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六七九章 銅皮鐵骨
    西門戰櫻怒極反是一聲冷笑,道:“看來你是真的要造反了。 .”

    “為了西門大小姐,就算造反又如何?”曹威笑道:“而且大小姐可能有所不知,曹某別的本事沒有,但處理善后的本事卻是獨步江湖,無論曹某做什么事情,都不會讓人抓住把柄。”摸了摸自己鼻子,洋洋得意道:“實不相瞞,據我所知,向百影就曾對我有些不滿,只可惜他手里始終沒有抓住我把柄,所以就算他是幫主,那也動我不得。”

    西門戰櫻冷冷道:“但這一次你所作所為,我都親眼所見,想逃也逃不了。”

    “那可不一定。”曹威目光在西門戰櫻身上掃動,笑道:“大小姐,要不咱們打個賭,你我比試比試,要是你贏了,我二話不說,就跟你去官府,任由你們處置。不過若是我贏了,大小姐今晚嘿嘿,就讓曹某得償夙愿如何?”

    “住口。”西門戰櫻厲聲道:“無恥至極,曹威,你所作所為,白虎長老可知曉?”

    曹威悠然道:“他知不知道,有什么干系?就算知道,那又如何,我是他徒弟,又能幫他辦事,就算犯了天大的事,他也不會對我如何。”

    “如此說來,你無惡不作,欺男霸女,白虎都知道?”西門戰櫻一雙漂亮的眼睛犀利非常。

    曹威笑道:“你就當他知道吧。大小姐,三更半夜,真是好時候,咱們可莫耽誤時間,咱們賭不賭?”

    便在此時,卻聽一聲嘆息,聲音卻是從屋頂傳來,曹威臉色驟變,心想難道這屋頂還有神侯府的人在埋伏,可自己為何卻絲毫沒有察覺,此人武功竟是如此了得,便瞧見一道人影從那窟窿處飄落下來,站在了西門戰櫻身后。

    曹威瞧了一眼,見到來人竟是邋里邋遢,一副丐幫弟子模樣,微松口氣,笑道:“原來是自己人,敢問兄弟頭上飄的哪片云?”

    這從天而降的,自然是齊寧,他對丐幫的暗號早已經清楚得很,直接道:“昂字頭上飄!”

    西方七宿,昂日雞隸屬其一,曹威聽得暗號,更是放松,他倒不在意有丐幫的人來幫他,只要來者不是神侯府的人就萬事大吉,笑道:“原來是昂日雞分舵的兄弟,我是觜火猴分舵舵主曹威。”

    丐幫二十八宿分舵,除了幫主和長老之外,舵主在幫中的地位便是最高。

    雖然二十八分舵分散在天南海北,但終究是隸屬于同一幫會,就算是昂日雞分舵的幫眾瞧見其他分舵舵主,也要畢恭畢敬。

    曹威識得昂日雞分舵舵主,而眼前這乞丐明顯不是,既是如此,那此人的地位絕對不比自己高。

    只是他心中奇怪,暗想昂日雞分舵的人怎地也跑到這里來。

    齊寧卻是嘆了口氣,搖了搖頭,道:“若是白虎長老看到此景,不知作何感想?幫主他一直都在懷疑你行事不軌,今日竟是被抓了個現行。”

    曹威心下一沉,冷聲道:“你你這話是什么意思?”

    “向幫主已指派人暗中調查你是否觸犯了幫規。”齊寧道:“老叫花子不才,得蒙幫主看中,讓我暗中調查你,今日剛好神侯府的人也在場,究竟是幫規懲處,還是神侯府發落,你都逃不過了。”

    西門戰櫻冷笑道:“老師傅,幸虧你向我提醒,告之要在那屋子附近再等一等,看看是否還有漏網之魚,北漢的漏網之魚沒看到,竟然發現此人卑劣行徑,明知道神侯府的人在襄陽,他竟敢派人綁架百姓,這樣的狗東西,天理不容。”

    齊寧故意苦笑道:“其實老叫花子也沒有想到,這曹舵主竟然如此喪心病狂。”

    曹威這才明白,原來自己派人將這對師徒綁過來的時候,就已經被西門戰櫻盯上,這兩人顯然是一路尾隨而來,竟是沒有被發現,他瞥了自己那兩名親信一眼,心想真是酒囊飯袋,被人盯梢都不曾發現,事到如今,心下一橫,冷笑道:“那又如何?多了一個老乞丐,就以為能奈何的了我?”

    他一使眼色,兩名親隨都是瞧向西門戰櫻那邊,一人抬起手,切在那賣藝小老頭的腦后,那小老頭哼了一聲,便即暈過去,賣藝姑娘“嗚嗚”兩聲,焦急萬分。

    兩名親隨一高一矮,高個子人高馬大,身份魁梧,一身肌肉如虬,赤手空拳,卻是扭了扭脖子,活動了一下身體,全身骨骼吱吱作響,那矮個子也是身形一閃,掠到西門戰櫻對面,陰笑兩聲。

    西門戰櫻心知丐幫作為天下第一大幫,幫眾武功參差不齊,大部分幫眾也只是勉強打架斗毆的水平,但其中也確實不乏一些厲害的高手。

    向百影雖然治幫甚嚴,但天下的局勢,讓丐幫實際上也呈現分裂之狀,數十萬幫眾分散在全天下,他便是三頭六臂,也絕不可能面面俱到,各大長老提拔人才,甚至二十八宿舵主各擁親信,那也是難以全都清楚。

