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科幻小說 > 電影世界大盜 > 第一卷 方世玉 第二百二十章 任家鎮【3更,加1】
    小半個月過去,方孝玉偶爾去柳園轉一轉,看一看修繕柳園的進度如何了,其他時候都是在小院之中閉關修煉,直到這一天,在同潘小翠大戰的時候所受的傷方才算是痊愈。●⌒,.

    夜幕降臨,修行太陰鬼神經小半個月,隱隱有所收獲的雷婷婷鬼身比之先前已經凝實了許多,但是距離凝為實體還有相當漫長一段路要走。

    這會兒雷婷婷正略顯生疏的以才掌握不就的驅物術幫方孝玉整理一個小包裹。

    其實包裹什么的對方孝玉來說根本就沒有必要,畢竟有體內空間存在,什么東西都可以放入其中,不過方孝玉準備前往任家鎮,兩手空空總是不好,避人耳目還是有一定的必要的。

    得知方孝玉此番要去見他在這一方世界所拜的師父的時候,雷婷婷不禁有些緊張起來。

    尤其是方孝玉的這位師父還是一名捉鬼大師,要知道她現在可還是鬼身呢,要是讓方孝玉的師父見到了,不知道對方會不會將她給拿下。

    看著雷婷婷那一副猶豫擔憂的模樣,方孝玉不禁笑著安慰雷婷婷道:“婷婷,你就不要在那里糾結了,早就告訴過你了,師父他就是一個面冷心善的人,如果說他知道你是我發妻的話,肯定不會對你如何的,我想他肯定會將你和我一樣看待。”

    經過這些日子同九叔的相處,方孝玉已經摸清楚了九叔的性情,這就是一個面冷心善,刀子嘴,豆腐心,沒有什么大的志向報復的人。

    如果說九叔想要功成名就的話,就憑他那一身本事,早就名動一方了,也不會呆在一個不知名的小鎮之上,守著一個破爛的義莊過日子。

    此時距離九叔離去已經有小半個與時間了,方孝玉估摸著這會兒也該是任老爺準備給任老太爺遷葬的時候了。

    算一下吉日的話,最多兩三日就有一個上佳的吉日,如果不出意外,任老爺十之**會選擇那一日來進行遷葬,所以說方孝玉若是不想錯過任老太爺尸變的話,那么他就該準備前往任家鎮了。

    柳園在幾日前已經修繕完畢,不過方孝玉這柳園之主卻是一次都沒有住進去過便要離去。

    任家鎮鎮子不大,麻雀雖小,五臟俱全,做為本鎮的保安隊長,穿著一身綠皮的阿威帶著幾名手下在街道之上巡視。

    一名屬下湊到阿威身旁道:“隊長,聽說后天任老爺請了九叔前去給老太爺遷葬,弟兄們是不是可以同隊長一起前去漲一漲見識啊。”

    阿威拍了手下的肩膀一下道:“到時候讓兄弟們一起去,讓你們看一看任家的排場。”

    大為得意的阿威正得意洋洋之間,忽然之間看到前方一名男子鶴立雞群,穿著中山裝,剃著平頭,精神非常,散發著不同于常人的氣質。

    當方孝玉從阿威身旁走過的時候瞥了阿威一眼,那一眼只讓阿威打了個機靈,下意識的后退一步給方孝玉讓開路來,那種漠視的眼神阿威感覺一股莫大的壓力撲面而來。

    等到阿威反應過來,方孝玉已經從其身旁走過,阿威感覺自己方才的表現似乎有些丟了面子,張了張嘴想要喊住方孝玉,然而看到方孝玉的背影,阿威腦海之中閃過方孝玉那淡漠的目光不禁縮了縮脖子,終究是沒有喊住方孝玉。

