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1374章 眼前的銅墻鐵壁
    正前方的大隊騎兵越來越近,轟隆隆的蹄聲越來越清晰,連帶著這些女真軍將的坐騎都焦躁不安,大家都要分神去控制,而女真大隊的后邊已經有些亂了,那邊可沒有騎兵去頂著。

    “有膽子的,有卵子的,就跟我沖,咱們建州爺們從沒怕過!“湯古代嘶聲大吼道,神態各異的參領們彼此對視,卻都是無可奈何的答應了下來。

    騎兵本就在大隊的前列,他們對迎面壓過來的敵軍馬隊心存恐懼,但也還有迎擊的念頭,一看到主將和自家主子發令,各個呼喊跟隨向前沖去。

    “騎兵當先,步卒隨后,若能沖開,那就沖過去,若不能沖開,那就拼了!”命令從前到后傳達。

    前面有大隊騎兵攔阻的消息,女真各營都已經知道,后面有騎兵,大家早就知道,再怎么有自信和勇氣,也知道現在是絕境,看著騎兵先沖,整個隊伍立刻大嘩,天知道這是不是那些老爺們自己先跑了,大伙還遲疑什么,輜重之類該丟就丟,散伙了,也有人還下意識的聽令,跟著前面的騎兵馬隊向前沖。

    越是靠近,建州女真騎兵的心越是發涼,這騎兵沖鋒,不管開始的陣型多么完備,到最后總會變成中間突起的尖角陣型,而對方始終維持著一個差不多的方隊,就這么壓了上來。

    隨著距離的拉近,已經能看到對面的騎兵樣子,果然是那該死的徐州軍,這些騎兵身上都穿著鐵甲,前排騎兵都平端著長矛,這種陣勢看的讓人怪異,建州騎兵也是這個打法,用騎槍沖開地陣,可怎么看都覺得不對,大伙很快就明白過來,這分明是按照步卒那方陣樣式來的。

    除了平端長矛的騎兵之外,還有些前排的騎兵將長矛掛在馬鞍上,空出來的手舉著短兵,難道是馬刀或者短斧,可未免太短了些,在馬上根本夠不著敵人。

    一寸長一寸強,單憑兵器的長短沒辦法定下強弱,可在馬上這種沒辦法靈活騰挪動作的位置,這樣長兵器的優勢就更大,可以在接敵的時候盡可能早擊中敵人,這短兵器不知道意義何在。

    到了這個時候,任何敵軍騎兵可能的短處都是勝機,現在已經不敢奢望什么勝利了,只能去保證生機,逃出生天的機會。

    “爺,周延家的跑了!”有親兵在湯古代耳邊大喊說道,騎馬奔馳中的湯古代轉頭看過去,卻發現有幾十騎兵簇擁著一名參領打扮的武將向著東邊跑去,大隊人馬進山后會被分割的支離破碎,等于是全軍覆沒的下場,但幾十騎進山逃命卻能活下來,到這個關頭,恐怕就沒有人管大隊死活了。

    這一支先逃,立刻有人學樣,也有人離隊轉向,有人在隊伍中破口大罵,甚至有人抽刀砍殺,張弓搭箭射過去,但根本阻攔不住逃跑。

    前面馬隊崩散,后面的步卒更是毫無戰意,看到自家的主子帶著親衛逃散,自家哪還有跟著前沖的決心,都想著散掉跑開。

    不過身在步卒大隊之中,想要出去不那么容易,萬一被人沖撞倒地,恐怕站也站不起來,被人踩也踩死了,而且騎兵進入山地或許能逃命,步卒進山根本就是絕境,再說了,雖然能看見東側的山脈,但望山跑死馬,騎兵可以過去,步卒即便不被大隊裹挾,沖出去也跑不過敵騎……

    距離拉近到可以看清對方了,前排的建州女真騎兵終于看清了對方斜舉著的短兵是什么,那居然是火銃,比和徐州軍步卒接戰時候短三分之一的火銃。

    如果對面是明軍,那這短火器就是個笑話,可這火器是這該死的徐州軍的,那就讓人不能不在意了,這么強悍老到的兵馬,這么壓迫的陣型,怎么會拿著無用的火器嚇唬人。

    為了帶著大伙一起向前沖,不管湯古代心里怎么想,他必須要沖在最前面,看到敵騎那一桿桿短火銃放平,看到對方騎兵森然可怖的面甲,彼此越來越接近,湯古代的心一點點涼了下去。

    湯古代回頭看看,有人逃散,可還有人跟在他后面,臉上或有憤怒,或有絕?,甚至也有決然,他們都在跟著。

    看到這些,湯古代只覺得血氣涌上頭頂,把手中長刀高高舉起,嘶聲大喊道:“我隨父汗起兵,身經百戰未曾退縮,天命在我大金,大金不敗!”

