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五三二章 金刀余暉
    馬車一路到了皇城城門之外,下車之后,齊寧才發現這皇城外已經聚集了不少官員,黑壓壓一片,俱都是朝服在身,皇城城門尚未打開,眾朝官三五成群,都是在低聲私語。

    齊寧下來后,馬車徑自離開,去了專門停放車輛之處,李堂等人也只能護送到皇城門外,自然不能跟隨進去,也都是隨著馬車過去。

    齊寧整了整衣衫,他靠近過去,所過之處,不少人倒也是向他拱了拱手,但神態卻也說不上有什么敬意。

    齊寧心里清楚,自己在這些官員的眼中,年輕淺薄,雖然有爵位在身,但無論資歷還是威望,都算是初出茅廬,這些人打從心里也不會如何有任何的敬畏,若是換作齊景在世,眼下的情形自然又是不同。

    他隨便掃了一掃,發現其中倒也有不少熟人,武鄉侯蘇禎正與幾名官員有說有笑,兵部左侍郎盧宵亦在與幾名官員低聲私語,便是戶部尚書竇馗也在人群之中,不過司馬家的人和淮南王等幾名朝中巨頭卻都是沒有出現。

    蘇禎恰好也瞅見齊寧,怔了一下,臉上笑容微僵,但很快就微轉身過去,繼續與人說笑。

    已經入夏,天色只是蒙蒙亮,但氣候卻是不涼,齊寧正有些無聊,聽到邊上腳步聲響,一個聲音道:“侯爺。”

    齊寧忙轉身過去,卻發現是虎神營統領薛翎風,前番京城疫毒蔓延,薛翎風雖是出了大氣力,齊寧對他極有好感,笑道:“薛薛統領!”心想薛翎風負責京城的衛戍,自然也是要參加早朝。

    薛翎風微點頭,道:“聽說黑鱗營日夜苦練,侯爺可否去檢閱過?”

    齊寧一怔,暗想怎地一上來就提這個話題,但想到薛翎風本就是武將,關心黑鱗營的訓練也實屬正常。

    黑鱗營組建之后,他便去了西川,回來之后,也一直沒有時間過去瞧瞧,具體什么情況還真是不知道,輕聲道:“這兩天抽時間便要去看看的。”

    薛翎風也是輕聲道:“黑鱗營當年是大將軍一手打造出來的旗號,如今能夠重建,實屬不易,無論是為了朝廷還是為了大將軍,侯爺都要多放些心思在上面。段滄海等人都是黑鱗營出來的老兵,由他們訓練,不成什么問題,不過!”左右掃了掃,只是遠遠瞧了那邊正在低聲細語的竇馗一眼,才輕聲道:“重器費重金,侯爺朝會之上,也是可以向皇上多要些餉銀的。”

    “餉銀?”

    薛翎風輕聲道:“據我了解,黑鱗營已經籌建近兩個月,卻并不曾聽說有餉銀撥下去。侯爺一直在西川,段滄海或許還沒能及時向侯爺稟報。再驍勇忠誠的兵士,若是吃不上飯,便人心難復,說不定還要鬧出兵變的。”

    齊寧皺起眉頭,也是遠遠瞧了竇馗一眼,又瞧了兵部侍郎盧宵一眼,輕聲道:“多謝薛叔指點,我心中有數。”

    薛翎風和他說話之時,語重心長,倒似乎是以長輩的語氣與他說話,齊寧卻明白,薛翎風當年是大將軍齊景一手提拔起來,跟隨齊景多年,對錦衣候齊家也是有著特殊的感情,所有人都知道,黑鱗營就是齊景的心頭肉,如今黑鱗營能重建,薛翎風當然希望黑鱗營能夠恢復往日的雄風。

    正在此時,先后幾輛馬車齊齊趕到,最前面一輛馬車下來之人正是淮南王蕭璋,蕭璋下了馬車,回頭瞧了一眼,見到第二輛馬車內下來的卻是鎮國公司馬嵐,當下走過去,笑道:“國公年近七旬,卻依然是精神健爍,這一大早還能精神煥發,這是一年比一年年輕咯。”

    這時候后一輛馬車的司馬常慎也已經快步過來,向蕭璋行了一禮,隨即扶住了司馬嵐,司馬嵐笑道:“王爺這是嫌棄我老咯,哈哈哈!”抬頭看了看天色,道:“這天還沒大亮,等日后老夫告老還鄉,也就不用摸黑起身了。”

    淮南王笑道:“皇上萬歲,國公百歲,以國共的身子骨,至少還要伺候皇上三十年呢。”

    司馬嵐擺手笑道:“王爺說笑了。”這時候眾朝官見到朝中兩大巨頭同時到來,不少都迎了過來,分列兩邊,淮南王率先過去,司馬常慎瞧著司馬嵐的背影,冷笑著低聲道:“再干三十年,豈不讓某些人恨死了。”

    司馬嵐瞥了司馬常慎一眼,司馬常慎便不敢說話,扶著司馬嵐過去。

    還沒走出幾步,卻聽到又有馬車聲響,司馬嵐也不回頭,司馬常慎倒是回頭瞧了一眼,臉上顯出吃驚之色,隨即壓低聲音道:“爹,您看,他也來了,那是澹臺家的馬車。”

