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五零四章 逆刀再現
    ();

    ();        船尾的甲板之上,顯得十分開闊,幾匹馬都是被送到船艙底部,并不占甲板空間,此前為了方便齊寧觀賞兩岸景色,還在甲板上放有桌椅,但此刻桌椅都被搬到了一旁,甲板正中,兩道身影正交錯廝殺,其他人則是圍在四周觀看。

    齊寧和西門戰櫻快步到了船尾甲板,見到眼前情景,先是一怔,齊寧隨即環抱雙臂,站在一邊,饒有興趣地觀看。

    西門戰櫻卻蹙起秀眉,俏臉有些著急。

    甲板之上廝殺的兩人去,卻是齊峰和嚴凌峴,兩人都是用刀,齊峰擼起袖子,赤著腳,繞在嚴凌峴身邊,動作十分靈活,嚴凌峴連連出刀,卻都是齊峰閃過,齊峰找準機會,偶爾攻出幾刀,也都是被嚴凌峴化解。

    齊寧與神侯府接觸已經頗有一段時間,但對北斗七星武功的深淺還真不算太了解。

    北斗七星之中,軒轅破老練沉穩,曲小蒼圓滑世故,韓天嘯沉默寡言,嚴凌峴在齊寧眼中,卻是尚未稚嫩,甚至還帶著一些孩子氣。

    憑心而論,齊寧所見的幾名神侯府校尉,性情各異,但除了嚴凌峴外,其他幾人也都算得上是獨當一面的人物。

    他并未見過那幾位神侯府校尉出手,所以一直也不知道北斗七星的深淺,此時有心瞧瞧嚴凌峴的武功如何,見到嚴凌峴出刀迅速,刀法也算了得,而且閃轉騰挪的動作也異常靈活,武功確實不算弱,但以目下的身手,當然算不上高手。

    齊峰的武功不同于江湖人士,江湖人士的武功之中,多少還帶有一些花架子,講求招式的美感,而齊峰是從行伍出身,從不在乎招式的玄妙,最是簡單直接,大刀出招,往往也都是不留余地取人性命的狠辣招數。

    齊寧暗想嚴凌峴雖然年輕,但畢竟是北斗七星之一,這神侯府遍布天下都有耳目眼線,麾下的好手如云,如果過人之處,也絕無可能位列北斗七星之中,嚴凌峴手底下的功夫想必也是不弱。

    不過此刻看去,嚴凌峴的武功雖然不弱,但是以這般身手,卻能位列北斗七星,實在是大為勉強,齊寧心下便有些奇怪,暗想神侯府之中無論資歷還是武功超過嚴凌峴的大有人在,怎地偏偏嚴凌峴卻位列北斗七星之中,難道西門無痕不擔心人心不服。

    其實他很早就有些奇怪,嚴凌峴也才二十出頭年紀,按照這年紀,無論是武功還是閱歷根本都沒有到火候,此人能夠成為神侯府校尉,還真是讓人意外,此時見他與齊峰交手,武功似乎比齊峰略微高出一些,但卻也沒有占據絕對優勢,更確定嚴凌峴的武功確實不怎樣。

    雙方又纏斗小片刻,嚴凌峴雖然勉強占據上風,但始終卻沒能傷到齊峰,反倒是齊峰閃躲自如,時不時地嘲諷幾句,邊上李堂等人俱都是哈哈笑起來,幾人瞧見齊寧在旁邊觀看,也不阻止,都以為侯爺是有心要看嚴凌峴出丑。

    這幾人都不是傻子,當然早就看出來,小侯爺對西門戰櫻這大屁股妞似乎很有興趣,可是這嚴凌峴卻從中作梗,候爺的敵人就是整個錦衣侯府的敵人,離開成都之后,幾人就想著找個機會教訓嚴凌峴一頓,讓侯爺開心開心。

