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四百七十五章 收尾清算
    長途奔襲讓每個人都很疲憊,等勝利和暢談的興奮過后,都在趙字營的安排下入眠,張虎斌和手下那些隊正們也被趙進勒令去休息,由趙進他們負責值夜。

    此時的值夜可比昨夜輕松了許多許多,趙進他們巡視一圈之后,直接在寨墻斜坡那邊坐下。

    “大香,有些話不能亂說,有些玩笑不能亂開,如果下面的人心里不滿,甚至心里害怕惶恐,不知道什么時候就是麻煩,沙場上不能有一絲的含糊,萬一因為這些話引出是非來怎么辦?”趙進嚴肅的說道。

    吉香有些訕訕,撓頭回答說道:“小弟錯了,以后不會再犯。”

    看著趙進神情和緩,吉香于笑著跟了句:“小弟這邊做惡人也好,讓他們心服忠心大哥不就成了。”

    被趙進惡狠狠一瞪,吉香立刻低頭,趙進沒有繼續說話,只是嘆了口氣說道:“哪有你想的這么簡單。”

    有些話能和張虎斌說,有些話則不能,比如說建立流民寨子的時候,趙進曾說道:“這流民寨子放在荒草灘中,那里是馮家最看重的地方,肯定會去攻擊,而且那邊沒什么官府官兵,馮家肯定會肆無忌憚的動手,這個寨子近三千人的規模,幾百武人,其余的都是青壯并受過簡單訓練,馮家想要把這個寨子拿下來必然要投入全力”

    “只要馮家投入全部的武力去打,咱們也立刻動作,拼著這個寨子毀掉,也要在草窩子里把馮家的武裝滅掉,奠定勝局”

    “他們不可能大張旗鼓的來徐州,我們也不可能興師動眾的去揚州,越分不出勝負,將來麻煩就越多”

    “打一次狠的,打一次大的,一次打得他吐血”

    “馮家是生意人,賺錢發財才是他們的第一要務,再打下去要賠錢了,或者耽誤賺錢了,他們肯定會做出取舍,我們就是要在這一戰上打出他的取舍來”

    歸根到底,實際上就是把流民寨作為一個誘餌,吸引馮家武裝的主力來到,然后在這里徹底滅殺,但這個話只能趙字營最核心的一于人議定,不能宣揚說出,不然人心離散了。

    現在看,這個目的達到,就看看馮家接下來的反應了,趙進、陳旱、王兆靖以及如惠,對馮家的反應和判斷都做出了同一個推測,揚州那等煙花之地的富貴豪門,早就在溫柔鄉中養軟了心性,沒有血戰到底的狠勁。

    雖說趙進他們在上風向,可風力不大,焚燒尸體的臭氣還是陣陣飄過,難聞歸難聞,終究頂不過疲憊,還是沉沉睡去。

    第二天一早起來,除了趙字營三個連隊之外,其他所有的騎馬武人都被撒了出去,搜尋還有沒有殘余的敵人,或者是藏在草叢里沒跑的,黑燈瞎火,很多人也不敢亂跑,很可能就地隱藏。

    活人一兩,首級五百文,趙進很大方的開出了賞格,昨日繳獲當真不少,拿出三成直接分了出去,其余的自然也不會吝惜。

    不出趙進所料,這么搜下來,又有近二百人被找出來,狼狽異常的趕進俘虜營地。

    讓眾人吃驚的是,抓人最多,搜捕最得力的不是這些江湖人,而是那幾十個看著和其他人不太一樣的矮壯黝黑騎兵,只不過他們殺孽不輕,很多人想要逃跑被他們直接射死。

    當被俘虜的官兵知道趙進不會殺他們之后,對趙進的一切要求都無比配合,不僅把隊伍里的總旗、把總等軍官指認出來,連帶著不是官兵的馮家團練和那些參與的盜匪響馬也都指出。

    趙進做的事情很簡單,盜匪響馬不管是被威逼還是自愿,他們真正和寨子里的流民交戰廝殺過,身上都有血債,那就血債血償。

    一個個捆起來丟在寨子前,讓流民們行刑,順便也給其余的俘虜震懾。

    繳獲的兵器之類,有部分裝備到了流民這里,雖說竹槍好用,可長矛刀斧這樣的鐵家伙才是利器,只不過沒有全部裝備給流民,只有三分之一不到的男丁換裝。

    拿著兵器就要殺人,那兩日的激戰,流民們死傷不少,這伙盜匪響馬的吆喝呼喊做派更讓流民們響起了山東到徐州的往事,各個恨極,下手毫不留情,又是人頭滾滾。

    第二波要殺的是弓手,不管是馮家的弓手還是官兵的弓手,都是很寶貴的資源,招降過來的好處更大,甚至連姜木頭等一于徐州土豪,都想招攬。

    可這些弓手對寨子里的殺傷更大,趙字營的混編團練死傷一大半都是因為箭射,這等血債不追討,民心士氣都會損傷,這個取舍還是很容易做,依舊是流民行刑,那弓箭射擊讓流民們也是憤恨異常,下手同樣于脆。

    各路俘虜看著這一幕都是心膽俱裂,唯恐下一個就輪到自己,那些流民一波波殺過來,固然有人嘔吐嚎哭,可也有人逐漸適應,帶了些森然凜然的氣息

    “你要在流民里揀選最精強的那些人,讓他們成為這寨子的護衛團練,要讓他們比其他人高一等,一定要盯著揀選,如果你不給他們分級,他們就會抱團和你做對,甚至反了你,現在流民里不少人已經比徐州那些土豪的手下強了”趙進叮囑張虎斌說道。

    張虎斌肅然點頭,趙進又說道:“要定期揀選出最好最強的,把他們送回徐州,我會換一批流民給你,你手里要管的不是狼,而是羊。”

    人殺過,趙進沒有繼續留在寨子這邊,他帶來的三個連都暫時留下,江湖人除了臨時幫忙回返,其他的也先留在這邊,那些犧牲死傷的混編團練以及江湖人,傷者和遺體都在這次帶回。

    至于流民的尸體就沒有這么好的運氣了,他們也會被焚燒成灰,灑在這片土地上。

    除了這個,趙進還把兩名官兵的小旗放走,并且給了他們馬匹。

    “你們要守的仔細些,我想在這十天之內,肯定會有人找到這邊,你讓他們去隅頭鎮找我談。”趙進這么吩咐張虎斌。(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