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其他小說 > 羅馬尼亞雄鷹 > 正文 第417章 羅蘇沖突(九)
    在涅米洛夫,托琴克正在整理的行裝。

    睡袋、指南針、紗布、鐵鍬、襪子等野外所需要的工具,他都一一檢查好然后將其打包。做完這些后,他檢查一下自己的軍靴也沒有裂痕。做完這些后,他才滿意的收手了。

    對于目前的軍營里的生活,托琴克非常滿意。

    忘了說一句,托琴克是當地的烏克蘭人。沙俄時期,他被征召入軍隊,打過不少仗。不過在沙俄倒臺后,他厭倦了待在混亂的俄國軍隊,所以就回到了家鄉涅米洛夫生活。除了租種一小塊土地之外,他還經常在附近山林里打獵。小日子雖然說不上有滋有味,但還算是過得去。

    不過在羅烏合并后,當地政府在了解他以前是軍人出身后,就動員他加入羅馬尼亞軍隊。本來他一開始是不愿意的,畢竟才從戰爭擺脫,誰還愿意過上那種生死不由自己的生活。

    不過隨后給出的條件,讓托琴克心動了。只要他加入軍隊,給予他中士軍銜,并且還有每月72列伊的薪水,這對于有些赤貧的托琴克而言已經算不錯了。

    所以在當地政府在找了他三次之后,他答應了再次入伍,不過這次是加入了羅馬尼亞軍隊。

    而在此期間西烏克蘭地區,羅馬尼亞一共征召了一萬多人加入軍隊,他們被分成五個新兵團分別在利沃夫、文尼察、烏曼、敖德薩、卡緬涅茨進行新兵訓練。在這里他們必須學會簡單的羅馬尼亞語,以便于將來進入部隊后不利于交流。

    這也是埃德爾借鑒后世祖國的經驗。像是現在歐洲完全各族組建單一部隊的做法,完全是不可行的。這是在為那些分裂勢力培養兵員。

    至于托琴克就和新兵不同了。他并沒有加入新兵團,而是直接加入作戰部隊中。并且在加入軍隊后立刻擔任了班長,手下管著十來號士兵。

    這次他們排分到巡視山林的任務,所以托琴克將自己獵人時的習慣都帶出來。為了以防萬一,什么都要準備好。

    在一切準備完成后,托琴克查看了一下自己士兵的準備工作。

    結果讓他滿意,大家都將各種準備工作完成的很好。畢竟有他這個做帶頭的班長,士兵們怎么可能不跟著學。

    “好了我們出發,排長估計都在等著我們了。”

    在托琴克的帶領下,士兵們背上自己的背包排成一列跟著他一起向外面走去。

    “托琴克,就等你們三班了。”

    看到他們出現后,排長早已等候在這里其他士兵說道。“出發。”

    于是托琴克帶著士兵,跟在隊伍里向山林走去。

    一行人穿著防滑的軍靴爬山涉水,行走在被積雪覆蓋的山林里。光禿禿的樹木,難尋蹤跡的動物,冬日的山林就是那么的荒涼。而他們背負沉重的物品,在林間艱難的前行,每個人都累的滿頭大汗。

    “前面有一個哨所,我們可以在那里借宿一晚。”

    排長指著前面一片山梁,對自己士兵打著氣。

    果然聽到可以有房屋休息一晚后,一行人加快了腳步。一開始隱顯隱露的木制哨塔尖,隨著他們的腳步,越發的顯露出來。

    “你們看,這不是快到了么?”

    排長繼續給自己士兵打著氣。

    而越走進哨塔,托琴克越覺得心跳的慌,仿佛在哨塔處有什么不好的東西在等著他。

    在接近五百米時,哨塔周圍散落的烏鴉引起了他的注意。打獵經歷讓他立刻感到事情不對勁。

    “等一等。”

    被托琴克拉住的排長,轉身問道:“托琴克,怎么了?”

    托琴克語出驚人的說道:“你看看哨所周圍的鳥,這些都是烏鴉。”

    烏鴉?

    烏鴉怎么了?

