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大明武夫 > 第一卷 第1510章 民情
    太子的臉上露出了欣慰的笑容,然后轉頭看向了旁邊的楸蘇。“米總工,辛苦了,這個棱堡建得不錯,我會跟父皇稟明的。”

    “太子殿下能夠滿意的話就最好了。”勉強地笑了笑。“我一直認為它可以抵抗任何敵人的進攻,保衛住您的首都。”

    說實話,雖然一直都對自己設計的棱堡很有信心,但是剛才大炮被推上去的時候他心里還是不可避免地產生了一些緊張情緒。

    如果效果不好,那他好不容易在大漢朝廷那里得到的信任的前途肯定全部沒了,甚至還可能有殺身之禍。

    好在一切都如同所愿。

    雖然不像米蘇那樣振奮,但是太子內心里也頗為欣喜,他覺得有十幾二十座炮臺的圍繞拱衛,在大炮都部署到位之后,京城現在確實已經算是固若金湯。

    不過太子也明白,想要保住天下不僅僅靠要塞,更重要的是靠人心,前明那么大的天下,那么多的士兵,又有********,最后還不是飛快地就喪盡了天下?

    要塞和棱堡要建,但是最重要的還是不失天下人心——雖然太子年幼,但是這個道理還是想得明白的。

    “舅舅,這里修復一下應該耗費不了太多吧?”太子略微有些擔心地問。

    “這種程度的損傷,用不了太多物料就能修復。”工相馬上就打消了太子的疑慮,“現在棱堡只是粗粗建成,還有不少物料和人員遺留在這里,接下來讓他們繼續開工,把該補的地方補好就行了。臣剛才想了想,太子殿下的這個驗收方式,臣覺得十分有效——棱堡如果連自己人的炮火都擋不住,那還談什么堅固?臣之后會出一個具體細則,規定每一處的棱堡和碉堡在驗收的時候都要經過類似的措施,以免國家的錢財不至于浪費!”

    他這么做,不僅僅是想要為驗證棱堡的堅固性多一個手段,而且還是想要用這種方式來確立太子的權威,畢竟太子是他的親外甥,他剛剛出來做事,總該幫襯一下。

    “謝謝舅舅。”太子沒想到那嶁深的地方去,只是頷首朝舅父致謝。

    然后,太子將望遠鏡收回,遞給了侍從手中,然后長舒了口氣。“一直呆在搞出遠看,雖然能夠看到全局,不過畢竟還是不如身臨其境,舅舅,再讓我去棱堡里面看看吧。”

    “好,太子請跟臣來。”工相沒有多說什么直接就領頭走了。

    這樣,一大群人從山上的亭子里面走了出來,浩浩蕩蕩地走下了山,然后向棱堡走了過去。

    一路上,不時有士兵經過,或者拖著炮或者拿著槍,他們剛剛打了一輪炮心情都十分振奮,看到了太子之后,他們都歡呼了一聲,然后紛紛跪倒在地。

    “諸位將士,免禮,請起!”

    太子有些想要讓他們起來,但是急切之下一時就不能紛紛扶起,只好苦笑。

    這些士兵們在以后就會解除保衛工地的責任,變成棱堡的守軍,也就是說,他們將執行為大漢守御京城的重要職責。

    在將士們紛紛行禮的過程中,太子一行人慢慢前行,最后走到了棱堡之下。

    這時候抬頭一看,太子發現比起之前在山上時,更能感受到棱堡所帶來的壓迫力。放眼所及,各處的斜面城墻好幾面都面對著自己,好多炮口里面還有黑漆漆的大炮正對著自己,雖然明白這些大炮不可能朝自己開火,但是他仍舊禁不住僵了一下。

    這座棱堡扼守著交通要道,而且護衛著京城內線的大片土地,也間接地防衛了河北直隸一代,如果在前明時代,可以說是國家重寶吧。而現在,蒙古人已經被大漢擊退千里,早已經無法威脅京師……

    “我朝赫赫武功,可不要在我手里墜了威名啊……”他在心中暗想。

    很快,他們就來到了棱堡的內部,和外部的兩道高墻相比,棱堡內部的空間要狹小空曠許多,除了一些供士兵們居住的磚石兵營之外,還有專門特制的地窖用來存放糧食和軍火彈藥,正中間則是一個小廣場,供士兵們操練之用。

