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三零一章 八幫十六派
    朱雀長老神色已經變得十分凝重,只是這時候,他自然不好出去。

    堂內一片寂靜,氣氛顯得頗有些凝重,片刻之后,才聽白圣浩聲音道:“神侯府要召集八幫十六派前往西川對付黑蓮圣教?”

    “不是對付,是剿滅。”曲小蒼笑道:“黑蓮圣教雖然雄霸西陲,可是集合八幫十六派以及江湖各路豪杰,要鏟平黑蓮圣教易如反掌。”

    白圣浩冷笑道:“曲校尉,八幫十六派天南地北,要集中這么多人,可要耗費不少時間。而且據白某所知,黑蓮圣教不比當年的虎鯊門,虎鯊門加起來上上下下也不過兩三百號人,可是黑蓮圣教卻遠不止如此。”

    “白舵主的意思是什么?”曲小蒼緩緩問道。

    白圣浩道:“不敢,白某區區一舵舵主,就算真的有什么想法,也無關緊要。”頓了一下,才問道:“曲校尉是否已經派人聯系其他各路人馬?”

    “你們丐幫是江湖第一大幫,此事自然先要讓你們知曉。”曲小蒼道:“接下來神侯府會派人通知八幫十六派。本來朝廷出兵,可以很輕易剿滅黑蓮圣教,但黑蓮圣教畢竟也是身處江湖之中,江湖事江湖了,神侯也是希望有江湖人士自己解決此事,盡量不要讓朝廷卷入進來。”

    齊寧心下暗笑,神侯府雖然是打著江湖旗號,但實際上卻是徹徹底底的朝廷衙門,神侯府的吏員都是領著朝廷的俸祿,由神侯府牽頭江湖勢力對付黑蓮圣教,也虧曲小蒼大言不慚說朝廷沒有卷入。

    白圣浩并無說話,曲小蒼接著道:“今日前來,是希望你將這些事情轉告朱雀長老,貴幫的幫主神龍見首不見尾,所以神侯的意思,也還是希望你們能通知貴幫向幫主,神侯隨時在神侯府等候大駕光臨。”

    “白某會將曲校尉的話轉告朱雀長老。”白圣浩道:“至若幫主,我不敢保證。”

    曲小蒼笑道:“那倒無妨,八幫十六派很快就會得到消息,向幫主遲早也會知道的。”隨即聽到曲小蒼道:“酒菜都涼了,實在是抱歉的很,曲某就不打擾了,改日再來拜會。”

    “曲校尉慢走,恕白某不送!”

    聽到腳步聲響,隨即又聽到開門之聲,朱雀長老稍等片刻,這才從后面轉出,神情凝重,齊寧跟在朱雀長老身邊到了桌邊,很快就看到上官凌風和幾名幫眾進來,關上了大門,朱雀長老沉聲問道:“他走了?”

    上官凌風道:“已經出門了。”

    白圣浩神情也是嚴峻,輕聲道:“長老,你都聽見了?”

    朱雀長老微微頷首,上官凌風等人還不知情況,白圣浩簡單解釋一番,上官凌風微微變色道:“神侯府要啟用鐵血文?”

    “侯爺,神侯府聲稱疫毒是黑蓮圣教所為,你覺得如何?”朱雀長老看向齊寧:“秋千易當真在神侯府劫過獄?”

    齊寧卻知道此事事關重大,神侯府將罪責安在黑蓮圣教頭上,甚至要召集江湖各路勢力共同圍剿黑蓮圣教,這背后究竟所為何故,齊寧難以想通,而丐幫是江湖第一大幫,神侯府與丐幫的交涉雖然詭異,可是自己卻還是不好從中多摻和,也不多說,只是微微頷首。

    朱雀長老見齊寧點頭,神情愈加冷峻。

    上官凌風道:“長老,黑蓮圣教與我丐幫為敵,此番神侯府正好要聯絡八幫十六派對付黑蓮圣教,咱們自不能錯過。”

    “錯過?”白圣浩淡淡道:“曲小蒼親自前來打前哨,那定是要讓咱們丐幫出手,咱們想要錯過也不成。”

    朱雀長老微一沉吟,才道:“十六年來,江湖風平浪靜,沒有出太大的亂子,八幫十六派也有十幾年不曾聚集在一起,想當年還有個黃山會,江湖各派云集黃山商議江湖大事......!”說到這里,若有所思。

    “黃山會是江湖大會嗎?”齊寧問道。

    白圣浩對齊寧心存敬意,立刻解釋道:“侯爺有所不知,神侯府設立之前,朝廷與江湖是兩個世界,那時候各幫會也不像現在這樣各據一方,互相之間為了爭奪地盤,火并仇殺,無日不爭,所以一些有識之士定下了規矩,每三年一次黃山大會,江湖各幫會的恩怨,盡量都在黃山會上解決。”

    “哦?”齊寧道:“如此說來,神侯府定下鐵血文,對江湖來說,也算是功德無量。”

    白圣浩淡淡笑道:“侯爺,神侯府當年定下鐵血文,確實讓江湖風貌為之一變,各幫會都守著自己的地盤,循規蹈矩,十六年來,江湖格局幾乎沒有什么大的變化。”頓了頓,才笑道:“可是這樣的江湖,已經不是江湖。江湖人講究快意恩仇,哪怕是出身貧賤,若是能有一身本領,也能夠在江湖上成就一番事業,開幫立派,不過有了鐵血文,這一切也都不可能存在。”

    齊寧微微頷首,上官凌風在旁也道:“如今的江湖,就看說夠聽話,只要遵從神侯府定下的規矩,就能夠在江湖上長盛不衰,否則......嘿嘿......!”

