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六百一十九章 清江浦也姓趙了
    趙進點頭,沉聲回答說道:“早就有這個打算,這次把物資送回去之后,就安排到豐縣和沛縣那邊,放到那邊后,你要安排好輪換,咱們不要嫌麻煩,不要讓這幫人在一處呆太久,讓他們始終在換,等到用的時候再編進來。”

    陳晃緩緩點頭,頓了下又說道:“今天李五說了些話,盡管他含糊過去,不過應該猜到你的念頭了,李五算不上最聰明的,咱們下面這幫老弟兄,搞不好都猜到了你想什么了。”

    聽到這個,趙進愣了下,然后笑著反問說道:“我什么念頭,我都糊涂了?”

    “就算猜到誰又會說出來,你以為大伙都是傻子嗎?”陳晃依舊很淡然,兩個人難得打起了機鋒。

    趙進看著正在點檢“贓物”的公差們,這一車贓物,估計在府衙和縣衙會被分掉三分之二還要多,“差人”們嘻嘻哈哈的,孟超神色很嚴肅,就這么張望了會,邊上的陳晃也不催促,只是跟著一起看。

    “大伙還年輕,又是天下太平的,急什么呢?”趙進輕聲說道。

    陳晃沉默,趙進看著遠方悠然說道:“徐州、邳州、歸德府、宿州、清江浦,咱們兄弟抓到的地盤已經有這么多了,這幾塊地方還沒有連成一氣,還沒有完全拿在手里,想別的于什么呢?”

    “隨你,隨你,你領著,我跟著,今日這事只是說給你聽罷了,你自己要有個準備。”陳晃說得很無所謂。

    趙進笑了笑,又是說道:“他們只能死心塌地跟我們走了,能猜到些也好,也是有個準備。”

    牛家大院的東西很快整理完畢,陳旱帶著補充完畢的家丁和流民順著原路返回,趙進則是和孟超押送著人證物證回返。

    “贓物”一輛大車,戰利品繳獲十幾輛大車,這一路上自然走不快,天黑時候才到羊寨鄉那邊,趙進他們也不遮掩自己的行跡,新任總捕頭孟超更是張揚的很,直接和鄉民保正之類的大談特談。

    牛家這一路海盜也是鼎鼎大名,沒想到就這么完了,有人不信,趙字營的威名僅僅局限于清江浦一帶,外面根本就不認了,光憑著官差能拿下牛家那些海上亡命,這更是天方夜譚,只當是個吹牛笑話。

    不過這羊寨鄉和蛤蜊港也就是半天的路程,彼此往來不少,鄉里不少人認得牛二牛三的模樣,看到那人頭首級之后,由不得他們不信了,然后還有近三百顆人頭和幾十名俘虜,這里面熟面孔也不少。

    牛家就這么被滅了?官差什么時候有這么大的本事?難道是什么大佬龍頭出手?羊寨鄉的人依舊不信是官差動手,不過該傳遞出的消息也要傳遞出去,當晚羊寨鄉就有人騎馬步行,急匆匆去各處相關的報信。

    第二天一早,羊寨鄉給趙進和孟超這隊人馬準備了豐盛的早飯,連帶牲口們的草料也操持的很不錯,畢恭畢敬的送出了羊寨鄉。

    距離安東縣還有二十里的時候,安東縣衙刑房書辦和一于捕快已經等在那邊了,孟超來的時候,也曾知會安東縣衙,抓捕縣境內的海盜,如果有本縣的捕快支援,那就更名正言順,可這幫人根本不理會,誰也不會給這個新任,而且大家都以為做不久的總捕頭面子,甚至不少人還等著看他笑話。

    等大把的人頭帶回來,安東縣衙這邊才意識到不對,再不出面忙活,得罪了這位手段狠辣的總捕頭,搞不好還會被牽連到這案子里面。

    在半路上接到,還沒等奉承解釋,就看到跟在孟超的幾十名“馬快”,還有支援的二百多騎“義勇團練”,那人馬如龍的精強模樣,鞍轡齊全,兵甲精良,這可不是一個捕快能調動的力量,有這樣的身家,在淮安府南邊已經可以橫行了。

    當時安東縣衙捕頭的膝蓋就軟了,直接跪在了地上,那刑房書辦彎腰低頭,就和接待上官一樣的殷勤態度。

    事情做完,孟超已經不用理會這些人了,只是大模大樣的揚長而去。

    等這支隊伍到達清江浦地面上之后,也沒急著進城,而是在清江浦主要的街道上走了一圈,然后再回衙門復命。

    淮安府山陽縣班頭孟某,忠心用事,率本縣捕快數十,義勇民壯二百余,潛行急進,大破海上巨寇牛二牛三一伙,斬首二百余,抓捕重犯百余,并查獲本地銷贓窩點兩處,誅殺賊人百余,立有大功