    今日一早,幾人瞧見嚴凌峴在船尾練刀,便故意湊在一起,指指點點,而且滿是不屑,這嚴凌峴一開始根本不理會,但后來幾人聲音越來越大,嘲諷的也越來越不堪,到后來不止說嚴凌峴刀法不行,甚至嘲諷嚴凌峴癩蛤蟆想吃天鵝肉,竟敢對侯爺看中的女人動心思,嚴凌峴畢竟年輕氣盛,如何忍耐得住,便即上前挑戰。

    齊峰等人本就喜歡好勇斗狠,嚴凌峴主動挑戰,自然是求之不得,他們知道嚴凌峴是神候校尉,倒也不敢輕敵,三言兩語,竟是讓嚴凌峴與幾人一一過招。

    齊峰等人本就沒有想過真的在武功上勝過嚴凌峴,卻是想著車輪戰法,一個個先消耗嚴凌峴的體力,等到差不多,最后一人再全力以赴,擊倒嚴凌峴,給嚴凌峴一個難堪,所以齊峰率先上陣,目的就是為了拖延時間,消耗嚴凌峴的體力。

    嚴凌峴遲遲沒能得手,又瞥見西門戰櫻蹙著眉頭站在船舷邊觀戰,而齊寧更是站在西門戰櫻身旁,心中便不是滋味,連出幾刀,都被齊峰躲過,驟然之間,眼中寒光乍現,齊寧卻瞧見嚴凌峴忽然雙手交錯,眨眼間,本來持在右手的刀忽然到了左手,隨即見嚴凌峴手腕子一扭,倒轉刀刃,竟是將刃鋒向自己身上刺過去。

    這一變故大出意料,在場諸人都是驟然變色,齊峰此時已經繞到嚴凌峴身后,亦覺得嚴凌峴身形有些不對勁,正自奇怪,卻見到嚴凌峴猛然間后退兩步,齊峰一怔之見,猛地瞧見從嚴凌峴的腋下又冰冷寒光驟然而來。

    這一招當真是匪夷所思,齊峰反應雖然不慢,這一下還是驚住,卻聽得齊寧厲聲叫道:“齊峰躲開!”

    齊峰心知不妙,拼力閃躲,可終究還是慢了一步,嚴凌峴這一手怪異非常,又快又急,齊峰雖然極力閃躲,卻還是被嚴凌峴那刀鋒刺入到了左肋之下。

    齊寧此時根本不做考慮,整個人已經如同鷹隼般飛掠而起,凌空而下,一腳踢在嚴凌峴的臉上,這一下力道十足,嚴凌峴整個人已經被踢飛出去,撞在船舷。

    齊峰右肋下血流如注,身體搖晃,李堂等人早已經搶上前來,齊寧卻是在齊峰倒下之前,一把扶住,雙目赤紅:“齊峰,你怎樣?”

    齊峰雖然只是護衛,但對齊寧卻是忠心耿耿,齊寧一直將之視為兄弟看,此時看他被刀鋒刺中左肋,鮮血如注,驚怒交加。

    “快,拿傷藥!”李堂大叫一聲,沖上前來:“侯爺,快扶峰哥躺好!”

    幾人此時也顧不得嚴凌峴,有的過來扶齊峰躺下,有的則是趕緊去拿藥,亦有的去拿繃帶和水來處理傷口。

    齊峰躺在地上,臉色慘白,見齊寧神色,勉強笑道:“侯爺,不不要擔心,你沒有傷到要害,不不會死!”他當年身經百戰,也是受過許多重傷,都是死里逃生,倒也坦然應對,并不畏懼,只是那股疼痛卻還是讓人難以承受。

    西門戰櫻在齊峰中刀那一刻,花容失色,一時呆若木雞,等到幾人行動起來,她才快步上前來,從身上取出一只瓷瓶子,急道:“這這是神侯府的傷藥,十分靈效,你們你們快給他敷上。”

