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六二七章 天脈
    齊寧坐倒在地,心中驚駭,雖然知道有人做手腳,卻不知自己是何時中招,從頭至尾他都是小心謹慎,對那老嫗更是再三提防,一直也不曾飲水用食,實在想不通自己何時中了對方的手腳。

    他心知不妙,但越是此刻,卻越是冷靜,想要運功,可這一刻卻感覺丹田之內空空如也,竟似乎一點內力也沒有。

    齊寧知道自己丹田之內儲存的內力深厚,絕不可能瞬間消失,定是被封住了丹田通往其他各處經脈的道路。

    忽聽到腳步聲響,卻見到從門外閃進一個黑影,只瞧一眼,便即變色,只見進屋那人并非老嫗,卻是一名身強體壯的壯漢,這壯漢齊寧竟然識得,正是之前渡船上的那名年輕船夫,瞧見這船夫,齊寧心中疑團頓時解開,終于明白那老漢為何會說竹林有寺廟。

    這年輕船夫出現在這里,當然不是走錯了路,那老漢故意提及竹林這邊有醫術高明的和尚,自然是編造的謊言,目的本就是為了讓齊寧自投羅網。

    那壯漢臉上帶著古怪笑容,似乎還擔心齊寧能夠出手,隔了好幾步遠蹲下來,打量著齊寧,笑呵呵道:“小侯爺,咱們又見面了。”

    齊寧嘆了口氣,道:“你大伯又在哪里?”

    “小侯爺是要找老漢嗎?”門外響起一個聲音,只見到那老漢走進屋來,一臉慈和之色,微笑道:“多謝小侯爺還記掛著老漢,你出手大方,給了那么多的船錢,老漢心里可是感激的很。”

    齊寧道:“既然感激,又為何下手害我?我與你們似乎并無仇怨。”

    老漢笑道:“沒有沒有,咱們無冤無仇,其實也說不上是老漢害你。”指了指桌上的油燈,道:“這油燈的燈芯是紫馨春棠所制,里面的燈油配有五六種藥物,你可別小瞧了這一盞燈,這可是花了咱們三年的時間才配制出來,他別的用途沒什么,就是能讓人全身的氣力消失,對了,若是練有內力,可以在一個時辰之內,將丹田周邊的經脈全都封住,無法運功,小侯爺,你看威力如何?”

    齊寧心中雖驚,但面上卻是微微一笑道:“老先生可是想要用我來試驗這油燈的威力?”

    老漢微笑道:“豈敢豈敢,其實請小侯爺過來,還有一樁大事要小侯爺幫忙。”

    “大事?”齊寧問道:“什么大事?”

    老漢道:“不急。”向床上瞅了一眼,嘆道:“本來我們也不想為難小侯爺,只是在船上的時候,我們對這姑娘有了興趣,可是如果請不來小侯爺,這姑娘也就過不來,所以小侯爺是被她牽連。”

    齊寧心下一凜,皺眉道:“你們到底是什么人?”想到什么,問道:“你就是苗先生?”

    “苗先生?”老漢一愣,隨即嘿嘿笑起來,那壯漢也跟著笑起來,齊寧正自奇怪,那壯漢已經起身向門外道:“苗先生,小侯爺想見你。”

    齊寧立刻看向門外,卻瞧見先前那老嫗手里拄著一根拐杖,慢悠悠地進到屋里來,比起先前身體九十度駝背,此刻她蒼老身軀已經停止不少,那丑陋的臉上帶著古怪笑容,進了門來,齊寧明白什么,嘆道:“原來你就是苗先生,你當然也是在裝啞巴。”

    老嫗笑道:“小侯爺武功了得,就算是十個老婆子,那也經受不住小侯爺一掌。我若開口說話,小侯爺難免要逼著老婆子說些不愿意說的話,所以老婆子只能裝啞巴,小侯爺千萬別怪罪。”

    這幾人都是稀奇古怪,行事詭異,齊寧一時摸不透這幾人的意圖,問道:“之前那漢子帶朋友來救命,他說認識苗先生,可是卻不認得你,那漢子當然是在演戲。”

    “朋友?”老嫗笑道:“小侯爺,你以為他帶來的人當真是他的朋友?你可知道那人是誰?”

    齊寧微微搖頭,不動聲色間暗暗運力,發現果真如同老漢所言,丹田的內力根本無法調運出來,面上卻是淡定自若道:“那還有勞苗先生賜告了。”

    “小侯爺是達官貴人,可能不知道江湖上的宵小之輩。”老嫗苗先生道:“他是獨行盜,真名叫什么老婆子也沒興趣,江湖上被人叫做影蛇,其實在江湖上也只是籍籍無名之輩,他在江湖無名,倒不是他本事不高,只是他做的生意,從來都是見不得人。”

    “哦?”齊寧顯出一副感興趣的模樣:“影蛇?他又做些什么買賣?”

