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都市小說 > 我真沒想出名啊 > 第兩百八十八章 這家咖啡廳其實是她的!(第三更四千字!)
    衛生間里,楊素素洗了一把臉,然后她看了看衛生間鏡子前的自己以后微微恢復了正常。

    她其實是一個感性的人,讀書的時候也是一個心思細膩的文學少女。

    當然在參加工作以后,她明白很多東西都不能隨著性子來。

    比如,當出版總編就要有一個總編的樣子。

    平日里她一直都是很冷靜,不管再精彩的書她都會保持著冷靜看完,然后冷靜地和作者談出版買斷的事情。

    這是她的職責。

    可是,今天她發現看了這本《悟空傳》并且聽完這首詩以后,她發現自己有些控制不住那種情緒了。

    這是一本好書,同時這是一首好詩。

    這首好詩短短的幾百字內就勾勒出了一副異常美好同時異常浪漫的畫面。

    她承認自己有些沉浸于這種畫面中了。

    這種狀態很不好。

    她畢竟是過來談工作而不是聊詩和聊小說的。

    于是,她選擇到衛生間里冷靜了一下。

    她不能帶著這種狀態聊小說。

    等到感覺自己完全冷靜下來思路又恢復了之前以后,她又繼續回到包廂內,準備跟陸遠聊一些小說的事情了。

    “抱歉,陸總,我們開始可以開始聊小說的事情了嗎?”

    “嗯,可以了。”

    “好,陸總,我非常欣賞你的這部小說,同樣非常欣賞你的這首詩,來之前,我已經準備好了一個買斷價格了,我希望……”

    “楊總編,抱歉,我能插一句嘴嗎?我想將我的想法跟你說。”

    “請說。”楊素素點點頭。

    “我這本小說并不接受買斷……我這邊擬了一份合作合同……”

    “你要讓我們簽你的合同?”當楊素素看到陸遠拿出合同以后,她就愣了。

    她從來都沒有碰到過這樣的事情。

    這主動權怎么瞬間就到他那里了?

    “是的,包括簽的歌,包括其他方面的合同我基本上都是用自己的,所以,我的意思這本書也要簽我們自己的合同。”陸遠認真地點點頭,隨后將合同遞給楊素素。

    楊素素默默接過合同,然后看到合同上面的分成比例以后皺了皺眉。

    這份合同雖然不算霸王合同,但合同里面的條款包括分成比例都是一線作家的分成,同時只授權了出版版權,其他版權都留在自己手中。

    “陸總……”

    “嗯?”

    “你的合同要求太高了。”楊素素將合同遞給陸遠“你想轉分成我們是能接受的,但是百分之三十五的版稅分成有些過分,我們一般都是給予作者百分之二十到百分之二十五之間,除非是出版社特邀的特約作者……”楊素素看著陸遠搖搖頭。

    “哦,楊總編,那依你的意思,這本書《悟空傳》多少分成呢?”

    “既然陸總這么直截了當問了,那么我也認真回答了,一線明星出版書有粉絲加成,出版社一般都會給予百分之二十三的分成,陸總您在娛樂圈里人氣自然比一般一線的人氣要旺,可以在百分之二十五,這是我的底線。”楊素素盯著陸遠的眼睛。

    眼睛是心靈窗戶,一般人心中在想什么多多少少都能從眼神之中透露出來的。

    “哦,那百分之三十五是不可能的了?”陸遠并沒有說其他的,而是看著楊素素。

    “嗯,不可能的,我們華夏出版社不可能,就算其他的出版社也不可能……”楊素素在看到陸遠眼神之中詢問的目光后便搖搖頭露出了一個淡淡的笑容。

    她覺得自己掌控住主動權了。

    “哦……好吧,我明白了。”陸遠認真地點了點頭,然后看了看墻上的時間“那個……楊總編,能把合同給我嗎?”

    “嗯?”楊素素雖然有些奇怪為什么陸遠突然要收回合同,但還是給陸遠了。

    “哦,楊總編,很高興能和你聊天,和你聊天很愉快,希望我們以后是朋友,抱歉,我劇組那邊有些事情,你懂的,畢竟我的《土拔鼠》也很趕……”陸遠伸出手,臉上露出燦爛的笑容。

    “什么?”楊素素下意識也站了起來。

    她被陸遠突如其來的表情給整懵了。

    陸遠要干什么?

    這怎么聽著有點趕人的意思?

    吳婷婷也錯愕。

    自家陸總做什么?

    不是說早點把合同給搞定嗎,你口中的搞定就是這個意思?

