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三八六章 真假候爺
    第四更,給力不?勤勞不?2017年最后一天,恭祝大家來年身體健康,大吉大利,一帆風順!

    --------------------------------------------------------------

    齊寧卻已經驟然變色,搶上一步,沉聲道:“巴耶力洞主,你說的錦衣候在哪里?白縣令又在哪里?”

    “你是什么人?”巴耶力皺眉道:“依芙,這人為何和你在一起?”

    “阿兄,我說過,他不但救過我的命,而且救過大苗王的命,是咱們苗人的朋友。”依芙道:“我們信得過他。”

    白牙力也道:“巴耶力洞主,這位好朋友是值得信任的,你不必懷疑。”

    巴耶力面色這才和緩,行禮道:“原來你救過阿妹和大苗王的性命,是巴耶力失禮了,來進屋說話。”

    幾人進了屋,其實苗寨洞主和頭人雖然在苗寨中地位很高,但住處卻也都是很為特別,并不比普通人要大。

    屋內十分寬敞,正對大門的墻上,還掛著一張地圖,地圖十分簡陋,不過上面卻標識了不少地點,齊寧心知這幅地圖很可能就是黑巖嶺的地形圖,上面標示之處,應該就是重要的地點,用以守衛。

    落座之后,依芙才問道:“阿兄,你說錦衣候來過,是什么時候來的?”

    “昨天中午。”巴耶力笑道:“昨天中午,突然得到消息,錦衣候爺親自到了西川,而且要進山見我,我本來不相信,等侯爺進山之后,拿出了信物,我才知道是真的。”

    “洞主,敢問一句,他給你的信物,可是一串項鏈?”齊寧盯著巴耶力,一字一句道:“狼牙鏈!”

    巴耶力一怔,立刻問道:“你怎么知道?”

    齊寧心下一沉:“如此說來,對方確實是一串狼牙鏈取信了洞主?”

    “你這話是什么意思?”巴耶力眉頭微緊,“那串狼牙鏈,有我們黑巖洞苗寨特殊的記號,就算是寨子里的人,知道的也不多。當年錦衣老侯爺討伐李弘信,我們黑巖洞幫助過老侯爺,老侯爺對我們也很好,他們走的時候,阿爹將項鏈送給了老侯爺,知道這件事情的人也沒有幾個,你是怎么知道的?”

    依芙也是狐疑看著齊寧,疑惑道:“你怎么知道狼牙鏈?”

    齊寧嘆了口氣,問道:“白棠齡是否已經被錦衣候帶走?”

    “你這個也知道?”巴耶力詫異道:“不錯,要解釋誤會,只有白縣令出面。韋書同不敢進山,也不派人進山與我們談判,他們心里有鬼,一定是想害我們,我也信不過他。錦衣候來了,我們當然信得過,將白縣令交給錦衣候,侯爺自然能還給我們清白。”

    “白糖令被他帶走,不但不能還你清白,而且接下來的事情會更加麻煩。”齊寧皺眉嘆道:“不過這是我犯了一個大錯,一定會幫你們找回清白。”

    齊寧這句話讓三人聽得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

    巴耶力有幾分不悅,道:“你說的話,我聽不明白。”

    “白棠齡被帶走,如果我猜得不錯的話,他現在只怕已經變成了一具尸首。”齊寧神色凝重:“一具尸首,當然不可能為你們洗刷清白。”

    巴耶力霍然站起身來,厲聲道:“你是說錦衣候會害我?”回過身,已經拿過一把彎刀在手,刀鋒指向齊寧,怒道:“你是在挑撥黑巖洞和錦衣候的關系,原來你不是好人。”

    他越是這樣,就越發表示黑巖洞確實對錦衣候充滿了信任。

    依芙見狀,急忙起身抓住巴耶力手腕,道:“阿兄,你不要心急,他一定不是挑撥離間。”

    白牙力也起身道:“巴耶力洞主,不如讓好朋友說清楚。”

    “你們知道,我巴耶力并非魯莽之人。”巴耶力盡力克制自己的情緒,“可是我不允許任何人褻瀆錦衣候。”

    齊寧起身來,按照苗人的禮儀深深一禮,才道:“洞主,感謝你對錦衣候的信任,我并無絲毫褻瀆錦衣候的意思。”頓了頓,才終于道:“我只是想告訴你,拿著狼牙鏈前來的那位,并非真正的錦衣候。”

    此言一出,不但是巴耶力,依芙和白牙力也是驟然色變。

    巴耶力目光如刀,沉聲道:“你說什么?”

    “我知道你們難以接受。”齊寧嘆了口氣,“但是事實確實如此,那串狼牙鏈,本不屬于他,他拿了狼牙鏈在手,而且對狼牙鏈的來歷很清楚,所以假冒成錦衣候來到黑巖嶺,其目的,就是要從洞主手里帶走白棠齡。白棠齡一旦被殺,黑巖洞有口難辯,而這就是對方的目的。”

    “不對。”依芙搖頭道:“狼牙鏈是阿爹當年送給錦衣候,錦衣候的東西,又怎會被別人偷走?”看著齊寧,道:“你是不是弄錯了?”

    齊寧嘆道:“別的事情我可能會弄錯,但是這件事情.......普天之下,只怕沒有人比我更能肯定。”

    白牙力也是神情凝重,道:“好朋友,如果真的是有人假冒錦衣候帶走了白縣令,事情可就非同小可。你可有什么證據證明擁有狼牙鏈那人是假冒的錦衣候?”