    “殺人!”苗先生道:“他出道至今,殺過的人連他自己都不知道有多少,早些年都是被人雇傭做刺客,他殺人價碼不高,薄利多銷,只要被他盯上的人,就沒有能活過三天的。”

    齊寧道:“他既然是一個刺客,為何會來這里?是了,你說他帶來的人不是他朋友,那又是誰?”

    “只是他刀下的一個亡魂而已。”苗先生拄著拐杖,走到椅邊坐了下去,輕咳兩聲,才道:“每個月,他都要送上一兩個人過來,這些人無一例外都是內功高手,內功若是沒有達到我們的要求,他就白費一場功夫。”

    齊寧陡然明白過來,皺眉道:“影蛇送來的人,本就是被他殺死,而你們是要從他手里得到尸首?”

    老漢嘿嘿笑道:“先生,小侯爺好像已經明白了。”

    齊寧這時候是真的明白了,先前那影蛇帶著尸首過來找苗先生,當然不是為了要找苗先生治傷救人,而是送來尸首,而兩人在自己面前表演了一場戲碼,齊寧哪里能想到這中間竟然還有如此內幕。

    影蛇與苗先生配合,自然是為了讓自己不起疑心,至若身為刺客的影蛇送尸首過來,當然也是為了從苗先生這里得到想要的東西,對一個受雇于人的刺客來說,他換取的想必就是財帛一類。

    “我好像明白了,可是又不明白。”齊寧嘆了口氣,“隔壁屋里有工具,若是沒有猜錯的話,你們是想用尸體做某種研究,后面竹林之中有一處尸坑,里面有猛獸尸骨,也有人的尸骨,自然都是你們用過丟棄的。只是我不明白,你們為何要找尋練過內功的尸首?”

    苗先生和老漢對視一眼,老漢發出怪笑,道:“小侯爺稍安勿躁,你既然來了,我們總會讓你知道。”指著赤丹媚道:“小侯爺到時候可以在邊上觀摩,瞧瞧我們如何用她來做試煉,只要一看,小侯爺便全都明白了。”

    苗先生笑容可怖,問道:“小侯爺,可還有想問的?”

    “其實我想問的已經不多,但我不知道你們有沒有想問的。”齊寧嘆了口氣道:“你們知道了我的身份,是我的疏忽,可是你們難道不想知道她是誰?”

    “在你身邊,當然是你的人。”苗先生道:“我們都不怕得罪小侯爺,難道擔心得罪你的部下?”

    齊寧搖搖頭,問道:“你們既然是東齊人,不知道聽沒聽過白云島主的名號?”

    齊寧心里很清楚,對方明知道自己的身份,卻還要對自己下手,那自然是有恃無恐,并不在意自己的身份。

    他知道東齊人對白云島主都是視若生命,如見危急之下,心想拿出白云島主的名頭來,或許能夠有些作用。

    果然,三人聽到“白云島主”名號,都是一怔,苗先生問道:“知道白云島主又能如何?”

    “如果我告訴你們,這位姑娘是白云島的人,不知道你們是不是還要對她下手?”齊寧嘆道:“你們今天犯下了一個天大的錯誤,很可能給你們帶來滅頂之災,你們的腳已經踩在懸崖邊上,如果這時候知道悔改,或許還能懸崖勒馬。”

    三人互相瞧了瞧,苗先生率先發出“鍋鍋”的笑聲,如同老母雞聲音,老漢也是嘿嘿笑道:“懸崖勒馬?小侯爺,你是楚國的侯爺,如何能與白云島的人在一起,你當我們是傻子嗎?”

    “我是楚國人,可是我現在身處東齊。”齊寧緩緩道:“我是楚國使臣,風雨交加之日,卻離開魯城,帶著一個女人跑到荒郊野外,你們不覺得奇怪?”微微一笑,道:“我沒見過白云島主,不知道這位島主究竟有多厲害,如果你們覺得害死了他的人,他也找不到兇手,而且不能對你們怎么樣,盡管動手。”

    他看似淡定,心下卻是十分緊張,今日著了這三個怪人的道,眼下內力全無,硬抗是不成的,只能用言語威脅,希望他們忌憚白云島主莫瀾滄的威勢,不敢輕舉妄動。

    那壯漢走到板床邊上,仔細瞧了瞧,轉身看向苗先生道:“先生,島主座下三大弟子,似乎是有一個女人。”

    苗先生佝僂身體,獨目含光,道:“白云島主座下的赤丹媚,是個女人,年紀倒是對得上。”起身緩步走到板床邊,盯著赤丹媚瞧了一陣,才道:“她如果真的是赤丹媚,咱們倒不能動她。”

    齊寧心想這幾人果真忌憚白云島主,卻見苗先生霍然轉身,道:“這女人動不得,小侯爺卻能動的,我已經給他把過脈,他的經脈已經接近天脈,二十多年來,他是第一個接近天脈的人!”(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