    “額……楊總編,那個,我這個人性子比較直,有時候不懂的變通,請原諒我的耿直,昨天我聽矜雪說你比較忙,平日里并沒有什么時間是百忙之中抽出時間來見我的,我很感動,所以我剛才仔細想了想,既然你比較忙,而我也正好有事,那么我們還不如省下時間早點忙自己的活,你說是這個道理吧?咳,抱歉呀,我這人的確性子比較直,情商也比較低,如果你覺得我說得不舒服的話請別往心里去,我其實是沒有惡意的……我其實就是一實在人……”陸遠看著楊素素茫然的表情以后頓時露出了招牌的憨笑,盡量讓自己的聲音變得人畜無害。

    “……”楊素素看到陸遠這副模樣以后,她突然不知道該說什么了。

    她剛才已經想好怎么應對陸遠的談價了,甚至,陸遠如果跟她聊價格的話,她就跟陸遠聊一些出版行業的一些近況,還有里面形勢的危峻……

    可是……

    這人……

    這人完全沒有要跟自己聊價格的意思?

    這人……

    “服務員,買單……這兩杯咖啡記在我賬上吧……”陸遠似乎并不在意楊素素的錯愕,叫起了服務員。

    “好的陸總。”先前那位少女走了過來,點點頭露出了一副了然的神情。

    “那,楊總編……我們就暫時到此為止了?”

    “陸總,你不打算出版這本書了嗎?”楊素素深深吸了口氣。

    這人到底是什么意思?

    怎么完全看不懂他了?

    “出啊。”

    “那你……”楊素素

    “楊總編,我們覺得我們已經完全沒有任何談的必要了,你無法接受我們的百分之三十五的分成,我們也不可能降下分成條件,這樣下去我們只會在這里扯其他東西,最終結局只能是僵住,甚至要僵持一下午,所以我覺得吧我們沒必要浪費這些時間,畢竟我們大家都挺忙的不是嗎?對了,吳婷婷,之前不是湘南少兒出版社要準備和我們聊嗎?”

    “是的陸總。”

    “哦,好,明天約的時候先跟他們說我們條件吧。”

    “是。”吳婷婷站在一旁已經不知道如何形容自己的心情了。

    陸遠的反應出乎了她的預料。

    吳婷婷本來以為陸遠遇到這樣的大美女會直接把持不住底線,可是沒想到……

    這妥妥的一副單身一萬年鋼鐵直男樣子啊!

    這……

    這王總還擔心什么?

    咱的陸總……

    這誰能降服得了?

    “陸總,我覺得我們有繼續坐下來聊的必要。”楊素素看著陸遠一副要走,完全沒有任何拖泥帶水的模樣以后終于心中嘆了口氣。

    盡管很不想承認,但陸遠確實已經抓住他們的命脈了。

    湘南少兒出版社是他們華夏出版社的死對頭。

    兩家出版社已經競爭了好幾年,最近華夏出版社一直被湘南少兒出版社壓著打。

    《悟空傳》以她的眼光來看如果真的賣給湘南出版社的話,那肯定自己這一方要繼續在被壓一頭的。

    畢竟這《悟空傳》確實是一本不可多得的好書。

    “嗯?”陸遠看著楊素素。

    “分成我們可以考慮,但合同上面還有一些條款,我覺得需要修改,比如一些版權方面我希望能夠買斷……”

    “抱歉,楊總編,這份合同我一個字都不會改的……”陸遠搖搖頭。

    “這……”

    “楊總編,我們有我們的優勢,當然,你們也有你們的優勢,合作方面我覺得我們是相對的,而且我真是爽快人,我們見面已經五十三分鐘了……其實,我真的很真誠想與你們出版社合作的,哦,我看錯了,是五十四分鐘了……”陸遠依舊沒有坐下來的意思,反而時不時盯著墻上的鐘。

    “陸總,你不要這么急,談出版不是這樣談的,得慢慢來……”楊素素面對陸遠是完全沒辦法了。

    如果她沒有看《悟空傳》的話,她現在立馬拂袖離開了。

    但是,她看了《悟空傳》同時她很喜歡這部小說,甚至出版的計劃在腦海中都已經談好了。

    “楊總編,你知道的,兩點鐘左右我的劇組就要繼續拍戲了,我和導演多請了半小時的假,現在都已經超了二十四分……哦,二十五分鐘了,再遲下去的話,導演得罵人,我不能不守信用……”

    “陸總……那你晚上有空嗎?”楊素素是徹底無語了。

    陸遠的卑劣謊話實在是讓她無法形容自己的心情。

    導演罵人?

    導演不是聽你的嗎?

    這整個劇組都是你公司下面的,你想遲到會有人敢說半句嗎?