    司馬嵐回過頭,只見那輛馬車頗為寬敞,在馬車車身上,卻刻有古怪的圖案,乃是一把大刀,通體發金。

    許多官員瞧見那馬車,都是面面相覷,不少人都露出驚異之色。

    朝中上下其實都知道,那金刀乃是金刀候澹臺家的家徽,澹臺家的馬車走在街上,一眼就能辨識出來。

    金刀澹臺家乃是帝國四大世襲侯爵之一,早在太祖時代,更是頭號戰將,直到太宗皇帝接過大位,提拔了錦衣齊家,帝國另一大武勛世家這才閃耀升起,世人皆知,大楚帝國的武勛雙璧,正是錦衣齊家和金刀澹臺家。

    錦衣齊家在兩代錦衣候的功勛之下,威名遠播,天下皆知,齊家統軍征伐西川,北上抗漢,皆都是赫赫戰功,而澹臺家則是往南方平定匪患,此后更是統領大楚的東海水師,所以世人稱錦衣齊家為陸上猛虎,而澹臺家為海上兇蛟。

    不過近些年來,澹臺家在朝中卻是顯得異常低調,甚至有些孤僻,極少與朝中官員有所往來,金刀候澹臺煌常年在府里休養,兩個兒子也都是在東海水師之中,先皇帝還在之時,就已經特許澹臺煌不必上朝。

    這已經多年不曾見過澹臺煌在朝會上出現,此時澹臺家的馬車突然出現,除了澹臺煌,也無人敢乘此馬車,所有人都有些吃驚,暗想澹臺煌為何會突臨早朝。

    車馬打開之后,兩名金刀侍衛小心翼翼從車內扶出一名老者來,齊寧此時也時看得清楚,見到那老者一身官袍,雖然年事已高,但卻能看出他體型魁梧,只是下車之時,身形微微搖晃,便知道這老者的身體只怕有些問題。

    本來已經走向城門的淮南王和鎮國公都已經轉身回頭,向金刀候澹臺煌迎了過去。

    非但是這兩人,武鄉侯蘇禎等朝中官員也都是紛紛上前,齊齊向澹臺煌拱手行禮,誰也沒有發出聲音,但是從所有人的表情和動作上,齊寧都能感受到眾官員對這位老者的敬畏。

    “是金刀候!”薛翎風在齊寧耳邊低語一句,也是迎上前去。

    齊寧看到那馬車上的圖案家徽,已經猜到幾分,也是往那邊走過去一些,澹臺煌下了馬車之后,抬頭看了看天色,淮南王此時已經快步過去,拱手道:“老侯爺,您老怎么也來了?”他雖然貴為王爵,但當年他尚在襁褓之中時,金刀候澹臺煌便已經跟隨太祖皇帝征討天下,是以淮南王對澹臺煌也是異常的尊敬。

    當年賜封的四大世襲候,齊寧已經是錦衣第三代,武鄉侯蘇禎是第二代,只剩下司馬嵐和澹臺煌還健在。

    如今司馬嵐已經被加封為鎮國公,四大世襲后之中,澹臺煌卻是唯一的第一代世襲侯爵。

    澹臺煌雖然已經保有當年的氣勢,但年歲已大,卻也是不得不服老,他年過七旬,白發蒼蒼,臉上滿是褶皺,一雙眼睛也并無多少光彩,花白的胡須從鬢角連到下巴,亦可見當年之雄猛。

    “已經很多年沒有入朝了。”金刀候聲音略微有些嘶啞,露出一絲笑容:“若是再不來朝,以后只怕沒有機會了!”說到這里,便是一陣咳嗽,淮南王十分體貼,也顧不得自己是王爺之尊,親自過去扶住澹臺煌一只胳膊,隨即抬手輕拍淮南王背部,道:“老侯爺,我派人幾次送去藥物,那都是珍稀藥材,對您老身體大有裨益,可是哎,你卻從無收下,你這又是何苦。”

    “生老病死,非人力所能抗拒。”澹臺煌咳嗽一陣,才含笑道:“我已經是半只腳邁入棺材的人,王爺那些珍貴藥膏,還是不要浪費在我這等老廢物身上。”說完,又是咳嗽了幾聲。

    鎮國公司馬嵐輕聲道:“老侯爺,你身體不好,就該在府里好生休養,皇上若是看你如此,也會心疼。”他比澹臺煌小上好幾歲,看上去也是精神健朗,但是與澹臺煌相比,澹臺煌卻像是比他老了十好幾歲。

    一個老當益壯,另一個則是老態龍鐘,身體狀況卻是不可同日而語。

    “司馬老弟,可有好些日子沒見。”澹臺煌瞧見司馬嵐,笑道:“你這精神越來越好,我與你可是比不得。想當年!”咳嗽一陣,才繼續道:“想當年你和我飲酒,哪一次不是喝到中途,你就醉得不省人事,嘿嘿現在我是及不上你了。”

    司馬嵐卻也是頗為感慨,道:“老哥哥,咱們都老了,回想當年,老哥哥豪氣萬丈,小弟也是文質彬彬,這歲月如同過眼云煙,一晃你我都已經是老眼昏花,哎,咱也回不到當年的日子了。”——

    ps:晚點還有一更。

    此外第六部番外的進展情況以及發布情況都會在微信公眾號“錦衣沙漠”說明,對番外感興趣的可以關注一下。此外錦衣以后出現的推倒情節,也都將以番外作為詳細補充,在公眾號會提供領取方式。

    向大家求下月票!(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