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兩一八章 大禍將臨
    第兩一八章 大禍將臨

    齊寧一路上卻是神情凝重,回到侯府之后,先是找到顧清菡。

    顧清菡這幾日倒也沒有閑著,上次去往老宅那邊,出了極大的變故,齊泓老總管如今還在荊州城內休養,而且年事已高,再加上遭遇大變故,無論身體還是精力都已經很難勝任老宅總管的位置。

    錦衣侯府的根基在江陵,而且維持下去的血脈也是從封邑而來。

    顧清菡自然知道經過上次的事情之后,封邑那邊自然要重新整頓,老宅也要重新選擇一位總管去打理封邑上的諸般事務。

    錦衣侯府其實也不缺能干事的人才,而且封邑上也有許多能干之人,顧清菡這幾日卻是準備挑選新的總管打理封邑,此外還要將之前的賬目重新的整理。

    化名趙淵的判官在老宅那邊三年,掌控著老宅的大小賬目,亂成一團,現如今要整理起來,并不容易。

    齊寧找到顧清菡的時候,顧清菡還在賬房理賬,看到齊寧匆匆過來,有些意外,問道:“怎么這么快就回來了?”

    齊寧前往秦淮河,她自然是清楚,上次從齊寧口中知道卓仙兒凄凄慘慘戚戚的處境,她同情心起,倒也允許齊寧偶爾去秦淮河關照一下,可是齊寧真要去了,她心里卻總有些不舒服,此時看到齊寧早早回來,不知為何,心里卻有些歡喜。

    一路之上,齊寧最擔心的就是錦衣侯府也出現那種病癥。

    今夜在畫舫上發生的事情,讓齊寧大是震驚,回來的途中,他腦中一直在盤思,卻也理出了一些頭緒來。

    第一次見到這種癥狀,應該是在濟世堂,當時兩名乞丐在濟世堂求醫,卻因為無錢看病被拒之門外,齊寧出面解決了此事,當時看到那名患者,手臂上就是出現密密麻麻的紅斑,甚至有些紅斑都發了水泡。

    齊寧那時候雖然覺得病癥不輕,卻也沒有多想。

    可是今日在畫舫上親眼看到徐干發病,與昨天晚上所見的丐幫弟子情狀極其相似,心知如果不出意外,昨晚所見的那名丐幫弟子,應該也是患了同樣的病癥。

    毫無疑問,京城此時正在無聲息中蔓延著一種奇怪的病癥,這種病癥傳染性極強,從畫舫上被傳染的人數就可見一斑。

    如果不是齊寧今夜在畫舫上恰好看見,或許他也不會發現這樣的病癥正在蔓延。

    齊寧此時根本不知道如今病情究竟蔓延到何種程度,更不知道當下究竟有多少人被感染上。

    不過有一點他卻已經隱隱能夠判斷出來,這種傳染病的威脅性極大,甚至可以讓人喪失理智,變得瘋癲暴力。

    顧清菡見齊寧神色凝重,有些奇怪,只見到齊寧徑自走到她身前,伸出手,已經將她一只如玉皓腕抓在了手中。

    顧清菡俏臉大變,失聲道:“你.....你做什么?”萬想不到齊寧竟然如此膽大包天。

    齊寧沉聲道:“不要動!”

    “你......放肆!”顧清菡看他抓住自己手腕,另一只手正將自己的衣袖掀起來,又驚又怒:“你瘋了嗎?快住手。”掙扎了兩下,亂顫,俏臉惱怒,本以為是齊寧酒性發作,可是看到他臉上并無酒色,身上也不帶酒氣,心下驚駭,暗想這小子是要發昏嗎?

    顧清菡是過來人,對男女之事自然是極其敏感,她自然早就已經察覺到齊寧對自己的感覺已經不似從前,不再只是單純的嬸娘和侄兒之間的關系,雖然齊寧已經很小心,但卻還是時不時地顯出男人對女人的那種情愫。

    顧清菡對齊寧本來只是關護之心,可是不知為何,這些日子齊寧偶爾流露出來的情愫,卻讓心如止水的顧清菡內心有時候泛起一絲漣漪,她當然知道這種情愫絕不能讓其蔓延下去,所以比起從前,對和齊寧的接觸已經盡可能小心。

    雖說她知道齊寧對自己有些想法,但平日里齊寧倒也是規矩守禮,并沒有做出太過逾越的舉動,也讓顧清菡微微放心,心想同住一個屋檐下,齊寧若是真的對自己有些想法,那也是年輕人的青春萌動,并非不能完全理解。

    只要齊寧能夠緊守底線,不要太過逾越,等到日后成親之后,有了媳婦,這種感覺也就會漸漸消散。

    可是現在齊寧進門就抓自己手腕,而且要拉自己衣袖,顧清菡心下自是大為驚駭,心知此時絕不能大喊大叫,讓別人瞧見。

    她知道齊寧對自己的情愫,但滿府上下,其他人卻懵然不知,如果被人瞧見齊寧這副模樣,后果不堪設想。

    可是她卻也知道,萬不能真的讓齊寧得逞,所以齊寧雖然只是拉她衣袖,她卻拼力甩動手臂抗拒,俏臉顯出怒色道:“你快放手,再不放手,我.....我可真的生氣了?要被別人看見的。”

    齊寧一怔,忽地明白自己由于太過擔心,反倒是失了分寸,也難怪顧清菡如此抗拒,忙道:“三娘,你別動,我在看病!”

