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二百零四章 王法如此用
    正月里的知州衙門沒什么人辦公,各房留守的小吏公差有的回家,有的中午喝完酒呼呼大睡,整個衙門倒是安靜的很。

    從后宅喊來了六個青壯,這些青壯仗勢欺人還可以,要見真章卻不能,他們也都是戰戰兢兢的。就這么一路走出了衙門,穿過大堂的時候,幾個人都在抽動鼻子,說怎么這么大的石灰味道。

    從衙門大堂的側門出去,先出去的那個人突然停下了腳步,跟著他的那個差點碰到,不耐煩的推了一把,然后第二個人也是這個樣子,每個人都是呆呆的看著外面,走在倒數第二位的童懷祖很不耐煩,板著臉說道:“一個個瘋傻了嗎?快讓開”

    他聲音不低,外面那幾個青壯也聽到了知州的吆喝,他們都是身子一顫,然后開始顫栗起來,臉色都變得慘白。

    童懷祖低頭向外走,沒注意到這個樣子,等邁過門檻站在大門前,他也呆住了。

    在知州衙門大門前的空地上,一具具尸體在那里整齊擺放,尸體上都有這樣那樣的傷口,有的人更是殘肢斷臂,看著極為可怖。

    身在官府,童知州也見過死人,也去過兇案現場,但那些不過一具兩具尸體,可現在大門前寬敞的空地上被尸體擺滿了,這樣的場面看在眼中,就是極為震撼和恐怖了。

    天氣寒冷,尸體被凍的很硬實,也沒什么難聞的氣味散發,可站在臺階上的知州等人,總覺得一股股尸臭飄過來,讓人想要把肚子里的東西全部吐個干凈。

    在平鋪尸體的另一端,站著一個整齊的隊伍,橫排豎列都是筆直,人和人的間距都差不多一樣,每個人穿著同樣的衣服,手中拿著長矛,面無表情的肅立。

    尸體嚇人,這隊伍震人,童知州看了眼之后,覺得眼皮直跳,居然不敢再看,好像那邊很刺眼的樣子。

    童知州好歹在衙門里經歷過這么多事,還算能沉得住氣,跟著出來的六名青壯各個顫抖的好似篩糠,而走在最后一位的王師爺根本沒從偏門出來,想來剛才已經被震撼過了。

    真正沉下心神就會發現尸體不過百具,那隊列也就是百人方隊,如果過往遠了看看,還能看到探頭探腦的閑人們,甚至有人已經爬上了院墻和屋頂,真正事不關己,看熱鬧的這些人倒是從來不會怕。

    “大人,這些盜匪伏擊本號商隊,本號商隊折損二十人,殺傷賊匪百余人,特來這邊報備,請大人點驗。”

    或許是一出門的時候所看到的場面太過震撼,知州童懷祖都沒注意到趙進他們站在臺階邊上,尸體之前。

    聽到趙進的聲音,知州童懷祖嚇了一跳,身子顫了下才鎮定下來,本想著做出些官威,卻沒想開口就說道:“這些都是你們殺的?”

    聲音有些發抖,這時不僅外面的閑人在看,在童懷祖身后也有人低聲驚呼,原來是衙門里值守的小吏和公差們也趕過來了,把大門輕手輕腳的打開,在童懷祖一于人身后張望個不停,童懷祖根本顧不上這個。

    “回稟大人,不全是小的們殺的。”

    這句話說出,童懷祖覺得松了口氣,沒曾想趙進繼續說道:“一百零二具尸體,小的們殺了九十幾個,其余的是家父那邊所為。”

    這個數目字一出,童懷祖身后又是一片驚呼,童懷祖更是打了個冷戰。

    “大人,此事小的已經查明,是本地邪教頭目勾結盜匪所為,小的突襲那頭目巢穴,斬首邪教頭目,繳獲鐵證以及邪教教匪名單,方才這名單已經交到捕房,捕房捕快正在全城搜捕。”趙進沉聲稟報說道。

    知州童懷祖已經忘記自己為什么出來,現在只知道點頭,拼命想要擠出個笑容來,看起來卻像哭一樣。

    還沒等他說話,在平鋪尸體的一側路口有些騷動,在那邊探頭探腦的閑人們慌忙閃開,方帽黑衣的捕快和差役們出現了,走在前面的人正是陳武和趙振堂,后面捕快差人們抓著二十幾個人,各個哭喊不停,差人們不時拳打腳踢,高聲喝罵。

    這倒是衙門公差的一貫做派,等他們看到空地上的平鋪尸體和整齊站立的長矛方隊之后,情不自禁的把聲音放低了下來,不要說他們,連被抓的犯人們也都安靜了。

    公差們從尸體的間隙走到前面,為首的陳武和趙振堂瞥了趙進他們一眼,然后躬身稟報說道:“老爺,方才接到急報,抓獲邪教教匪二十余名,云山行二掌柜李順昨夜自縊身亡,仵作也已經驗看過了,的確是自盡身亡。”

