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二二五章 鬼金羊
    第二二五章 鬼金羊

    齊寧看他神情肅穆,語氣低沉,還沒看清那大漢的臉,就見那大漢已經返身往宅子里走去。..

    齊寧看了趙無傷一眼,見趙無傷微微點頭,也不猶豫,跟在后面進了去。

    一進院子,便見到院內十分的寬敞,此時院內竟然有二三十名衣衫僂爛的乞丐,清一色都是在頭上系了白巾。

    齊寧一進院內,眾乞丐都是盯向齊寧幾人。

    這些乞丐神情都是不善,齊寧微皺眉頭,看到先前那大漢已經走到正堂內,緩步走過去,一進屋內,便見到屋子里又有十幾名乞丐,也都是身著披麻戴孝,大堂之內,竟然設下了靈堂,一條極長的大桌子上,竟然擺滿了密密麻麻的靈位,看上去觸目驚心。

    廳內的眾丐有坐有站,齊寧進門之時,眾丐卻都瞬間站起來,一個個都是盯著齊寧。

    先前那大漢此時已經轉過身來,道:“錦衣侯府與我丐幫素來沒有瓜葛,雙方也都是井水不犯河水。”

    齊寧微微點頭,問道:“閣下莫非就是鬼金羊分舵的舵主?”

    “好說,叫花子是鬼金羊分舵的白圣浩!”那大漢拱拱手,“叫花子雖然和貴府沒有打過交道,不過對錦衣侯府也素來敬佩。”

    “多謝!”齊寧盡可能保持鎮定。

    這種江湖場面,實事求是來說,齊寧還是第一次碰到,雖說在會澤城也曾隸屬于丐幫,可是會澤城的丐幫弟子烏煙瘴氣,大部分和一群無賴潑皮沒有什么區別。

    齊寧本來對丐幫的印象并不是很好,不過此刻看到鬼金羊分舵的丐幫弟子井然有序,氣勢森然,心想這應該才是真正的丐幫所該有的樣子。

    “貴府派人前來,本該以禮相待,不過......!”丐幫鬼金羊分舵舵主白圣浩的聲音陡然冷起來:“不過貴府的人不懂規矩,竟敢褻瀆丐幫,叫花子就只能先讓他留在這里,等侯爺過來,也好將事情說清楚。”

    齊寧心想這丐幫還真不愧是天下第一大幫,僅僅是一個舵主,對堂堂帝國的侯爺說話就如此口氣,卻也不知道如果是丐幫幫主在這里,自己是不是還要蹲下聽話。

    他只覺得這樣一個江湖幫會如果實力太強,對朝廷還真未必是什么好事。

    “我來了,也是有事想要和白舵主商議。”齊寧道:“既然白舵主有事要和我說清楚,那就請你先講。”頓了頓,問道:“我想知道,我的人是如何褻瀆了貴幫?”

    白圣浩道:“侯爺派來的人,是叫齊峰?”

    “不錯。”齊寧左右看了看,問道:“人在哪里?”

    白圣浩道:“侯爺不必擔心,他現在很好,我們丐幫不想與貴府結下仇怨,所以這才要侯爺前來說清楚。”盯住齊寧,問道:“齊峰要找本幫索要尸首,不知是他自己的意思,還是另有原因?”

    齊寧皺眉道:“是我所派!”

    話聲剛落,邊上十多名眾丐都是神色變得更為冷然,更有人冷哼一聲,不過舵主在場,倒也沒有人敢多說什么。

    齊寧心知在場這些人,定然都是鬼金羊分舵的骨干,此時并不見朱雀長老,看來并不在這里。

    白圣浩也是冷笑道:“不知侯爺為何會派人前來鑼鼓巷?難道侯爺未卜先知,知道本幫遇上了什么事兒?”

    齊寧心想你們丐幫的弟子都往藥鋪去找大夫,雖說洞悉其中內情的人并不多,可是老子卻偏偏知道,沒有直接回答,而是掃過長桌上那密密麻麻的靈牌,道:“白舵主,貴幫現在已經有多少人去世?”

    眾丐更是顯出冷厲表情,白圣浩卻是冷聲道:“錦衣侯,據我所知,你們侯府從不插手江湖之事,與江湖幫會也從無恩怨,今次卻為何要來插手我丐幫事務?”冷笑一聲:“說句不客氣的話,丐幫的事,別說你錦衣侯府,就算是神侯府,也未必能管得了。”

    齊寧皺起眉頭,心想大楚帝國立國之后,始終與北漢帝國處于對峙狀態,兩國可說都被對方帶走了絕大部分精力,這些江湖勢力夾雜其中,形成氣候,朝廷一時間難以騰出手來收拾,丐幫乃天下第一大幫,就更顯得自以為是了。

    “我不是來插手你們丐幫事務。”齊寧淡淡道:“齊峰除了找你們借一具尸首,可還有別的冒犯之處?”