    對于阿威,方孝玉一眼就認了出來,這位在原劇之中出場的機會可是不少的,九叔甚至都被阿威給關了起來,致使僵尸為禍,差點害了眾人。

    不過阿威也不算什么惡人,相較于那些兵痞之類的,至少阿威這保安隊長還算說的過去。

    九叔所在的義莊就在鎮子邊上,畢竟誰也不會將義莊這等晦氣的地方建在鎮子中心不是。

    只需要隨便找人打聽一下便可以尋到義莊的所在,穿過長街,方孝玉就看到了一座略顯破敗的院子。

    院子有明顯新近翻修的痕跡,方孝玉覺得不出意外的話,應該是九叔拿自己給他的那些銀錢做的。

    義莊乃是暫時存放尸體的地方,差不多一些大一些的鎮子都會建有類似的義莊。

    方孝玉遠遠的就看到兩道身影在義莊門口處比劃著拳腳,只是看了幾眼,方孝玉就微微搖了搖頭,這兩人拳腳功夫真的是不入流,怕是連三流都算不上。

    不過兩人身上都有著微弱的法力波動,不用多想,這兩人肯定就是九叔的弟子,文才、秋生。

    想到這么兩個家伙竟然排在自己之前,自己還要稱呼他們為師兄,方孝玉就有一種郁悶的感覺。

    不過很快方孝玉嘴角微微翹起,緩緩的向著秋生還有文才兩人走了過去。

    其實在方孝玉注意到兩人的時候,秋生和文才兩人何嘗不是在暗暗的打量方孝玉啊。

    方孝玉實在是太醒目了一些,加之義莊附近很少有人會來,方孝玉站在那里,如果說兩人都發現不了的話,怕是也不可能讓九叔將他們收為弟子了。

    這會兒方孝玉向著兩人走了過來,二人停下打斗,對視一眼,齊齊的向著方孝玉看了過來。

    方孝玉站在兩人面前,微微一笑道:“在下方孝玉,見過兩位。”

    “方孝玉?”

    “什么,你就是師傅所說的那個方孝玉嗎?”

    文才還有秋生顯然是聽九叔提及過方孝玉,二人面面相覷,一時之間難以相信的看著方孝玉。

    實在是這些時日九叔掛在嘴邊最多的就是方孝玉了,九叔回來當日,兩人就將義莊給搞的一團糟,差點放出了九叔鎮壓的惡鬼,于是兩人就慘了。

    方孝玉就是九叔拿來教訓兩人的對象,一口一個方孝玉如何,如何,只聽得兩人都膩了。

    這會兒兩人看到方孝玉,得知對方的身份之后,自然是一副苦大仇深的模樣。

    二人都不是那種心思陰沉之人,也沒有那么多的心機,所以兩人的心理完全就表現在臉上,一個個的苦大仇深的盯著方孝玉。

    秋生卡巴卡巴的捏著拳頭,將手掌握的嘎吱嘎吱的響,盯著方孝玉道:“方師弟是吧,師兄先考較一下你的修為。”

    一旁的文才也是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恨不得上前將方孝玉給暴揍一頓,也好出一出去這些時日積攢下來的那一口憋悶之氣。

    方孝玉沒有從兩人身上感受到什么惡意,看著兩人那副模樣不由的笑了起來。

    “哇啊啊啊,看招。”

    因為不知道方孝玉的具體深淺,不過只看方孝玉白白凈凈的模樣,看上去像書生多過像修行之人,秋生也怕傷了方孝玉,所以出手之前提醒了方孝玉一聲。

    微微點了點頭,方孝玉對于兩人的心性算是有所了解,這二人心思還算醇厚,不是那種玩弄心機之人。

    看著秋生打過來的拳頭,方孝玉不閃不避,只是緩緩抬手,在秋生驚愕的目光當中,死死的抓住了秋生的手。

    秋生只覺得自己的拳頭像是被一個巨大無比的鉗子給鉗制住了一般,一股股的痛意傳來。

    “哎呀,痛,痛,快松手啊。”

    文才見到秋生吃虧,連忙揮拳打了過來,不過文才和秋生一樣,兩人都不是什么高手,結果也就可想而知,方孝玉兩只手就制住了兩人。

    二人痛的呲牙咧嘴,方孝玉微微笑道:“兩位,咱們商量個事情如何?”

    秋生咬牙道:“什么事情,你就說,快放了我們,不然我們可就喊師傅出來了啊。”

    文才咧嘴道:“就是,就是,讓師傅看到你以下犯上,冒犯師兄,肯定不會讓你好過的。”

    方孝玉道:“我覺得吧,這師兄的位子其實應該換做我來做,你們說是不是這個道理呢。”

    好不容易多了個師弟,文才和秋生平日里就一直在爭執他們兩人誰是師兄,誰是師弟,現在好不容易自家師傅又收了一個弟子,兩人自然是不可能答應對方做自己的師兄啊。

    所以聽了方孝玉的話,文才還有秋生兩人腦袋就像是撥浪鼓一樣不停的搖晃起來。

    方孝玉這會兒已經松開了二人的手,二人正揉著拳頭,小心的盯著方孝玉。

    就見方孝玉手中兩枚金元寶碰撞在一起,發出響聲,兩人看了一眼頓時眼睛一亮。

    “金元寶?”

