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盜 > 第一卷 方世玉 第九百零一章 兇物出世【2更】
    龍兒臉上同樣露出幾分好奇之色,山谷之中多年所積累的怨氣正向著一個方向匯聚,并且一股強大的怨念正在迅速壯大,似乎這里多年的怨念正在滋養那一股怨念的成長。

    做為閻羅殿的基地,這里每年因為殘酷訓練而死去的孤兒不知有多少,雖然說因為大環境的緣故沒有形成厲鬼什么的,可是長久下來,這里匯聚的怨念、煞氣還是要比其他地方要濃郁的多。

    如今白無常祭煉鬼嬰成功了大半,原本正常的嬰孩正在吸收天地間的怨氣向著鬼嬰轉化,只要成功,鬼嬰就會吞噬母體精華破體而出,成為一頭強大的鬼物。

    方孝玉和龍兒兩人的注意力被那怨氣的源頭給吸引了過去,畢竟在這末法之世,竟然有人能夠搞出這么大的動靜出來,這可是極其罕見的。

    只從那波動來看,如果那鬼物成型的話,勉強能夠達到厲鬼級別,果真如此的話,那可就是足以媲美先天巔峰的恐怖存在了。

    根據他從崔判官那里所得到消息,白無常實力雖然說不弱,但是也就是后天巔峰之境罷了,卡在先天門檻之上。

    末法之世,后天與先天就是一道門檻,在修行界之中,后天境界的修行之人數量不少,但是先天之境卻猶如一道天塹一樣將無數修行之人打落深淵。

    縱然是入了先天也不過是壽元稍作增加而已,很難超過人之大限。

    很多修行之人在突破無望之下往往會轉修其他,比如武者會選擇修行道術,這也是沒有辦法的事情,畢竟換做是誰被卡在一個境界十幾二十年不得寸進,不瘋已經不錯了。

    白無常就是這樣的情況,武道之路看不到前路,白無常便轉修道法,而閻羅殿之中搜集了不少的道法修行之法。

    白無常不知道從什么對方得了一門邪術,數年來躲在島國就是想要煉制一尊強大的鬼嬰出來。

    在閻羅殿當中,閻羅天子的實力最強,下面就是崔判官、白無常他們這些人,除了閻羅天子之外,其他人實力都相差仿佛,白無常如果說能夠煉制出一尊強大鬼嬰出來的話,在閻羅殿之中,他的地位絕對會飆升,到時候就算是壓下閻羅天子成為閻羅殿的主宰也不是不可能。

    密室之中,白無常雙眼放光的盯著秋田涼子,在秋天涼子的腹部,高高隆起的腹部此時光潔一片,他先前以朱砂所畫的符篆早已經消失不見。

    在白無常的感應當中,秋田涼子的腹中散發出一股邪惡而又強大的氣息,這一股氣息非常高強大,但是卻讓白無常感覺無比的親切。

    “哈哈,成了,真的成了……”

    白無常瘋狂大笑,然而這會兒秋田涼子卻是面色蒼白,眼中滿是驚恐之色,秋田涼子感覺自己越來越虛弱,似乎全身的力量都在向著腹部匯聚過去。

    如果說腹中是自己的孩子的話,那也就罷了,但是秋田涼子又不是傻子,她眼下這種情形意味著她腹中的嬰孩已經不是她的孩子了。

    “小寶貝兒,快出來吧。”

