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五百零七章 鹽市大局
    有那破落貧寒的馮家子弟,本來已經給人當差跑腿,突然間也換上了長衫,人模人樣的過來爭家產,馮家子弟都給外面許了潑天一般的好處,只要自己當家。

    除了這個,各處馮家產業的掌柜管事,都在給自己撈好處,反正這個時候也沒人管。

    揚州地面上,追查大案已經不怎么重要,反正真要怪罪下來,知府、同知、知縣之類的倒霉,吏目差役還是該怎么于怎么于,官面上江湖上,大家都琢磨著怎么在馮家這里發財。

    當晚那幾個差役吃了第一口,差不多運出去三大車財貨,本以為可以幾輩子吃用不盡,誰能想到第二天就被人拿了下獄,撈出來的財貨也被分了個于凈,至于馮家那些仆役護衛之流,跑得快的算運氣好,只要天亮還沒走的,都倒了大霉,各個下獄,拷打詢問是不是和這伙江洋大盜有勾結,至于他們身上的錢財,那都是賊贓,被光明正大的吞了下去。

    這樣的拷打也不能說沒用,還是發現有兩個內宅當差的仆役在那天晚上沒有回來,大家還以為他們出去鬼混去了,這些在太爺老爺面前有臉面的下人,實在是不好管。

    說來也巧,馮金德回到揚州的時候,在城西一處池塘里發現了這兩個失蹤仆役的尸體

    馮金德一回來,局面立刻就不一樣了,不管從輩分還是族里的地位,又或者在揚州城的聲望,馮金德都是馮家如今當之無愧的家主第一人選。

    他回來也的確壓得住場面,先派人給官面上打了招呼,馮家丟失的財貨都認作賊贓,馮家也不會追查,同時馮家還拿出銀錢來,請官差上門,把那些趁亂胡作非為的仆役和族人統統抓起來,然后又安排族內信得過的賬房管事,巡視產業查賬,許諾既往不咎,只不過那些人要把吞沒的東西吐出來。

    然后又把馮老太爺馮老爺的女眷送到城外一處莊園靜養,想要回娘家或者改嫁,都是自便,又把那些敢來鬧事要錢的或真或假的外宅私生子之流,用官差嚇跑。

    一樣樣手段用出來,這才算是穩住了馮家的局面,然后就是馮家自己人關門談了。

    馮家老太爺的親弟弟馮金德,輩分高,聲望足,可根本壓不住馮家的族人,畢竟馮少賢也有兄弟和子嗣,這個論起來,可是比馮金德要親近,更有種種說法,很難分辨出一個結果來,更不要提外人插手,更是紛亂糾纏。

    “老夫回來的時候進爺說了,說有什么需要幫忙的盡管開口”這句看似無意提起的話語,讓大家都是安靜了下來。

    差點滅盡馮家滿門的那伙“江洋大盜”,現在連一絲蹤跡也無,無論官府還是江湖上,都說不出個所以然。

    查不清歸查不清,可大家都隱隱約約猜到和誰相于,江南江北,也只有徐州那個趙進和馮家勢不兩立,大殺特殺,想想這趙進在草窩子里打出來的威風煞氣,揚州這事沒準也有關聯。

    能想到的人不少,敢明面說出來的一個也沒有,殺一個人,殺兩人,殺十個人,大家都不怕,可殺了上百個,打敗了上千個,還敢這么找上來滅門血洗,事后還查不到蹤跡,誰不害怕?

    這樣狠辣的手段,這等索命的兇神,誰敢貿然得罪,揚州各處都被鎮服了,甚至官府的小吏差役都噤若寒蟬,大家都能想到,即便官軍會剿,或許那趙進伏法,可誰又敢保證,那伙無法無天的亡命之徒再次殺進揚州來,城外不安全,城內難道就安全,馮家的那個馮少良是怎么死的?

    細想想,馮家和趙進翻臉,雙方在官場上兌子,然后在草窩子里那里大打出手,趙進打贏了之后,居然就沒有停手,先是殺了馮家的庶子馮少良,然后半夜血洗了馮家滿門,這行事手段當真如同雷霆霹靂,沒有絲毫的停歇,直到把敵人徹底打垮,這樣可怕的勢力,這樣兇殘的手段,誰敢得罪?

