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三二六章 滄海一聲笑
    琴音一開始頗為清幽,如同鳴泉落水般,音律也顯得頗為簡單,并不‘花’哨,但是這曲調雖簡單,卻偏偏干凈清澈。

    隨即見到小瑤雙手持‘洞’簫,合著琴音,一股蕭瑟的簫聲幽幽而起。

    在場眾人大都是一副不以為然之態,特別是先前已經獻過音律之技的八大書院弟子,顯然都沒有將瓊林書院這兩個‘女’子當成對手。

    一陣悠長的曲調過后,琴音忽然加快起來,而‘洞’簫的聲音也陡然急促起來。

    齊寧‘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雖然他對蘇紫萱的‘性’子十分厭惡,但是這一刻見到蘇紫萱雙手在古琴之上撫動,如同流水般嫻熟自然,心下倒是頗為感嘆,心想蘇紫萱的‘性’子雖然不好,但手上的功夫還是有些的,至少此時撫琴,與自己所設想的效果并無太大的差距,這是她第一次彈奏此曲,能有如此效果,實在是難得。

    而小瑤吹奏‘洞’簫,亦是讓齊寧贊嘆。

    這一對姐妹雖然都是蘇禎的血脈,但是相處的極其不和睦,齊寧本也擔心兩人心有旁騖,這曲子也就難以達到理想的效果,不過現在看來,兩人開始演奏之后,倒還真是將心思放在了曲調上,小瑤這邊顯然是盡力去配合蘇紫萱,以蘇紫萱的琴音為主,在旁輔助。

    雖然這樣一來,顯得琴主簫輔,無法真正進入琴簫融為一體的最佳境界,但對于頭一次琴簫合奏此曲來說,已經出了齊寧的預想。

    隨著琴簫合奏之音陡然一揚,西‘門’無恨和卓青陽幾乎是同一時間猛地揚起脖子,幾乎同時,就聽得齊寧已經放聲唱道:“滄海笑,滔滔兩岸‘潮’,浮沉隨‘浪’記今朝。蒼天笑,紛紛世上滔,誰負誰勝出天知曉。江山笑,煙雨遙,濤‘浪’淘盡紅塵俗事知多少。清風笑,竟惹寂寥,豪情還剩了一襟晚照......!”

    他聲音合上琴簫曲調,幾乎可以說是天衣無縫。

    琴簫合奏之音,本就已經吸引諸多人的注意,覺得這曲調雖然簡單,卻干凈清澈,而且氣勢不凡。

    等到齊寧第一聲唱出來,眾人愕然之際,隨著齊寧幾句歌詞一唱,許多人卻都已經被這曲子所吸引,更有人情不自禁地隨著打起拍子來。

    先前八大書院的音律各有所長,卻并無一人隨著打節奏,但此刻場會場近千之眾,竟有小半跟隨打拍子,只覺得這曲子當真是空闊豪邁,氣勢磅礴。

    這其采斐然之輩,注意到齊寧的歌詞,只覺得一氣呵成,豪邁灑脫,實在是難得一見的絕妙詞句。

    琴音陡然轉低,隨著齊寧先前的歌聲響起,在場所有人的目光都集中到三人身上。

    若說蘇紫萱和小瑤一開始還沒有完完全全投入到這曲調之中,但是隨著齊寧那豪邁的歌聲響起,兩人顯然也是受到感染,琴簫合奏的更為默契,與齊寧的歌聲渾然一體。

    直待狂風暴雨般的高亢之音漸漸消逝,余音了了,許多人還呆若木‘雞’,怔怔出神,沒有醒過來。

    也不知道人群之中誰叫了一聲“好”,四下里頓時一片歡呼之聲,更有許多人已經站起身來。

    蘇紫萱和小瑤顯然沒有想到一曲罷了,能引起如此‘激’烈的反應,此時四周的歡呼聲,明顯比八大書院笛子演奏完之后要高昂的多,不但是四周觀戰的文人士子,便是八大書院的眾弟子,一時間竟也不自盡叫喊起來。

    兩人臉頰都是一紅,低下頭去。

    蘇紫萱雖然是武鄉侯府千金大小姐,但出生至今,也不曾經歷過如此場面,更何況這四周都是文士才子,聽得四周的歡呼聲,一時間如在夢中,覺得頗有些不真實。

    薛丹青好不容易示意全場安靜下來,才見西‘門’無恨向齊寧這邊招手,齊寧走到評委席前,拱了拱手,與卓青陽對了個眼神,見得卓青陽面上是掩飾不住的興奮之‘色’,心知自己這一次倒算是成功。

    “吳先生,你是音律大家,瓊林書院這曲子,你看如何?”西‘門’無恨瞅向邊上的吳善道。

    吳善道撫須贊嘆道:“妙極妙極。”打量齊寧兩眼,問道:“你是?”

    西‘門’無恨貼耳向吳善道低語一句,吳善道一怔,更是詫異,問道:“原來是小侯爺。小侯爺,這曲子,不知.....不知出自何處?”

    齊寧含笑反問道:“吳先生是音律大家,可聽過此曲?”

