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1121章 洪災駭人
    三個五十幾歲的老者被從人群中拽了出來,相比于石頭洼的其他百姓,這三個人氣色穿著都要好很多,石頭洼共有兩個大姓,其中一個大姓是兄弟兩個做主,另一個則是一人為族長,就是這面前三人了。

    那三人被帶上來之后,還想要說什么,卻被直接按著跪在地上,趙進對趙十一郎示意,把對方帶著的后背長刀拿在手中,抖抖手腕,刀身反射陽光,寒意森森,趙進拿起刀這個動作讓場面頓時安靜下來,被叫過來觀看的那些村寨主事人物都是身子一抖,不少人下意識的后退,而石頭洼跪地的那些村民百姓則是傳來了低低的啜泣聲,明顯是捂著嘴在哭。

    “你們知道我興修水利,修筑河壩,每年要花多少糧食,每年要廢多少人工嗎?”

    “你們知道這黃河決口,咱們徐州要有多少人遭殃遭禍嗎?”

    趙進問一個問題,下面跪著的人就顫一下,趙進聲音很大,在場的每個人都能聽到。

    “我費了多大的力氣,趙字營流了多少血,才讓咱們徐州過上了好日子,如果這堤壩決口,這一切都毀了你們知道嗎?”

    跪著的那三名老者只是低頭磕頭,沒有人敢回答這個話,趙進轉頭看向跪著的石頭洼百姓,揚聲問道:“你們什么時候吃飽飯的?”

    沒有人回答,趙進也沒有追問,只是舉起了手中的長刀,恨聲說道:“這一切一切,都要被你幾個混賬行子毀了,徐州這么多人的好日子,就要被你們的糊涂給毀了,你們還是不是還以為自己為了族人村民,覺得無愧于心!”

    說完這句,趙進看向被喊過來的各處村寨主事人物,被他這森然眼神一掃,那些戰戰兢兢的土豪鄉老都是嚇得后退。

    “我本來要洗了這個村子,好在這禍患不大,但這主事三人的死罪難饒,全村土地充歸云山行,全村百姓罰做苦役五年!”趙進冷聲說道。

    話音一落,跪地的那幾百號村民立刻騷動起來,才過上幾天好日子,突然間全村賴以生存的!地被罰沒,全村百姓要去做那些苦役,大家不是不知道苦役什么樣,那些有罪流民做活時候的辛苦大家看得都害怕,怎么就輪到自己了。

    “憑什么,只有朝廷和官府才能罰我們殺我們,你不過是一個保正,你憑什么,這還有王法嗎!”一名跪在趙進面前的鄉老抬頭吆喝起來。

    場面又是一安靜,跪在那邊的石頭洼村民們開始騷動,而被喊來的各村主事人物也都向趙進這邊看過來,甚至連環繞周圍的家丁和團練們也都面帶疑惑,那邊的趙十一郎則是大急,看向趙進好像要說什么。

    趙進則是臉上浮現冷笑,一字一頓的說道:“朝廷?官府?王法?在這徐州,在這徐州周圍,我就是朝廷,我就是王法!”

    這話幾乎是吼出來的,話里的內容不必說了,區區保正這么講,那就是大逆不道,就該被誅殺九族的大罪。

    可這話吼出來,石頭洼村民們的騷動停下,各村寨主事人物也都是恭謹敬畏的低下了頭,而家丁和團練門的神情則是變得堅定毅然。

    “你們死有余辜!”趙進又是冷笑一聲,手起刀落,接連砍下,三顆人頭落地。

    斬首殺頭的刀術是父親趙振堂傳授的,刀也是好刀,現在還沒有沾染多少血跡,這三刀可以說是干凈利落,可趙進還覺得心里憋著一口氣發堵,他將刀交還給趙十一郎,揚聲說道:“有腦子壞掉挖土的,抓緊和附近的趙字營管事報備,這次只是重罰但不殺人,如果鬧出什么禍事來,全村都沒有好下場!”

    那些村寨主事人物都是低頭答應,各個敬畏非常,甚至這服從敬畏的態度還要超過先前,更有些年輕一點的人物看著趙進的眼神熾熱無比。

    天已經要黑了,甚至比昨日黑的還要早,趙進抬頭四下看看,發現天邊濃云密布,依照這些天的經驗,趙進知道明后天可能又要下雨了。

    趙進沒有回何家莊,只是在這附近找個住處住下H晚上是和家丁們一起吃的,和趙十一巡視大壩的時候,趙進還是怒氣難平,在那邊恨聲說道:“咱們為了防著水患,每年下大本錢修水利,修大壩,結果這些百姓居然這么不知道好歹,他們信不到我們,難道不想想周圍的人家?”