    朱雀長老忽然道:“此事事關重大,必須召集南方七宿眾舵主前來商議,此外也要盡快告之幫主。白舵主,你安排人手迅速前去通知南方七宿分舵的眾舵主,讓他們盡快進京。”

    齊寧知曉這都是丐幫內部事務,自己不好多摻和,拱手道:“朱雀長老,諸位兄弟,我還有事在身,先且告辭,等回頭我再回請眾兄弟。”

    朱雀長老知道齊寧也是為避嫌,不過齊寧雖然對丐幫有恩,但畢竟也是朝廷中人,齊寧不愿意摻和這其中事情,也是丐幫樂意見到,倒也不強留,拱手道:“侯爺,你是丐幫的大恩人,咱們叫花子別的不懂,但是恩怨分明,他日若有差遣,盡管開口。”

    齊寧笑著點頭。

    白圣浩親自送齊寧出了鑼鼓巷,此時天色尚早,齊寧一路尋思其中的蹊蹺,不知不覺中走到一處岔路口,正要往侯府回去,忽地瞥向另一條道路,順著那條路便可以走到秦淮河邊,猛地想到卓仙兒,頓時有些慚愧。

    前番在卓仙兒船上發現了疫毒之后,齊寧略作安排,答應會盡快回去瞧卓仙兒,好些日子過去,京中疫毒之危都已經解除,自己卻差點忘記秦淮河上還有個卓仙兒。

    他猶豫了一下,終是調轉馬頭,往秦淮河那邊去。

    卓仙兒奪取花妃之后,有三天時間歸屬于齊寧,現在三天時間早已經過去,卻不知卓仙兒目下如何。

    他倒是叮囑過段滄海,讓段滄海派人對卓仙兒這邊做些照顧,不要讓別的男人登上卓仙兒的畫舫,不過這陣子京城亂成一團,卻也不知道段滄海是否安派人照應。

    到了秦淮河岸,天色尚早,見不到夜里的鶯歌燕舞倚紅偎翠,秦淮河兩邊靠岸處,畫舫都是停泊在兩邊,只有到了入夜之后,迎了恩客上船,才會泛舟河上。

    不過疫毒之禍剛剛平息下來,許多人都知道秦淮河上是疫毒泛濫之處,所以一時之間,這里比從前倒是清冷不少。

    騎馬順著河岸往前緩行,雖然秦淮河上畫舫眾多,但是每一艘畫舫都有自己的特色,盡可能顯得與眾不同,而且每艘花舫都飄著旗子,也好讓人辨識出屬于誰的畫舫,其實這個時候流連風月也并非是見不得人的事情,恰恰相反,文人墨客都喜歡在風月之所自詡風流,所以在不少人眼中,出沒于煙花之所,反倒是一種風雅。

    走了一段路,便瞧見卓仙兒那艘畫舫就靠在前面不遠處的岸邊,催馬過去,一眼就瞧見畫舫那位管事王祥正站在船頭,領著兩個人正在清洗畫舫的甲板,齊寧騎在馬上,沖著船上叫了一聲,王祥聽見有人叫,回頭瞧過來,見到齊寧,先是一怔,立刻跑到船舷邊,向齊寧拱手道:“侯爺!”

    齊寧騎馬在岸邊,距離王祥不遠,雖然最想知道卓仙兒情況,卻也不好第一句話就詢問,含笑問道:“你們這邊情況如何?是不是都服了解藥?”

    王祥恭敬道:“侯爺,只有徐干沒有撐住......其他人都及時服了解藥,也都安然無恙。侯爺,大伙兒都知道,是您代天施藥,大家的性命都是侯爺所救,感激不盡。”

    “代天施藥,自然是皇上的福佑。”齊寧心想那徐干感染太早,沒能及時救回來,也是無可奈何,問道:“仙兒姑娘在船上嗎?我過來瞧瞧情況如何。”翻身下馬來,將馬韁繩系在岸邊的柳樹上。

    王祥道:“侯爺,仙兒姑娘幾天前就已經不在了。”

    齊寧正準備上船,聽王祥這般說,怔了一下,皺眉道:“不在了?她去了哪里?”

    “小的也不知道。”王祥道:“仙兒姑娘說是有事要離開一陣子,讓我們照看畫舫,姑娘的去處,我們也不敢多問的。”

    齊寧萬想不到卓仙兒竟然不在,皺眉問道:“那她什么時候回來?她身體沒什么事吧?”

    “侯爺放心,姑娘身體很好。”王祥道:“姑娘只說離開幾天,到底什么時候回來,小人也是不知,不過姑娘讓我們照看畫舫,應該這兩天就能返回。侯爺要不要上來喝杯茶?”

    “那......那仙兒姑娘有沒有提起我?”齊寧腦海中已經浮現出那個清水出芙蓉般的秀美女子面容,不知為何,得知卓仙兒竟然不在船上,齊寧竟是覺得有些失落。

    --------------------------------------------------------------

    ps:第四卷開始,沙漠保證,這一卷精彩紛呈,在我的設定中,一定能讓大家很過癮,今天第一更,第二更稍后繼續!(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