼續這么于。”

    大家愣了下,隨即反應過來,各個鄭重點頭。

    那李書辦只招呼了趙進和陳晃兩個人去那邊的席面,但趙進又拽了王兆靖過去。

    不說身份足夠,以王兆靖的細密心思,也能夠幫上忙。

    相比于趙進三人坐在這邊,僧人那里,只有如惠和尚一個人坐下,其余兩人則是站在角落里,李書辦帶著的那個文書雖然坐著,卻一直在端茶倒水,殷勤伺候。

    “骨頭張白湯排骨名氣不大,味道卻很好,材料也用的足,我是幾天不吃就想。”李書辦笑著開口說道。

    趙進卻看向這如惠和尚,心說難道這僧人就光明正大的不守戒律,吃酒吃肉?

    正看著,如惠和尚把手中茶杯放下,溫和的說道:“趙公子,云山寺僧俗眾多,家大業大,難免有一二不法之徒,這些人胡作非為被趙公子懲治,是他們罪有應得,本寺絕無怨氣。”

    趙進冷笑了聲說道:“若是幾天前我被那些亡命之徒害了,誰會管我家有沒有怨氣?搞不好還有人說我罪有應得。”

    李書辦于笑著站起說道:“你們先聊,我去看看柜上有什么好酒,沒有的話要讓老張去別處買點過來。”

    他這一走,他帶著那個文書也知趣的跟著離開,屋子里只剩下趙進一方和云山寺如惠和尚三人。

    如惠和尚臉上帶著笑容,但他的眼神里卻充滿驚訝,趙進長得高大,可看面相就知道是十幾歲的少年,但這個十幾歲的少年卻有成年人的冷靜和立場,絲毫沒有被他牽著走。

    “趙公子,冤家宜解不宜結,從前云山寺或許和公子這邊有許多誤會,但從今日起這些誤會就解開了,本寺絕無怨氣。”如惠和尚笑著繼續說道。

    這話趙進能聽懂,雙方從前是敵人,但從今日起就和解,想到這里,趙進忍不住笑出聲來,擺擺手說道:“你們幾次打小蘭的主意,還派人把他拐騙走,那次我殺了你們六個,然后你們先是在衙門里興風作浪,前幾天又在城南設局,請來什么吃人豹子對付我,然后又被我殺了個于凈,那個嚴黑臉也逃出城了,這么多條人命,這樣血海深仇,你敢說和解,我也不敢相信啊”

    如惠和尚搖搖頭,苦笑著說道:“趙公子,本寺的確有幾位師兄不想善罷甘休,這些事也是他們做出來的,不過那是前日,昨日云山行被人放火,城外有兩處下院也被人點火,還有人把箭射入了山門,本寺上下焦頭爛額,已經沒心思和趙公子你這邊爭斗下去了,所以派貧僧過來談個和解。”

    趙進幾人交換了下眼神,沒想到一日內有這么多針對云山寺的攻擊,趙進也能猜到這些事都和聞香教,和木淑蘭的二伯有關,但這個和解還是不明不白,他繼續直接說道:“火不是我放的,箭也不是我射的,這些找我來談有什么用?”

    如惠和尚一愣,搖頭說道:“做這些事的人放話出來,說趙公子你若答應和解,他們就不繼續找云山寺的麻煩,不然貧僧又怎么回來見公子呢?”