    “進爺,百姓都是這樣,大義和大事他們不知道也不想管,他們只顧著自己和自家,他們只能看懂自家的事,能看懂整個村子的都算明白人,進爺你的這些善舉安排他們不會覺得怎么感恩,反倒覺得理所應當,挖土這樣的事情又覺得自己聰明無比,可以瞞天過海,別人都發現不了,到最后自家落了便宜。”趙十一郎在徐州州城內抓總,接觸的很多,也有自己的感慨。

    “要用嚴法,嚴法才能讓百姓知道敬畏,有些事他們未必要知道為什么,但知道害怕不敢去做就對了。”趙進放下飯碗沉聲說道。

    天氣和趙進判斷的情況差不多,夜半開始下雨,第二天一早還下個不停,趙進簡單巡視河壩之后,就開始回到何家莊。

    到了何家莊,正好趕上河南那邊的信使傳信回來,河南開封府和歸德府流域這兩天下雨不停,雖說雨勢不大,卻一直在下。

    憂心忡忡的又過了一夜,趙進和伙伴們商議,準備把宿州團和豐沛團,還有第二旅的一個團都抽調到黃河河壩邊上警備,連附近的團練和田莊民壯都要動員起來。

    經過昨日那有驚無險的決口之后,眾人對調集家丁守壩沒什么異議,不過總覺得用這么寶貴的力量上去,實在太可惜,卻沒想到在趙進的印象里,這抗災救災就該是家丁和團練們沖在最前面。

    王兆靖行文用印,趙進的命令馬上就要被快馬送出去,大家就這么一路忙到下午才松了口氣。

    天黑后剛吃過晚飯,趙進準備去木淑蘭那邊看看母子倆,孫大林又在外面拍響了門,這次任誰都能聽出他聲音的惶急。

    “老爺,老爺,州城那邊黃河決口了,水沖進了城”

    聽到這個吆喝,趙進猛地從座位上站了起來,嚇得剛剛睡著的趙麒哇哇大哭,木淑蘭和保姆連忙過去安慰,但也沒有埋怨,木淑蘭還好,那徐州本地保姆的臉上已經有了恐懼神色。

    趙進深吸了口氣,他心里總想著拿刀砍點什么,不然就覺得憋悶。

    “。進爺,州城那邊的堤壩也被人偷土了,正在堵的時候,水沖了進來,當場就被沖走了百余個,一時間人沒跟上,堤壩也垮掉,水就這么涌了進來,現在州城內已經進水,有四個村子遭災,一千多戶人家的宅院被沖垮,兩處酒坊也進水,現在死傷已經過千了”

    聽到那邊趕過來的使者稟報,趙進心里愈發的郁悶,這人在決口前后趕過來,肯定是急趕,也就是說,決口那邊的損失還不確定,或者說能確定一件事,那就是損失肯定比這個使者說得多。

    趙進先去議事堂,孫大林和牛金寶則是去傳令召集親衛馬隊,凡是能趕過來的人都要趕過來。

    “大哥,這時候就怕人心不穩,咱們一定要小心,大哥你留在何家莊,小弟我去徐州那邊。”王兆靖神色鄭重的說道。

    “在徐州這里,人心沒什么不穩,你留下來就好,我要過去,黃河水患,我要親眼見到才好決斷,現在發命令給宿州團、邳州團、第二旅,讓他們在原地駐守待命,發命令給各巡丁團嚴加戒備,若有趁機騷動煽動的,格殺勿論,發令給周學智和各處貿易主管,現在要儲備糧食和物資,記得儲備的地方要防水,現在徐州邳州和淮安北區的家丁、團練、義勇不得請假,不得出營,全力戒備!”趙進下了一連串的命令。

    馬隊都已經備好,這時候雨已經停了,夜間行路,燈火很重要,燈籠火把之類的都特意多帶了幾份。

    趙進臨走前,徐珍珍和木淑蘭卻披著蓑衣出現了,已經上馬的趙進又只能下馬。

    “夫君要小心!”徐珍珍說得很簡單。

    木淑蘭眼圈已經紅了,說話也停頓了下:“夫君要想著家中的孩子。”

    趙進夫婦極少有太清晰表達情意的時候,趙進也不知道怎么回應,看著徐珍珍和木淑蘭滿是擔心的面孔,只是悶聲說道:“放心,我會回來的。”

    那邊吉香已經披甲待命,整個親衛旅、騎馬家丁團和火器大隊都已經臨戰動員,軍令也已經向四處送出,趙字營控制區域馬上就要進入臨戰狀態。

    隊伍每個人都是張燈舉火,將前進馬隊的區域照得通明,然后又有輕騎在馬隊周圍游蕩,不時的去河壩附近詢問情況,然后攔住徐州州城方向過來的信使,讓趙進這邊及時知道最新的變化。

    ********

    感謝“戚三問、用戶寒夜、天堂封心、風中龍王”四位老友的打賞,感謝大家的訂閱和月票,謝謝大家(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