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四零一章 邋遢怪客
    尚未入夜,成都街道上依然是人來人往,馬夫‘抽’動馬韁繩,徑自領著齊寧往城中最大的醫館過去。????

    幾名官兵則是騎馬跟在馬車邊上,前面亦有一人開道。

    天壽醫館乃是成都府名氣最響亮的醫館,光‘門’面就是十分的考究,到得天壽醫館,依芙已經是奄奄一息,臉‘色’慘白,渾身冷,若非感覺到還有些許微弱呼吸,都要讓人誤以為已經死去。

    官兵率先搶入醫館之內,里面得知是貴人駕到,哪敢怠慢,早有人過來領著齊寧進了一處屋內,齊寧將依芙小心翼翼放到木‘床’上,坐鎮醫館的岳大夫已經領著兩個幫手匆匆過來。

    齊寧見得大夫過來,立刻道:“大夫,我不管你用什么辦法,一定要救活她,只要救活了她,必有厚報。”

    岳大夫也是拱拱手,屋內有兩根燈柱子,上面點著油燈,屋內倒是異常的明亮,那岳大夫瞧見一臉慘白,又見到她‘胸’腹處的衣襟滿是鮮血,也是維吃了一驚,低聲道:“先止血!”

    邊上兩名助手立刻協助幫忙,其實齊寧在路上已經做了應急的處理,用衣襟按住了傷口處,以免失血過多,但畢竟不懂醫術,并沒有完全處理好。

    那岳大夫已經從官兵口中知道齊寧身份,向齊寧道:“侯爺,你先稍坐片刻,這邊先‘交’給我們。”

    齊寧知道自己在一旁焦急,反倒影響大夫救人,微微點頭,看著臉如白紙一動不動的依芙,心如刀割,卻還是退出屋內。

    他在小廳內呆坐良久,終是聽到腳步聲,急忙起身,只見到岳大夫已經從屋內走出來,神情凝重。

    齊寧隱約感覺事情不妙,豁然起身,沉聲問道:“情況如何?”

    岳大夫搖搖頭,苦笑一聲,嘆氣道:“侯爺,小人已經盡力,可是......!”話聲未落,齊寧已經揪住他衣領,厲聲道:“老子不要你說可是,你必須救活她!”

    岳大夫忙道:“侯爺,這位姑娘的身體被貫穿,傷了要害,根本不可能治好,小人......小人不是神仙,回天無術......!”

    邊上一名助手也是道:“侯爺,岳大夫是成都醫術最好的大夫,他已經盡力,實在是......!”

    齊寧只覺得全身軟,心知這岳大夫既然這般說,就算自己殺了他,也是無濟于事。

    “侯爺,還有......還有最后一口氣,您......您有什么要說的,可以.......!”岳大夫見得齊寧雙目赤紅,心知齊寧現在的心情。

    “只要有一口氣,就能活命。”忽地聽到一個聲音道:“誰說傷到要害就不能救活?醫術之道,本就是起死回生。”

    這聲音來得極是突兀,全無征兆,幾人都是瞧過去,只見一個矮矮胖胖年過五旬的老者不知何時進到醫館來,他衣衫十分邋遢破舊,腰間懸掛著一只酒葫蘆,手里拎著一只破舊的袋子搭在肩頭,乍一看去,無論怎樣都像是一名沿街乞討的叫‘花’子。

    “你是何人?”一名助手見到一名叫‘花’子貿貿然闖進來,臉‘色’一冷,抬手道:“胡言‘亂’語,還不滾出去。”

    那矮胖老者搖頭嘆道:“自己沒本事,還在耀武揚威,換我兩年前的脾氣,定要你起不了‘床’。”徑自走過來,往依芙所在的屋里去。

    “你干什么?”有人要阻攔,齊寧卻已經沉聲道:“不要攔他。”

    這矮胖老者聽起來大言不慚,可是岳大夫既說無救,齊寧心想這種時候只要有一線機會都不能放過,向那矮胖老者拱手道:“前輩能救人?”

    矮胖老者沒好氣道:“她現在還有一口氣,我或許能試一試,要是擋在這里,耽擱時間,真要是最后一口氣都沒了,我也不是神仙,那就真的救不活了。”徑自往里走,矮胖的身體碰到那擋住自己的男子,就聽那男子“哎喲”一聲,竟是被撞開過去。

    齊寧一見,便知道這矮胖老者頗不簡單。

    雖然這矮胖老者來的極其突然,但這是最后機會,齊寧當然不會放過,跟著矮胖老者進了屋里。

    那矮胖老者到得木‘床’邊,掃了一眼,先是將自己背上那破舊的袋子放下,這才仔細看了看依芙,忽地摘下腰間的酒葫蘆,瞥了齊寧一眼,以吩咐的口氣道:“幫我打開她的嘴巴。”

    齊寧也不猶豫,坐在‘床’邊,小心翼翼掐開依芙的嘴巴,只見那矮胖老者已經打開塞子,將葫蘆口對著依芙的嘴,往里倒入,齊寧一開始本以為里面盛裝的是酒,可此刻卻聞到一股子極為辛辣的味道,有些腥臊,皺眉道:“這是什么?”

