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一五二章 傳染
    宋先生今日的態度與前幾日判若兩人,楊寧不用多問,就知道唐諾上次的藥粉定是起了作用。

    “宋先生不必如此。”唐諾依舊是平靜如常,“那孩子沒事了?”

    “豈止沒事,恢復的完好如初,根本看不出被滾油燙過。”宋先生豎起大拇指,贊嘆道:“唐姑娘,這次老朽是真的大開眼界了。”

    “宋先生,現在知道什么叫做高人了吧?”楊寧哈哈一笑,“我給你找了這樣一個助手,你覺得如何?”

    “不敢不敢。”宋先生立刻道:“侯爺,唐姑娘妙手回春,不是我能相提并論。”嘆了口氣,道:“我年事已高,其實.....其實有些時候也太過自以為是,還請侯爺準許我辭去差事,這里......!”

    “宋先生,你可別誤會。”楊寧立刻道:“你以為我讓唐姑娘到這里,是為了替代你?實話和你說,唐姑娘哪天走我也不知道,她只是暫時在這里熟悉一下,也許哪天就自己開設醫館了。”

    “哦?”宋先生一愣,隨即道:“唐姑娘醫術高明,侯爺,恕我說句不中聽的話,咱們這家小廟,還真顯不出唐姑娘的高明。”

    唐諾搖頭道:“京城人口眾多,我只是希望能多看看,能夠學到更多的醫術。”

    宋先生道:“唐姑娘,你既然是個中高手,自然也知道,醫術這一行,也是分宗立派的。”頓了頓,才問道:“唐姑娘可參加過杏林會?”

    “杏林會?”

    宋先生看唐諾表情,便知道唐諾對此并不了解,笑著解釋道:“杏林會是每隔三年舉行的醫術大會,開辦之地就是在京城。負責舉辦杏林會的是太醫院,由太醫院的院使大人親自主持,天下名醫妙手俱都會齊聚京城,互相交流......其實說到底,最后還是比拼醫術,公推醫術最好的三人,院使大人都會將他們招進太醫院當差。”感慨道:“能夠進入太醫院,自然是光耀門楣的榮耀之事。”

    唐諾淡淡道:“學習醫術,只是為了救人,與光耀門楣有何干系?”

    宋先生一怔,想不到唐諾說話如此直率,有些尷尬,只能笑道:“唐姑娘淡泊名利,自然不在乎這些的。老朽的意思是,唐姑娘如果想要學習更多的醫術,杏林會倒是個很好的機會。”

    “杏林會誰都可以參加?”楊寧問道。

    宋先生道:“只要是杏林中人,不分男女老幼,俱都可以參會。是了,等到明年二月開春時候,就會舉辦杏林會,也沒有多久了。”

    楊寧笑道:“唐姑娘,這倒是個好機會。”

    唐諾不置可否,卻是問道:“你可想好名字?”

    楊寧立刻明白,笑道:“我想來想去,能不能叫回春散?”

    “回春散?”唐諾想了一下,才道:“這名字比之前的要好一些。”從身上取了一張折疊好的紙遞過來,“這是配方,如何使用,你自己去想。”

    楊寧倒想不到唐諾如此痛快,接了過來,打開看了一眼,也看不懂,先收好,才向宋先生問道:“宋先生,你說這回春散會不會大受歡迎?”

    宋先生立刻道:“侯爺,不是我奉承,只要真的擺上藥柜,我只怕到時候是供不應求。”

    楊寧哈哈笑道:“如此甚好,這回春散,咱們可要好好研究研究。”

    便在此時,卻聽到隱隱有吵鬧之聲傳來,楊寧忍不住出門,循聲瞧過去,只見到東邊不遠處正零零散散圍住一群人,似乎正在爭執什么。

    楊寧心下好奇,徑自走過去,卻見到這邊也是一家藥鋪,喚作濟世堂,門前正有幾人推搡著。

    邊上圍了十來個閑人,指指點點,三四個伙計模樣的家伙正推搡著一名破衣爛衫的乞丐,那乞丐口中叫嚷著什么。

    楊寧擠上前去,看到在門前地上亦躺著一名破衣爛衫的叫花子,蓬頭垢面,一動不動,此時已經聽到一名伙計一根手指指著被推搡的叫花子喝罵道:“你要再在這里胡鬧,可別怪我們手狠,快滾。”

    那叫花子乞求道:“他快要死了,你們這里是藥鋪,有大夫,求求你們行行好,救一救他,我一定會將診金送過來。”

    “休要廢話。”伙計罵道:“你們這種游手好閑的東西我們見多了,是死是活,與我們何干?”轉身尋了一根棍子出來,握在手中,罵道:“你滾不滾?再不滾,老子可真動手了?”

    那叫花子依舊道:“你們相信我,我一定會想辦法弄到銀子,你們再不救他,他真的要死了。”

    “弄到銀子?”那伙計冷笑道:“去偷去搶?”揮起木棍,照著叫花子便打下來。

    叫花子雙手抱住頭,那伙計棍子尚未打落,楊寧已經沉聲喝道:“住手!”

    他中氣甚足,眾人都被聲音吸引過來,幾名伙計也瞧過來,那手拿木棍的伙計看到楊寧穿著講究,倒也不敢得罪,只是問道:“這位.....這位少爺想做什么?”