    還沒反應過來的排長,有些蒙圈的看著托琴克。

    看到排長還是不明白,托琴克直接說道:“排長,在冬天烏鴉也不容易找到食物,如果有尸體他們一定第一個趕到。我之前打獵的時候,如果發現前方有烏鴉,一定第一時間趕過去看。”

    這下排長明白過來,哨所出了問題。只不過他明白的有些晚了。

    “啪、啪、啪”

    連續幾聲槍響,讓排長身上起了好幾個血花。

    而在聽到槍響的同時,托琴克感到頭皮一麻,自己的帽子也是不翼而飛。只感到自己頭頂又麻又冷,一摸還帶著血跡。

    “敵襲,隱蔽。”

    副排長大吼一聲,率先尋找到一塊石頭后躲了起來。而其他羅馬尼亞士兵也連忙各自找掩體,準備反擊。

    其中托琴克看到到一塊小洼地,一個翻滾躲到了里面。這時候他才發現自己運氣真好,除了頭皮被檫傷,沒有任何其他傷痕。其實這也不算他運氣好,而是身邊的排長吸引太多了火力。

    這時候就能看出羅馬尼亞士兵的訓練能力。

    “嗒~嗒~嗒”

    在各自躲好后,羅馬尼亞士兵都各自拿出自己的武器開始反擊。排里唯一的一挺麥德森機槍,也開始向襲擊者開火。

    一時間雙方隔著兩三百米的距離開始對射。

    而這時候一陣俄語傳來,能聽懂這些話的托琴克用才學會不久的羅馬尼亞,大聲的對自己戰友說道:“是俄國人,他們要沖鋒了。”

    果然隨著他話音落下,一大波蘇俄士兵從山梁上沖了下來。托琴克初略的一看,這是一個連的蘇俄士兵。

    被他提醒過的戰友這時候射擊的更加快了,甚至有人不顧自己安危直起身瞄著敵人射擊。

    盡管羅馬尼亞士兵猛烈的射擊,但是短短兩三百米的距離一分鐘不到就跑到了。所以在打過幾輪子彈后,兩方的戰士立刻混戰在了一起。

    托琴克也對上了一個蘇俄士兵。

    “殺”

    蘇俄士兵舉起自己掛上刺刀的步槍,一個箭步向他刺去。

    而對俄國戰斗技能了然于心的托琴克,在明晃晃刺刀要到跟前的時候,一個側身讓過了刺刀。他不等敵人收回,一個槍托砸在對手臉上。遭到重擊的對手,立刻不由自主的放開步槍捂住了臉。這時候,托琴克反手一個突刺解決掉對手。

    和托琴克有些輕描淡寫解決對手不同,羅馬尼亞士兵因為不熟悉俄國的作戰方式,不少都陷入苦戰。

    “一起死吧。”

    一名深受重傷的羅馬尼亞士兵,撤掉手榴彈的引線,飛身撲向敵人。

    羅馬尼亞士兵他們利用多年來的訓練和血性,還是一點一點的在扳回局勢。漸漸的,還只站在這片土地上的士兵少了許多。

    最后蘇俄士兵因為巨大的傷亡,所剩余的十多名士兵敗退了回去。而羅馬尼亞士兵還能喘氣的也不過兩手之數。而且他們人人帶傷,就連托琴克也在肩膀上受傷了。當時他和一名兇狠的敵人戰斗,最終以肩膀為代價拿下對手。

    “托琴克,你過來一下。”

    身負重傷的副排長叫著他。

    “什么事?”

    托琴克走到他面前看到,副排長大腿、腹壁和腰間多出受傷。

    副排長看到托琴克后,拉著他的手說道:“因為你是對這里這里熟悉,所以現在你必須將我們遭到襲擊的消息傳回涅米洛夫。”

    托琴克也是經歷過戰爭的老兵,所以他沒有繼續說什么婆婆媽媽的話,直接點頭回答:“我這就走。”

    “去吧。”

    托琴克隨手撿了一頂不知道是誰的帽子,從排長身上拿著他的手槍就離開。

    他知道自己戰友已經回不去,從一個連的蘇俄士兵都摸到離涅米洛夫一天的路程來看,這次蘇俄所圖不小。自己必須趕回去報信。

    看到托琴克逐漸遠去的身影,副排長叫來剩下士兵;“你們誰來說個笑話吧,我現在想聽聽。”( 羅馬尼亞雄鷹 http://www.sspmis.tw/10_1050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