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三一五章 夜半藏身
    顧清菡驚駭之下,出聲叫喊,齊寧卻已經竄進來,顧清菡也來不及躲閃,被齊寧捂住了嘴,便要掙扎,聽到齊寧聲音,這才寬了心,可這也僅僅是一瞬之間,心內迅即更是吃驚起來,扭動身子,齊寧已經松開手。

    堂內并無點燈,可是齊寧視力極佳,此時卻是看到,顧清菡胸前只有一條淡黃色的肚兜,邊緣鑲金絲,繡著幾多牡丹花,下面是一條淺白色的褻褲,單薄清爽,外面便是批了一件淡藍色的紗衣,顯然是已經準備關門就寢。

    她剛剛沐浴過后,身上還散發著清香,少婦身上的體香與沐浴后的芬芳混雜在一起,讓人心神悸動。

    沒有了外衣遮掩,肚兜內的一雙雪峰輕晃,失去承托的碩峰飽滿如山,撐得肚兜高高鼓起,鎖骨之下拉成一片斜平,豐腴的少婦人身上掛著兩顆玉球,飽實處難以相接,微向兩側挺凸,兩顆櫻桃般的蒂兒向天昂起,不顯絲毫下垂,反倒是挺翹誘人。

    顧清菡一臉惱怒,依稀看到齊寧正瞧著自己,臉頰微紅,抬手緊了緊衣裳,擋住被撐起的肚兜,只是她身材凹凸起伏豐腴有致,即使擋住,卻也難掩那驚心動魄的誘人輪廓,冷聲道:“還不滾出去。”

    齊寧半夜三更跑到這里來,本是想著晚宴之時顧清菡可能氣惱,所以過來道個歉,只是陰差陽錯,卻以這樣一種方式突然竄進屋里,顧清菡本就只道齊寧對自己想入非非,聽到他聲音,第一念頭就是這小子多喝兩杯,吃了熊心豹子膽,闖到自己院里意欲不軌。

    齊寧此時也是尷尬異常,他知道顧清菡對自己的看法,這時候心里直叫苦,早知道是這個樣子,打死也不會來這院子,有些狼狽,道:“三娘,你你誤會了!”

    “別說了。”顧清菡眼圈微紅,“你先出去,你要是要是胡來,我真喊人了!”

    齊寧知道自己越是多說,顧清菡越是氣惱,只能明天早作解釋,出了門,顧清菡正要關上門,卻見齊寧如同兔子一樣忽然退回到屋里,顧清菡吃了一驚,道:“你你要做什么?”

    “三娘,有人來了!”齊寧低聲道:“正往這屋里來,我我先躲躲!”

    半夜三更,顧清菡這身打扮,若是被人瞧見齊寧在顧清菡屋里,就算什么事情沒有,那也是說不清了。

    顧清菡有些懷疑,探出頭去,竟果見到一個身影往這邊來,心里疑惑,暗想丫鬟已經被自己支使出去,不到明天早上,不會有人敢來打擾,這半夜三更,怎地還會有人過來,仔細瞧了瞧,身影漸近,終于看清楚,失聲道:“是我娘!”

    齊寧愣了一下,臉色大變,急得直跺腳,這顧老太雖然年事已高,但齊寧從老人家的面相就能看出來是個精明的老太太,他萬沒有想到這老太太竟然在這三更半夜往顧清菡院子里跑,還真是老當益壯。齊寧心里清楚,若是換做別人,就算真的看到什么,也未必敢說什么,可是顧老太可是顧清菡的母親,要是被顧老太看到自己和顧清菡深更半夜共處一室,那后果當真是不堪設想。

    顧清菡此時也是焦急萬分,與齊寧所想一樣,如果是府里的下人,自己一句話,下人也不敢進門,可是顧老太來了,那是萬萬擋不住,回過頭,見齊寧還在后面找地方,跺腳道:“還不到房里藏起來。”

    顧清菡雖然出身富貴,但是平日里生活卻很簡單,在她屋里,并不亂七八糟擺放許多東西,顯得干凈簡潔,這堂內擺設簡單,只要掃一眼,堂內情景幾乎都收在眼底,根本無處可藏。

    顧清菡焦急間,再往門外瞧過去,發現一名丫鬟已經扶著顧老太到了門前,見得顧老太步履蹣跚,只能上前去,嗔怪道:“娘,都大半夜了,你怎么還沒有歇息?”

    “你怎么出來了?”顧老太倒想不到還沒敲門顧清菡便出來,笑道:“你沒睡就好,涵兒啊,娘實在睡不著,所以過來瞧瞧你是否睡下,有些事情非要和你說說才成。”

    “什么事情不能等明天。”顧清菡扶住顧老太,示意丫鬟先下去,她自然不能讓丫鬟跟著進屋,這丫鬟是顧老太從江陵帶過來,齊寧躲在屋里,顧老太年事已高,或許不會有所察覺,可是一個十六七歲的伶俐小丫頭跟著進屋,誰敢保證這小丫鬟不會看出什么,更不敢保證她不會將瞧見的東西告訴顧老太,等那丫鬟退下,顧清菡才扶著緩慢往屋里去,一邊走一邊道:“你要是有急事,等不到明天,讓人過來叫我一聲,我過去就是。”

    “也沒多遠,我就是過來看看。”顧老太笑道:“快進屋,瞧瞧你這一身,可別凍著。”

    進了屋里,顧清菡有些緊張,四下里看了看,那顧老太卻是精明得很,見顧清菡神色有異,奇道:“涵兒,你在找什么?”