    而且揚州地面消息靈通,知道當日巡撫巡按一于大員對馮家束手旁觀,是因為那趙進在京城也有大靠山,自己強橫,又有后臺,這樣的人物誰敢得罪,又不是自家事,何必多嘴多事,話說得難聽些,就算是自家事,在這個時候也要縮頭了。

    馮金德把趙進的名字一報,四下安靜,有那不甘心的,等明白過來如何之后,也是偃旗息鼓,連帶著那些自肥貪墨的掌柜管事也都是老實了,也就是十余天的工夫,馮金德就把馮家掌握在了手中,盡管已經殘破不堪。

    家人族人死傷慘重,錢財損失慘重,不過這些都是表象,只要鹽引配額還在,只要鹽場和鹽路上的關系還在,甚至,鹽市上的鋪面還有,那馮家很快就能翻身。

    不過族人們不鬧了,鹽商們卻都虎視眈眈,馮家在鹽業上這些合法非法的東西太值錢了,從前經營的好那沒什么可說的,現在衰敗了,大家都想過來吃一口。

    特別是那些在鹽市上開設鋪面,和趙進有合作的鹽商們,更是心急眼熱,你有進爺的面子,我們和進爺的關系也不差,咱們自己分出勝負來,進爺也未必會偏幫。

    好在馮金德拎得清,當有人叫他老太爺的時候,他沒有忘乎所以,也沒有留在揚州享受這榮華富貴,而是急忙踏上了去徐州的路,眼前這一切誰造成的,自己這些到底是誰給的,馮金德心里明白的很,他當然不想重蹈覆轍。

    至于揚州城內的鹽商們,甚至那些和徐州沒什么關聯的鹽商們,現在也都開始準備去徐州了,至于那些在鹽市上設點的,都在急忙上路,連帶有些人剛回來,也忙不迭的繼續啟程。

    鹽商們在揚州啟程的時候,趙字營親衛隊一個連和弓隊,加上馬隊和韃子騎兵,由董冰峰和吉香帶領,分批從徐州來到了邳州境內,他們在隅頭鎮短暫休整,補充物資之后,乘船在駱馬湖東岸上岸。

    那邊已經由流民們修建了簡易的碼頭和道路,沿著道路到了流民寨,和那邊的三個連會合,一個連留守,其余三個連加上騎兵以及弓隊,還有流民青壯五百,合計一千二百人,在黎大津和邳州向導的帶領下,向東邊進發。

    戰斗爆發在五天后,趙字營的隊伍在凌晨的時候攻入了漣河畔的一處莊園,莊園內并不僅僅是農戶百姓,而是有近千匪盜,只不過根本沒有防備,猝不及防之下,損失慘重,死傷大半,在中午時分,趙字營就帶著繳獲的牛馬和車輛踏上歸程。

    在六月下半,海州和邳州兩處的官府衙門內,收到了幾百顆人頭,里面不少人都是官府通緝多時的亡命大盜,海州和邳州兩處的衙門上下,因為這個得到了褒獎和功勞。

    同時,翻草蛇這一股草窩賊徹底被抹去,整個荒草灘地上,已經沒有了馮家的痕跡,實際上,整個荒草灘上,已經沒什么草窩賊的存在了,徐州和邳州武人連番掃蕩,小股匪盜或者覆滅,或者逃散無蹤,那些流民百姓聚居的地方,也都是被收攏到流民新寨附近。

    流民新寨那邊已經很像樣子,周圍荒地被開墾,雖說頭幾年收成不會太好,可畢竟有了產出,外面的輸入可以大大減少,而且從隅頭鎮那邊的輸入也不是單方向的,因為從海州那邊鹽場灶戶們偷運出來的鹽貨,現在都從流民新寨這邊集散,然后運銷出外面。

    很多鹽販子直接在隅頭鎮那邊買來糧食和貨物,趕到流民新寨這邊做生意

    原來流民新寨是要求保密,害怕被各方勢力拔出,現在的流民新寨則是沒有了這些顧慮。

    在各路鹽商到達徐州的時候,草窩子上發生的這一切也都塵埃落定,這次沒有為他們準備專門的校閱,只是領著新來的各方看了看趙字營的訓

    不管懂行不懂行的,趙字營家丁那種精銳,還有沾過人命的血腥殺氣,都是能感覺出來,并且被震撼到,更準確的說是被嚇到。

    見識到實力之后,自然明白自己的態度和立場,再想想馮家的下場,每個人都做好了狠狠挨一刀的準備,

    但和趙進商談的時候卻沒有相像中那敲骨吸髓,鹽市的份額變為三成,這個沒什么于礙,再就是要在揚州和清江浦開設賣酒的酒莊,這個也很簡單,鹽商們在江北江南面子還是不小,第三,海州附近那個鬧草窩賊的莊子,趙進自己要拿下,這個大家也都同意,那莊子其實就是附近幾個暗地里小鹽場的倉庫,是馮家所有的。

    趙進要這個地方,想來是要在私鹽上摻合一下,都已經到了這樣的地步,誰還能攔得住他,他這個要求,已經是很有分寸了。

    甚至連馮家都沒有太掉肉流血,趙進要了那個莊子之后,馮家海州不在官面上的私鹽份額產出,趙進要四成,這個真不算多,不在官面上的份額,產出一斤來就是賺一斤,即便被趙進吃一口下去,也就是個少賺,而不是不賺。

    謝謝大家(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