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五六九章 柔情蜜意
    齊寧自然也是聽過曼珠沙華的傳說,知道曼珠沙華又被稱作地獄花。?

    只是他卻有些想不明白,仙兒為何會在此刻彈起這樣一奇怪的曲調,雖說確實新奇,但這支凄迷悲涼的曲調在這種時候彈奏,多少還是有些不合時宜。

    仙兒此時卻是清婉一笑,道:“這支曲譜仙兒聽人彈奏過,覺著頗為新奇,原來蕭公子也喜歡。”

    “曲調太過悲涼,我并不喜歡。”隆泰嘆道:“可是這樣的曲子,卻能讓人沉迷其中,無法自拔。”頓了一下,才道:“仙兒姑娘,我有一個不情之請,不知姑娘能否答允。”

    “蕭公子請講!”

    隆泰道:“我平日里閑來無事,也喜歡彈奏兩曲,如果仙兒姑娘方便的話,不知能否將這曼珠沙華的曲譜贈送一份。”隨手從腰間取下一塊玉佩,道:“這塊玉佩倒也值兩個銀子,就當是報答。”

    齊寧心中忍不住罵了一句,暗想老子為你跑前跑后,沒瞧見你賞賜一兩銀子,這次為了求譜,竟然拿出一塊隨身玉佩來,這是皇家之物,只瞧那玉佩的成色,絕對是上品,價錢那是少不了的。

    仙兒笑道:“難得知音人,蕭公子既然看上這曲譜,仙兒自當奉上,這玉佩是不敢收的。”當下就在這琴室之內寫下了曲譜,過來呈上道:“請蕭公子收好。”

    隆泰伸手接過,掃了幾眼,道:“音律奇詭,倒也不容易彈奏出來,回頭我好好學習一番。”起身來,笑道:“錦衣候,天色太晚了,多謝你今日的款待,等到下次再有機會過來,我來做東,今日就先告辭了。”

    齊寧心下暗罵,這小子是吃好喝好,嘴巴一抹,就要離開,善后的事情卻要丟給自己,嘴上只能道:“那就等蕭公子下次做東了。”送了隆泰出門,到了船舷邊,忍不住低聲道:“皇上,方才的房門被打壞,是不是?”

    “你就替朕多賠些銀兩。”隆泰道:“朕倦了,改日再找你說話。”

    齊寧翻了個白眼,這時候向天悲護著隆泰上了小舟,船夫撐著小舟往岸邊過去,齊寧見他離開,這才搖搖頭,心想和這小皇帝在一起,三番兩次總是自己吃虧,忽聽身后嬌柔聲音道:“侯爺,仙兒若是有不當之處,還請不要怪罪。”

    齊寧轉過身,見到水靈靈的卓仙兒就站在自己身后,那張俏臉上略帶一絲忐忑,立時笑道:“哪里有什么不當之處,不要多想。仙兒,先前是不是受驚了?”

    “沒沒有。”仙兒嫣然一笑,道:“仙兒一直等著侯爺來,今天侯爺終于來看仙兒,仙兒仙兒很歡喜。”臉頰微暈,微低下了螓,她樣容秀美,秀美之中卻不失嫵媚,此時略帶嬌羞,看上去更是楚楚動人。

    齊寧見著小娘們嫵媚動人,心中一蕩,不自禁伸手過去,牽住仙兒粉嫩的小手,柔聲道:“前番離別過后,一直雜務纏身,始終抽不出時間過來瞧瞧你,你這一向可好?”

