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二百章 尋根究底
    但不管新舊,有了這些東西就已經可以給這何偉遠定下大罪,有明一代,對民間教門控制的最嚴,稍有牽扯就是千刀萬剮的死罪,不過雖有嚴刑酷法,可明時民間教門卻最為興盛,這也是諷刺。

    最有價值的卻是一份名冊,何偉遠到底是讀書人出身,一切喜歡用文字記錄下來,徐州城內大小傳頭的名字和住處都在上面,由此可見,何偉遠對聞香教的態度也就是這么回事,如果他被抓,別人靠著這份名冊就可以把徐州的聞香教眾全部抓獲,這么要緊的東西,何偉遠甚至沒有用暗語去寫。

    藏錢藏兵器的地方都是下人仆婦們告訴的,周學智卻找到了名冊和賬本,按照這個周學智的態度,賬本明顯是更重要的東西。

    賬本上同樣沒什么遮掩,進項寫的是米麥,出項則是酒,周學智拿到這些賬本后,臉上居然有些驚喜的神情,彎腰低頭的對趙進說道:“大老爺,這里面就有一座金山”

    “金山“這個詞,趙進開設酒坊后聽到太多次了,聽這個沒什么風骨的周學智說起,他只是淡淡點頭,示意對方解釋。

    “大老爺,何家酒上賺錢,但糧食上賺的更大”

    何偉遠的第一句話倒是讓趙進有了點興趣,從某種意義上來說,飄香酒坊的錢也賺在這價格低廉的高粱上,難不成何家也有這個訣竅,但沒有自家那法子,何家做出的酒想要能喝就不能用高粱,米麥豆三項,用什么也不會有這么大利潤。

    “北上運糧的漕船,那些漕丁靠水吃水,每年都有大量的漕糧弄出來,這些糧不少都拿來跟何偉遠換酒,上好的大米賣出個高粱價錢,然后折算成酒價”

    聽到這個,趙進倒吸了口涼氣,一石米如今要賣到一兩銀子,銅錢要一千兩百文,這居然賣成了高粱價錢,差價足足六倍,折算成酒價,等于又賺了一道,自家一斤酒差不多十倍利潤,這何家的酒恐怕也有差不多的利潤。

    “可年前漕上的人在隅頭鎮喝了大老爺你們的酒,糧食什么的要靠漕丁弄出來,他們覺得好喝了,自然不會去喝何家的酒,而且大老爺你們的酒價錢更低,所以那邊采購的大宗就要轉到你們那邊了”

    其實何家的宅院才搜索了一大半,但說到這些,趙進索性停住不走,專心詢問。

    “那邊是什么人?”

    “回大老爺的話,那邊是聞香教山東總壇的,據說還是很大的人物,不過何偉遠每次款待,小的都只能在外面等候。”

    “既然都是聞香教眾,你們這么多年利益糾纏,為什么還要根據價錢口味選擇?”

    按照道理的確是物美價廉的貨物好賣,但實際中,質次價高的也有市場,這里面的貓膩古今中外都一樣,趙進不信那個什么總壇的人物會出于公心。

    聽到這個,彎腰回話的周學智苦笑了聲回答說道:“小的雖然不知道內情,可大概的也能猜到,漕丁中信教的人極多,他們本身就是教眾兄弟,南北行船,來往要論月計算,需要喝酒來解乏排解,酒坊里的酒,大部分都是漕丁自己喝掉了,他們自己弄得出糧食,如果有更好的酒,他們自己就去換了喝,根本管不了,所以只能順應民意了,不然那邊就賺不到錢,誰會管何偉遠死活。

    趙進長吐了一口氣,聽到這里,整個事情的來龍去脈大概摸清楚了,自己不知不覺間得罪了人,斷了這何偉遠的暴利財路,而且這漕糧換酒的生意馬上就要轉移到自己身上了。

    斷了財路是一方面,如果奪了飄香酒坊,那么何偉遠的暴利會更加驚人,這一反一正,生死攸關,巨大利益,雙方面作用下,這何偉遠鋌而走險,然后有了現在這個局面。

    趙進在那里沉吟,周學智小心翼翼的觀察,他把這個當成自己的機會,盡管何偉遠在關鍵核心的事情上瞞他,可周學智還是千方百計的打聽到了不少東西。

    周學智當初打聽這個,是想拿來自己發財,可現在說出來,卻是用來保命了,這等要緊的事情,何偉遠一向不讓人知道,各個環節彼此間隔,收糧、賣糧、做酒、運酒的各方面都是不知道其他環節做什么,周學智認為何家莊上下除了何偉遠之外,也就是他能知道個大概,知道怎么運轉。

    這么大的一注生意,而且可以天長地久的做下去,現在就自己能夠運轉,拿出來做交換應該能夠保命。

    看著趙進神色有略微的緩和,他又是跪在地上,懇切無比的說道:“大老爺,小的愿意把這一切都告訴大老爺,愿意為大老爺做牛做馬。”

    “想活命嗎?”趙進淡漠的語氣讓這何偉遠渾身冰冷,他能做的只是點頭

    “你去衙門招供,把何偉遠信奉聞香教所作的傷天害理之事全都招供出來,那些塑像神符什么的就是證據,人證物證口供,你要把這個辦成鐵案,能做到嗎?”