    聽到這個,童懷祖只覺得心里騰地一股火冒出來,直頂到嗓子眼,就在他想咆哮發作的時候,眼睛被什么東西閃了下,仔細看過去,發現是遠處的矛尖反射夕陽的光芒,看到遍地的尸體,看到遠處那方隊,童知州又硬生生的把火氣壓了下去,僵硬著說道:“好,好,你們也是辛苦,本官知道了。”

    “這些大盜的尸體,還請大人安排點驗。”趙進在下面又稟報說道。

    知州童懷祖看過去,發現那邊趙進目無表情的看回來,童懷祖下意識的想要后退,好歹沉住了氣,木然說道:“陳武,你去刑房和捕房那邊安排,快些點驗尸體。”

    身為總捕頭的陳武慌忙答應,轉身吩咐眾人把抓來的人犯送進監牢,然后快步進去叫人,其實不用他叫,刑房值守的書辦和小吏正在那邊看熱鬧,連忙迎了上去。

    沒多久,又有更多的人從衙門里走出來,拿著畫影圖形對照,仵作驗看傷口,這都是熟門熟路的勾當。

    “疤臉張三”“獨眼”“。草窩子的”“蒙山虎”

    隨著驗看,一個個有顯著特征的大盜被認出來,更何況這草窩子曾經殺過官面上巡檢,更是有懸賞緝拿。

    看到后來,點驗尸首的公差們臉上都有興奮神色,這些尸首代表著功勞和懸賞,按照衙門的規矩,這是大家都有好處的事情。

    公差們有好處,童知州更有功勞,他的臉色也緩和了些許,沒想到這時趙進身邊的王兆靖地上了一張狀紙。

    “學生這里寫了張狀子,還請大人看過。”王兆靖身上有秀才功名,在官員面前不必那么謙卑。

    童懷祖皺著眉頭接過,就站在那里大概一看,還沒看到具體什么內容,卻聽到一陣嚎哭喊叫,抬眼看過去,發現又是幾十名老弱婦孺被押了過來,這些人卻不是公差押送,而是那些手持長矛的青壯押著。

    “這是”童懷祖開口問道。

    “請大人看狀紙,有勞大人了”趙進淡然說了句,抱拳就算打過招呼,隨后招呼伙伴們離開,那邊的方隊也跟著離開。

    說來就來,說走就走,絲毫沒有對知州的客氣和恭敬,童懷祖的臉色很不好看,不過他心里卻輕松了不少,方才趙進他們站在這邊,加上遠處那個長矛方隊,童懷祖只覺得自己喘不過氣來,壓力實在太大,等趙進他們一走,滿地的尸體也算不得什么了。

    趙進他們雖然走了,可周圍看熱鬧的人越來越多,很多墻頭上都已經坐滿了人,但這一片一直很安靜,這么多死人,而且還是被殺死的人,讓人沒膽氣大聲說話。

    “欺人太甚”知州童懷祖臉色鐵青的拍案怒吼。

    回到內堂,童懷祖展開那張狀紙看起來,狀紙上說的很簡單,何家莊上下都是邪教匪類,請知州大人明正典刑,斬首震懾宵小。

    這狀紙根本不是狀紙,而是命令,讓童懷祖把何家莊這些人全部殺掉。

    身為地方官,殺人過多也影響考績,會被認為是不愛護百姓,民間不靖,會影響天和,而且殺人過多,不光官面上過不去,就連地方上的士紳也會心存不滿,上面過不去,就影響升遷,下面不滿,就會各種不順。

    而且通過官府斬首,別人只會埋怨官府,而不于趙進他們什么事,這讓童懷祖怎么不勃然大怒。

    “王師爺,你看看,你看看這還有沒有王法,他們眼里還有沒有朝廷,居然囂張橫行到這樣的地步,本官要去撫臺大人那邊去告他,去道臺大人那邊告他,請朝廷兵馬剿滅這股匪類。”童知州一邊怒吼,一邊把手中的狀紙抖動的嘩嘩作響。

    聽到這話,王師爺接過狀紙來瀏覽一遍,非但沒有附和,反倒苦笑著說道:“東主,那趙進送來了一應證物,還有人證口供,這鐵證如山,不殺也是不行。”

    “什么?”

    “的確是那聞香教燒香拜神的東西,還有那何家莊的幕僚招供,咱們自己抓的那些人也都是證據確鑿,東主,這個,不殺不行。”王師爺苦笑著回答道

    童懷祖愣在那里,殺多了遭人嫉恨,但該殺不殺同樣是大錯,如果被人攻訐為勾結匪類,那就更是天大的麻煩了。

    “這這不是借本官的手殺人嗎?”童知州已經不知道說什么是好了。(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