    矮胖老者只是嘿嘿一笑,并不回答,不過往依芙口中倒入時,十分講究,那水質如同黏絲一般。

    借著燈火,齊寧此時也已經看清楚這矮胖老者的容貌。

    他衣著邋遢,頭頂是‘毛’稀疏,卻是頭頂正中禿頂,邊上一圈‘毛’有些白黃,他相貌平平,甚至有幾分丑陋,鼻子下塌,嘴巴卻很闊,一雙眼睛卻十分細小,不過相貌雖然不佳,讓人看上去卻并不會生出討厭之感。

    “前輩,你.....你真能救活依芙?”感覺依芙全身冰冷,甚至連呼吸也有些感覺不到,齊寧心下揪緊。

    矮胖老者一翻眼睛,道:“廢話,按我兩年前的脾氣,你這樣說,我定讓你起不了‘床’。她要是活不了,我何必白白‘浪’費這神仙水。”

    “神仙水?”齊寧一怔,“神仙水是什么東西?”

    矮胖老者嘿嘿笑道:“神仙水就是神仙水......!”往前湊近齊寧一些,低聲道:“我說是從天上偷來的,你信不信?”

    齊寧搖頭道:“不信。”

    矮胖老者立時哈哈大笑起來,便在此時,卻聽到依芙一陣劇烈咳嗽,似乎是被神仙水嗆住,齊寧見狀,眼眸中顯出一絲喜‘色’,矮胖老者卻已經收起葫蘆,從身上取了一只黑‘色’‘藥’丸,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勢送入到了依芙的口中。

    說來也怪,依芙本來一陣咳嗽,‘藥’丸放入,咳嗽立刻停住。

    矮胖老者這才回頭,只見到那岳大夫和兩名助手正站在不遠處十分詫異地看著這邊,矮胖老者招手道:“你是叫岳青云吧?醫術還算說得過去,過來在旁邊搭把手。”

    岳青云不由皺起眉頭。

    他年歲和矮胖老者相仿佛,而且在成都府乃是赫赫有名的杏林圣手,平日里就算是那些達官貴人見著他,也是禮敬三分。

    這天壽館是他開設,而且他自己是坐鎮大夫,但平日里卻是自己的幾個徒弟治病救人,除非萬不得已他才會親自出手,今日如果不是錦衣候爺親自前來,那也勞動不了他出手。

    可是這突然闖進來一個邋里邋遢的乞丐,一副高深莫測的樣子,這讓岳青云心下大是狐疑,這時候聽得矮胖老者用這樣一副居高臨下的口氣與自己說話,更是反感,但錦衣候在場,也不好作,上前兩步,淡淡問道:“要我做什么?”

    “做什么?”矮胖老者一翻眼睛,“按我兩年前的脾氣,定然要讓你起不了‘床’。你是大夫,大夫是做什么?當然是要治病救人。”向后面那兩名助手揮手道:“你們出去,火候不到,只會誤事。”又看了齊寧一眼,道:“你也不成,出去待著,我沒出去之前,不要讓人進來就是。”

    齊寧張了張嘴,終是拱手道:“有勞前輩了。”轉向岳青云拱手道:“岳大夫,也請你鼎力相助,若是能夠讓依芙安然無恙,我一定重重報答。”

    他心里很清楚,沒有三分三,不敢上梁山,這矮胖乞丐雖然來路不明,行為古怪,但既然這般做,估計還真有些本事,而且眼下岳大夫已經指望不上,只能將希望寄托在矮胖乞丐身上。

    不過矮胖乞丐既然讓岳青云在旁助手,顯然是一個人還無法搞定,需要幫手,他看得出這岳青云也是個心高氣傲之人,只怕兩人沖突影響治療依芙,所以自己向岳青云道謝,也等若是給他幾分面子,讓他盡力。

    岳青云雖然對矮胖老者略有一絲不滿,但錦衣候這般說,忙拱手道:“不敢不敢,侯爺放心,治病救人,乃是我輩分內之事,只有有希望,小人定會盡全力。”

    齊寧微微頷,瞧了依芙一眼,只見到依芙依然是臉‘色’慘白,牙關緊閉,心下傷痛,轉身出了‘門’去,心中暗自祈禱,只盼老天有眼,無論如何也要讓依芙活轉過來。

    齊寧到了小廳重新坐下,心中忐忑,很快便見到岳青云出來,召過那兩名徒弟,囑咐幾句,那兩名徒弟退下,很快各自又搬了一根燈柱子過來,岳青云接了進去,兩名徒弟退下之后,沒過多久,又各自拎著兩桶水來,桶面冒著熱氣,顯然是溫水。

    岳青云將四桶溫水接入進去,順手關‘門’。

    齊寧坐在椅子上,一雙眼睛卻始終盯著那扇‘門’,這時候他也不去想今夜遇刺之事,也不想矮胖乞丐的來歷,只是想著等屋里的人出來之時,能告訴他依芙已經安然無恙。

    ----------------------------------------------------------------------

    ps:昨日一章出,很快就接到了死亡威脅,沙漠是在恐懼中煎熬到現在,哎,玻璃心的渣渣們,你們要殺要砍就來吧,我可是苦練二十年童子功的男人。

    年終盤點競爭還在繼續,依然求大家繼續堅持下去,堅持到最后,不管名次咋樣,我們已經是勝利者。

    有月票的砸一砸,好像距離上面不遠,給力一點能夠踩踏不少人!8(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