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五一九章 見證
    翠德緣來往的客人都是身著長袍,一個倒也是衣冠楚楚,不少人頭戴正冠,言談之間俱都是風雅至極。

    翠德緣或許不是京城最華麗的酒樓,但卻是文人墨客最喜歡的地方,翠德緣或許從一開始就是打造為文人墨客服務,在酒樓的墻壁上,掛滿了各類的字畫,大都是前來此處的文人墨客為酒樓作畫題詞,而酒樓的主人顯然也是十分懂得運營,但凡有名氣的客人留下的字畫,都會精心裝裱掛在墻壁上,所以任何人一進門,一股風雅氣息就撲面而來。

    袁榮出自書香門第,其祖父更是當今的禮部尚書,交往的文人墨客自然是不在少數,而今晚不少人都知道,袁大公子包下了酒樓的二樓,擺下了五桌酒,邀請的也都是京城頗有名氣的文人,這其中便有不少八大書院中的人物。

    見到齊寧忽然見走進來,不少人都是有些吃驚。

    齊寧西川之行之前,在京華書會上技驚四座,琴棋書畫四項都是冠絕群倫,名氣早已經傳揚開來,而今夜的翠德緣內,不少人當時都在場,認識齊寧的樣貌。

    二樓被袁榮包下來,一樓卻依然迎賓,許多人聽說袁大公子在翠德緣擺下了酒宴,就知道定有好戲要看,雖然許多人根本沒有受到邀請,但這個熱鬧卻不能不湊,所以這翠德緣一樓卻是人聲鼎沸,熱鬧非常。

    齊寧的出現,讓本來喧鬧的翠德緣忽然間就靜了下來,無數雙目光都瞧在齊寧身上,眾人并不知道今夜真正的東主是齊寧,都以為是袁榮袁大公子做東請客,這時候瞧見齊寧,自然詫異,不過有些人卻隱隱知道袁榮似乎與錦衣候來往頗為密切,看來今夜請客,也是將錦衣候請了過來。

    齊寧在京華書會風光無限,固然有不少人對齊寧敬慕非常,但當日瓊林書院因為齊寧的緣故,壓住了其他八大書院,所以八大書院里的人對齊寧倒是沒有太大的好感,一時間眾人神色各異。

    齊寧卻是淡定自若,拱手向四周行禮,也不說話,許多人見堂堂錦衣候主動行禮,受寵若驚,也紛紛向齊寧行禮,這時候聽到腳步聲響,只見袁榮已經匆匆自樓梯下來,瞧見齊寧,快步迎上來笑道:“侯爺,如你所愿,你要求請到的客人都已經全部到齊,正在等候。”

    眾人聞言,這才知道今夜宴請賓客,這位錦衣候卻是主人。

    只是眾人一時間也鬧不清楚,堂堂錦衣候,為何會要在這翠德緣宴請賓客。

    齊寧隨著袁榮到了二樓,被要求的賓客正在三五成群地說著話,瞧見齊寧上來,眾人都是面面相覷,袁榮卻已經笑道:“諸位,現在我可要說清楚了,今日的宴會,不是我所請,我是按照侯爺的吩咐,給諸位下了帖子。”

    眾人都是異常詫異,齊寧卻已經拱手笑道:“今日承蒙諸位賞光,前來赴宴,其實今日邀請諸位前來,也并非為了他事,只是想讓諸位做個見證而已。”

    眾人更是疑惑,不知齊寧要讓眾人做什么見證。

    齊寧請了眾人落座,便在此時,卻聽到樓梯有腳步聲響,諸人瞧過去,只見到顧文章臂間夾著兩幅畫卷上了樓來,在場眾人并無人識得顧文章,都有些奇怪,顧文章掃了一眼,瞧見齊寧和袁榮坐在一起,立刻過來。

    齊寧示意他在邊上坐下,起身笑道:“這位,這是我一位長輩,如今在京城做點小買賣。”

    所有人都不知道齊寧葫蘆里賣的什么藥,卻見齊寧附耳對袁榮說了幾句,袁榮也起身來,從顧文章手中接過一幅畫,這才吩咐站在樓梯邊伺候的兩名伙計打開畫卷,兩名伙計就站在樓梯口,小心翼翼將畫卷打開,便聽到有人驚呼出聲,更有人失聲道:“這是韓生子的神女圖嗎?”

    在場俱都是文人墨客,對于書畫自然是十分的喜愛,不少人已經紛紛站起來,距離樓梯口近一些的那桌,早有幾人湊近上前去觀看。

    袁榮笑道:“龍門書院的封德才封兄在哪里?”

    人群之中便有一人上前來,拱手道:“袁公子!”齊寧瞧了這封德才一眼,立時想起,這封德才乃是龍門書院的學子,當日在京華書會之上,這封德才的畫作與齊寧那副鬼畫符成為最后一爭高下的兩幅作品,亦可見這封德才在畫技之上確實是極其了得。

    袁榮含笑道:“封兄,你是頂尖的丹青妙手,對于古字畫十分通曉,不知這幅畫如何?”

