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三五一章 紫丁香
    月黑風高,孤男寡‘女’在這黑乎乎的木屋之中,依芙突然來了這么一句,齊寧怔了一下,見得依芙微低著頭,立時正‘色’道:“依芙姑娘,你把我當成什么人了?我知道我救了你,你心里一定很感‘激’,可是......咱們也不必以身相謝,這樣我會很不好意思。”不等依芙說話,微湊近一些,低聲道:“依芙姑娘,咱們從哪里開始脫起?”

    依芙抬頭瞧了齊寧一眼,猶豫了一下,才道:“你幫我.....幫我瞧瞧的左肩后面,我自己瞧不見,而且.....我身上好像沒了氣力,你.......。”

    齊寧聞言,頓時有些尷尬。

    依芙此刻桃瓣也似的瓜子臉蛋上一片‘潮’紅,她肌膚‘潮’漲,通體泛紅,滾熱的像是發了高燒一樣,‘潮’紅桃‘花’面,此際看來,宛若浸血。

    “哦哦,我幫你看。”齊寧到依芙身后跪下,伸手往依芙肩頭‘摸’過去,還沒觸碰,猶豫一下,問道:“依芙姑娘,你......你是真的讓我解開衣服?”

    “你是男人,不必.....不必啰里啰嗦。”依芙倒是十分干脆。

    齊寧道:“那好,我來動手,只是......你身上有這短夾,能不能先脫下,否則不大方便。”

    依芙嗯了一聲,她雖然氣力減弱,但卻還是解開了扣子,齊寧這才小心翼翼幫著依芙將短夾褪下,里面是紫‘色’紗裙,濕濕的紗裙緊貼在她的肌膚之上,圓潤的香肩宛若刀削。

    齊寧心想連這苗‘女’都不拘謹,自己一個大男人有什么好縮手縮腳的,而且依芙讓自己幫她看肩膀,當然不是閑來無事要讓他欣賞自己的身體,無非是讓他幫著瞧瞧自己肩頭的傷勢,那二胡老怪以毒針刺入到依芙肩頭,想要‘弄’清楚毒‘性’如何,自然少不得先看傷口。

    齊寧也不猶豫,用手小心翼翼將依芙肩頭的衣襟扯開,很快就‘露’出了半截子圓潤滑膩的香肩來,肌膚不算白皙,但是飽滿圓潤,十分光滑,宛若上等的緞子一般。

    “可瞧見針口?”依芙輕聲問道:“是否腫起來?”

    齊寧道:“別急,這里太暗,一下子看不清楚,讓我好好找一找。”

    他湊近過去,心想如果只是小小的毒針,就算刺入肌膚留下針口,那也很難尋見,仔細瞧了瞧,皺起眉頭,低聲道:“依芙姑娘,好像.....沒有腫起來,不過......!”

    “沒有泛腫?”依芙嬌軀一顫,肩頭微‘抽’,“那你......那你能瞧見是什么‘色’澤嗎?是否.....是否有地方發紅?”不等齊寧說完,卻見到依芙已經微抬起手,手中多了一件東西,“滋”一聲響,竟然亮起一絲光亮來。

    “依芙姑娘,這里不好......!”齊寧“點火”二字還沒說出口,卻發現那光芒雖然有些亮,但是散發的范圍卻很小,就像是螢火蟲的光芒一樣,他本來擔心屋內生火會被人發現,見此情狀,這才寬心,見依芙將那件東西遞過來,齊寧接過,類似松脂,借著火光瞧了瞧依芙肩頭,果見到依芙肩后有一塊巴掌大小的通紅之處,如同充血一般,但卻并無絲毫的腫脹。

    齊寧立刻輕聲道:“依芙姑娘,你猜的沒錯,你肩后紅的厲害,就像被火燒過一樣,你感覺如何?”

    依芙用手勉強拉起肩頭衣襟,卻是默然,并不說話。

    齊寧滅了火,坐到依芙身邊,輕聲道:“這毒十分古怪,要是毒‘性’劇烈,應該發紫發黑才是,這個.......!”

    “這是紫丁香之毒。”依芙忽然道。

    “紫丁香?”齊寧只覺得這名字十分的陌生,不過聽起來也不象什么厲害的毒‘藥’,雙眉微展,道:“你知道這是什么毒‘藥’就好了,知不知道如何解毒?我瞧這處大院十分龐大,應該是個豪富人家,這宅子修在荒郊野嶺,像這類人家,宅子里可能有‘藥’房,你若是知道如何解毒,我偷‘摸’出去找尋‘藥’方,可能不能給你找到解‘藥’。”

    依芙卻不說話,似乎并不著急。

    屋外的風雨聲已經極小,似乎大雨已經停歇下來,屋內此刻竟是暖洋洋的,只是兩人身上都是‘潮’濕衣裳,齊寧心想依芙既然中毒,身上若還是穿著這身濕衣衫,只怕會著涼生病,輕聲道:“依芙姑娘,你在這里歇一歇,我先去看能不能找兩套衣裳來,夜里寒,又不能生活,穿這身衣裳,很容易生病,你腳上的鞋子也丟失了,我順便找一雙鞋過來。”

    他正要起身,依芙忽然道:“我......我不能死,絕不能死!”

    這話說的莫名其妙,齊寧扭頭看著她,有些疑‘惑’,卻見依芙忽然抬頭道:“你......你是否已經娶了妻子?”

