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四九八章 兩難之境
    ();

    ();        齊寧身體一震,眉頭鎖緊:“尸首被盜走?這是白虎長老說的?”

    軒轅破道:“向幫主硬撐著一口氣,趕到新平鎮奎木狼分舵,說出了真兇,而且交托了丐幫大事,隨即便過世。”神情凝重:“白虎長老知道此事事關重大,一旦向幫主被害的消息走漏出去,只怕會引起波瀾,所以封鎖消息,他知道向幫主與陸商鶴乃是結義兄弟,本來丐幫的事情不該由外人插手,但向幫主與陸商鶴情同手足,如今遇害,白虎長老便想與陸商鶴商議后事。”

    齊寧心想向百影走脫之后,這兩個卑鄙之徒果然是另有謀劃,問道:“向幫主的尸首是如何被盜?”心中實在想知道那兩人究竟要玩什么花樣。

    “白虎長老將向幫主的尸首安置在隱秘之處,而且派了幫中好手守衛。”軒轅破緩緩道:“按他所言,他準備派人向其他三位長老已經神侯府送訊,可是陸商鶴抵達之后,兩人一同去見向幫主的遺體,卻發現遺體已經不翼而飛,不但如此,安排在現場的六名丐幫弟子,全都被人所害。”

    齊寧心下森然,瞬間就明白那六名丐幫弟子只能是死在白虎手中,暗想這兩人當真歹毒,為了布局,竟是毫不在意六名丐幫弟子的性命。

    但又想到這兩人連丐幫幫主都敢謀害,區區六名丐幫弟子又算得了什么。

    “也就是說,除了白虎長老和少數幾名丐幫弟子,并無人見到向幫主的遺體。”齊寧淡淡道:“向幫主所說的臨終交托,也只是白虎一家之言。”

    韋書同何其老練,如何聽不出齊寧話中帶有懷疑味道,撫須道:“軒轅校尉,侯爺,本來這江湖上的事情,我不好多插手,但畢竟是發生在西川地面,我就冒昧說兩句。”

    軒轅校尉立刻道:“這起案子,以后勞煩韋大人的地方還不少,韋大人若有什么發現,還請賜教!”

    韋書同笑道:“我只有幾處不大明白。首先,八幫十六派攻打千霧嶺,一度將黑蓮教逼入絕境,由此黑蓮教也應該明白以他們的實力,想要抗衡八幫十六派,幾乎是不可能,秋千易能夠進京伏法,亦可見他們確實不想繼續開戰,既然如此,黑蓮教主為何還會殺死丐幫幫主?這豈不是要挑起更大的廝殺?”

    “黑蓮教陰邪毒辣,那黑蓮教主雖然是位大宗師,但行事鬼祟,或許他是記恨八幫十六派攻打千霧嶺,所以想要報復。”嚴凌峴進門之后,一直都沒有吭聲,此時終是開口道:“妖人鬼魅,行事本就不遵常理。”

    “破軍校尉所言或許有道理。”韋書同也不得罪,含笑道:“如果說是黑蓮教主果真殺了向幫主,那目的應該達到,為何會盜走向幫主的尸首?當然,也有可能向幫主的尸首并非黑蓮教所盜,但是除了黑蓮教,普天之下,又有何人敢進入丐幫分舵,殺死丐幫弟子,盜走幫主尸首?”

    嚴凌峴張了張嘴,卻沒有說出話來。

    齊寧心想這韋書同畢竟不是一般人,一眼就看出了這其中的問題所在。

    軒轅破微一沉吟,終于道:“韋大人所言極是,一開始卑職也確實有此疑慮。后來才知道,黑蓮教或許另有更大的圖謀。”

    “哦?”齊寧端起茶杯,問道:“這話如何說?”

    “死不見尸,而且一開始就封鎖了消息,江湖上沒有幾人知道向幫主遇害。”軒轅破道:“韋大人說得極是在理,見不著尸首,便是卑職,也不相信向幫主那等高手會就此遇害。”

    齊寧微微點頭,軒轅破道:“而黑蓮教盜取尸首的目的,就是讓白虎長老無法證明向幫主確實已經被害。”

    齊寧嘆了口氣,道:“軒轅校尉,你這樣說,我倒有些糊涂了。你的意思是否想說,黑蓮教主殺了向幫主,卻又害怕江湖上知道向幫主被害,所以這才盜走尸首,說白了,黑蓮教主就是害怕此事公之于眾?”

    “堂堂大宗師,既然做了,卻又畏尾,不敢擔當,這這倒不像是那等高手的行事風格吧。”韋書同道。

    軒轅破道:“不錯,卑職說過,黑蓮教是有更大的圖謀。”頓了一頓,才道:“向幫主臨死之前,向白虎長老說了一件事情,據白虎長老所言,黑蓮教似乎是想在殺死向幫主之后,令人代替向幫主控制丐幫。”

    韋書同微微變色,齊寧雖然知道這都是白虎的陰謀,卻也是皺起眉頭,問道:“代替向幫主控制丐幫?這豈不是癡人說夢。黑蓮教有何能耐令人代替向幫主。”

    軒轅破問道:“侯爺,黑蓮教的鬼使洛無影,您應該還記得。此人易容術在普天之下,絕對可以位居前三之列。”

    齊寧立刻明白意思:“你是說,黑蓮教殺死向幫主,然后讓洛無影變成向幫主,從而控制丐幫?”

