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四三七章 教主
    冰棺從水潭之下緩緩升上來,猛聽得青銅將軍低喝一聲,“嘩”的一聲響,整個冰棺已經升出水面,變了方向,竟在空中滑過,落在了尚未破開的冰面上。 (.. )

    齊寧瞳孔收縮。

    這青銅將軍的武學造詣,齊寧所見的高手,并無人能夠達到此種境界,心下一凜,暗想難不成真的如同花想容所言,這青銅將軍竟然是一位武學大宗師?

    可是既然身為五大宗師之一,為何他要在京城吸血犯案?

    他曾經做過判斷,這青銅將軍很可能是在朝中為官之人,而且就在大楚京城為官,但據楚歡的了解,天下五大宗師,大楚帝國也僅僅有一位劍神北宮連城,并無聽說還有第二位大宗師。

    他心下疑惑,卻猛聽得一聲低喝,只見到灰袍人竟是沖上前去,直往青銅將軍攻過去。

    此刻不但是齊寧,便是花想容等人也都覺得灰袍人無疑是飛蛾撲火。

    這青銅將軍的武功遠勝灰袍人,灰袍人挺身上前,莫說他現在已經受傷,即使完好無損,也定非青銅將軍的敵手。

    果然,青銅將軍瞧見灰袍人沖過來,身形陡起,如同鷹隼般飄然迎向灰袍人,灰袍人抬手出掌,青銅將軍卻已經從他頭頂掠過,轉瞬間已經將灰袍人的頭罩取了下去。

    灰袍人一呆,青銅將軍卻已經飄出兩丈之外,丟開手中頭套,背負雙手,瞧著灰袍人,笑道:“黑蓮四使,毒醫色鬼,黎西公,你的武功比起你的醫術,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

    花想容等人都是一怔,想不到這灰袍人竟然是黑蓮圣使。

    齊寧此時在假山后面也看得清楚,那灰袍人正是不久前在成都救過依芙的邋遢老者,心想原來那邋遢老者果真是黎西公。

    黎西公乃是絕頂的杏林高手,可說是妙手回春。

    上次齊寧就有過懷疑,此時看見他相貌,這才確定,只是比起上次邋遢模樣,黎西公此刻一身灰袍,氣質與上次迥異。

    只是齊寧卻沒有想到黎西公竟然就是黑蓮教四圣使之中的醫使。

    他心下陡然一震,心想黎西公乃是唐諾的師傅,他既然是黑蓮四大圣使之一,難道唐諾也是黑蓮教中人?

    齊寧早就知道唐諾和小阿瑙頗有淵源,他知道黎西公與毒使秋千易乃是師兄弟,也一直以為唐諾和小阿瑙算是同一個祖師爺。

    此時卻想到,如果唐諾也是黑蓮教中人,與阿瑙熟識,那也就不為怪了。

    黎西公卻是緩步移到冰棺邊上,護住冰棺,冷笑道:“閣下武功了得,天下都可去得,卻也趁虛而入,做這鬼鬼祟祟之事。”

    “鬼鬼祟祟?”青銅將軍怪笑道:“我想來就來,想走就走,何必鬼鬼祟祟?區區黑蓮圣教,我倒沒放在眼里。”

    黎西公道:“你也不必大言不慚,我黎西公在黑蓮教中,武功低微,被列入四大圣使,也只是靠了這張老臉而已。你勝過我,實在算不得什么,黑蓮教高手如云,你武功雖高,若是其他人在此,也容不得你放肆。”

    “哦?”青銅將軍笑道:“黑蓮教高手如云?如果我沒有說錯,閣下似乎早已經不是黑蓮教中仁人了。”

    黎西公微微變色,花想容也是蹙起柳眉。

    齊寧心下奇怪,暗想青銅將軍明明說黎西公乃是黑蓮四圣使之一,怎地一轉眼就變了話風,居然說黎西公早已不是黑蓮教眾。

    “如果我沒有說錯,多年之前,你黎西公就已經破教而出。”青銅將軍沙啞著聲音道:“黑蓮教地處西陲,江湖上對黑蓮教所知甚少,至若教內事務,知道的人更是少之又少,你是黑蓮圣使,知道的人就不多,知道你破教而出,更是鳳毛麟角。”

    黎西公駭然道:“你.....你到底是什么人?”

    “黎西公,你醫術精妙,濟世救人,也算是功德無量。”青銅將軍緩緩道:“我念在你心地仁善,今次就不與你一般見識。只要你承認自己不是黑蓮教眾,我今日就絕不難為你,你想去哪里,我也不會阻攔。”

    黎西公怒極反笑:“如此說來,我還要謝你才是。”

    “那倒不必。”青銅將軍怪笑道:“我殺人,不怕人怨恨,救人,也從不讓人感激。”頓了頓,才問道:“你告訴我,你與黑蓮教是否還有關系?”

    黎西公哈哈笑道:“我也不知你從何處聽到如此荒謬的消息。我黎西公自打入教那一天開始,便已經立誓要與黑蓮教共存亡,所謂的破教而出,子虛烏有,簡直是一派胡言。”

    青銅將軍道:“你這老頭倒是有幾分骨氣,難道你不怕我殺了你?但凡是黑蓮教眾,我見一個殺一個。”

    黎西公微挺胸膛,道:“那你大可以從我開始殺起,不過我這等無用之人,就算殺傷一千一萬個,也對黑蓮教毫無損傷。我說過,黑蓮教高手如云,我是最無用的一個,玄陽太陰任何一個在這里,你都未必能勝。”

    青銅將軍道:“你不提毒色鬼三人,看來也算是承認我的武功比他們要高。玄陽太陰......嘿嘿,他們現如今身在何處?”說話之間,卻是緩步向黎西公走過去。

    黎西公毫無畏懼之色,雙手呈掌,他方才受傷,但是服下藥丸之后,迅速恢復了不少,臉上已經恢復了血色。

    “黎西公,我給了你機會,你卻不識好歹。”青銅將軍森然道:“為了一尊冰棺,卻要害了自己性命,讓自己高超的醫術從此斷絕,這便是你想要的?”

