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玄幻小說 > 提前登陸種田游戲 > 正文 第279章 大使的第二人格
    殘陽西下,陽光照到地面上,血色的液體反射陽光的光芒,極為耀眼。

    老鷹在天空盤旋,飛累了向南邊滑翔,和另一個老鷹接替盤旋監視的工作。

    新的老鷹飛上天空,鷹眼下是大片崩裂的土地,整塊營地像被碎片隕石群擊中的模樣,中央有深深凹陷的土坑,崩裂的裂縫一道接一接。

    大量的牛頭人倒在血伯中,獅兵們橫尸血池,帳篷崩塌,沒有一處是完好的景象。

    聽聞這兒打了兩小時,小型地震產生了四次,之后是很小聲的地動。

    獅人也連吼四次左右,之后吼聲變小。

    兩邊說不上誰贏誰勝,獅心國的大糧倉毀了,兩萬人只剩下五千傷員,集體往北撤回白銀城,不料半路遇見貓族獸人。

    經過明日城慘無人道的刺殺,獅心國只有一千多人沖出重圍,回到白銀城。

    牛頭國的奴隸軍還剩下四千人,正規軍還剩下三千人,損失也非常慘重,他們東撤回營地養傷,沒有受到貓耳獸人的埋伏,一路無事。

    老鷹眨了眨眼,將血色的場景映入眼中,看了一小時左右,滑翔回城。

    次日,艾倫站在空地上檢查士兵們的受傷狀況,涂用兔族人制作的草藥后,大家的傷勢好了大半。

    這一戰役,明日城是最終受益者,死亡數零,傷者八百零一。

    這八百零一數字來自那場慘無人道的刺殺行動。

    當時獅族人全體受傷,士氣低迷到極點,心情郁悶到極致。

    看見貓族人出現,獅族人絕望了。

    反正沒活路了,他們還有什么好害怕的呢,獅族人的心態由極致的絕望轉為憤怒,發狂,像瘋子一樣追著貓族人猛打,喊破喉嚨,以命換命,想在臨死前拉個下水。

    當時艾倫也參戰了,用豐富的帶隊經驗判斷出局勢不妙,立馬命受傷的貓族人后退,埋伏戰變成游擊包圍戰,慢慢消耗他們的體力,把人殺死。

    “艾倫大人,艾倫大人,牛頭國大使又來了。”

    獸人們小聲的呼喚將艾倫的思緒拉回現實,定了定神,讓獸人打開城門。

    等城門打開之際,艾倫小聲說道:“獅心國已經廢了,不足為懼,我們接下來的只剩下牛頭國沒打。”

    “那我們還開城門迎接大使干嘛?”伊凡不理解。

    “因為他可以成為內奸。”艾倫輕笑,神態自然輕松。

    “內奸?”伊凡撓撓頭。

    等到城門大開,兩米高的牛頭族人站在城門口,臉上掛著溫和的笑容,向艾倫低頭彎腰,“艾倫大人,我又來了,這次牛頭總將想邀請您談一談追擊獅心國的事情。”

    伊凡在艾倫身邊暗中觀察牛頭大使的表情,發現對方的表情很誠懇,同時又非常敬畏艾倫。

    牛頭族眼里的傲慢去哪了?

    伊凡感到不能理解,牛頭國大使代表的是一國之使,國家的地位比一座城綁大得多,大使不應該擺出卑謙的態度。

    除非他……伊凡悄悄地看向軍隊里的獅人們,那些前圣殿騎士曾經是獅心國最忠實的勇士,現在已經投入明日城的懷抱,視死如歸,為艾倫而戰。

    “果然是發現了艾倫大人的魅力么,連大使也不例外。”伊凡在心里攤手,腦補出合適的解釋。

    這回艾倫邀請到城頭上談事情,兩人一邊感受冬日的涼風,一邊談論牛頭國的風土人情。

    牛頭國大使因為戰爭關系,之前來拜訪四次,每一次都被艾倫暗中催眠,不過催眠力度不大。

    這一回艾倫加大催眠力度,將大使心里的“種子”催生,茁壯成長,變成一顆小樹苗。

    如果想讓它成長到不可動搖的大樹,還得需要柔和的環境以及長期的暗中催眠,就像品德培訓班那樣。

    大使身在牛頭國大營,自然不可能上什么思想品德課,談了兩小時后準備離開。

    在離開前,艾倫把大使拉到帳篷里,交給他一件大當量的炸藥包,以及一份火雷管。

    此時的大使已經被深度催眠,潛意識正在快速學習如何使用炸藥包。

    花一分鐘時間教完后,艾倫用催眠術將崇拜艾倫的性格封印起來,設定成第二人格。

    等大使回去埋下炸藥包,第二人格自動封印,不會露馬腳,言行也不會有崇拜明日城的傾向。

    艾倫設定人格開關為鴿子的眼睛,等到信鴿出現到大使身前時,就是總進攻的信號,大使的第二人格即刻啟動,送敵將上天。

    “如果你看見鴿子的紅眼睛,幫我做一件事……”艾倫拍拍大使的肩膀,笑著送行。

    “好的。”大使欣然答應。

    出了明日城,大使身邊多了一只馬車,馬車運輸白米糧食以及十罐蒸餾白酒,美其名曰“上貢”。

    大使坐上馬車,匆匆離去,艾倫返回城墻內,召集伊凡等作戰軍官,召開軍事會議。

    軍事會議圍繞牛頭人的撼地特點而談,艾倫全面分析撼地的特點,時間間隔,以及牛頭人的特點,閉口不談內奸攜帶炸藥包的事情。

    這件事需要保密,免得人多嘴雜傳到牛頭國那邊,盡管這份機率不大,艾倫可不敢賭。

    另一邊。

    牛頭人大使憑著高貴的身份安然無恙返回營地,衛兵們把注意力都投到那輛裝滿糧食的運輸車上,沒有人注意他。

    他暗中找了一個合適的地點,把炸藥包和雷管藏起來。

    藏好東西后,他前往牛頭總將的帳篷報告這次的收獲,漸漸忘了這件炸藥包,人格回歸傾向牛頭國的性格。

    牛頭人總將聽到明日城開始上貢,忍不住哈哈大笑:“明日城還是很上道的,今天得知我們打贏獅心國就開始上貢了。”

    “那我們什么時候進攻明日城呢?”大使順勢問道。

    “先養傷吧,不急,反正明日城跑不了,不急這幾天。”總將搖頭,他沒有被熱血沖昏頭腦,明日城雖弱,但不急一時。

    就這樣,牛頭國迎來安靜的養傷期,獅心國陷入悲痛期,明日城繼續悶聲種田的節奏。

    森林里,鳥類動物來往頻率提高,密切監視牛頭國的動向。

    明日城的軍工廠已開始點蠟燭,連夜倒班工作,趕制子彈,研磨火藥。

    化學實驗室也在努力制作雷酸汞等物,獸人們都不希望自己的國家戰敗。( 提前登陸種田游戲 http://www.sspmis.tw/11_11557/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