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八百四十四章 算是初戰
    開始時候,總兵魯欽還以為有詐,詢問了山東本地兵馬后,知道他們也沒有這樣的待遇,就更是疑慮重重,就這么嚴加提防之下,慢慢的意識到地方上是真的在幫忙,保定軍將們都禁不住感慨,這山東百姓還真是被徐州亂民害苦了,不然絕不會如此心向王師,官軍一到,立刻簞食壺漿。

    問了這幾句,總兵魯欽沉默了下來,就這么任由坐騎跟著大軍行進,軍將們看著沉思中的主帥,也不敢打攪,就這么過了會,保定總兵魯欽抬起頭來,臉上已經多了些輕松神情,笑著說道:“徐州賊眾還真是猖狂,居然要和我軍堂堂正正的野戰一場。”

    徐州賊眾沒有分兵,大軍前行,而這附近沒有什么起伏的地形,只是一望無際的平原,雙方距離又不足三天,在這樣的局面下,只能得出一個判斷,徐州賊眾選擇正面迎擊,堂堂之戰。

    魯欽下了這個判斷之后,身后親信軍將都是轟然,你一言我一語的吆喝起來,言談中都是戲謔和輕松。

    “這南直隸的兵馬弱成什么樣子,居然讓這伙賊匪囂張如此”

    “真是自尋死路,倒是咱們兄弟輕松了,大功到手”

    “俺這刀可是好久沒有喝人血了,這次得讓它痛快痛快”

    “聽說南兵整天都是吃米吃魚的,天氣又暖和,還有細皮嫩肉的小娘子,早就廢了,這樣的廢物,難怪讓徐州賊眾猖狂起來。”

    說到這里,魯欽卻嚴肅的回過頭來:“萬歷爺進朝鮮平倭寇的時候,打的最好的不就是南兵嗎?往早了說,戚少保平倭鎮守薊鎮,難道不是靠得南兵,戰場無小事,你們萬萬不能輕敵”

    眾人都是噤聲,總兵魯欽又是說道:“雖說三十年太平日子,南直隸的兵馬快要養廢了,但不能小看賊眾,徐州那邊幾個衛所,估摸著不少衛所出身的賊匪,勇悍之輩怎么也得有近兩千,再加上幾百亡命之徒,還是有實力的。”

    “什么江洋大盜,什么有名號的,咱們官軍拉開架勢動手,還不是砍瓜切菜”有人嘀咕著說道,相比于嘯聚山林村寨的響馬匪盜來說,官軍畢竟有一定的訓練和配合,也有相對不錯的裝備,自然打起來輕松,在保定武將眼里,這徐州賊眾也是差不多的樣子。

    也不知道總兵魯欽聽到沒有,他在那里繼續分析說道:“我軍不可輕敵,可賊眾卻是輕敵了,他們沒有分兵襲擾側擊,也沒有裹挾無辜百姓前驅,只是自家迎上,這分明是將我軍當成了南直隸那些富貴兵馬,驕狂自大起來,眼下這個局面,只要我軍謹慎小心,勇猛向前,就是必勝”

    “將主高明”

    “將主說得對,大伙擺開陣勢正面打,咱們保定兵馬怕得誰來,就算韃子都不懼,何況是這些土雞瓦狗”

    魯欽身后一于人的士氣頓時高漲,在他們想來,徐州賊人選擇了堂堂而戰,主力盡出,在平地戰場上大打,那就沒有什么陰謀詭計,也不需要擔心裹挾民眾的麻煩,雙方正面較力硬抗。

    可賊人說破天不過五千余,那兩千勇悍,幾百亡命,也就是過得去的盜匪層次,官軍足足六千余眾,更有近千騎兵,到了戰場上,那豈不是砍瓜切菜,賊眾的猖狂自大,反倒是給官軍足夠的方便。

    “沒準不用打,到時候大炮一響,那伙徐州土棍還不屎尿橫流,嚇得磕頭”有人起哄說了句,大家都是大笑,連魯欽都忍不住笑了笑。

    接下來保定總兵魯欽神情肅然,揚聲說道:“眾將聽令,全軍加快向前,騎兵護衛前后左右各處,謹防敵軍偷襲,今夜各營輪流戒備,防備敵軍偷營,等此戰之后,我為各位請功,定當重賞”

    眾將轟然答應,魯欽吩咐完之后,卻又放緩語氣叮囑說道:“這次出兵,可是魏公公盯著的,大家若想要今后發達,可要賣力了”

    大家答應的更加大聲,官軍大隊揚起的煙塵變濃變大,大軍隊列好似一條巨蛇,加速向前。

    實際上,趙字營比官軍更加防備劫營的事情,而且趙字營時刻擔心防衛單薄的徐州遭受偷襲,清江浦那邊有什么反復,但幸運的是,一切都算平靜。

    這樣的局面讓趙進多少寬心了些,這就說明朝堂中樞和自己是有默契的,再分清楚強弱,判斷剿滅徐州要花費多少代價之前,大家都不想動手大打。

    和官軍探馬的判斷不太一樣,按照趙字營的預判,明日正午前一個時辰或者半個時辰,趙字營就可以和對方相遇,之所以比對方估算的提前,是因為趙字營的行軍速度遠遠超過對方,平時操練的積累可不是玩笑。