    “啊?”顧清菡見不到齊寧身影,微寬下心,忙道:“沒沒什么,娘,你坐。”尋思齊寧肯定是進到房內躲起來,扶著顧老太要在堂內坐下,顧老太道:“你糊涂了?這大冷天,堂里沒生爐子,我老太婆不打緊,你這一身,豈不要凍壞?”

    顧清菡心下緊張,但面上卻還顯得十分淡定,笑道:“娘,你看我這腦子,真是糊涂了,要不咱們進屋里去坐?”

    顧老太有些狐疑,點了一下頭,顧清菡卻沒有急著扶顧老太進屋,道:“娘,你等一下,我房里沒收拾,我先進去收拾一下!”

    “我是你娘,亂一些又有何妨?”顧老太道:“涵兒,我看你心神不寧,是不是有什么心事?”

    “沒有。”顧清菡知道自己母親頗為精明,盡量表現得淡定,笑道:“娘到京城來,我心里高興,娘,我扶你進去。”扶著顧老太慢慢往屋里去,步子甚至比顧老太還慢,倉促之下,也不知道齊寧究竟有沒有躲好,只想給齊寧多留一點時間。

    顧老太見此情狀,愈發覺得古怪,但也只是以為顧清菡有什么心事,萬沒有想到顧清菡房里還有一個男人。

    進了屋內,顧老太四下瞧了瞧,才笑道:“你大小就喜歡干凈,這里一塵不染是了,你穿這點衣裳,可別凍壞了,快到床上蓋著,娘和你慢慢說話。”

    “娘,我還是穿上衣裳陪你坐著說話。”顧清菡微笑道,一雙美眸卻是四下里掃動,這屋里其實擺設也很簡單,能藏人的地方,并無幾處,初略掃過,見到房內一切如故,并無什么改變,心下疑惑,暗想那混小子究竟藏到哪里,目光掃過床榻,心想難不成齊寧竟是躲到了床底下。

    顧老太搖頭道:“不用麻煩,你上坐著,你以前沒有出閣的時候,最喜歡坐在床上和娘說話,難道忘記了?”

    顧清菡嬌俏一笑,道:“當然沒忘,我以前最喜歡坐在床上聽娘給我說老人的事情。”

    顧老太輕輕拍了拍顧清菡玉手,顧清菡搬了椅子到床邊,扶顧老太先坐下,這才撩起半邊錦帳,另一邊卻還是遮著,她衣著單薄,天寒地凍,此時身上確實有些發涼,脫鞋上了床,心下暗暗祈禱,齊寧若果真躲在床下,此時近在咫尺,萬不能發出動靜來。

    豐腴嬌軀坐到床上,床上香噴噴的錦被先前已經被丫鬟鋪開,掀起被子,正要拉起蓋好,猛地瞅見被子那邊隆起一塊,心下咯噔一沉,暗叫不好,顧老太卻已經道:“涵兒,蓋好被子,可別凍著。”

    顧清菡無可奈何,拉起被子蓋在身上,想了一下,伸出一條往那邊探了探,立刻碰到一個東西,熱乎乎的,心中暗暗叫苦,這才知道,齊寧那混小子竟然是躲到床上。

    齊寧在堂內沒找到躲藏的地方,眼見得顧老太已經進屋,只能跑到房內躲藏,可是怪就怪顧清菡屋里陳設太過簡單,想要找個好地方躲藏并不容易,而且想要打開窗戶從后面出去也是不成。

    上次齊寧半夜被毒蛇所襲,便考慮到顧清菡的安全,令人將顧清菡房內的窗戶加了幾道窗栓,所以要打開窗戶,也要費些時間,根本來不及。

    本來也想過往床底下躲,可是門外傳來顧老太聲音,顧老太隨時都會進來,齊寧只能瞧見被帳子圍住的香榻,便也不多想,連鞋都沒脫就鉆進了被窩里,只希望顧清菡盡快將顧老太支走,哪成想半夜三更,顧老太竟然要留在這里和顧清菡敘話。

    聽到顧老太聲音就在床邊,顧清菡也來,齊寧心知若被顧老太發現自己躲在顧清菡被窩里,老太太只怕當場就能背過氣去,緊張無比,躲在被窩里動也不敢動,連大氣都不敢喘,猛地感覺有東西碰過來,也不管是什么,兩只手一把抱住,卻是將顧清菡一條結實修長的抱住。

    “哎!”顧清菡被抱,條件反射輕叫一聲,顧老太立刻問道:“怎么了?”(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