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四百二十九章 都是自己人
    聽到這話,孫甲卻笑了,沒有動作,只是對趙進說道:“孫家商行的貨物過境邳州,黃守備可是給了不少方便,我們兩個性格也相投,可是好朋友。”

    他這么介紹,讓那邊的黃守備有些錯愕,看著想要撥馬回轉,猶豫了下還是招呼說道:“老孫,老子真有急事,你快過來”

    孫甲也不理會這黃守備,只是抬手指向趙進說道:“老黃,這位是我的侄子,在徐州有些名氣,趙進,你聽說過吧”

    經過方才那番對話,趙進對這個黃守備印象不差,黃守備派人過來,親自過來,用意和目的是什么大家都能猜到,這么著急,也算是個重情義的人。

    聽著介紹,趙進笑著拱手抱拳,那黃守備滿臉不耐煩的說道:“這時候還什么侄子趙進徐州趙進”

    反應過來趙進這個名字之后,黃守備臉上的不耐煩變成了驚愕,他邊上的家丁也都是滿臉不可思議的表情。

    再一看趙進的模樣年齡,順便還瞥了眼邊上的董冰峰,黃守備這才真正反應過來了,急忙的翻身下馬,沖著身邊的家丁揮揮手,家丁們也都是跟著下馬

    “原來是趙公子,我說怎么看著你邊上的人眼熟,小董是吧,我和你爹喝過幾次酒,當時你還小,沒想到這么大了”黃守備滿臉親熱的笑容。

    董冰峰卻懵懂著不認得,但話說到這個地步,少不得躬身見禮,喊一句“叔父”。

    “邳州衛和徐州衛本是一家,咱們是自家人”邳州守備黃猛繼續攀著交情。

    徐州衛,徐州左衛和邳州衛并稱徐州三衛,的確比別處關系密切,邳州軍將出身邳州衛的是主流,算著趙進和董冰峰的軍戶身份,這關系的確扯得上。

    而且周參將和趙進這邊打交道很多,不少軍功都是從趙字營身上分潤出來的,邳州守備已經算這圈子核心了,自然知道不少,周參將可是徐州以及周圍廣大區域的官軍的主將,有這一層關系在,彼此又近了不少。

    “老黃,到底是什么事,居然勞動你這個守備出馬?”孫甲笑著問道。

    黃守備臉上的笑容變成苦笑,低聲嘟囔著罵了幾句,抬頭一揮胳膊說道:“馮家派人打了招呼,要堵住趙公子這一隊,說是洗了他馮家的莊子,劫了財貨,他們事后有重謝,這他娘的不是扯臊嗎?趙公子怎么可能做這樣的事情

    邳州緊鄰徐州,關于趙進的事情大家都清楚的很,趙進自己有什么能力,又有什么靠山,平民百姓或許不清楚,黃守備這樣的人卻清楚的很,知道眼前是趙進,就算趙進真坐下了傷天害理的勾當,那也是沒做過。

    說完這些,黃守備又是叮囑說道:“休息完就快走,馮家在這邊本事也不小,天知道會不會用別的法子,小心點。”

    趙進鄭重的點點頭,抱拳說道:“黃叔這番厚意小侄記下了,日后定有厚報,若是馮家要找什么麻煩,黃叔應對不了的話,盡管來找小侄,小侄一定幫忙。”

    聽著趙進這么鄭重其事的說話,黃守備眉開眼笑,他在徐州邊上,自然明白趙進的這番話意味著什么。

    “我安排幾個人前面替你開開路,免得有不開眼的攔著,快走吧,邳州地面上除了我手里這幾百人,馮家能用的太多了。”黃守備又是賣了個人情,招呼來身后家丁叮囑幾句,然后告辭轉身。

    趙進這邊也都弄的差不多了,上馬之前,趙進又對孫甲抱拳說道:“孫叔這次花了大錢,也幫了大忙,小侄在這里多謝了,若馮家去隅頭鎮那邊找麻煩,孫叔就先回徐州呆著。”

    “不擔心,我現在和漕運上那邊關系好的很,有那幫人護著,馮家動不了我”孫甲笑著說道。

    易進寶和彭家叔侄就在這邊離開,給他們的銀子多加了五成,不過三個人都沒什么高興的,這一路上驚心動魄的事情太多,又招惹了馮家,不知道以后還要有什么是非,唯一能松口氣的就是可以回家了。

    趙進翻身上馬,雖說停駐吃喝的工夫也就一炷香多些,可熱飯熱水下肚,又換了狀態良好的壯馬,大家的狀態精神都是提振。

    但到這個時候,反倒不能開始就狂奔快跑,要先讓坐騎的身子熱起來,然后才能加速。

    從剛才停駐的時候,探頭探腦的人就是不少,等到這時候,那十幾個人跟在后面,還有人兜圈子從遠處繞過去。

    “冰峰,你帶著兩個騎術最好的,現在就朝著徐州走,多帶兩匹馬,越快越好”趙進喊來董冰峰,快速叮囑幾句,董冰峰看到周圍的局面,也知道發生了什么,點點頭招呼了兩個人,驅馬狂奔,沿著官道向徐州方向疾馳而去。

