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鄉村小說 > 石榴裙下的溫柔 > 第100章 難眠之夜
    “你老實點,再不說可就沒機會了。&lt;a href=&quot;<a href="http://www.XiangcunXiaoshuo.Org&quot;" target="_blank">http://www.XiangcunXiaoshuo.Org&quot;</a> target=&quot;_blank&quot;&gt;<a href="http://www.XiangcunXiaoshuo.Org&lt;/a&gt;" target="_blank">www.XiangcunXiaoshuo.Org&lt;/a&gt;</a> 鄉村小說網”

    粱芙兒第一次進這種地方,加上緊張,嚇得更不敢說話了。

    女警察提示她,“說說你今晚上的事。”

    粱芙兒深呼了一口冷氣,待恐懼感緩和過來后她才把事情的經過原原本本地講述了一遍。她只是把在地下賭場里的經過說了,在講述的過程中她也掩飾了很多事情。比如柳小月涉嫌賭博的事情和王財涉嫌強暴自己的事情。她不敢給自己再制造麻煩,現在她最想做的事就是趕緊離開這個鬼地方。

    女警察把粱芙兒說的事情都記錄了下來,“還有呢?”

    粱芙兒搖搖頭,“就這些,沒了,請問我可以走了嗎?”

    “你涉嫌賭博和賣淫……”

    “什么?”粱芙兒騰身而起,這個罪名她哪能承受,“這是哪跟哪,我怎么涉嫌賭博和賣淫了,我吃飽了沒事干啊。”她忽地沖動起來,滿臉憤怒。

    “坦白從寬……”女警察提醒梁芙兒。

    “我真的沒有參與賭博,更沒有參與賣淫,你們搞錯了,你們確實冤枉我了。”梁芙兒為自己辯解,如果她不再辯解,恐怕這罪就莫名其妙地扣在了自己頭上。

    女警察不像那個男警察,她比較沉穩,不急不躁地說:“那你衣服被扯碎了,怎么解釋?你總不會說是自己撕的吧?”

    梁芙兒只好老實交代了,“我是受害者,我上了朋友的當,本來他們幾個湊在一起玩的,結果誰想到那個王老板企圖對我……”

    “行了。”女警察打斷她的話,“后來你朋友哪去了?”

    “她說出去接個電話,出去后就再也沒有回來。對了,報警的那個人是不是個女的?”

    “是。”

    “沒準就是我朋友報的警。好了,請問我現在可以走了嗎?”梁芙兒迫切想回去,此時已經凌晨一點多了。“我再重申一遍,我真的沒有參與任何事。”

    男警察看了看時間,沖女警察說:“看她樣子,應該真的沒參與,索性讓她寫個檢查,然后讓她走得了。”

    “好吧。”

    “以后少往那種地方去,知道么?”男警察對梁芙兒說。

    “嗯。”

    男警察沒再說什么就離開了辦公室。

    女警察給梁芙兒準備了紙和筆,“寫吧。”

    梁芙兒猶如一個罪犯,心緒凝重地寫了一份類似檢討的東西。走出派出所后,她心中壓抑著的情緒徹底發泄了出來,她沖著沒人的街道大喊了兩聲,聲音穿越頭頂,穿越漆黑的夜空,一直穿向更為遙遠的蒼穹。

    回去的路上,梁芙兒始終感覺如同夢游,一切的一切都仿佛一個夢。

    今晚,注定是一個難眠之夜。躺在床上,她不敢回憶,也不敢想象,準確地說她選擇了逃避現實。淡淡的陰影中,她尋求著逃避,尋求著忘卻。

    空虛和空洞占據了她所有的思想。

    從未有過的孤獨感。梁芙兒一個人,靜靜地閉上眼睛,她感受到了一種精神上的孤獨和生活上的寂寞。

    時間,生活,現實讓她沉淪。( 石榴裙下的溫柔 http://www.sspmis.tw/14_14946/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