    “看病?”顧清菡一愣,頓了一下,便是這一下,齊寧已經拉開她的衣袖。

    衣袖下面,便是一只欺霜賽雪的粉嫩玉臂,晶瑩潤澤,水嫩異常,齊寧借著燈火看了一眼,只見到手臂上白玉無瑕,并無一絲瑕疵,心下這才松了口氣。

    顧清菡的肌膚光滑雪膩,只要有一絲斑點或者瑕疵,一眼就能看出來。

    他松了口氣,這才放開手,往后退了兩步,在邊上一張椅子坐下,喃喃道:“還好,還好!”

    顧清菡呆了一下,不明所以,低頭看到自己的粉嫩玉臂在燈火下泛著耀眼的白光,急忙扯下衣袖,蹙起秀眉,盯住齊寧,怒道:“你到底要做什么?你......你真是好大膽子。”

    看到顧清菡手上并無瑕疵,齊寧大大放心,也不在乎顧清菡語氣,只是皺著眉頭道:“三娘,你先放下賬務,還有一件事情咱們必須馬上要做。”

    顧清菡見齊寧神色冷靜,根本不像是要過來輕薄欺負自己,隱隱覺得自己確實是誤會,往前一步,輕聲問道:“寧兒,是不是......是不是出了什么事?”

    齊寧點點頭,也不隱瞞,將畫舫上瞧見有人發病的事情簡單告訴了顧清菡,至于差點辦了卓仙兒,當然是只字也不敢提。

    顧清菡這才明白今日齊寧為何突然失態,心下卻是一暖,心知這小子一進來就要拉開自己衣袖,并非是為了占自己便宜,而是第一時間想要確定自己是否被感染,可見自己在他心中地位之重要。

    看來自己是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了,想到自己動不動就懷疑齊寧要對自己圖謀不軌,心下有些歉然,卻又覺得臉頰有些發燙,暗想寧兒都沒有這個意思,反倒是自己總是放不下,聲音便柔和起來,問道:“寧兒,你說有疾病蔓延,難道是京城出現了瘟疫?”

    “瘟疫?”齊寧神情一凜,看向顧清菡。

    顧清菡道:“我聽人說,一旦瘟疫發生,就是四處蔓延,甚至和患者說過一句話,都有可能被傳染上,更不必說互相接觸了。”秀眉蹙起,擔憂道:“可是京城之內,怎會突然發起瘟疫?”

    “現在最要緊的兩件事情,第一件事控制疾病繼續蔓延,第二件事則是要迅速找到治療這種疾病的方法。”齊寧道:“三娘,我瞧過發病之人,十分的恐怖,而且一旦感染上,發病的速度非常快,短短幾天之內就會爆發出來。”

    “可是這種疾病,又如何能夠控制?”顧清菡修眉緊鎖,也意識到問題的嚴重性:“我們不知道最初發病的是誰,是如何蔓延出來,而且也不知道現在究竟有多少人遭受傳染,就算想要控制,也無從下手。秦淮河都已經有人被感染,那里每天來來往往的人那么多,我只擔心京城的大街小巷都已經有人被感染。”

    齊寧苦笑道:“正是如此,最可怕的是到現在朝廷似乎還沒有發現這一點。這種疾病,當然是越早控制越好,我已經讓段滄海前往神侯府通知此事。”起身來,道:“三娘,你趕緊將府里上下都召集起來,檢查他們是否有人被感染,特別是最近離開過侯府的人,要仔細檢查,如果真的有人被感染,立刻隔離起來。”

    “好,我現在就去辦。”顧清菡知道事態緊急,忙道:“寧兒,你暫時也不要出去了。”

    齊寧溫柔一笑,道:“三娘不要擔心我,不會有事。”嘆道:“只盼能夠平安度過這一劫。”轉身便要離開,顧清菡忙叫住道:“你要去哪里?”

    “我去找唐姑娘。”齊寧回頭道:“唐姑娘醫術高明,不是那些普通的大夫所能比,此事我要通知她,看看她有沒有辦法應對。”

    顧清菡這才想起侯府還有個唐諾。

    唐諾雖然每天都往永安堂去,但晚上卻還是住在侯府,錦衣侯府庭院重重,給唐諾單獨安排一間院子是輕而易舉的事情。

    “是了,這兩天唐姑娘每天天黑之前都會回來,可是回到院子就不出來。”顧清菡道:“派人請她吃飯,她也只是讓人放在她的屋里,我聽說她這兩天晚上都是很晚才睡,半夜屋里還點著燈,寧兒,你看看唐姑娘是不是不適應京里的生活?”

    --------------------------------------------------------------------------------------------

    ps:今日第三更送上。感謝零的xb開始好兄弟成為錦衣堂主,破費了,感謝眼光好2016好朋友的捧場打賞!(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