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六零六章 問罪
    守衛在東苑正門的有七八名兵士,瞧見同伴被打倒在地,都是齊齊一聲喝,沖前來,卻見從貢扎西身后搶出兩名手持棍杖的喇嘛,揮舞著手的棍杖,迎向那幾名兵士。

    眾兵士挺槍刺來,兩名喇嘛棍術了得,如同旋風一般,雖然以少敵多,但卻是咄咄逼人,將那些長槍掃開,往前逼過去,眾兵士卻只能連連后退,有人已經高聲叫道:“快來人,有刺客,有刺客!”

    兩名喇嘛逼退眾兵士,聽到身后貢扎西低喝一聲,這才停手,卻依然挺直棍杖,向著前方,對著那群兵士怒目而視。

    門前的嘈雜,早已經驚動東苑之內的人,一陣陣腳步聲響,從東苑之內片刻間已經沖出數十號人,都是握刀持槍,在東苑門前列成了兩道人墻。

    沒過多久,便見人群分開,從人群匆匆出來一人,卻正是北漢煜王爺,瞧見眼前景象,怔了一下,皺起眉頭,卻還是前幾步,拱手道:“不知幾位大師深夜來此,有何見教?”只以為是這幾名喇嘛和北堂風又有摩擦。

    貢扎西前幾步,盯著煜王爺,道:“原有句話,叫做井水不犯河水,我們并無冒犯過你們,你們卻屢屢侵犯我們。”掃了一眼,沉聲道:“我們只想拿回我們的東西。”

    煜王爺一臉茫然,皺眉道:“拿回你們的東西?大師這話是什么意思?難道你們有東西在我們手里?”這時候卻陡然看到貢扎西身后被人押著的夜行人,吃了一驚,想到什么,回身道:“風皇子在哪里?”

    聽后面傳來聲音道:“煜皇叔,我在這里,出了何事?”只見到北堂風已經從人群出來,看到貢扎西等人,臉色微變,這時候也瞧見了那夜行人,身體一震,但卻還是竭力保持鎮定。

    “你又闖什么禍?”煜王爺冷視北堂風,“水神君怎會落入他們手?”

    北堂風眼神閃綽,道:“皇叔,我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抬手指著貢扎西道:“你這番僧,為何要抓我們的人?真是好大的膽子。”

    貢扎西冷聲道:“風皇子,我們不想惹麻煩,將我們的東西歸還,我們可以不追究。”

    “東西?”北堂風皺眉道:“什么東西?”

    貢扎西身邊一人怒道:“你還在裝糊涂?你派人盜走了我們的,哼,你知道是什么,若是不歸還,此事不得罷休。”

    “真是荒謬。”北堂風攤開雙手:“本皇子剛剛回來沒多久,你說我派人盜走你們的東西,簡直是一派胡言。”

    貢扎西側身往邊走開一步,抬手指著水神君問道:“這是你的人,總不會有錯?”

    北堂風道:“不錯,他是本皇子的人,本皇子現在要問問你們,你們為何平白無故要抓我的人?”

    貢扎西顯然知道北堂風是個強詞奪理之人,向煜王爺道:“這個人偷進我們的屋子,和他的同伴盜取我們的盒子,他的同伴帶著盒子逃脫,我們抓住了這人,難道這不算證據?如果不交換盒子,除非我們全都死去,否則你們永遠不得安寧。”

    煜王爺冷視北堂風,也不說話,北堂風被煜王爺看得有些發慌,“皇叔,這這與我無關,定是這幫番僧記恨我,所以找機會抓了水神君!”

    忽聽一個聲音道:“人家大師連兇手都抓到了,你還在嘴硬,哎,男子漢大丈夫,敢作敢當,這樣做了不認,又算什么?”只見到在石拱橋那邊,已經走過來一群人,當先一人一身輕便的衣衫,正是齊寧。

    北堂風望見齊寧,聽他冷言冷語,立時叫道:“這與你們有何干系?還不快滾。”

    齊寧冷笑道:“大半夜里,我和弟兄們趕路辛苦,本想晚好好睡一覺,可是這邊吵吵嚷嚷,打擾我們休息,又如何與我們沒關系?”緩步前,走了石拱橋,貢扎西見到齊寧帶人過來,想到白天的時候齊寧還為自己說過話,倒也有一些好感,向齊寧合十道:“打擾休息,實在抱歉。”

    齊寧擺手道:“大師不必道歉,此事并非由你們而起。我也聽到了,聽說是他們盜走了你們的東西,不知是不是?”

    貢扎西立刻道:“不錯。”指著水神君道:“這是我們抓住的盜賊,他的同伴帶著東西逃走。”

    齊寧嘆道:“風皇子,你好歹也是北漢國的皇子,北漢國算再窮,幾樣珍異寶也總該有吧,又何必惦記著這幾位大師的東西?拿了人家的東西,趕緊還給人家是,大半夜的吵吵嚷嚷,豈不是讓人看笑話。”

    “住口!”北堂風厲聲喝道:“此事與你們無關,有多遠走多遠,否則可別怪本皇子不客氣。”

    齊寧皺眉道:“這里不是北漢,你說話聲音不要太大。你欺負這幾位大師人少,盜走他們的東西不承認,那是耍無賴。”往后面指了一指,“你自己瞧一瞧,我的人可不你的少,要是打架,還真不怕你們。你說不客氣,我倒要問問,你準備如何不客氣?”