    封德才微微一笑,轉向齊寧,卻是行了一禮,齊寧也是拱手還禮,封德才這才靠近上前,單手背負身后,仔細瞧了片刻,微皺起眉頭,猶豫一下,終是干笑兩聲,道:“尚可!”

    他其實已經看出這幅畫乃是贗品,不過眾目睽睽之下,只怕傷了齊寧和袁榮的面子,不好直言。

    不少人聽到封德才這樣說,倒是有些奇怪,暗想韓生子的神女圖乃是無上畫作,這封德才竟然輕巧說一句尚可,是否也太過狂妄。

    齊寧卻已經走過來,笑道:“封兄,其實就是讓你瞧一瞧,這幅畫是真是假。”

    眾人立時變色。

    封德才一怔,隨即尷尬笑道:“侯爺,這!”

    “封兄但說無妨。”齊寧笑道:“不必有任何顧忌。”

    封德才微微點頭,道:“這幅畫的畫工其實還算不差,若是再過上幾十上百年,或許也是傳之后世的佳作,但是恕封某直言,比起韓生子的畫作,這還差的太遠。封某曾有幸見過韓生子流傳下來的一幅畫,其運筆之獨到,驚為天人,神女圖乃是韓生子耗費數年所作,亦是他的巔峰之作,其運筆和意境自然是非同小可。”

    二樓此時一片死寂,所有人都是瞧著封德才。

    封德才猶豫一下,才繼續道:“這幅圖乃是神女朝露圖,乍一看去,似乎是真跡,但是若仔細看著神女的面龐,便知道是贗品。據我所知,神女圖分為兩卷,這神女朝露圖乃是神女在第一絲朝陽出現之時,離開仙峰,去往天宮,所以從神女的臉上,亦可以看出超凡脫俗的朝氣,而暮歸圖則是返回仙峰,神情又是不同。這幅畫雖然畫工不差,但神女表情平淡,亦無仙子縹緲之靈氣,再加上運筆有幾處粗糙之處,所以封某判斷應該是贗品無疑。”

    四下里一片轟然,本來這幅畫卷展開之時,所有人都以為齊寧今日宴請賓客,乃是要向眾人展示韓生子的絕世名畫,能夠觀摩到傳說已久的神女圖,對任何一名文人來說,都是無上的光榮。

    可是萬沒有想到齊寧卻拿出了這樣一幅贗品來。

    但瞧齊寧神情,依舊是淡定自若,甚至帶著一絲微笑,沒有絲毫的失望和憤怒,心下都是奇怪。

    齊寧拍手笑道:“封兄果然是慧眼如炬,不錯,這幅神女朝露圖,確實是贗品。”

    齊寧這樣一說,眾人頓時明白,原來錦衣候展示畫作之前,已經知曉這幅畫是贗品,一時間心下更是疑惑,暗想明知道是贗品,錦衣候怎地還要將這幅畫展示出來,眾目睽睽之下,豈不是大失顏面之事?

    錦衣候是帝國四大世襲候之一,如果齊寧當真拿出神女圖的真跡,其實在場的人也不會有多驚訝,像這樣的門第,珍藏了幾幅絕世名畫啊,那也不是讓人意外的事情,可是錦衣候如果拿出贗品來展示,便顯得有些掉份了。

    “實不相瞞,這幅畫乃是我這位長輩花重金收來。”齊寧嘆了口氣,“大家也都是文人,對字畫喜好之心,不言而喻。我這位長輩開了一家當鋪,平日里他也喜歡一些古董字畫,只是這次卻被人所騙,收了一副贗品過來。”

    顧文章尷尬無比,低著頭,不敢抬頭看人。

    眾人不由竊竊私語,卻聽齊寧又道:“韓生子乃是畫中宗師,我瞧見這幅贗品,心中很是憤怒,這倒不是因為收了一副贗品,而是因為這幅贗品的存在,褻瀆了韓生子的名譽。諸位都是文人,也都知道,無論是一幅畫還是一首詞,那都是飽含心血在其中,如果輕易為人盜用,甚至以假充真,對真正的作者,又是多么大的褻瀆和侮辱?”

    在場諸人聽齊寧這句話,紛紛點頭。

    文人清高,真正的文人從來都不屑于去抄襲別人的作品,借鑒前人之技巧,這自然無可厚非,可是如果盜取他人之作品,卻是極度厚顏無恥的事情,也素來為人所唾棄。

    “我今日邀請諸位前來,是邀請諸位做個見證。”齊寧高聲道:“這樣的贗品,必須消除,決不能存留于世,壞了韓生子的名譽。非但是這神女圖,我希望任何贗品,都不要流傳于世。”大聲道:“抬上來!”

    ps繼續向大家求點月票,拜托了!(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