    曹威是白虎長老親傳弟子,收錄一些江湖上的惡霸奸徒,知道的人不敢過問,而敢過問的卻都并不知曉。

    他這兩名親信,本也是江湖上臭名昭著的惡徒,與他臭味相投,加入了丐幫,也成了他作惡的得力助手,而這兩人在加入丐幫之前,身手就著實不差,這時候瞧見西門戰櫻一個女子,而齊寧卻只是一個老乞丐,還真是沒有放在眼中。

    齊寧見這兩名乞丐上前,反倒是往邊上走了兩步,在一張椅子上坐下,含笑問道:“姑娘,這兩個小角色,你可否應付得來?”

    西門戰櫻此時早已經將齊寧當成武功高強的前輩,她膽子本就不小,這時候有齊寧在旁坐鎮,更是底氣十足。

    放在在屋頂上瞧見屋內的情景,她實在難以忍受,對這兩名助手為虐的乞丐那也是深惡痛絕,見得兩人一左一右過來,冷笑一聲,刀鋒前指,冷聲道:“冒犯神侯府,等同于造反,殺無赦!”

    那高個乞丐低吼一聲,整個人已經如同一頭大狗熊向西門戰櫻撲過去,西門戰櫻并不閃躲,舉刀迎上,瞧見那乞丐一只巨大的拳頭照著自己只打過來,簡單實用,并無什么花花架子,身形一閃,彎刀斜砍,那高個乞丐反應倒也不慢,見得西門戰櫻大刀斜砍過來,竟然是揮臂迎過去。

    西門戰櫻吃了一驚,心想這高個乞丐腦子發揮不成,竟然用手臂來抵擋利刃,她也不客氣,刀刃砍在那高個乞丐手臂上,本以為這一刀下去,當然會斬斷這高個乞丐手臂,孰知刀刃砍在手臂上,竟然像砍在了石頭上一般。

    西門戰櫻大吃一驚,花容失色,那高個乞丐咧嘴一笑,另一只手已經向西門戰櫻手腕抓過來,好在西門戰櫻反應迅速,疾步后退,剛剛和那高個乞丐拉開距離,卻感覺邊上勁風忽起,眼角余光卻發現,那矮個乞丐已經從旁一掌拍過來。

    西門戰櫻心下冷笑,嬌軀一扭,掠了開去,大刀往那矮個乞丐斬去,那矮個乞丐一擊未成,怪笑一聲,身法極快,一個斜身移開,而那高個乞丐卻已經出現在西門戰櫻眼前,探手直往西門戰櫻抓過來。

    齊寧看在眼中,卻是氣定神閑,在旁叫道:“高個子練了鐵布衫一類的功夫,不要和他硬拼,這類功夫,應該都有一個弱點所在,找到弱點就好。”

    齊寧來到這個世界之前,本身就是特警出身,格斗功夫十分了得,來到這個世界之后,很快就進入了武道世界,而且他起點極高,從一開始就得到了**神功和逍遙行,此后又是在齊家老宅得到了無名劍譜,這之后也是奇遇連連,不但在千霧嶺獲得炎陽神掌,就是丐幫的鎮幫絕學醉夢九式,他也從向百影那里學了半數。

    這其中任何一門功夫,若是被別人獲得,足可以在江湖上橫行一時,所以他所接觸到的頂尖武功,比常人實在是多得多。

    也正因如此,普通的功夫在他的眼中,很容易就能看出其中的弱點來。

    高個乞丐能夠扛刀不傷,齊寧立時便知道他是練了橫練功夫,刀槍難傷,但他卻也能夠看出來,此人最大的依仗,也僅此而已,除此之外,此人的手底功夫實在是尋常的緊,若非有這身銅皮鐵骨,比拼招式,還真不是西門戰櫻的對手。

    西門戰櫻出身神侯府,雖然武功算不得了得,但見識可比尋常人要高得多,立時明白:“老師傅,這類功夫的罩門,要么在咽喉,要么在肋下。”

    “那你就照著他這兩個地方打。”齊寧盤起二郎腿,笑瞇瞇道:“別看他人高馬大,其實是個不中用的廢物,找到他罩門,他就什么都不是。”

    那高個子臉色微變,卻見西門戰櫻提刀直往自己的喉間刺過來,急忙后退。

    其實齊寧說話,正是要打亂他心思,齊寧雖然看出這人練了外門功夫,但到底有沒有罩門,心里還真是沒底,只是在旁隨口一說,卻一語中的,這高個子心想自己弱點被對方知道,那可要小心謹慎,心里有了顧忌,反倒不敢放開手腳。

    曹威皺起眉頭,盯住齊寧,心想西門戰櫻何等身份,竟然稱呼這乞丐位老師傅,而且語氣還顯得頗為恭敬,這乞丐恐怕不是泛泛之輩,又想到丐幫藏龍臥虎,普通乞丐的武功高過舵主,那也不是稀罕事情,又想到這乞丐聲稱是向百影派他調查自己,既然是向百影親自委派的人,當然不是尋常之輩,頓時心中有些發涼,猜測這乞丐到底是是丐幫哪位高手。

    8)(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