    趙進深吸了口氣,轉頭看看,都是按照他的吩咐,穿著上半身的鎧甲,這讓他多少放松了一點。

    遠遠看著董冰峰在前面射出幾箭,但坐騎奔馳的速度不減,眼看著遠去了

    就這么走出沒多久,邳州城在視野里越來越小,前面也有人出現,不過那幾位黃守備派來的家丁吆喝兩聲,或者到跟前碰面,那些看似攔阻的隊伍也都是自己退去,趙進這邊每個人給了十兩銀子好處,讓他們的勁頭更是高漲起來,吆喝的聲音都大了許多。

    再走半個時辰左右就到新安鎮了,黃守備的家丁也該回轉,就在這時候,有一名家丁打扮的人從邳州方向疾馳而來,沒到跟前就被認出,也是黃守備一名家丁。

    “進爺要快些走了,馮家糾集了五處,有桿子,也有莊子里的團練,還有走鹽的隊伍,說是要追上進爺,我家老爺讓小的過來報信,還說要帶著弟兄們回去,請進爺見諒。”那家丁說得很小心。

    趙進點頭笑著說道:“沒什么見諒,我欠你家老爺好大人情,你們快走吧

    守備黃猛能做到這樣的地步,已經算是不錯,趙進自然不會斤斤計較,那位家丁在馬上抱拳,劉勇塞過去十兩的銀錠,這幾名家丁都是撥馬回轉。

    家丁的話大家都是聽到,各個神情慎重,帶著女人和孩子,再怎么狂奔也不會太快,要追肯定能追上,沒了突襲和偷襲,純粹的騎戰,趙字營還真沒什么優勢,邳州到徐州之間一馬平川,對方也不會和下馬作戰。

    “加快”趙進下令,馬隊的速度提了起來。

    大隊加快,陳晃對趙進打了個手勢,兩個人放慢速度落在后面,陳晃面色沉重的問道:“那些女人和孩子就是累贅,讓他們先找個地方藏著,咱們先走

    “現在距離徐州還太遠,身后又有人盯著,再等等”趙進肅聲說道。

    看著陳晃還要再說,趙進冷聲說道:“咱們不是了救這些女人和孩子,這件事咱們是做給下面看的,沒有這仗義行俠的做事,人心士氣就會散,咱們先走,過了新安鎮,夜半應該能到雙溝,然后能進徐州了”

    趙進和陳晃打馬追上隊伍,轉頭看看,太陽馬上就要落了

    這個時候的何家莊還熱鬧無比,酒坊那邊依舊排滿了提貨的大車,臘月和正月大家手頭都寬松些,不管怎么難,總要過個好年,魚肉不必說,好酒也不能少,何況這漢井名酒名頭已經打了出去,鄰近的山東、河南、鳳陽府、淮安府幾處喝這酒的人都不少。

    買了酒運回去,趁著臘月正月時候賣個高價,大家都是這個打算,商人逐利,也就顧不上過年了,每天都有人在酒坊門前排隊提貨,連帶著大車店的生意也紅火不少。

    何家莊現在是兩個區域,趙字營的營地是一處,酒坊和集市是一處,互相不于礙。

    有兩名奇怪的客商住進了大車店,這兩個人沒帶什么隨從車馬,卻住進了價錢最高的獨院,而且他們來這邊也不是買酒,也不是在集市附近開店,每天就是到處的轉悠,在柜上登記的名字是韓松和嚴少安。

    這兩位錦衣衛來到這邊,發現客商眾多,熱鬧非凡,絲毫沒有年關時候的冷清,這讓韓松和嚴少安頗為高興,只要人多,他們兩個就不會有人注意。

    可何家莊處處都警惕的很,這里已經沒什么住戶,各處都和趙字營相關,他們兩個一來,就立刻被報了上去。

    讓大車店掌柜震撼的是,這件事居然王兆靖王三爺親自過問,而且據說去孔家莊那邊主持的小雷爺也回來了。

    掌柜倒是很早就在這邊做,因為根底清白,又有人擔保,所以一直留在這邊,做了這么多年客棧的掌柜,自然練出了一身看人的本領,這掌柜早就知道大車店里面的伙計最少有一半身份有問題,伺候人的時候倒還殷勤熱情,但有時候行動太過鬼祟,甚至還出入客房。

    當時這掌柜還以為是手腳不于凈,去找了如今的店東劉勇,得到的答復是不用去管,不會丟東西的,當時這位掌柜就嚇出一身冷汗,想要辭工不做,卻被硬留了下來,畢竟經營客棧也需要專門懂行的人手來管,工錢倒是翻了兩倍,年底分紅也加了。(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