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七章 回程路
    內衛隊的幾個江湖人原本彼此忌諱交談的,不過這次被帶出來,算是身份敗露,以后就要轉到明面上的差事,大家打交道也隨便了些。

    他們刀頭上舔血混的久了,對生死看得也尋常,并不怎么在意,明日早走,大家廝殺一夜,一時間也睡不著,都在邊上小聲聊天。

    “咱們這位爺還真是俠肝義膽,這算是路見不平,拔刀相助”

    “少扯臊了,估摸著進爺也要琢磨著私鹽,你想啊,做這鹽路買賣,必然要和馮家對上,這次的事情正好是個由頭”

    “小聲些,這些事也是你們議論的?”邊上傳來冷冷的聲音。

    兩個內衛隊的立刻看了過去,話卻是正走過來的聶黑,這瘦削漢子走路有些跛腳,可卻沒有人敢于小看,這一路上,他飛刀下死了十幾個,不是一般的殺性重。

    “牛個什么”

    “據說原來信教的,這里面的人都是邪性”

    身后傳來了低聲的議論,聶黑沒有在意,他現在滿心琢磨著如何做好,怎么在趙進和劉勇面前博個好印象。

    原本當這里是拿錢吃飯的地方,何況教門那邊讓人心涼,能在這邊求個托庇也不錯,等有了些底子緩過氣來,再向南邊走,自己有這么一身本事,怎么也不愁溫飽。

    不過這次出來跟著,想法卻完全改變了,趙進年紀不大,可這一路上做事的規矩章法,還有這些布置,以及方方面面的物資準備,都讓聶黑驚訝咋舌。

    和其他人不一樣,聶黑出身聞香教,又是教主直屬的精銳,平日里做事縝密規矩,和官家的廠衛頗為相似,眼界也比旁人廣不少。

    有這份眼光和心思,盡管他看得似懂非懂,可還是能感覺到趙進這么做前途無量,會到什么程度,為了什么目標才這么做,有時候聶黑都不敢深想。

    經過這番考慮之后,聶黑決定留下來長久做下去,一旦打定了這個心思,自然用心勤謹。

    而且剛才那個內衛隊的江湖人所說的想法,聶黑心里也覺得贊同,既然進爺打算的這么遠大,那么就更值得跟隨下去了。

    一夜很快過去,在凌晨之前,還是生火做飯,用馮家馬隊丟下的鍋做了些熱飯,主要是為了隊伍里的女人和孩子,丁軍的眼圈烏黑,但神色卻比昨天要堅定很多。

    東邊天際一有晨光浮現,整個隊伍就開始出發,趙進在出發前的命令很堅決:“兩個時辰一停,路上有人不停,路邊有人不停,不必吝惜馬力,只管換馬,死一匹換一匹。”

    命令下達,眾人大聲答應,女人和孩子們抓緊了繩子或者口袋的邊緣,整個大隊開始沿著道路奔馳而去。

    路上沒什么人,趙進這隊騎馬的不過幾十個人,馬匹卻有幾百匹,一人三馬四馬,在安靜的枯草荒地中行走,聲勢頗為驚人,沿途路邊不時有驚鳥飛向半空盤旋。

    跑了半個時辰左右,路上能見到人了,或者孤零零一個,或者三五成群,他們的方向和趙進一致,可看到大隊趕過來,就匆忙的鉆進草地里躲避,趙進很快就注意到了不對,這些人就是馮家馬隊的潰逃之人。

    想要出荒草灘,在這個方向上只有這一條路可走,昨夜四散潰逃,早晚還要摸索回這條路上,夜里也不敢亂走,這時候上路也正常。

    對這些人趙進也懶得理會,敢攔在路上的自然當頭一刀,可沒人有這個膽子,都是盡量的朝著草叢里鉆。

    跑出兩個時辰之后,路上反倒見不到什么人了,趙進命令隊伍停下,開始短暫喂馬休息。

    “昨夜黎大津帶著馮家的人先跑了,這伙人裝備好,看著又有腦子,不知道半路上會不會遇到”

    “做好戒備,如果前面攔著就硬打一次,安排人注意兩側的動靜”

    簡單商議幾句,大隊重新上路,各自已經換馬,連馱著女人和孩子的馬匹也做了更換,兩個時辰不停的快跑,那些馬都有點頂不住了。

    差不多正午時候,趙進這一行人看到了密集的村落,他們已經從荒草灘出來了。

    最靠近荒草灘的村子看到這大隊人馬沖出來,所有在外面游蕩的人都跑了回去,任由趙進他們經過。

    第二個村子,第三個村子也都是一樣,倒也說不上是害怕,趙進的馬隊也不是在狂奔,路過的時候還來得及左右看看,發現村子里有人探頭探腦。

    到了這片區域,連帶著道路都寬了不少,這讓馬隊的行動更加從容,路過第五個村子的時候,才離開沒多久,后面就有人騎馬跟了出來,不過對這樣的情況趙進早有安排,董冰峰撥馬轉向迎了上去,攔在路上彎弓搭箭,第一箭就射中了一匹馬,那馬匹路上蹦跳,直接把人甩了下來,第二箭直接射中后面一人的肩膀,那些人立刻不敢繼續跟了。