    咕嚕一聲,兩人盯著金元寶,咽了口水。

    或許他們并非是貪財之人,但是看到金元寶的時候還是本能的看直了眼睛。

    回過神來,秋生和文才對視一眼,咬牙道:“方師弟,你這是什么意思,不會以為拿金元寶就能夠收買我們吧,我們可是不會答應的……”

    方孝玉看著秋生那一副一本正經,但是又不住的看向金元寶的神色不禁微微一笑道:“哦,那如果再加上這個呢。”

    說著方孝玉取出兩柄桃木劍來,這兩柄桃木劍規格并不算太長,正是方孝玉在九叔離開之后,又有人獻上的桃木心煉制而成。

    既然來拜見九叔,方孝玉當然要考慮到文才還有秋生兩人,要知道文才與秋生可是跟隨九叔多年,他們之間的感情不是自己所能夠相比的。

    兩柄桃木劍而已,成本也不過是一萬兩白銀罷了,對于方孝玉而言真的算不得什么,可是對于秋生還有文才來說,兩柄桃木劍的誘惑力實在是太大了。

    兩人做夢都想有一柄像自己師傅那樣的桃木劍,只可惜百年桃木心那種東西不是隨隨便便就能夠遇到的,縱然是九叔也沒有能力幫他們兩人搞來。

    可是現在這位自家師傅收錄的便宜師弟竟然一下子拿出來兩柄桃木劍來,這么赤果果的誘惑讓兩人一下子就猶豫了起來。

    方孝玉嘴角掛著惡魔一般的笑意,充滿了誘惑的道:“只要你們喊我師兄的話,那么這桃木劍還有金元寶就當是我這做師兄的給兩位師弟的見面禮了。”

    言外之意就是如果兩人不肯的話,那么見面禮就不給了,還有向兩人討見面禮的意思。

    方孝玉的見面禮一出手就是金元寶還有桃木劍,這讓秋生還有文才心中別提多么的郁悶了,如果他們兩人堅持要做師兄的話,豈不是要拿出見面禮給方孝玉。

    關鍵他們也沒有什么有價值的東西拿來給方孝玉做見面禮啊。

    方孝玉手中的桃木劍就像是一個小惡魔一樣在誘惑著兩人。

    秋生一咬牙,拉著文才背過身去,低聲道:“文才,你說我們該怎么辦,那可是桃木劍啊,我老早都想擁有一柄了,現在只要喊他師兄就能夠得到……”

    文才扭捏道:“可是……可是我們才是先入門的啊,憑什么要喊他做師兄啊。”

    秋生在文才的腦袋之上拍了一下道:“師兄之位能者居之,咱們兩個都不是他對手,就算是讓他當師兄又如何,再說了,做師弟也有做師弟的好處不是,我看這位方孝玉可是財大氣粗的主,沒看那么珍貴的桃木劍一拿就是兩柄,還有金元寶……”

    方孝玉清楚的聽到兩人的對話,嘴角露出一絲笑意,果然不愧是秋生,生來具有那么點小狡詐,將憨厚的文才忽悠的團團轉。

    秋生轉過身來,嘿嘿一笑,向著方孝玉道:“是不是我們讓你做師兄,你就把桃木劍送給我們啊?”

    方孝玉一副義正言辭的模樣道:“那是自然,我成了你們師兄的話,做為師兄,自然是要給你們見面禮啊,這桃木劍還有金元寶就是我給你們準備的,就是不知道你們愿意不愿意接受呢。”

    “愿意,愿意。”

    文才雖然憨厚,可是并不傻,只看秋生的反應就知道秋生會做什么選擇,所以竟然在秋生沒有開口之前便向著方孝玉點頭答應。

    “文才見過方師兄。”

    方孝玉微微點了點頭,將一柄桃木劍遞給了文才,還有一枚金元寶。

    文才把一手金元寶,一手桃木劍,樂的眼睛都瞇了起來,抓著兩樣東西傻笑不已。

    秋生見狀不禁急了,連忙喊道:“方師兄,還有我呢。”

    就在方孝玉將桃木劍遞給秋生的時候,不遠處一道身影緩緩走來,不正是被任老爺請去商量事情的九叔嗎?

    【這一章為憨憨的漢子兄弟打賞一萬幣加更,求訂閱,打賞,月票】(未完待續。)( 電影世界大盜 http://www.sspmis.tw/0_495/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