    白無常盯著秋田涼子的腹部,似乎是在同秋田涼子腹中嬰孩說話一樣。

    秋田涼子一顆心砰砰直跳,突然之間腹部傳來劇痛,一股撕裂的劇痛傳來,秋田涼子當即低頭看了過去,一看之下,秋田涼子差點昏過去。

    不知道什么時候,自己腹部血肉模糊一片,一只發青的小手愣是從自己腹中鉆出,生生的撕開了自己的肚皮。

    只看那發青的小手還沾染著血跡,秋田涼子就知道那是自己懷胎九個多月的孩子,但是現在似乎成了怪物。

    在秋田涼子的注視下,又一只小手從秋田涼子的腹中伸出,伴隨著秋田涼子一聲慘叫,腹中鬼嬰竟然生生的撕裂秋田涼子的腹部從其中鉆了出來。

    噗通一聲,鬼嬰落地,如果說是正常的嬰孩的話,自然是懷胎十月自產道而出,落地呱呱痛哭,但是這鬼嬰落地非但是沒有痛哭反而是舔著自己手上的鮮血,咯咯直笑。

    鬼嬰的笑聲陰森而又詭異,在密室當中回蕩,聽在秋田涼子的耳中猶如催命魔音一樣,可是在白無常聽來就像是天籟一般。

    鬼嬰雙眼泛紅,目光落在了秋田涼子的身上,眼中不是嬰孩的濡慕之情,反而是一種貪婪和殘忍。

    猛然之間,鬼嬰竟然撲向秋田涼子,伸出發青的小手生生的探進秋田涼子腹中,似乎是抓住了什么猛地一扯,頓時鮮血自秋田涼子腹部激射而出。

    而在鬼嬰手中血肉模糊一團,一顆赤紅色的心臟正在嘭嘭跳動不已,鬼嬰貪婪的舔舐那一顆心臟,蒼白而又發青的臉上沾滿了鮮血。

    秋田涼子雙目圓睜,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

    白無常可不管這些,一臉欣喜的盯著鬼嬰,恨不得將鬼嬰捧在手中。

    三下兩下那一顆心臟就被鬼嬰給吞了下去,打了一個飽嗝,轉過身來,血紅的雙眼打量了白無常一下,突然張開雙臂沖著白無常跑了過來。

    面對鬼嬰的投懷送抱,白無常卻是神色微微一變,猛然之間雙手結印,一指點在鬼嬰眉心之間,鬼嬰頓時面露猙獰之色,口中發出凄厲的尖叫聲。

    白無常手中不停,咬破指尖,然后結成印訣打入鬼嬰的眉心、心口、丹田幾處,等到鬼嬰臉上的猙獰消散,白無常才算是長出一口氣。

    要知道方才鬼嬰撲過來的時候,白無常發現自己同鬼嬰的聯系斷斷續續,幾乎無法控制鬼嬰。

    那種情況下如果說讓鬼嬰近身,搞不好他會像孕育了它的母體一樣被其給吃掉。

    也虧得白無常反應夠快,血祭之下總算是將鬼嬰給控制住,不然一旦鬼嬰近身,白無常絕對會淪為鬼嬰腹中之物。

    從鬼嬰身上,白無常感受到了深深的威脅,那一股強大的氣勢他只在閻羅天子身上感受到過。

    鬼嬰的實力未必就比閻羅天子差,也就是說如果他愿意的話,未必不能夠依仗鬼嬰同閻羅天子一戰。

    看著面前的鬼嬰,白無常不禁伸手將其抱在懷中,而鬼嬰則是抓住白無常的一只手向著口中送去。

    咔嚓一聲,白無常只感覺一股劇痛傳來,一根手指剛進入到鬼嬰口中弄就被其生生咬斷。

    白無常慘叫一聲差點將鬼嬰給丟了出去,而鬼嬰則是嘎嘣嘎嘣的咀嚼著,也不知道它什么時候生出的牙齒,滿口的血絲,赤紅的雙目卻帶著親密看向白無常。

    白無常有些發懵,他怎么都沒有想到鬼嬰會如此之兇殘,餓了的情況下連他都敢吃。

    想到不久前被他自那些孕婦體內取出的嬰孩尸體,白無常將鬼嬰丟了過去。

    那一個個的玻璃瓶之中,一個個一個還的尸體栩栩如生,而鬼嬰口中咯咯直笑,圍著一個個玻璃瓶打轉。

    卻說方孝玉和龍兒兩人進入到基地內部之后便被基地的人員給察覺了,只不過這會兒白無常呆在密室當中,基地的負責人聯系不上白無常,但是一樣做出了反應,派人先將兩人給拿下了再說。

    做為一處基地,防守的力量可是一點都不弱,十幾名手中沾染鮮血的男女竄了出來,從四面八方向著方孝玉兩人圍攏了過來。

    方孝玉目光向著密室方向看去,對于四周沖過來的死士看都沒有看上一眼。

    龍兒不屑的掃了那些死士一眼,劍指連連點出,一股股劍氣破空而去,還沒有沖到近前,十幾名強大的死士就無聲無息的倒地不起。

    方孝玉緩步向著密室所在走了過去,而這會兒基地負責人卻是在龍兒殺死了那十幾名死士之后第一時間按響了警鈴。

    警鈴聲刺耳無比,瞬間就傳遍了整個基地,就算是位于密室當中的白無常也聽到了外面的警鈴聲。

    白無常正看著鬼嬰在那里啃噬嬰孩尸體,突然之間傳來的警鈴聲不禁讓白無常皺了皺眉頭。

    警鈴可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按響的,除非是有危及到基地存亡的強敵來犯。

    現在警鈴聲竟然響起,白無常也不敢大意,他的副手不是傻子,既然按響了警鈴,那么肯定有強敵來犯。

    深吸一口氣,白無常看了那鬼嬰一眼,臉上滿是振奮之色,就算是強敵來犯又如何,縱然是像閻羅天子那樣的先天強者前來,靠著鬼嬰他也有把握將其留下來。

    鬼嬰在手,白無常信心滿滿,當今之世,除非是他主動去招惹那位先天克制鬼物的張天師,白無常自信沒有幾個人是鬼嬰的對手。

    “小寶貝,同我去殺敵了。”