    導演估計還得小心伺候著你,怕你罵他呢!

    “晚上,晚上本來有空的,但是晚上約了“遠程”游戲公司的老總大劉聊游戲了,額,矜雪不是說你晚上沒空嗎?”陸遠說著說著就突然覺得不對。

    “我晚上有空,要不晚上我們再聊聊?”看到陸遠錯愕的表情以后,楊素素突然有些恍然。

    緊接著她看了看咖啡廳的裝修風格……

    然后……

    她突然懂了!

    原來……

    “楊總編,不聊了,我說了,合同一個字都不會改,每個人都有自己的底線,我也有自己的底線,我不能因為想出版就放棄自己底線不是?我不能這樣做……”陸遠不斷搖頭:“啊,一個小時了,抱歉,吳婷婷,咱們走吧……”

    “陸總……你先別走,我簽合同!”碰到這么一個人楊素素是完全沒辦法了,她終于搖了搖頭。

    這人就不按常理出牌尼瑪就是一個十足硬氣的鋼鐵直男。

    我一個大美女在你面前就一副很嫌棄的樣子是幾個意思?

    王矜雪怎么找了這么一個……

    鋼鐵超人啊!

    “哦,吳婷婷,你把合同給楊主編,服務員,你好,你們老板在嗎?我強烈要求你們把這個房間的裝修給改回來,貼了我這么多照片,看起來不舒服,而且我也不要什么專屬房間……”陸遠不是嫌棄楊素素,他是嫌棄自己的房間。

    尼瑪,房間里到處都是自己照片……

    這實在是有種見鬼感。

    “陸哥,我們老板沒在這里,陸哥,你……你沒有我們老板的電話號碼嗎?”少女看到陸遠說這句話時候很的表情就很奇怪。

    不但少女感覺奇怪,就連楊素素的表情也變得怪異了。

    本來是被陸遠整得毫無任何辦法,很無奈的。

    但是現在……

    她卻有些憋著的感覺。

    “我又不認識你們老板,我哪里來的電話號碼?”

    “你認識的其實……”少女怯生生地看著陸遠。

    “我認識?”陸遠奇怪“我怎么不知道……”

    “是的,認識,而且很熟。”

    “你們老板是誰?”

    “我們老板是……”

    “他們老板是王矜雪……”楊素素終于忍不住了:“陸總,你不會到現在還不知道吧?”

    “什么!王矜雪?”陸遠聽到這個消息以后頓時呆立當場。

    這一刻,如遭雷擊一樣。

    “是啊,難道矜雪姐沒有和你說嗎?”少女微微低頭,似乎有些尷尬。

    “這……那她之前來的時候,你們為什么不叫她老板或者老板娘?”

    “這,她一向來都不喜歡我們這么叫啊……”

    “……”

    “吳婷婷,楊總編,失陪一下我去打個電話,合同你們先簽……”

    陸遠閉上了眼睛,隨后拿著手機在所有人的目光下來到角落里撥通了王矜雪的號碼。

    他有一種被欺騙感覺。

    這人!

    瞞得我好深啊!

    ………………………………

    杭城。

    王矜雪在科技園區正在看房子,當看到電話以后頓時心中微微泛起了漣漪。

    是陸遠打來的。

    陸遠很少主動給她打電話。

    特別是白天……

    她現在應該跟楊素素在聊小說吧?

    這個時候打電話過來做什么呢?

    王矜雪很奇怪。

    “喂?”

    “王矜雪……”

    ““遇見你”咖啡廳是你開的?”

    “嗯?是的怎么了?”

    “那你之前怎么沒說?”

    “你沒問啊……”

    “好……你不能拿我照片胡亂裝修包廂吧?”

    “這……之前這也問過你了呀,你說隨便用……只要給你肖像費用就好了,而且我裝修的也是你的專屬包廂呀……”王矜雪聽到陸遠興沖沖的聲音以后,頓時有些緊張了起來。

    她聽出了陸遠聲音之中的不滿。

    她下意識解釋了起來。

    “這不重要,對了,你……之前我花了三千塊辦了一張vip卡能退嗎?如果不能退你好歹也升級個白金卡吧?這咖啡廳的咖啡賣得這么貴……我還在咖啡廳里請了別人喝了這么多咖啡,以后估摸著會消費更多,所以你不能宰熟人啊……”

    “……”王矜雪突然感覺到眼前千萬頭草泥馬碾壓而過。

    甚至是天旋地轉……

    她……

    感覺自己在風中凌亂了…

    這人!

    混賬到沒救的地步了。( 我真沒想出名啊 http://www.sspmis.tw/14_14333/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