    仙兒輕“嗯”一聲,依舊是略帶羞澀,她這般模樣,更是讓齊寧心里癢癢的,仙兒似乎想到什么,道:“侯爺,你來,仙兒給你瞧一樣東西。”帶著齊寧的手,往另一間屋內去,到得門前,是一串珠鏈子,正是仙兒的閨房。

    一進房內,便是幽香撲鼻,齊寧四下掃了一眼,現里面的擺設與自己上次所見并無太大的差別,心中忍不住想,要是上次畫舫上有人突疫毒,這卓仙兒只怕已經是被自己采了花蕊。

    仙兒帶著齊寧到桌邊坐下,這才轉到屏風后面,很快便過來,取了一幅畫卷,齊寧笑道:“仙兒讓我賞畫嗎?我品鑒的本事可是低微得很。”

    仙兒抿嘴笑道:“侯爺還在謙虛。侯爺難道不知道,秦淮河上,侯爺如今可是大大的名人了。”

    齊寧一怔,心想秦淮河乃是風月之所,自己的名聲在這里很響亮,也不是什么光彩的事情,有些尷尬,卓仙兒冰雪聰明,立刻道:“侯爺別多心,你在京華書會上,技驚四座,琴棋書畫樣樣占先,前一陣子,秦淮河上到處都是在說及京華書會的事情,仙兒聽他們說,侯爺年紀輕輕,可是無論琴棋書畫,都有著極高的造詣,有人還說侯爺深藏不漏,滿京城只怕也找不到比侯爺更厲害的文人。”

    齊寧哈哈笑道:“他們當真這樣說?”

    “仙兒不敢亂說。”卓仙兒甜甜笑道:“他們那般說,仙兒心里很是歡喜。”一邊說,一邊打開畫卷,道:“侯爺,你看看仙兒這幅畫如何?可說好了,不許取笑仙兒。”

    燈火之下,齊寧卻見到是一幅肖像畫,這幅畫的格局不小,四周都是人,在畫卷中間,乃是一名身著錦衣的年輕后生,氣宇軒揚,宛若鶴立雞群,齊寧只看了一眼,立時便想到當日在京華書會上的情景,這幅畫顯然是描繪當日的景象,而那年輕的后生,明顯就是自己,無論是身形輪廓還是動作姿態,俱都是惟妙惟肖。

    雖說整幅圖畫與當日的情景并不算很相像,但是那種熱鬧紛呈的氣氛和鶴立雞群的氣質,卻是淋漓盡致展現出來。

    齊寧忍不住拍手叫好道:“仙兒,這是你畫的?哈哈哈,我哪有這般威風。”

    仙兒柔聲道:“侯爺在仙兒心中,比這幅畫還要威風得多,仙兒筆力拙劣,勾畫不出。”

    燈火之下,佳人如玉,幽香撲鼻,齊寧忍不住伸手環住仙兒腰肢,仙兒卻是善解人意,嬌軀貼近過來,齊寧拉她在自己的腿上坐下,那柔軟的臀兒落在齊寧腿上,香軟如綿,仙兒臉頰腮紅,聞到他身上散出來的男子氣息,渾身微有些乏力,鼻息咻咻,嬌軀微微顫抖,雙眸聚滿了水霧。

    溫玉在懷,齊寧身是愜意,低聲問道:“怎地畫了這樣一幅畫?”

    “仙兒仙兒這些時日時常想著侯爺。”仙兒那迷人的眼眸之中幾乎要滴出水來,略帶羞澀道:“有天晚上仙兒實在睡不著,起來起來便畫了這幅畫,侯爺,你你不要取笑仙兒。”

    “仙兒畫的很好,我為何要取笑。”齊寧手而環在仙兒腰肢,輕輕摩挲,雖然隔著薄薄的衣衫,卻也能夠感受到仙兒肌膚的滑膩,低聲問道:“我不在的這些時日,你是如何度過?”

    卓仙兒何等聰明,哪里不明白齊寧意思,輕聲道:“仙兒仙兒沒有見別的客人。畫舫需要花銷,仙兒要養活他們,所以所以有時候會讓人上船,但卻只是隔著紗幔為他們彈琴,連見也不見一面的。”

    齊寧輕嘆道:“這都是我的不是了,以后我會派人送來銀子,足夠應付船上的花銷。”心想這樣一來,自己是不是就等于將這小娘們包養起來了?