    邊上一名長相粗悍的乞丐忍不住道:“索要尸首,便已經是最大的褻瀆,還要怎樣?我丐幫弟子的生死,素來都是我丐幫自己處理,何時要你們錦衣侯府來過問?死者為大,我丐幫弟子生前無論做過什么錯事,在臨死之前,我丐幫也都會自行懲處,讓每一個丐幫弟子走的時候都干干凈凈。”冷哼一聲:“身死之后,莫說尸首,就是一根頭發,那也由我丐幫保護,可不是什么物具能夠借來借去。”

    白圣浩并沒有因為這乞丐的插嘴而斥責,顯然也是讓這名乞丐把原因說出來。

    “如此說來,齊峰只是向你們借一具尸首,你們還沒有弄清楚原因,就將他扣押起來?”齊寧忍不住冷笑道:“而且還因為此事,準備讓本侯親自過來向你們交代?”

    趙無傷雖然提醒過齊寧,與丐幫接觸,盡量按照江湖習慣,不要以錦衣侯的身份與他們交涉。

    只是齊寧感覺這幫乞丐實在有些自以為是,甚至到了目中無人的地步,心想若是對這幫人一味地謙讓,非但讓這些人愈加的狂妄。

    白圣浩顯然聽出齊寧語氣不滿,盯著齊寧,問道:“原因?錦衣侯,你的手下說什么如果我丐幫不借尸首,鬼金羊舵便都要大難臨頭,卻不知侯爺是不是準備對我丐幫動武?”冷哼一聲,笑道:“丐幫弟子雖然在達官貴人眼中,是一群居無定所低賤至極的人,可是我們并沒有觸犯你們朝廷所立下的王法,若是有人想要對付我們丐幫,只怕也沒有那么容易。”

    齊寧一怔,似乎明白一些什么,皺眉道:“你覺得齊峰那句話是在威脅你們?”

    “侯爺難道還有其他的解釋?”白圣浩道:“侯爺,丐幫不與錦衣侯府為敵,可叫花子也希望侯爺不要插手丐幫之事?人,我們可以讓你帶回去,但是這次過后,我希望丐幫和錦衣侯府就像從前一樣,各走各道,再不相擾。”

    齊寧扭頭看了窗外一眼,知道時間流逝,不好繼續耽擱,也不賣關子,干脆利落道:“齊峰說的沒有錯,丐幫已經大難臨頭了。”指著桌上的無數靈牌:“這都是你們丐幫弟子的靈位,看來已經......已經死了好幾十人。”

    眾丐更是惱怒,有人握起拳頭,甚至有人往前走出兩步,對其寧等人虎視眈眈。

    趙無傷和兩名護衛都是伸手按住了腰間佩刀。

    白圣浩目光如刀,盯著齊寧,冷聲道:“看來侯爺是真的準備與我丐幫為難了?不知黑蓮圣教給了侯爺什么好處,讓侯爺卷入此事?”

    “黑蓮圣教?”齊寧皺起眉頭:“什么黑蓮圣教?”

    白圣浩雙眼之中欲射出火花,厲聲道:“錦衣侯,叫花子敬你是齊家的人,也算是以禮相待,給足了你面子,可是你若是在這里故意挑釁我丐幫,甚至看我丐幫的笑話,叫花子可不答應。”

    他陡然發怒,齊寧倒是吃了一驚,感覺這其中一定是有誤會,沉聲道:“白舵主,今夜我前來,并非如你所想,是要帶回齊峰。實話告訴你,我來鑼鼓巷之前,還以為你們丐幫已經讓齊峰將尸首帶回去,你們扣住齊峰,其中是有極大的誤會,而且我相信你們根本沒有給奇峰說話的機會。”

    白圣浩皺起眉頭,卻沒有說話。

    “你說的黑蓮圣教究竟是什么玩意,我并不知曉,我問你,你可知道丐幫弟子為何大量死去?”齊寧神情冷峻。

    白圣浩在一張發黃的椅子上坐下,斜睨了齊寧一眼,反問道:“侯爺可知道?”

    “并非疾病,而是中毒。”齊寧道:“而且是一種極其厲害的毒藥,不但可以讓人在中毒七天之后死去,而且這種毒很容易感染。”

    在場眾丐都是變色,看齊寧的眼神更是兇狠,白圣浩卻是發出一陣凄厲笑聲:“好好好,錦衣侯,我就知道,你千金之軀,無事不登三寶殿,手下一個小小的隨侍,就算被我丐幫扣住,你堂堂錦衣侯又怎會親自過來要人?”神色一寒:“原來你真的知道他們是中了毒,甚至連毒性也一清二楚......,錦衣侯,接下來,你自然是要用解藥和我們談條件。”

    齊寧又是一怔,心想怎么自己越解釋,這誤會竟然越大,白圣浩好歹也是堂堂的鬼金羊分舵舵主,怎地卻如此不冷靜?

    他竟似乎先入為主認定自己今夜前來一定是有所圖謀。

    “解毒?”齊寧淡淡道:“很可惜,下毒之人有沒有解藥我不知道,不過我手里沒有你們想要的解藥。齊峰過來,是為了幫你們,可是你們卻將他扣押起來,耽擱了配制解藥的時間,白舵主,我現在才發現,你們鬼金羊分舵,竟然沒有一個明白人!”

    眾丐更是惱怒,又都往前踏出兩步,逼近齊寧一干人。

    【本書首發縱-橫-中-文-網,請喜歡本書的讀者支持首發版!】

    ----------------------------------------------------------------------------------------------------

    ps:感謝錦衣護法【零的xb開始】兄弟的再一次破費捧場,感謝書友35762263、書友36719058、喜歡望著你@百度、同學林、紫宇1諸位兄弟的捧場!(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