    接下來路過的村子,敢騎馬跟出來的都被嚇回去,至于跑著跟出來的,反正也跟不上。

    走過這片流民聚集的村寨區域,差不多就到了宿遷縣城的范圍,到這時候,太陽西沉,臨近天黑了。

    這里莊園密集,就是正常的沿河繁華縣城,在這樣人煙繁密的地方,是不能夠停駐,免得出現麻煩,可剛剛看到城池的時候,卻聽到隊伍里有女人尖叫了一聲,接著就是一聲悶響,回頭看,卻是一匹馬倒在了地上,上面的女人也被摔了下來。

    大伙慌忙停住了隊伍,過去看的時候,馬匹已經口吐白沫,渾身抽搐,馬匹脫力了,好在把女人綁在馬上的時候頗有技巧,這次女人沒有傷筋動骨,只是受了瘀傷。

    “換馬,累壞的馬就換,快”趙進皺眉猶豫了下,立刻下了吩咐。

    隊伍里的人狀態其實還好,聽到招呼,急忙開始動手,這次連女人和孩子們都明白如何配合。

    可這畢竟是在城池附近,又臨近城門關閉,進出來往的人當真不少,趙進他們這一隊稀奇古怪的樣子,自然招惹不少人注意。

    “大哥,有些麻煩,這么多人就算有探子也很難看出來”劉勇滿頭是汗的說道。

    人人都在忙碌動手,趙進擦了下額頭上的汗水,悶聲說道:“不理會,先做完快些走。”

    把人轉移到空著的馬上,趁著這機會,急忙掏出于糧喂給馬吃,這已經占用到自家的食糧了,不過現在最要緊的是保持馬力。

    飛快的整備完畢,趙進一行人又是上路前行,“走到看不見路的時候”趙進下了命令。

    路過宿遷城池的時候,看到城門已經要關閉,過了城池區域,太陽已經在天際沉下半邊。

    “大哥,后面有人跟著了”董冰峰驅馬趕上來說道。

    趙進打馬跑向一邊,示意大隊繼續向前,然后喊話點了幾個人的名字,都是弓馬嫻熟的家丁或者江湖好手,這些人聽到招呼,各自撥馬出列,跟著停在路邊。

    等大隊一過,趙進他們向來時方向看過去,能看到幾騎正跑過來,剛才在城池附近,來往行人眾多,很難辨別有沒有人跟隨,不能因為對方和你走一個方向就認為是探子。

    可走到現在,天黑將夜,路上不見什么人,這時候跟著趙進他們就會被發現了。

    “留一個活口就好”趙進冷冷說道,幾個人呼哨一聲就是迎了上去。

    能看到百余步外有四騎,不過和前面那些只知道傻跟著的不同,這四個人精明的很,一看到趙進他們過來,立刻是撥馬回轉。

    趙進他們跑了一天,坐騎都已經疲憊,想要追肯定是追不上的,估計連這百余步的距離都沒辦法縮短。

    稍一遲疑,趙進就做出了決定,轉頭跟上大隊,不理會身后的跟蹤者。

    “走咱們自己的,敢靠近就吃下去”

    真到了天黑難行的時候,趙進他們就在路邊扎下了營地,這里正好在某地主的莊子外側。

    天黑入夜,大家也不是都睡了,這么大隊人馬在自家莊子外面停著,那地主早就發現,開始時候自然集合莊丁準備,等趙進他們點起篝火來,遠遠看過去,發現那是幾十騎,兵甲齊備的大隊,一個小莊子根本不是對手,而且黑燈瞎火的,萬一趁夜過來屠了莊子,那真是大禍。

    但距離這么近,這莊子上的人連報信報官都不敢出去,因為突然來到的這伙桿子還派人騎馬游蕩,可能就是為了防著報信什么的。

    無可奈何之下,莊子只好派人過去求饒,說能拿出來的東西不多,愿意雙手送上,請各位好漢饒過。

    沒曾想這伙“好漢”好說話的很,居然掏出銀子來買了糧食草料和羊,而且價錢還要比市面上高。

    人都是欺軟怕硬,原本擔心對方是強人,可一看這么好說話,難免起了些別的心思,加上看到隊伍里女人孩子不少,各個臉上有疲憊神色,拿出來的又是真金白銀,琢磨著是不是可以賺點便宜。

    可第一撥送糧食過去的人,看到趙進這邊分出一半的人去值夜,看看那些兵器,再看看那動作的氣質和紀律,什么小心思都沒了。(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