    鬼嬰沒有什么靈智,一定程度上受到白無常的控制,就見鬼嬰撲到白無常的懷中,被白無常抱著走出了密室。

    從密室當中走出的白無常只看到基地之中一群人圍著兩個人,不管是基地的教官還是受訓孤兒這會兒正前赴后繼的向著那兩人殺過去。

    可是在兩人周遭似乎有一道無形的死亡線一樣,竟然沒有一個人能夠接近二人,反而是在沖到近前的時候無聲無息的倒地不起。

    方孝玉的目光向著白無常看了過來,目光落在了其懷中的鬼嬰身上。

    看到那鬼嬰的時候,方孝玉不禁眉頭一皺,顯然是看出了幾分虛實。

    對于這樣的鬼嬰,方孝玉當然不會喜歡,實在是煉制之法太過殘忍邪惡了,這樣的鬼嬰出世第一個殺死的就是其母體以增加其兇性和怨氣,可以說像這樣的邪修,正道之人見者必殺。

    “吼!”

    方孝玉一聲獅吼,猶如一聲驚雷一般,整個山谷都回蕩著方孝玉的吼聲。

    以方孝玉為中心,除了龍兒之外,根本沒有一個能夠站著的,整個基地加起來至少數千人,此時已經全部倒地,七竅流血,生生的被方孝玉一聲給震殺。

    就連后天巔峰之境的白無常此時也七竅流血腦袋轟隆隆作響的萎靡在地,不過白無常倒是保住的性命,可是也無比的凄慘。

    最重要的是這會兒原本受他所控制的鬼嬰竟然因為他靈魂受創的緣故而失控。

    鬼嬰同樣是受到了方孝玉吼聲刺激,雖然說方孝玉那吼聲對方孝玉而言很一般,但是對其他人來說卻是致命的。

    鬼嬰同樣受到了沖擊,不過鬼嬰受到沖擊之后卻是兇性大發,愣是趴在白無常的身上大口大口的啃噬白無常。

    白無常的肩膀轉眼功夫就被啃的露出了森森白骨,那情形別提多么的凄慘和恐怖了。

    慘嚎不已的白無常自食苦果試圖再次控制鬼嬰,然而鬼嬰兇性大發,加上他靈魂受創根本就無法再控制鬼嬰。

    眼看著鬼嬰滿口沾滿鮮血趴在他身上正張開嘴向他臉上啃過來。

    白無常不禁發出凄厲慘叫:“救命,救命啊,快救救我……”

    白無常被嚇壞了,鬼嬰實在是太兇殘了,連他都要吃掉,方才鬼嬰啃噬嬰孩尸體的場面他覺得是那么的美妙,但是現在卻感覺這鬼嬰是如此的恐怖。

    方孝玉和龍兒皺著眉頭,顯然鬼嬰的兇戾也出乎他們的預料。

    “天道昭昭,自作自受!”

    方孝玉這會兒已經查探到了那密室當中的情況,密室之中凄慘的場景自然是讓方孝玉恨不得將白無常給大卸八塊。

    哪怕是將白無常給剁成了肉泥都不解恨,方孝玉又怎么可能會出手去救白無常呢。

    現在鬼嬰反噬,白無常是自食苦果,方孝玉自然是樂見其成。

    鮮血激射,白無常慘叫連連,鼻子被鬼嬰一口給咬掉,臉上滿是鮮血,滿地的打滾掙扎,然而鬼嬰卻死死的趴在白無常身上,一口一口的咬下去,當白無常被咬的面目全非的時候,白無常已經無力哀嚎。

    方孝玉看著渾身充斥著怨氣的鬼嬰,眼中閃過一道殺機,像鬼嬰這樣的兇物一旦逃脫的話,怕是整個島國要陷入到一片血雨腥風當中。

    也不知道島國是不是有大德高僧之類的高人坐鎮,若是不然,鬼嬰肆虐之下,不知多少人要丟掉性命呢。

    【嗯,第二更了,繼續碼字去。多多支持哦。】( 電影世界大盜 http://www.sspmis.tw/0_49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