    “向幫主臨死之前,已經無力多言,但透漏出來的意思,便是如此。”軒轅破道:“此事尚未傳散在江湖,但是白虎長老已經飛信傳報西川丐幫各分舵,但凡見到有人冒充向幫主,立刻斬殺。”

    齊寧心下一凜,暗想白虎這一招還真是狠毒,如此一來,哪怕是真的向百影出現,也會被丐幫弟子誤以為是黑蓮教假冒,出手擊殺,白虎自然是知道向百影如今武功全失,所以丐幫弟子遇見向百影,根本不必擔心向百影有反抗之力。

    但立刻想到,向百影評價白虎才干平庸,如此陰險毒辣的詭計,恐怕是陸商鶴在背后出謀劃策。

    齊寧心知,只要自己現在向軒轅破告知向百影藏身在黑巖嶺喪洞,親自陪同軒轅破去見,白虎的陰謀便會立刻被揭穿。

    可是向百影再三叮囑,決不可透露他的藏身之所,甚至都不可告知大光明寺的空藏大師,齊寧自然不能直言。

    他心里很清楚,向百影所擔心的便是有人知道他藏身之處之后,會將其控制在手中,從而操-弄丐幫,身為丐幫幫主,向百影必然要考慮到丐幫的興衰存亡,他當然不希望因為他被人所控制,而導致丐幫也成為某些居心叵測勢力的傀儡。

    神侯府與江湖勢力素來是互相利用又互相提防,如果神侯府一旦知道向百影還活著,而且武功盡失,以西門無痕的性情,當然不會錯過如此大好良機。向百影連大光明寺的空藏大師都不能完全相信,更何況本就有利益糾葛的神侯府。

    陡然之間,齊寧竟是發現,陸商鶴和白虎的陰謀固然多有破綻,可自己如今反倒是因為對方的陰謀,陷入了困局之中。

    對方這一手可說極其厲害,不但讓向百影處于絕境之中,甚至將自己也卷入其中。

    蓮花峰巔之上,所有人都親眼看到是錦衣候力主罷兵息戰,如果事情當真就此太平下來,那一切都好說,可是如果戰云再起,黑蓮教對八幫十六派甚至神侯府展開報復,那么所有人的矛頭必然會指向錦衣候。

    斬草不除根,春風吹又生,而沒能斬草除根,所有人都會覺得是因為錦衣候之故。

    陸商鶴顯然對向百影的性情極是了解,心知向百影重傷之下,絕不會暴露行蹤,以免給神侯府等實力控制的機會,而且丐幫事務,向百影當然不希望外面的勢力插手其中,也正因如此,向百影就算活著,也不可能出來指證白虎。

    江湖朝堂勢力錯綜復雜,互相之間具有戒心,涇渭分明,陸商鶴身為老江湖,自然是早就看透其中的關竅厲害,這才敢鋌而走險,下了這樣一步極危險卻又極其毒辣的狠棋。

    要揭穿陸商鶴和白虎的陰謀,齊寧就只能證明向百影還活著,要證明他還活著,就必須要向百影露面,可是如今的向百影,卻偏偏不能顯露蹤跡,齊寧瞬間便覺得自己陷入了兩難境地。

    見得齊寧神情凝重,眾人還以為他是在意向百影的遇害,西門戰櫻見齊寧樣子,心下竟是一軟。

    她瞧見齊寧吊兒郎當模樣的時候,心里便有氣,禁不住便要擠兌幾句,可是看到齊寧心事重重,便會心里發軟,擔心起來。

    齊寧心知這中間利益糾葛錯綜復雜,目下自己首先要做的便是保護好向百影,其他事情只能緩步而行,問道:“軒轅校尉接下來是要調查黑蓮教是否與此事有關?”

    “黑蓮教連尸首都盜走了,又怎能承認?”嚴凌峴立刻道:“早知如此,當日就該將黑蓮教斬草除根,殺個雞犬不留。這幫妖人生性歹毒,本就不能放過,如今果然釀出巨禍,丐幫幫主一死,這江湖客就要大亂了。”

    他這話明顯是沖著齊寧而來,責怪齊寧當日強出頭,讓黑蓮教死里逃生。

    “住口!”軒轅破沉聲喝道:“此處什么時候輪到你在這里說話?”抬手道:“給我滾出去。”

    嚴凌峴被軒轅破當眾呵斥,臉上一紅,有些掛不住,低著頭,快步出了去。

    齊寧心想這嚴凌峴年輕氣盛,說話有些沖倒也是可以理解,不過既然是身為神侯府吏員,應該也懂得規矩,自己是侯爵,韋書同是西川刺史,軒轅破在這里說話都要小心翼翼,這小子哪里來的這么大的膽子,竟敢在這里發出怨氣,敢沖著自己來?

    目光掃過西門戰櫻,恰好看到西門戰櫻也瞧著自己,四目接觸,西門戰櫻身子一顫,立刻轉開眼睛,齊寧瞧了瞧走出大門的嚴凌峴,隨即又看了看西門戰櫻,他本就聰明得緊,猛然間明白過來,唇邊泛起一絲笑意。

    ,(),(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