    “不曾。”吳善道搖頭道:“老夫在音律之上也算是見多識廣,可是今日這曲調,還真是......,對了,小侯爺,這曲子可有名字?”

    “有!”齊寧點頭道:“滄海一聲笑!”

    “滄海一聲笑!”吳善道豎起大拇指,“好名字,好氣魄,與曲調相得益彰。”頓了頓,才道:“小侯爺,這曲子難道是你自己創作出來?”

    齊寧微笑道:“還請先生指教!”

    吳善道吃驚道:“當真是......當真是小侯爺所作?這.......!”竟是站起身,仔細打量一番,長嘆道:“奇才,奇才,若非聰明絕頂之輩,又如何能想到這般的創作方法......!”

    禮部尚書袁寧庵顯然對音律并不是十分‘精’通,雖然看樣子似乎對這曲子也是十分贊賞,不過自然是不知道吳善道話中意思,問道:“吳先生此話怎講?”

    “老大人,這曲子其實并不復雜。”吳善道向袁寧庵拱拱手,隨即才看向齊寧,道:“音律五音,宮、商、角、徵、羽,但凡知曉音律之人,都是一清二楚。”說到這里,忽地從桌后走出,到了蘇紫萱那具古琴邊上,盤膝坐下,單手伸出,依序彈出五音。

    在場懂得音律之人一時間還不明白吳善道的意思,卻聽得吳善道高聲問道:“諸位,音律五音,是否就是老夫方才所奏?”

    眾人都是點頭。

    卻忽見到吳善道再次伸手,一陣琴音過后,有人已經叫道:“這......這是剛才那曲子。”

    吳善道起身笑道:“方才所奏的曲調,老夫是依次奏出羽、徵、角、商、宮,僅僅只是反用了一下,但是味道也就出來了,在座諸位,可有人想過用此法創作出一曲子?”

    眾人這才明白過來,心想原來剛才那讓人‘欲’罷不能的曲調,竟然是如此簡單。

    吳善道往評委席走過去,緩緩道:“《樂志》有云,大樂必易,大禮必簡。也就是說,最高、最好、最妙的樂曲,一定是平易近人,簡單干凈。瓊林書院這一滄海一聲笑,真正是明白了《樂志》中這句話的‘精’髓。”

    西‘門’無恨卻是含笑向齊寧道:“小侯爺,這闕詞,也是你自己所做?”

    齊寧笑道:“我也只是以前閑來無事隨便寫著玩,也不知道寫得好不好,剛好覺著這曲子能和這闕詞配上,所以也就糊里糊涂唱了起來,諸位前輩可千萬別怪罪。”

    卓青陽是瓊林書院的院長,不好說話,禮部尚書袁寧庵卻已經笑道:“曲好,詞也妙。”看了身邊卓青陽一眼,意味深長笑道:“卓先生的才學,當時無人能出其右。”

    顯然這位老尚書還以為這都是卓青陽早先安排好。

    齊寧領著蘇紫萱和小瑤回到位置,瓊林書院一干‘女’學員都是興奮異常,現場的情景,她們自然是看在眼里,不但自己覺得曲子好聽,瞧見四周眾人在表演結束后的反應,只覺得這一次未必不能取得一個好名次。

    蘇紫萱臉上此時卻是紅撲撲一片,她本就極其愛慕虛榮,今日這一下大放異彩,卻是讓她的虛榮心得到了大大的滿足,從背后看著齊寧背影,以前只要瞧見這影子便咬牙切齒,但此時再看,似乎也不是那般可惡至極。

    忽地想到自己竟然能在第一次合奏之時就與小瑤配合的如此默契,連自己也感意外,不由扭頭看向小瑤,見小瑤也正瞧著自己,兩人目光一接觸,都迅收起目光,顯得頗有些尷尬。

    薛丹青在評委席與幾位評委低語了幾句,這才轉身走上前來,朗聲道:“第一輪琴技已經比賽結束,九大書院的分數也已經打出來,不過暫時還不會揭曉。四輪過后,再論分數。”頓了一下,才道:“現在開始第二輪。”

    四下里頓時議論起來。

    薛丹青招手示意眾人肅靜,才繼續道:“往年的書會,比較棋藝最是耗費時間,今年的規矩卻有些不同。”回轉身,令人敲了敲鑼鼓,沒過多久,只見到六名大漢拉著一架能活動的車子進到了會場,那車上放有一物,高高而立,卻被錦布罩住,根本看不清究竟是何物事。

    不少人禁不住站起來,想看個究竟,龍池書院負責維持秩序的弟子卻是示意眾人端坐,不要妄動。

    齊寧和瓊林書院一干‘女’學生也都是錯愕不已,瞧見車子被拉到了會場正中,薛丹青才走到車邊道:“這是袁老尚書專‘門’為了今次書會的棋藝大賽所準備,在此之前,除了袁老尚書,九大書院的人都不曾見過,諸位可能猜到里面是什么?”

    齊寧心想總要揭出來,又何必拐彎抹角故作神秘,但心里卻隱隱明白,那車子里無論是什么,總與棋賽脫不了干系。8(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