    齊寧聽到“神侯府”三字,心下便是惱怒,抬手打開,冷冷道:“錦衣齊家的人,用不著神侯府的人幫忙。”那藥瓶子被打在地上,滾出許遠。

    西門戰櫻呆站一邊,怔了一下,眼圈一紅,隨即默默走過去,拿起瓶子,這才看向嚴凌峴。

    嚴凌峴此時已經掙扎坐起身來,瞧見齊峰肋下滿是鮮血,躺在地上喘著粗氣,一時也是呆住,張了張嘴,卻是說不出話來,一時間不知如何是好。

    眾人手腳麻利地為齊峰處理好傷口,這才抬著齊峰小心翼翼進了船艙。

    齊寧撇頭看向嚴凌峴,緩步走過來,嚴凌峴眼角抽動,卻還是撐著站起身來,在齊寧那雙冷厲的目光之下,只感覺全身發軟。

    “嚴校尉好功夫!”齊寧站在嚴凌峴面前,盯著他眼睛:“肋下穿刀,如果不是齊峰快上一步,現在他已經是個死人了。”

    嚴凌峴低下頭,道:“侯爺,我卑職!”忽地抬起頭,道:“是我失手,你要殺要剮,我照辦就是。”

    西門戰櫻卻已經過來,急道:“侯爺,七師哥七師哥不是故意的,求求你饒了他,他他不是壞人,更不想真的害了齊峰!”

    一路之上,西門戰櫻自然也看得出來,齊寧和手底下那幾人關系密切,雖然是主仆,但相處的卻如兄弟一般,眼下嚴凌峴也不知道哪根筋搭錯了,竟然傷了齊峰,以齊寧的性格,當然不可能就此罷休。

    “你難道沒有看到,齊峰慢上一步,就要死在他的刀下。”齊寧冷冷道:“我知道你們關系不怎樣,但畢竟是同路人,切磋比試可以,但是你竟然起殺心,在本侯面前要殺死我的人,這是誰吩咐的?”

    這時候李堂和周順已經從船艙出來,留下一人在那邊照看,李堂和周順都與齊峰情同手足,這時候根本不多言,手中都拿了刀,刀光閃閃,直往嚴凌峴走過來。

    嚴凌峴此時心中卻是沉到谷底,他在千霧嶺親眼見識過齊寧的功夫,知曉自己根本不可能是齊寧對手,將手中沾血的刀丟開,微仰脖子道:“我傷了你們的人,是我的過失,侯爺若要殺我,我絕不反抗。”

    西門戰櫻卻已經搶過來,攔在嚴凌峴身前,張開雙手護住,看著齊寧眼睛,“侯爺,我知道你現在很憤怒,你先聽我說,七師哥確實有過錯,可是可是他不會真的敢殺齊峰,他他是一時糊涂,你要處置他,我不攔阻,可是可是你能不能先回到京城,再處理此事?”

    齊寧冷冷盯著嚴凌峴,一直不說話,忽然間,齊寧轉身往船艙邊的船廊走過去,冷冷道:“嚴凌峴,你過來,其他人留在原地!”

    嚴凌峴抬手擦去嘴角血跡,一扭身,竟是跟在齊寧身后,西門戰櫻想要跟上,李堂已經橫身攔住,冷冷道:“西門姑娘,侯爺只讓嚴凌峴過去。”

    西門戰櫻蹙起秀眉,終是沒有過去,瞧著齊寧和嚴凌峴一前一后往船頭去。

    到得船頭,齊寧背負雙手,面朝大江,嚴凌峴到得齊寧身后,猶豫了一下,終于道:“侯爺,你準備怎么發落我?”

    齊寧也不回頭,只是淡淡問道:“你和東海江隨云,究竟是什么關系?”

    “東海江隨云?”嚴凌峴皺起眉頭:“侯爺,我我不明白你的意思。”

    齊寧轉過身,雙目如刀,冷冷盯著嚴凌峴眼睛:“嚴凌峴,剛才你使出的刀法,是不是逆手靈刀?”此言一出,嚴凌峴神色大變,身體一震,竟是不由自主往后退了兩步。

    ,(),(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