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九百二十二章 大擴巡丁
    “糧食應該到了濟寧,也不知道這些能不能起救濟的作用,或者這些糧食算不算是賑濟。”趙進的點評讓伙伴們都有些莫名。

    校閱的結果讓趙進很滿意,第二團的家丁和團練沒有親衛隊和第一團那么從容,卻有一股粗礪氣,這并不是說操練和戰技配合上有什么問題,而是一種經歷過風吹雨打的無所畏懼,第二團會定期以連隊為單位在流民村寨的范圍內進行巡視肅清,徐州義勇馬隊則會截斷那些不走規定鹽路的鹽販。

    這片地方依舊有小股桿子和不愿意被收留的流民隊伍,也有不想在趙字營監視下交易的鹽販和鹽場勢力,不管和那一伙遭遇,都會是追擊或者戰斗,而且從未間斷,在這樣的鍛煉之下,自然養出了這樣的氣概。

    “石頭做得好,咱們各個團隊,都要過來歷練,每日里悶頭苦練,不在外面走,不和別人打,上戰場很容易慌神。”這幾天下來,趙進已經夸了好多次石滿強。

    看完這邊的家丁和團練之后,趙進就要啟程去往清江浦,這次就不是帶著大隊了,在第二團這邊抽調一百徐州義勇,加上自帶的一百騎馬家丁,在二百騎的護衛下前往清江浦,吉香則是帶著親衛隊回返徐州。

    這個安排倒也簡單,不過親衛們都有個感覺,進爺本來要在第二團這邊呆久一點,這是臨時改變行程,加急了。

    臨走前趙進給云山行的人安排了很多事,要點就是從今日起,流民村寨的糧食不得外流,那種以物易物的貿易立刻停止,云山行要清點這邊的庫藏和各項物資。

    全是馬隊行進,晚上住在云山客棧或者地方大戶那邊,食宿都有人供應,速度自然比前半段要快很多。

    自從去年趙字營斷河,南下北上打敗官軍之后,趙進已經快有半年沒來清江浦,雖說這只是徐州事務繁忙脫不開身,卻讓清江浦各方惶恐的很,豪商們紛紛加重在徐州分店分號的比例,時不時的就親身或者派人過去送禮問候,清江浦其他各方勢力也是如此,總覺得心里沒底,畢竟從前,趙進是兩頭跑的。

    這次趙進過來,董冰峰和周學智自然最早知道,按照趙進的意思,他們把這個消息散布出去,清江浦的人心頓時熱絡了不少,自覺有身份宴請趙進的豪商富貴,紛紛送上請帖,沒資格的,就求著見一面,或者去找那些有資格見面的,讓他們轉達致意。

    誰也沒想到趙進比計劃提前許多到來,更讓人沒想到的是,徐州的信使先到清江浦等待著趙進。

    “分兩路出來,一路走駱馬湖東岸追進爺,一路來這邊等著進爺。”

    聽信使這么說,趙進等人都是很嚴肅,應該是十分要緊的消息了,不然不會這么急,難道還是關于地震的。

    有資格和趙進一同參詳機要機密的人,在清江浦也就兩個人,董冰峰和周學智。

    山東地震持續了三天,東昌府東部和濟南府大部,已經找不到什么完好的房屋,莫說是城外,就算城內有王法的地界,也已經有了趁火打劫的暴民。

    “雷子搞什么,讓他回來不回來”趙進很是焦躁,二月的山東大地震沒有波及到臨清,可山東地面已經不安全了,當時趙進就催促雷財離開山東,或者去往京師那邊,或者繞到回徐州。

    但雷財一直不走,這次地震之后,雷財倒是通過運河水路第一時間傳回了消息,自己安然無恙,臨清倒塌的房舍也不多,可地方上已經有些混亂,官府開始維持不住秩序,雷財還說,按照李巡檢的消息,聞香教一直在臨清的糧倉買糧,可這些糧食又不是和慣常那樣,去賑濟災民,去收攏人心,據說是被囤積在運河沿線的一個個隱秘據點內。

    真正讓雷財不想走的消息并不是漕糧的,而是東昌府武庫都虧的很厲害,這個消息是官面上的,連同兗州府那邊,幾處武庫都借著這次地震報了大額的虧空,短少的數目已經不是尋常監守自盜的范圍了,而是有了大規模的買賣。

    “寫信,讓他回來,我手下不止他一個打聽消息的。”趙進對這個有些焦躁,東昌府各處,趙字營的力量很弱,能在臨清設點,還是多虧李巡檢父子的情分,即便如此,雷財也說不上那么安全。