    周學智身體劇烈顫動了下,瞬時間臉上沒有一絲血色,開口說話,聲音都在發抖:“大老爺,爺爺,這是殺頭的罪名,小的都說了,也免不了個斬立決,小的對爺爺還有用。”

    趙進低頭瞥了他一眼,冷聲說道:“何家莊盯了我這么久,想來你也知道我做事做人的口碑,你信我就能活,不信就得死,自己權衡吧”

    周學智身子顫抖了一會兒,看著好像要崩潰的時候,卻挺直了身子問道:“大老爺,小的若是照做,小的妻女性命能保住嗎?”

    “只要她們不亂來,就能活命”趙進回答的很簡短,說完后轉身出了門,隨即進來幾名家丁將周學智捆綁起來。

    接下來還是搜到不少東西,不過和前面的收獲相比就算不得什么了,比如說何家莊里面的田契和房契,還有不少收租收賬的條子,這些東西手里有刀就能收上來,沒刀就什么也不算,在趙進手里,這當然能變成現銀。

    午飯就是在何家吃的,何家莊的其他住戶也發覺何家出事了,可看到外面那些拿著兵器的壯丁,誰也不敢多說話,何況午飯時分,在城內又有捕快過來,有官府的人出面,誰也不敢有什么異議了。

    太陽偏西的時候,何家所有值錢的東西都被裝到了大車上,所有可以算作信奉邪教證據的東西也都被帶走,名冊和賬本放在單獨一輛馬車上,由劉勇和吉香看守,至于何家上下也都是被捆著帶走,真正行動不便的老弱也給了一輛馬車。

    趙進沒有在何家莊留什么人,因為這里距離城內太遠,萬一有事顧不過來

    天色將黑,城門快要關閉,趙進一行人到達了徐州城,和早晨相比,大家的外表利索了些,在何家洗漱,又找出合身的衣服換上,回程時又在大車上輪流睡了會。

    還沒到城門,門前就有一幫人迎了上來,趙振堂、陳武、董吉科,還有吉香的父親,倒是王家只來了一位管家,這等官紳人家講究比別人就是要多。

    每個長輩看到自家孩子回來,都有松了口氣的感覺,還沒等他們問話,趙進在大車上站起抱拳說道:“讓諸位叔伯擔心了,還請諸位叔伯先回,晚輩們還有些事情要做。”

    昨天在官道上發生了什么,來到這邊的人都心里清楚,現在看到平安歸來,心里的高興就不必說了,只想著一起回家不要出門,卻沒想到趙進說出這樣的話來。

    有人想要反駁,不過話卻說不出口,趙進客客氣氣的話,大家卻都不敢反駁一句。

    他們只能目送著車隊駛入城門,倒是總捕頭陳武忍不住喊了句:“大晃,你小心點。”

    陳晃只是點點頭,大家就這么坐在車上,家丁領著車隊向貨場那邊走去,趙進他們木然的坐在車上,陳晃突然悶聲開口說道:“大雷的家人應該還不知道,我們爹媽能看到我們回來,大雷回不去了。”

    趙進低下頭,董冰峰在馬上捂住了眼睛,陳晃仰頭看天,石滿強不住的抽動鼻子,吉香和劉勇不停的擦拭眼淚,大家就這么沉默的走了一會,趙進從馬車上跳下,開口說道:“張虎斌領著大車回去,沒我在不許卸貨。”

    張虎斌連忙答應,趙進已經換了一根長矛,下車后揚聲說道:“家丁們回貨場待命,兄弟們跟我去李順那邊。”

    兵分兩路,在城內大家當然是熟門熟路,天已經黑下來的時候,趙進他們來到了李順家這邊。

    李順家不大,所以五十個家丁就圍了個嚴嚴實實,遠遠的能看到有幾個人探頭探腦,也不知道是想看熱鬧還是想打聽消息,不過沒人敢靠近這邊。

    趙振堂昨天在林子里守了一夜,按照趙進的安排,一早就帶著那些馬匹回城了,百余匹馬自然要放在城外,可這么大的動靜聲勢城內有心人肯定知道,跟著趙振堂去的那些差人口風也不是那么嚴實,消息就開始流傳開來。(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