    到了現在,什么后患隱憂都是煙消云散,再也不用擔心牛家的報復,牛二,牛三的腦袋都實實在在擺在那里,清江浦這邊頗有幾個犯了案子的亡命都去投奔牛家那邊,這次不是在俘虜里,就是在人頭里。

    前面后面加起來,多少重犯授首,這功勞運作得當,足可以⊥知府和知縣以及大小官員升官發財,而且不用擔心后患了。

    衙門里的人做事也很痛快,本來好酒好肉伺候著的劉班頭,在安東縣的消息傳到之后,就立刻帶上了鐐銬,關到了重犯聚集的牢房,等人頭俘虜到了清江浦,劉班頭就于脆利索的”暴斃”獄中,大家一不做二不休,直接把劉班頭的家抄了。

    抄家所得劃出六成給趙字營做犒勞,三成給孟超分潤,一成大伙辛苦,然后自孟超做總捕頭那一刻起到現在,所有的常例和分潤都送到了孟超家中。

    收錄重犯性命,押送人頭的一應苦差事,被府衙和縣衙的捕快全部接了下來,而且賭咒發誓,絕不會在其中做什么手腳。

    不把劉班頭滅口,天知道孟小哥會查出什么來,不送錢表忠心,那伙徐州人會借這個機會把大家全洗了,老實點吧,清江浦的風向已經徹底變了,以后這邊就是趙進一個人說得算,板上釘釘,不會有任何反復了。

    其實到現在,這個總捕頭是不是被架空,已經不重要了,孟超手里有人可以使喚,也不缺銀錢,想做什么都是隨

    孟總捕頭沒讓趙進和清江浦百姓們失望,果然是滿腔正氣,清江浦地面上治安大好,各路小賊被一掃而空,地痞混混也都改惡從善,真正的路不拾遺夜不閉戶。

    為這個,清江浦的豪商們特意做了一塊金匾,這塊匾額兩尺見方,上面請名家題字,內容倒是老套,依舊是“護衛一方”,但送匾額的時候敲鑼打鼓,聲勢做的極大,城內和清江浦的主要街道都走了一圈,送匾額的人里,夠份量的商人都親自前來,地方士紳能來的也都來了,還有官府幾個文吏差役頭目,也都參加,他們這些人都是走在前面的,清江浦本地大小商人,各個勢力的頭目,佛寺道觀的方丈主持之流也都來到,就這么聲勢浩大的,把這塊金匾額送到了云山武館這邊……

    保境安民,肅清地方的事情的確是總捕頭孟超做的,可大家都知道沒有趙進,孟超什么也做不成,牛勝杰這等大害,牛二牛三這等海盜,如果不是趙字營出手,憑著官府做就是個笑話。

    而且這件事做完,也證明了一點,那就是趙字營對清江浦,趙進對清江浦的掌控,已經沒什么人可撼動,大家心服口服。

    不僅因為徐州人的強橫武力,還因為清江浦上上下下都發自內心的相信,趙進和趙字營的存在,的確能護住清江浦的平安和繁華,他們能主持公道,能擋住盜賊禍害,而且還能領著大家一起發財。

    這塊金匾與其說是褒獎,倒不如說是一顆大印,證明趙字營在清江浦權力的大印。

    當日有人曾說“徐州變趙州”,這次送匾之后,府衙和縣衙的文吏聚會,也有人感慨說道:“如今清江浦姓趙了

    清江大市還在營造之中,不過有些部分已經使用了,在趙進倡議下,清江浦商會出錢出人每日在運河碼頭上敲鑼吆喝,告訴來往客商清江大市那邊貨物多,價格公道,可以從容比較挑選,在那里買賣更方便。

    事實的確如此,更多的買家和賣家匯聚在一處,非但沒有彼此壓價坑害,反而給了對方更多挑選的空間和余地,生意火爆的很,的確賣不出高價,可做成更多筆生意,賺的凈利大大增加,甚至還可以彼此調貨支援,不會有什么臨時不湊手生意做不成的尷尬事。

    本地人如此驚喜,外面來的客商也是興奮無比,不論南來北往的,看到這清江大市,就好像看到一座金山,里面各色貨物可供挑選,也可以來販賣各種貨物,在這里幾乎不用擔心買不到賣不出。

    而且還有云山行這等公道的商家,收取不多的費用就可以代賣,不用擔心貨款結算不了等難處。

    和別處又有不同的是,別處要擔心騙子設局,擔心地痞混混勒索,擔心身上的錢財被賊人盯上,在這里什么都不用怕,大市里于于凈凈,只有做生意和閑逛的。

    感謝“暮鳴,用戶笑得很蒼白,元亨利貞、夜影”四位新老朋友的打賞,感謝大家踴躍的月票,雙倍期間,請大家繼續投,更新恢復了,第二更正在寫(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