    黎西公淡淡道:“連一尊冰棺都無法保護,又有什么能耐救濟天下人?”

    青銅將軍抬起手臂,道:“那可就怪不得我了。”

    黎西公也是雙掌抬起,冷笑道:“黑蓮教雖然名聲不好,但教內還真沒有一個怕死之人,貪生怕死,那也入不了黑蓮教。”

    齊寧瞧見青銅將軍便要出手,心下大是著急。

    黎西公救過依芙性命,對齊寧來說,那便是大恩人,而且他又是唐諾的師傅,若是自己見死不救,實在是說不過去。

    可是他卻又有自知之明,心知以自己的武功修為,就算出手,也根本擋不住青銅將軍,心下焦急。

    忽聽得一個聲音響起:“黎西公,你不顧生死,還在維護黑蓮,過往的恩怨,本座不再追究。”聲音之中,一道身影竟是從竹林之中飄然而出,宛若一片烏云,隨風而過,竟是一飄數丈,穩穩地落在了冰棺之上。

    只見那人披著一件灰色的大氅,頭上扎著苗家人的頭巾,臉上竟然也戴著一張面具,青銅將軍面具略帶黃銅之色,這人臉上的面具竟是純黑色。

    大氅飄動,雖然距離頗遠,但齊寧分明瞧見大氅上繡著斗大的黑色蓮花。

    此人身材并不高,即使站在冰棺之上,也比黎西公高不了多少,但是大氅飄動,黑色面具閃爍著黝黑的光芒,卻是氣勢凜人。

    齊寧心下一凜,瞬間便想到,這身披大氅之人,只怕就是黑蓮教主。

    此前清冷的冰潭,這一刻卻是異常熱鬧,各路高手紛沓而至,讓人目不暇接。

    青銅將軍如同雕像般站定,那灰氅人卻也是紋絲不動,冰潭周圍本就寒冷至極,這一刻寂然無聲,空氣竟似乎完全凝固,更是寒冷刺骨。

    “區區黑蓮教不在閣下眼中,卻不知閣下眼中又有何物?”片刻之后,黑蓮教主率先打破沉寂,“本座閉關,本是秘事,卻不想風傳在外,眾多朋友前來拜山,山中無主,諸位不請自來,是否有些無禮?”

    花想容等人面面相覷,他們費盡心思潛入迷花谷,本以為冰棺寶物唾手可得,卻不想來了一個青銅將軍,命懸一線,此時真正的主人竟是出人意料前來,便知道這一次兇多吉少,擅闖黑蓮教禁地,黑蓮教主當然不會輕易放過。

    青銅將軍嘆了口氣,終于道:“你就是黑蓮教主?”

    灰氅人淡淡道:“我就是。”

    “我若想要取得冰棺之物,只能與教主一決勝負。”青銅將軍嘆道:“可是挑戰一位大宗師,對任何人來說,都是自不量力。”

    教主道:“很多人都是這樣認為。”

    青銅將軍道:“可是據我所知,教主如今正在閉關修煉時期,這種時候,功力并未達到巔峰狀態,換句話說,教主的大宗師實力,總是要打些折扣的。”

    “或許我現在功力全無。”教主笑道。

    青銅將軍道:“若是如此,我是否可以試一試,瞧瞧是否真的能夠與教主比試一番?能與大宗師交手,哪怕是打了折扣的大宗師,即使死在教主手里,此生也將無憾。”

    教主笑道:“生亦何歡,死亦何懼,但凡是人,總有死的那一天。”

    青銅將軍也是笑道:“教主一語點醒夢中人,不錯,生亦何歡,死亦何懼,既然都有死的那一天,還不如死的讓自己毫無遺憾。能與大宗師一戰,大快平生!”

    “能夠修成吸鼎,閣下自然也不是泛泛之輩。”教主道:“據本座所知,吸鼎早在百年前就已經失傳,閣下能夠得到,看來本事不小。”

    “區區吸鼎,在大宗師不面前,不值一曬。”青銅將軍笑道:“今日若是能得窺大宗師的超凡武道,才是畢生幸事。”他說話之間,猛地抬手,整個人已經輕飄飄地向教主撲過去。

    --------------------------------------------------------------------------------------------

    ps:感謝一茶一座、貝大大、評審材料須知、ciderel、情緒丶有點亂、貓style、碎月伏鑫、浮云_你懂的、老羅3319、猛禽出動、sxtrer、劍丶風、風中求靜dyd、書友6724701、書友44613186、書友35818835、這一抹風情、紫宇1、我就是萌萌噠、尛包子、木梓muzilee、書友7159206、魏義理、紅燈下丶戀愛@百度、擼擼無為baby、鐵膽狙擊熊、書友43902675、日天日地、書友43902675、牛頭7310等諸多兄弟的破費捧場,感謝你們的支持,拜謝了!

    番外第四部皇后元瓊篇今日會公布領取方式,具體消息請關注微信公眾號“錦衣沙漠”,隨時注意,今天晚上六點左右發布領取方式。(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