    煜王爺終是道:“錦衣候,不要和他一般見識。這間只怕還是有些誤會。”

    “煜王爺,不是齊某挑事。”齊寧嘆道:“這幾位大師帶著盜賊都找門,還能有什么誤會?實在不成,走到大街隨便找個人問問,還能說出什么道理來?”搖了搖頭,道:“其實這事情張揚出去,對貴國的聲譽只怕不好,堂堂北漢皇子,派出九天樓五行神君之一的水神君半夜三更干出偷盜之事,這!”并無說下去。

    北漢使團諸人知道風皇子的脾性,心下也都認定此事定然是北堂風所為,若是偷偷摸摸把事兒辦了也好,眼下不但事兒沒有辦成,反倒被幾個和尚抓著水神君登門問罪,最要命的是楚國使團一大幫子人在旁邊看笑話,都覺得面無光。

    煜王爺知道事關國體,向貢扎西拱手道:“大師,這事兒總要給你們一個滿意的答復,夜深人靜,為免打擾楚國使團休息,不如先進院再說,不知大師意下如何?”

    他心知如此僵持下去,自己這邊只能是越來越難堪,只能先將這幾個喇嘛請進院子,關起門來慢慢說。

    貢扎西卻是搖頭道:“沒什么好說,拿了東西,要交換,你們將東西歸還,我們立刻離開。”

    煜王爺眉頭微緊,瞥了北堂風一眼,低聲道:“是否在你手?還不趕緊拿出來。”

    北堂風搖頭道:“皇叔,不在我手里,我我碰都沒有碰過。”

    煜王爺知道他稟性,哪里會信,冷哼一聲,轉身徑自往院里去,竟是不再理會,北堂風急忙道:“皇叔皇叔。”追了兩步,煜王爺頭也不回,北堂風心下有些氣惱,他性情本傲慢,如今卻被眾人冤枉,心下更是惱恨至極,轉過身來,指著貢扎西道:“臭喇嘛,你那東西在本皇子手里又能如何?你若有本事,現在拿回去。”

    貢扎西臉色一寒,其他喇嘛也都是怒目而視,往前搶出幾步,聽得嘩啦啦聲響,北漢眾兵士已經是蜂擁而,長槍如林,護在北堂風身前,北堂風自持人多勢眾,自然不會將幾個喇嘛放在眼里,冷笑道:“莫說你那只破包裹,算取你們幾個的人頭,又能如何?你們若有本事,盡管打進來搶奪回去。”也是不理會,轉身回去院內。

    貢扎西和幾名喇嘛都是咬牙切齒,但面前擋著幾十名兵士,曉得對方人多勢眾,而且北漢使團也有不少高手,倒也沒有硬闖,貢扎西雙手合十,瞧著北堂風背影,高聲道:“天有天道,地有地理,寶物不歸,便是我們都死了,靈魂也糾纏在你身邊。”竟是盤膝坐在石橋,其他喇嘛也都坐在石橋,將石拱橋堵住。

    齊寧心知北漢使團與貢扎西一行人是真正結下了死仇,在貢扎西身邊蹲下,輕聲道:“大師,看來他們不想認賬,這里畢竟是東齊,大師不如找尋東齊官員,讓他們居調解,總要解決此事才好。”

    貢扎西道:“多謝你關照。我們拿不回東西,無法返回青藏,性命可以留下,但東西一定要拿回去。”

    齊寧聽他語氣平靜,但越是如此,卻越能顯出貢扎西內心的怨恨,心想萬不能讓這幾名喇嘛知道箱子在自己手,否則后患無窮,瞥了水神君一眼,水神君被牛筋繩子綁著,因為內力幾乎被吸取干凈,整個人看去萎靡不振,雙目無神,靠在橋墩邊,有氣無力,奄奄一息。

    齊寧先前吸取過此人內力之后,身體非但沒有半點不適,反倒是覺得精神倍增,渾身下異常的舒坦,心知這一次運氣不錯,這水神君體內定然是純陰真氣,最容易融入自己體內的寒冰真氣,促進自己內力的提升。

    “大師既然如此決定,我也不好多說。”齊寧嘆道:“幾位大師萬里迢迢從青藏而來,遠離故土,若是有什么地方我能幫忙,盡管開口,出門在外不容易。”

    貢扎西感激道:“多謝!”心想和那北堂風一,這位楚國的侯爺簡直像菩薩一樣。

    齊寧微微一笑,起身走開,這才領著手下一幫人返回驛館西苑——

    ps:求大家賞幾張月票!

    /bk(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