    齊寧想了一下,才道:“我就是證據。”

    “什么?”依芙和巴耶力對視一眼,蹙眉道:“你是證據?”

    “其實我只怕說出來,你們不會相信。”齊寧道:“因為我若換作是你們,也不會相信,但這卻又是事實。”頓了頓,才凝視依芙,一字一句道:“因為我才是真正的錦衣候,齊寧!”

    屋內一時間死一般的寂靜。

    依芙三人都是睜大了眼睛,嘴唇動彈,卻無一人說出來。

    匪夷所思!

    良久之后,齊寧才道:“我知道你們不會相信,可是除了這面金牌,我似乎也沒有其他東西可以證明我就是錦衣候。”說完,掏出那面御賜金牌,放在了桌子上:“這是圣上御賜金牌。”

    依芙終于回過神來,不敢置信道:“你......你說你是錦衣候,你......你真的是錦衣候?”

    齊寧含笑道:“依芙,對不起,我一直沒有向你說明身份。我此行西川,就是奉旨調查黑巖洞事件,皇上覺得這其中有隱情,所以我才要調查真相,事情隱秘,所以一直不便透漏身份。”

    依芙神情復雜,一時間不知道說什么好。

    巴耶力冷笑道:“你是錦衣候,那找我要白棠齡的人又是誰?他為何能夠冒充你?狼牙鏈是阿爹送給錦衣候的信物,錦衣候的東西,又怎會落在別人手里?”

    “這就是我犯的過錯。”齊寧道:“此行西川,途中狼牙鏈不知在什么地方遺失,甚至不知何時遺失。”

    依芙陡然明白什么,問道:“你在蒼溪苗寨,忽然急著要走,是不是......?”

    “不錯,當時我已經準備向大苗王和你坦承身份,只不過空口無憑,我以為拿出狼牙鏈,就可以證明身份。”齊寧苦笑道:“可是那時候我才發現,狼牙鏈已經從我身上不翼而飛。當時我就知道事情麻煩,如果只是落在荒郊野外,無人知曉,那倒無妨,可是如果是有人精心設計,故意從我身上取走狼牙鏈,就必定有人會假冒錦衣候帶走白棠齡。”

    白牙力也是恍然大悟:“原來如此,所以您才一路上馬不停蹄,晝夜趕路。”

    “是。”齊寧道:“我只盼對方也要花些時間,能夠及時趕到,阻止白棠齡被帶走,可是現在看來,我們終究晚了一步。”

    巴耶力左右瞧了瞧依芙和白牙力,問道:“你們相信他?”

    “阿兄,如果他不是錦衣候,又怎會在發現狼牙鏈遺失之后,日夜兼程趕到黑巖嶺?”依芙肅然道:“而且這面金牌是真的,我們親眼看道官兵對這面金牌下跪,皇上難道會將金牌亂送給別人?”

    白牙力也微微頷首道:“山下的時候,他就問是否有漢人進山,自然是料定有人會假冒錦衣候進山。巴耶力,我相信這位好朋友......不,我相信他就是錦衣候。”

    齊寧微微頷首,道:“謝謝你們相信。不過我們終究還是遲了一步,被賊人帶走了白棠齡。”頗有些懊惱。

    巴耶力忽然道:“我只說錦衣候帶走白縣令,并沒有說他們已經下山,你若果是真的錦衣候,其實并沒有來遲。”

    三人齊齊看向巴耶力,都顯出吃驚之色。

    “阿兄.......!”依芙驚喜交加,拉住巴耶力手臂,“你是說......你是說假冒的錦衣候還沒有離開黑巖嶺?”

    巴耶力緩緩道:“昨天中午他們來到黑巖嶺,拿出了信物,告訴我要還給黑巖洞清白。錦衣候是我們的大恩人,來到山上,我當然不會讓他立刻離開,雖然寨子里的糧食不足,但昨天晚上我還是吩咐準備了一場宴席,而且硬是將他們留了下來。”

    齊寧想不到峰回路轉,也是欣喜無比,問道:“后來如何?”

    “錦衣候昨晚十分高興,不但和我們飲酒吃肉,而且還觀看了歌舞。”巴耶力道:“表演歌舞的時候,他看上了兩個姑娘,還說要帶她們回京城,娶她們過門,讓錦衣侯府與我們黑巖嶺世代交好。”

    依芙蹙起秀眉,巴耶力繼續道:“錦衣候看上我們苗家姑娘,而且愿意娶她們入門,這當然不是壞事,而且錦衣候昨天晚上就帶著她們入了洞房。”

    齊寧皺起眉頭,欲言又止。

    “今天一早,錦衣候起的很晚,起床之后,本來要走,可是他不懂苗家的規矩,要娶那兩個姑娘,當然要去見她們的父母。”巴耶力道:“按照咱們苗寨的規矩,要給女方的父母辦下酒席,請他們的賜福。”

    齊寧眉目舒展開來,笑道:“所以今天他要在寨子里擺酒席,無法離開。”

    巴耶力點頭道:“不錯,雖然他是錦衣候,可以擁有很多妻子,但進了苗寨,要娶苗家女子,就要按照苗家的規矩來,這個規矩壞不得。錦衣候知道是規矩,只能答應,所以我代替他在寨子里擺了酒宴,請了兩位姑娘的父母和姐妹過來,大家十分熱鬧,從中午一直喝到了黃昏時候,錦衣候飲酒太多,無法下山,只能在這里再留一晚。”

    “那他現在......?”

    “就在距離這里不到一里地的木樓里。”巴耶力道:“白棠齡我交給了他們,現在也在那邊,被他的人保護著。”(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