    仙兒道:“侯爺不用擔心仙兒,仙兒不見他們,只靠彈琴,也能也能養活大家。仙兒只是想讓侯爺有空閑的時候,能過來看一看,仙兒出身低賤,沒有沒有別的妄想!”

    她越是這樣說,齊寧便越覺得慚愧,低聲道:“我既然這樣安排,就不會有錯。”燈火之下,見得仙兒嬌美動人,那粉潤的紅唇濕潤誘惑,宛若櫻桃一般,一時情動,忍不住湊近過去,仙兒也不閃躲,只是嬌軀微微繃緊,等到齊寧嘴唇貼近自己柔軟的香唇,不自禁抓住了齊寧一只胳膊。

    仙兒的香唇甜美嬌嫩,仿佛是新剝開的荔枝般,香唇里還帶著淡淡的芬芳,甜美可人,她尚是處子之身,雖然身在秦淮河上,卻并無接觸過其他的男人,初嘗此道,顯得頗有些羞澀不堪,根本不敢睜開眼睛,只是羞澀地倚在齊寧的懷中,任由他痛嘗自己的嬌唇。

    齊寧見仙兒如此乖巧可人,心里歡喜至極,大手順著仙兒腰肢緩緩向上,仙兒嬌軀輕顫,那大手到得胸口,峰巒起伏,軟綿綿卻又鼓囊囊的兩團,齊寧不自禁大手攏住一團,輕輕握了一下,仙兒嬌軀一顫,小手抓緊,喉嚨里出一聲輕吟,**醉人。

    齊寧聽到她喉嚨里出的聲音,卻是身上一軟,還真是有些心癢難耐,大手又輕捏了兩下,雖然能夠感覺到仙兒那里形狀的渾圓和驚人的彈性,但總有隔靴搔癢之感,不自禁大手繼續上移,等到了領口處,齊寧猶豫一下,但終是難以抵擋得住這軟玉溫香的誘惑,大手一滑,已經探入進去,伸到肚兜之內,觸碰到了仙兒光滑膩手的肌膚。

    仙兒條件反射般抬起手,抓住齊寧手臂,微睜開眼睛,霧眼朦朧,有些害怕道:“侯爺,我!”

    齊寧湊近她耳邊,輕聲道:“別怕,我會輕輕的!”心中想著,這事兒上次就該辦了,一直拖到今天,眼下這可人的尤物就在自己的嘴邊,這時候也根本沒有必要裝什么圣賢,仙兒那瓷器般光滑的肌膚,讓他愛不釋手,忽地聽到仙兒“啊”地輕輕吟叫一聲,卻是齊寧那作怪的大手,已經攀上了仙兒火燙的柔軟,一根手指更是輕輕撩撥了一下酥胸上那殷紅的花蕾。

    齊寧心下蕩漾,這時候卻忽然現,仙兒肌膚竟是出奇的滑膩,此前所經的幾位女子,雖然肌膚也都是十分的細膩潤澤,便是顧清菡少婦年歲,也保養著極為潤滑柔膩的肌膚,但那些女子,似乎都比仙兒肌膚滑膩的程度要稍遜一籌。

    仙兒肌膚白里透紅,嬌嫩異常,真如同剛剝了殼的雞蛋一般,似乎只要稍微用一些氣力,就能捏破肌膚,手掌過處,沒有半絲的瑕疵,如同精美的藝術品一般。

    “侯爺不不要!”仙兒羞臊無比,俏臉貼在齊寧肩頭,不敢看他一眼。

    女人說不要,那就是要,這個道理齊寧那可是明白得很,他邪邪一笑,大手握著仙兒粉嘟嘟的柔軟酥胸,拇指輕輕一按,仙兒嚶嚀一聲,似疼似怨,卻包含著無限的春意,柔情蜜意頓時便如同潮水般涌上來。8(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