    趙進幾個人都是一震,陳晃和王兆靖更是驚愕的看向趙進,完全沒想到事情會有這樣的發展。

    短時錯愕,趙進卻把所有相關的因素都考慮了一遍,自己和父親替木家料理后事,掃清手尾,從某種意義上來說也切斷了官府追查聞香教的可能,然后收留木淑蘭,在女孩被拐走之后全城搜尋,幾個少年仗義出手,把人救了回來,接下來一系列的事情看似無關,細究起來都和這次救人有聯系。

    比如說城南和亡命刀客的那一場大戰,現在想來,無非就是云山寺針對那次救人的報復。

    不僅僅這些,甚至可以追溯很遠,趙家曾經收留落魄無依木先生父女,趙進甚至莫名想到了前任劊子手的暴斃

    這些糾葛說起來,聞香教欠著趙家很大的人情,可聞香教直接付出的話,對趙家不是好處,反而會帶來麻煩,這次可以說順便借花獻佛了,借云山寺的手給趙家報答。

    看著趙進沉思沉默,如惠和尚搖搖頭,揚手做了個手勢,他這一動作,陳晃的手就放在了刀柄上,如惠發覺了這個動作,對陳晃微笑了下,倒是讓陳晃有些尷尬。

    站在角落的那兩名僧人看到這個手勢,躬身答應后一起出了屋子,很快就是回來,兩個人吃力的搬運一個箱子,那箱子正是放在獨院里的。

    兩個箱子搬進屋中,兩名僧人退了出去,如惠和尚從座位上站起,打開了那兩個箱子。

    蓋子一開,屋子里頓時明亮不少,這一刻屋中所有人的呼吸聲都停了下,大家都盯住了箱子。

    箱子里反射著金色和銀色的光芒,散碎的金錠整齊的擺在銀錠上,看著煞是耀眼奪目。

    “趙公子,這就是云山寺的誠意,白銀一千兩,黃金一百五十兩,從前本寺的確有做得不對的地方,這些就是本寺的歉意和誠意。”

    金銀比價,官價一比四,市面上一比七也很常見,也就是說,云山寺一下子拿出兩千多兩銀子作為賠禮,這的確是了不得的巨款。

    兩張桌子上的人都聽到了如惠和尚的話語,都知道這巨款是給他們的,趙進、陳晃和王兆靖三人很鎮定,而其他人的呼吸都變得粗重了。

    這么年輕的年紀,面對這么一大筆錢,居然如此鎮靜,如惠和尚眼神中全是愕然。

    趙進只是瞥了眼那箱金銀,靠在椅子上說道:“這筆錢我們就算收了,云山寺也隨時可以奪回去,這樣的和解哄哄小孩就罷了,何必拿來這邊講呢?”

    如惠和尚臉上重新帶了笑容,只是這笑容更多是苦笑,他開口說道:“趙公子,若是憑空給趙公子這筆錢,趙公子心存疑慮也理所應當,不過這次是算有人擔保,本寺就算想要反悔,也要想想燒香的外道。”

    “燒香的外道”想來就是說聞香教了,聽對方這么說,趙進放心不少,木淑蘭的二伯清洗了異己之后,聞香教在徐州重新穩了下來,又對云山寺展示了強硬的手段,在這樣的威懾下,云山寺和解后的確不敢亂動。

    “沒想到趙某成了你們雙方和解的條件,貴寺不是和我講和,是和燒香的那些人講和。”趙進笑著說道。

    聽趙進自稱“趙某”,配上那年輕的面龐,實在是故作老成,如惠和尚禁不住想要笑,可聽到趙進說說得這么透徹,卻覺得的確老成。

    如惠和尚微笑著接了一句:“本寺上下也沒想到趙公子竟然驍勇如此,那些叫著報復的也都怕了,這次講和正好兩邊放在一起來說。”

    聽到如惠和尚的話,兩桌的少年們微微騷動,各個臉上都有激動和自豪的神色,云山寺在徐州內外威名極盛,知州衙門未必能嚇到人,但云山寺卻能夠鎮服八方,而自家大哥居然能震懾住云山寺,實在太威風了。

    而且對方還拿了這么大一銀子過來,面子和里子都有了,大家的眼光都集中到趙進身上,盡管沒說話,可大家都覺得趙進該答應下來。

    “城內云山行、云山樓,城內一切云山寺的生意,每月的進項,我要兩成。”趙進淡然說道。(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