    太子四處望了望,心里默算這座棱堡內部的空間,然后心里漸漸也有了數。他沿著內部的墻角慢慢地走著,看著各處的結構,順便觀察材料是否有偷工減料。

    但走到一處墻角的時候,他發現正有一群人在梯子邊修筑兵營。

    他走了近去,準備近距離看看搬運石料的工人。他久居深宮,平常又是跟著老師們讀書,沒有多少機會接觸民間,了解民間的疾苦。所以,他打算借著這個機會也好好了解一下民眾。

    他放眼望去,發現這些工人普遍身體還算是健壯,另外身上也都穿著棉襖,并沒有挨餓受凍的跡象,不過他們的精神都不怎么好,好像對干這個活沒什么積極性,只是應付著差事似的。

    在這群工人當中,有個工人特別突出,他的年紀好像比較大,所以搬運的石料最少,他滿臉都是皺紋,看得出是勞碌大半輩子。身上穿的衣服還算是厚實,只不過就是衣服上沾滿了灰塵,就連臉上都布滿了黃色和黑色的泥土,看得簡直像是剛從泥地里面滾出來的似的。

    看著這群工人,太子的心里微微一酸,民生疾苦民生疾苦,之前對他來說不過是書上的四個字而已,現在親眼見到了才知道有多苦。而且這些人至少衣食還有保障,大漢的子民里面,現在不知道還有多少比他們過得更加辛苦?

    而且,就是自己剛才下令炮轟棱堡,平白又給他們添加了新的工作,等下他們估計還要爬上棱堡的墻來修復炮擊所造成的損失吧。

    帶著那種油然而生的歉疚感,太子走到了兵營的旁邊。

    “太子殿下來了,你們先停工!”一位監工走到了梯子下面,對著兵營頂上的工人們大喊,“快下來,讓太子殿下看看!”

    在監工的呼喝下,一聽到太子殿下居然來視察了,這群工人慌忙停下了手中的工作,急匆匆地從梯子上爬了下來,然后紛紛走到太子一行人面前跪了下來頻頻磕頭。

    “草民拜見太子殿下!”他們一邊磕頭一邊喊。

    太子連忙叫他們免禮,告訴他們在新朝不用如此行禮,但是他們都是從前明混過來的,早已經在官衙的積威下練就了馴順的性格,太子殿下的身份又不知道比官衙高上多少?所以無論太子怎么說,他們也只肯一直跪著不敢起來。

    太子暗自嘆了口氣,然后走到了剛才他看到的那個老人身邊,俯下身來,用自己最和顏悅色的表情看著對方。“老伯,敢問今年貴庚?”

    老人眨了眨眼睛,一下子沒有反應過來,直到片刻之后,他才明白太子叫的老伯居然是自己。他的臉色瞬間就青了,慌忙重新磕頭。

    “太子殿下莫折殺草民了,草民怎么擔當得起!”

    太子勸了幾次,但是他還是不肯接受老伯的稱呼,說到最后只肯讓太子叫他混號“老孫頭”。

    “老孫頭,今年多少歲了?是哪里人士?”太子并沒有不耐煩,而且以對方的要求再問了一遍。“家里現在有何人啊?”

    “回太子殿下,草民今年四十七,是直隸河間府人士。”老人抬起頭來回答。在如今這個年月,四十七歲確實是老年了,沒準連孫子都有了。“草民之前是在家中務農,農閑的時候做做泥瓦匠的活,家里……家里本來有妻子和兩個兒子,不過……不過之前流亂里面,老妻和一個兒子現在已經去了,現在只有一個兒子,不過兒子現在另外一處工地當差,而且已經找了個媳婦,現在已經為草民添了個孫子,算起來的話,現在家中有四人……”

    說到妻子和兒子死去的時候,他的語氣十分平淡,好像已經習慣了自己的悲慘似的,甚至好像反而有些慶幸自己還有個兒子活了下來,延續了自己的血脈。

    太子聽得卻心里一酸。

    前明的末世,雖然他自己沒有親身感受到過,但是聽到周圍不少人說過,很多慘事都讓人不忍聞,在這場大亂當中,不知道有多少人就默默無聞地死去、多少家庭消失,恐怕是永遠也無法統計清楚了。

    只愿我中華之民,以后再也不用遭受此等慘禍……

    “想來你的孫兒一定很聽話吧。”忍耐住了自己的心酸之后,太子繼續開口詢問了,“這里工地,衣食怎么樣,有沒有短缺?”

    “這里的衣食待遇很好,這是工相大人親自抓的工程,所以上下都抓得很嚴,供應除了冬天偶爾短缺之外,平時都沒有斷過。”老人馬上回答了,而且看神色并不是敷衍了事的假話,“這里的工地菜湯都很好,而且經常有肉食供應,說實話……比草民之前在家里吃的還好,只可惜草民年歲大了,吃不了太多東西,要是當年……當年能享到這樣的福就好了……”手機用戶請訪問m..( 大明武夫 http://www.sspmis.tw/0_238/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