    大吼聲中,湯古代淚流滿面,自小到大,他從不敢叫“父汗”,因為母親身份卑賤,比不得那些出身貴重的兄弟,從來沒有得到重用,好不容易有了這樣的機會,卻是一去不回的死路。

    不知道自己這一敗,母妃會不會受到牽連,顧不得了,什么都顧不得了,不知建州會不會……

    拉近到二三十步距離,徐州騎兵前排火銃紛紛打響,一股股白煙從槍口冒出,隨著火銃打響的,還有在后排潑灑過來的箭雨,這徐州騎兵也知道騎射,而且這分寸把握的很不錯!

    馬背顛簸,快速拉近,不是神射很難精準的命中目標,但只要把自家的弓箭拋射到敵人隊伍里,求個殺傷的概率。

    倉促沖鋒,湯古代所率領的建州騎兵沒來得及做到,而且建州的大弓重箭拋射起來不易,往往要更近些才能發射。

    徐州趙家軍騎兵排成了足夠寬的正面,保證了火銃開火的密度,槍口冒出的硝煙很快就被騎兵沖散,趙家軍騎兵將火銃放回鞍邊的槍套,將騎槍平端起來,而他們身后的同伴,還在不停的張弓搭箭。

    愛新覺羅湯古代聽著身邊慘叫馬嘶,看著同伴不住的從馬上跌落,他渾身抽緊,下意識的撥打著飛來的箭支,或許是運氣不錯,湯古代自己居然沒有中槍或者中彈。

    只是到了這個時候,湯古代剛才鼓起的勇氣都已經煙消云散,原來戰場是這么可怕,刀砍槍刺能死多少人,面對面廝殺,對方死了一成兩成就會垮掉,剩下就只是追殺俘虜而已,可和現在這個敵人死戰,從一開始就在流血,找不到投降的機會,更沒辦法去逃跑,只能等待不知道什么時候來臨的結束。

    但湯古代不想在這個戰場上多呆一刻,哪怕逃回去被行軍法,那也要逃,他不想被這火銃打中,一時不得死,要忍著痛苦煎熬,更不想……

    湯古代身邊已經變得很空蕩,坐騎已經下意識的放慢了速度,他可以調轉馬身,湯古代攥著韁繩的手已經攥的發白,馬靴馬刺已經把馬腹磕打的鮮血橫流,他要快些轉,快些逃。

    只是徐州騎兵的長矛已經逼近到跟前,湯古代好像沒有看到,自顧自的在逃,他自己都沒有注意到自己的涕淚交流。

    徐州騎兵始終沒有沖鋒狂奔,前列一直是小跑著推進,但這樣的力量已經足夠大了,趙家軍的騎矛堅定的,似乎沒有阻礙的刺穿了湯古代的肋部,刺穿了他的身體,從另一側透了出來。

    那名手持騎矛的趙家軍騎兵沒辦法繼續握持,兩匹馬的力量很容易將手臂扯斷,他一松開,湯古代身體直接摔落馬下,湯古代的坐騎已經跑發了性,連背上騎手也不管了,就這么拖著湯古代的尸首一路亂跑出去。

    “混賬,害老子又丟了一根長矛!”那趙家軍騎兵不知道刺死的是誰,只是念叨著罵了句,抽出了馬鞍另一邊的長刀,驅動坐騎向前沖去。

    ?短火銃只響了一輪,將有勇氣或者無奈沖在前面的建州騎兵打垮,在馬上開弓沒辦法保證精準,火銃也是一樣。

    只不過這一輪的火銃開火,打垮了女真騎兵殘存的勇氣和僥幸,然后就是摧枯拉朽的屠殺和踐踏。

    趙家軍騎兵的前鋒始終不快,但這種不快的速度,加上騎兵和馬匹的重量,已經足夠刺破砍開任何的防護,將血肉穿透撕開。

    主將身死,各家潰亂,建州女真騎兵已經沒了什么戰意,有人不管不顧的向前沖,用戰死來給自己一個交代,可這樣的人,大都死在了火銃和弓箭之下,其余的也只是讓趙家軍騎兵丟棄一根長矛而已。

    大部分的人都想活,前面被打的死傷慘重,后面根本沒有前仆后繼的心思,直接就是散開逃跑,可轉向逃跑沒有正面沖來的人快,他們很難逃出趙家軍騎兵的攻擊正面,僥幸有幾個逃走的,趙家軍騎兵大隊立刻有人出去追擊。

    建州女真的步卒也在亂,一開始還沒辦法判斷局勢,可隨即就發現前面被打崩了,騎兵倒卷回來,會引起自相踐踏,自相殘殺,只是建州女真自家的騎兵沒有過來,銅墻鐵壁的敵騎大隊壓過來了。

    正藍旗的兵丁們也想逃,可大家都在陣中,怎么可能逃得出去,前后左右都有同伴,怎么可能跑得快,怎么可能跑得過敵人的騎兵。

    趙家軍騎兵的長矛借著沖勢可以貫穿幾個人,盡管接下來就不得不丟棄,然后拿著長刀開始不斷的砍下,或者把長刀向前指著,刀刃翻轉,從容的劃開坐騎前一個個奔逃的女真兵卒。(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