    楊寧上前去,皺眉道:“有話就好好說,干嘛動手打人?你們這么多人,就欺負他一人?”

    “少爺有所不知,這一大早剛開門,這狗東西就堵在門口,非要咱們給他看病。”那伙計解釋道:“我們不答應,他還要往屋里硬闖,這種人自然不能對他客氣。”

    “既然是病人,為何不給瞧病?”楊寧此時才發現,那躺在地上的乞丐年過四旬,身形瘦弱,此時躺在地上并不動彈,他滿是污漬的臉上,竟然布滿了紅斑,如同銅錢般大小,血紅一片,有幾處紅斑已經腫起,泛起水泡,十分可怖。

    伙計冷笑道:“他們身無分文,如何給他們瞧病?”

    “你們這里叫濟世堂,濟世為懷,怎地沒有一點憐憫之心?”楊寧皺眉道:“難道要見死不救?”

    “這位少爺說的不錯。”伙計冷笑道:“我們也想救濟世人,可是咱們這里只是一個藥鋪,不是善堂,要真是誰都可以免費診病,這藥鋪也就不必開下去了。”

    “他說了,會想辦法找到銀子。”楊寧見那伙計冷漠表情,心下大是不爽,“你們可以特殊對待,先通融一下,給他時間去找銀子,人嘛,你們先救著。”

    “這條家有好幾家藥鋪。”伙計道:“可也沒聽說誰家會免費看診,別人家若可以,讓他們自去,我們濟世堂可沒有這本事。”指了指地上躺著的乞丐,“你們瞧瞧,他這病一瞧就不一般,搞不好還會傳染,你們自己都要小心了。”

    圍觀的人群聽到這話,都是不自禁往后退,拉開了距離。

    便在此時,卻聽到咳嗽聲響,從屋內又走出一人,楊寧瞧過去,只見一名身著長袍的中年人走出來,那人看到楊寧,立刻露出笑臉,加快步子,拱手道:“這不是.....這不是錦衣侯爺嗎?快請進,快請進!”

    楊寧也已經認出,那人正是幾天前見過的那位黃大夫,此人的師兄如今在京都府擔任仵作。

    “哦,原來黃先生是在這里坐診。”楊寧笑道:“黃先生,你來看看,有病人躺在你們屋門前,不但沒人抬進去醫治,反倒是因為缺少銀錢拒之門外,卻不知這是不是你們濟世堂的醫德?”

    黃先生冷著臉,叱道:“還不抬病人進去,救人要緊,這種時候談什么銀錢?”

    幾名伙計都是一怔,那乞丐已經感激道:“多謝大夫,多謝大夫!”見那幾名伙計沒有抬人的打算,只能自己過去抱起了那中年乞丐。

    楊寧見到那中年乞丐被抱起的時候,喉嚨里發出一聲十分痛苦的呻吟,微皺眉頭,黃先生似乎并不著急救人,而是笑瞇瞇向楊寧道:“剛聽說侯爺承襲錦衣侯爵,當真是可喜可賀,侯爺,平日里連請都請不到,今日趕巧,還請侯爺進去喝杯茶,不知侯爺能否賞光?”

    楊寧知道黃先生能讓乞丐進去,無非是瞧在自己面上,他為人比較隨和,并不在意身份,對方既然給了自己面子,自己過門不入倒也有些輕慢對方,笑了一笑,進門去,那幾名伙計此時才知道楊寧乃是錦衣侯,自然不敢怠慢,早有人沏上茶來。

    濟世堂比永安堂要小上許多,也沒有單獨一間看病的房子,就在藥鋪的角落里有出地方,那中年乞丐被抱過去躺在一樁木板床上,黃先生這才緩步走過去,楊寧閑來無事,也隨步走過去,雖說大夫診病忌諱同行在旁觀看,但楊寧并非杏林中人,那黃大夫并不在意。

    黃大夫讓人將那中年乞丐的袖子扯上去,想要把脈,誰知道衣袖拉上去之后,只見到那乞丐的手臂上也都布滿銅錢大小的紅斑水泡,有幾處水泡已經破裂,從里面流出紅紅的血水來,十分惡心。

    黃大夫皺起眉頭,拿了一張黑絲巾蓋在乞丐手脈上,這才探指搭上去,只片刻間,臉色便凝重起來,收回手,道:“脈象紊亂,五臟六腑似乎都有損傷。”問站在一旁的那名乞丐道:“他是什么時候出現紅斑的?”

    乞丐道:“有十來天了,一開始只是細細的小斑,五六天前開始泛紅,又開始變大,到前天的時候,就開始出現了血泡,一開始都以為會自己消去,可是從昨天早上開始,他就起不來身,而且身上發燙,到昨晚的時候,連說話也不成。”

    黃大夫若有所思,忽地向那乞丐道:“扯起袖子。”

    那乞丐正要去扯中年乞丐衣袖,黃大夫皺眉道:“拉起你自己的袖子。”

    那乞丐一愣,馬上拉起自己的衣袖,黃大夫瞧了一眼,皺眉道:“你也被傳染了,你可知道?”

    楊寧此時看的清楚,那乞丐的手臂上,果然也出現了紅斑,不過紅斑尚小,稀稀落落,遠比不得中年乞丐嚴重。(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