    又是焦躁,又是無奈,雷財還在消息上說,自己和李巡檢那邊借了幾千兩銀子,這段時間消息多,地面上太亂,花費太大了。

    趙進知道寫信催促甚至嚴令,雷財也不會回來,劉勇和雷財做事都有那種豁出命的勁頭。

    但要緊的消息不是雷財這邊的,而是在濟寧州和滋陽城那邊傳回來的,三月的這次地震之后,地方大亂,魯王府卻又是向京師那邊送去了奏疏,說地方紛亂,正需要官軍鎮守,請朝廷盡快將兵馬派到兗州府這邊來。

    如此大災,魯王府非但沒有請求朝廷撥下賑濟,反倒是趁這個機會要求朝廷加派駐扎兗州府的兵馬,甚至還體貼的提出,登州那邊接納的遼兵正可以放在兗州府這邊,可以彈壓地方,又可以就食此處,官民兩便。

    幾千遼兵,會讓兗州府的官軍暴增,這對于徐州來說才是最要緊的事情。

    “他以為自己身居王城,即便天塌下來也壓不到他,自家吃了虧,只不過外圍受挫,只要說動朝廷,就能夠找補回來,地方上再怎么折騰,又怎么會比得上大明皇族,這天下都是朱家的,誰又能和他們對抗,無論開始如何,最后肯定是他們得勝,真是想得美,真是不知死活”或許是前面雷財的緣故,得知這個消息之后,趙進大發脾氣。

    “自大明開國到如今,藩王們倒是一直如此,他們得便宜得習慣了。”周學智跟了一句。

    趙進只是冷笑,卻沒有出聲,董冰峰一向話不多,站在邊上安靜等待,趙進沒有再多說什么山東方面的事,只是抬頭說道:“冰峰,明日里我要看你的營頭,等下咱們一起,一個個連隊的看過去,周先生,你去聯絡清江浦各處,想見面的都安排一下,宴飲之類的就不必,每人見一炷香的工夫,要說什么辦什么讓他們提前預備好,不要弄那些虛文客氣,我得快來快走。”

    周學智連忙點頭答應,他和董冰峰對視一眼,兩個人跟著趙進久了,都知道有什么大事要發生。

    將急信看完,和董冰峰和周學智定了行程,張虎斌、黎大津、成大虎還有魏木根幾個人被叫了進來。

    “張虎斌以后就要在徐州黃河北那邊駐扎了,四天之內,在你管著的團練里挑出五個連的精銳,他們改為家丁,到徐州后我再給你補充三個連,守在境山那邊。”這次的吩咐同樣很簡短。

    被第一個點名的張虎斌愣了愣,隨即興奮的肅立領命,這就是正式帶兵的大隊正了,其他各大隊都是六個連,他手里有八個連,地位又是略高,沉浸了一段時間,現在后發先至,又走在大家前面了。

    成大虎頗為艷羨的看著張虎斌,他是后悔當年沒有去做家丁,現在只能于些衙門里捕頭的活計,倒是邊上的黎大津神色如常,年紀大了,經歷的多了,有些事看得很平常,而且他在這清江浦的位置也很了不得,董冰峰管著第三團,抓總大事,周學智管著商務,其他各項事務都是黎大津來管,外面已經有人叫他清江浦大總管,這位置和權勢很不差了。

    “以后維持市面的團練要改為巡丁,這巡丁的職司,幾次來信上應該說得很明白,清江浦大幾十萬人口,每日里進進出出,眼下這千把巡丁用處不那么大,黎大津、成大虎,你們按照徐州那邊的法子,將清江浦巡丁擴到三千,除了家丁和團練要選用一批之外,也要用一批本地青壯,就叫做清江浦巡丁大隊,魏木根也在里面做個副大隊正,還是忙自己的。”黎大津和成大虎對視一眼,和魏木根一起領命。

    成大虎和魏木根還好,黎大津卻知道這巡丁的意義,這其實是把官府做的事情拿過來自己做,天底下好多地方這么做都是明著謀反,可清江浦這里卻不同,這邊有戶部分司,有漕運衙門,卻沒有治理地方的官府,趙字營拿過來,大家都會睜一只眼閉一只眼。

    “巡丁的事情很要緊,不要弄成官府差役的樣子,一切都要和家丁、團練看齊,軍法管著,平時管著地方,要緊時候也要能拉出去打,最起碼要能守得住”趙進叮囑說道,那邊三人都是躬身答應。

    相比于黎大津,成大虎興奮在于能一下子管三千人,魏木根這邊倒是不想太多。

    “老爺,屬下家里的老大黎文,自小學了武技弓馬,屬下斗膽求進爺照顧,讓犬子為進爺效命。”

    感謝創世“吳六狼”起點“大明*武夫”(這個真不是我本人)兩位老友的打賞,今天忙碌一天,存稿快沒了,等我用完存稿,就來個新增盟主或者掌門加更的活動。(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