    她臉上‘潮’紅一片,但神情卻頗為嚴肅。

    齊寧心想這都什么時候了,這苗‘女’怎地還有心思打聽自己的‘私’事,只能道:“我還小,沒有娶妻,依芙姑娘呢?”

    依芙看上去已經有二十三四歲年紀,熟透了果子,齊寧心想窮山僻壤之民反倒喜歡早婚,漢家‘女’子十六七歲便已經嫁人,依芙只怕早就結婚,不過這苗‘女’身形婀娜,腰肢纖細,雙‘腿’筆直,倒也不像是生過孩子之人。

    依芙再一次問道:“你是說你還沒有娶妻?”

    “沒有。”齊寧道:“依芙姑娘為何會關心此事?”

    依芙想了一想,才道:“那......那你可聽說過紫丁香?”

    “沒有,不過這名字聽起來很美,不像是毒‘藥’。”齊寧干脆先坐下,“依芙姑娘,這紫丁香到底是什么毒?很厲害嗎?”

    依芙卻是咬著嘴‘唇’,冷哼一聲,道:“無恥!”

    齊寧一怔,皺起眉頭,還沒說話,依芙已經道:“我不是說你,我是說.....我是說那個老賊。”

    齊寧瞬間明白,依芙所說的自然是二胡老怪,道:“也不知道那兩個家伙到底是什么來路,邪‘門’的很。”

    “紫丁香即使在西川也不多見。”依芙垂眉斂目,一雙美麗的翦水瞳眸盯著地面,空‘蕩’‘蕩’的并無神采,聲音頗為冷清,不帶感情:“紫丁香被一些達官貴人當做‘藥’物增加.....增加興致,只是紫丁香倒無妨,可是一旦服下紫丁香配制的‘藥’物,只要碰上涼水,就......就會中毒......!”

    齊寧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那二胡老鬼用毒針刺你,毒針里面帶著紫丁香之毒,然后你在雨中被淋,本來就已經與涼水接觸,咱們又落入河水之中,所以毒‘性’便即發作了。”

    依芙微點螓首:“我先前就猜到幾分,只是不敢肯定,現在......現在是確定了。”

    齊寧皺眉道:“依芙姑娘,我瞧你面‘色’泛紅,不像中了劇毒‘藥’物那般臉‘色’發青,中了紫丁香之毒,又會如何?是了,你說紫丁香被一些達官貴人當作‘藥’物提升興致,這種毒‘藥’,又提什么興致?”

    依芙瞟了齊寧一眼,‘欲’言又止,終是硬著頭皮道:“是用來.....用來歡.....歡好.....!”說到這里,饒是苗‘女’開放,衣服卻也是面紅耳赤,但神情卻還是保持淡定。

    齊寧一瞬間便即明白過來,失聲道:“你.....你中了‘春’‘藥’之毒?”猛然間醒悟,那二胡老鬼十分好‘色’,與依芙打斗之間,一直都是在挑‘弄’依芙,顯然是將依芙當成了盤中餐,他故意以毒針刺入依芙肩頭,卻不取依芙‘性’命,卻原來是有此種目的。

    依芙說破之后,反倒不再羞赧,顯得坦然不少,道:“我.....我身上越來越燙,而且據我所知,如果六個時辰之內無法解毒,就有......就有‘性’命之危,我的任務還沒有完成,現在不能死,所以.......!”

    “六個時辰?”齊寧想了想,道:“從中毒到現在,也有兩三個時辰了,如此說來,剩下的時間不多。”皺眉道:“咱們可得盡快解毒。”

    依芙猶豫了一下,終是抬頭,瞧著齊寧,問道:“我還不知道你的名字。”

    “啊,我叫......齊無名!”齊寧想了一下,終究還是沒有將真實姓名告知。

    依芙蹙眉道:“齊無名?”狐疑道:“這真是你名字?你可不能騙我。”

    齊寧只是笑了笑,卻見依芙微一沉‘吟’,終是問道:“齊無名,你......你喜不喜歡我?”

    齊寧怔了一下,他雖然知道苗‘女’開放,但依芙如此直接詢問,卻還是讓他有些意外,笑道:“依芙姑娘相貌出眾,我想任何男人都會喜歡的。”

    “我是問你,沒有問別的男人。”依芙卻是一臉嚴肅:“如果讓你做我的情郎,你愿不愿意?”

    齊寧抬手撓了撓頭,苦笑道:“依芙姑娘,你......你這是逗我玩嗎?”

    “我沒有時間和你說笑。”依芙神情肅然:“我要你做我的情郎,只要你愿意,現在你就是我的情郎,你愿不愿意?”

    齊寧微皺眉頭,想了一下,瞬間便即想通了其中的關竅。

    依芙雖然是苗‘女’,但絕不可能見到一個男人便即喜歡,兩人在一起的時間不過短短幾個時辰而已,雙方甚至都不知道對方的底細,此種情況下,若說依芙當真是看上了自己,那絕無可能。

    他此時明白,依芙身中之毒,要想接觸,只怕是要用一種極為特別的方法,而他已經想到了那種可能,依芙先是問自己是否婚配,又詢問自己是否喜歡她,甚至要讓自己成為她的情郎,最終的目的,只是為了解除身上之毒。

    齊寧只覺得有些匪夷所思,他前世倒是瞧過許多影視小說之中都出現這種情節,卻想不到如此狗血的劇情竟然會活生生地要在自己身上上演,雖然依芙身材火爆,相貌出眾,但是兩人相識不過短短幾個時辰,卻要肌膚相親,就算齊寧見多識廣,也不禁感到愕然。(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