    黑夜里大軍是做不了什么的,夜間大隊行動,稍有不慎就會導致逃兵甚至整個隊伍炸散,稍有驚擾和波折就是大麻煩,何況白日行軍疲憊,夜間繼續行動消耗太大,疲憊兵馬顯然做不了太多。

    唯一的可能是用一支精銳兵馬偷襲對方,可彼此的規模都不算小,要撼動對方,也得抽調足夠的力量,這個彼此都是拿不出的,更何況,在這個時候,雙方的探馬偵騎都是撒了開來,對方稍有異動,另一邊肯定能提前做出反應。

    在這個當口,官軍上下已經沒有人說賊眾的偵騎探馬無能了,因為官軍偵騎的死傷開始增多,回來的稟報都說賊眾的弓馬厲害,而且悍不畏死,不少官軍探馬騎兵甚至不會離開大營太遠,磨蹭一陣就回去稟報說一切如常,反正雙方大隊迎面而動,又是黑夜,沒有多少時間,也不會有什么異動了。

    之所以這般,是因為趙字營放開了對騎兵的約束,在這個時間和距離上,消息已經變得次要,多給對方造成殺傷才是重要,憋氣許久的馬隊家丁這次放開了手腳,蒙古家丁的弓箭騎術配上其他家丁以及江湖人,犀利異常。

    不過夜間散兵捉對廝殺,說破天也不過幾人十幾人的傷亡,雙方都在沉默蓄力,等著明日的戰斗,那才是真正決定性的。

    家丁們早早睡下,趙進和伙伴們卻不能睡得那么早,巡視營地之后,還要輪流值夜,官軍騎兵如果夜襲,也是大麻煩,必須要有所應對。

    “今日里一共三撥過來投軍的,但稍微試探,就知道是聞香教派出的探子,按照大哥的吩咐,殺了為首的,其余驅散,只有一撥過來了就說要見大哥,還喊出了蘭姐的名字。”劉勇在營帳內開口說道。

    趙進擺擺手說道:“若沒有十萬火急的軍情之類,直接扣押在營內,戰后再見就好。”

    那邊劉勇答應,趙進又是說道:“明日里用大車扎下臨時的營盤,營內只有團練和民夫,你帶著內衛隊的人看守就好。”

    說完這個,趙進瞥向一邊的吉香,吉香滿臉鎮定神情,可仔細看就能發現,不管是表情還是動作都有些發僵,趙進無奈的搖搖頭,指著吉香說道:“你今晚最要緊的事情就是睡著,別明天打著哈欠去打”

    吉香渾身一顫,忙不迭站起,動作太大,差點帶翻了椅子,有些慌張的說道:“請大哥放心,小弟一定睡著。”

    趙進和陳晃對視一眼,苦笑著說道:“你肯定睡不著的,你躺下的時候就告訴自己,什么都不想,沒準就迷糊過去了。”

    “不光是大香緊張,我也有些不摸底,要說惡斗偷襲,其實倒是不難,無非硬撞進去殺就是,可這等大軍陣戰,到底要怎么打,聽人講過不少,你二叔從前也說過些,可還是想不太透。”陳晃開口說道,邊上的石滿強也心有戚戚的點頭,那邊吉香臉上卻有點慚愧,他現在真是興奮到了極點,這些事根本就沒有想到。

    趙進沉吟了下,特意放輕松說道:“你領著你們團去打的時候,你要約束你的隊列整齊,要命令兵卒用長矛刺殺,如果有幾個團的時候,你可以把每個團想成一個士卒,各個團之間也要對齊,也要聽令,也要彼此配合。”

    這說得很淺顯,陳晃緩緩點頭,若有所悟的說道:“記得那次徐州城下平定流賊,咱們三個隊是個品字,三點各自照顧,互為首尾,這次也這么打嗎?”

    “不,要看明日戰場,用兵要活用,而不是按照規矩走。”趙進耐心的解釋了句,看起來,陳晃和石滿強同樣有些焦躁不安,畢竟嚴格說起來,這是趙字營第一次和敵軍的正面野戰,而且還是數量超過自己的官兵。

    眾人點頭,趙進掃視了一圈伙伴們,笑著說道:“不瞞你們講,恐怕今夜我也是睡不著的。”

    大家一愣,隨即哄笑出聲,到這個時候,大家才真正放松了些,趙進笑著說道:“不管咱們心里有沒有底,不管咱們怕不怕,這一仗都是要打的,所以想太多無用,該做的我們都已經做了。”

    感謝起點“醉后聞開鴻、專為曹小民、書友150l180439339”三位朋友的打賞,感謝創世和起點各位朋友的訂閱、月票和打賞,謝謝大家(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