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七百章 強詞奪理
    忽見得幾道身影嗖嗖嗖地飛躍上臺,正是丐幫三大長老,白虎率先喝道:“姓韋的,上臺比武,點到為止,你竟敢出手傷人,真是好大的膽子。”

    齊寧站起身來,瞥了白虎一眼,冷笑道:“拳腳無眼,先前也沒人說不能傷人。”

    “大膽。”白虎臉色鐵青:“你竟敢這般與我說話?你們樓長老在我面前,也不敢如此無禮。”

    玄武抬手道:“白虎長老,勝負已分,韋舵主勝過了陸莊主,那也沒什么好說的。”盯著齊寧問道:“你用的是什么功夫?”

    白虎不等齊寧說話,立刻道:“他招式怪異,定然是歪門邪道的功夫,我堂堂丐幫,可容不得奸邪之人。”

    “丐幫的絕學,被你說成歪門邪道,若是被向幫主和丐幫的列祖列宗知道,定要打你耳刮子。”齊寧整了一下衣衫,才向朱雀長老笑道:“朱雀長老,方才你似乎認出了我的武功。”

    朱雀長老依然是一臉疑惑之色,道:“韋舵主,事關重大,我們問一句,你便要老老實實答一句,不可隱瞞。若是并無差池,有言在先,咱們便奉了你為丐幫幫主。”

    “朱雀長老想問什么?”

    朱雀看了玄武一眼,才道:“玄武長老,方才韋舵主的招式,你也看到了,可看出什么?”

    玄武微微點頭,道:“并無差錯,定是醉夢九式了。”眼中寒芒乍現,冷聲道:“韋舵主,你是從何得到醉夢九式?”

    齊寧笑道:“幾位長老既然知道是醉夢九式,那就好辦了。從何得來,幾位又何必多問,普天之下,除了向幫主,還能有誰懂得醉夢九式?”

    玄武上前一步,目光如炬,犀利異常:“向幫主?你是說,醉夢九式是向幫主傳授?那他何時傳授?”

    “玄武長老,你們幾位長老自然都知道向幫主的為人,我只敢問一句,這天底下,能否有人逼迫向幫主做不愿意做的事情?”齊寧看著玄武眼睛問道。

    玄武與朱雀又是對視一眼,都是微微搖頭。

    他們自然知道向百影的性子,向百影豪邁不羈之中卻又帶著沉穩,又或者說,向百影個人比較豪邁,但是一旦遇事,卻素來沉穩,精明異常,否則也不可能統帥擁有數十萬幫眾的丐幫。

    向百影鐵骨錚錚,身為堂堂丐幫幫主,就算是朝廷也要給幾分面子,這天底下,卻又有什么人能夠強迫他做不愿意做的事情?

    “醉夢九式是丐幫的鎮幫絕學,絕不可被不相干的人所得,這一點向幫主比誰都清楚。”齊寧嘆了口氣:“如果不是向幫主自愿,誰又能逼迫他傳授醉夢九式?幾位長老,不知還有什么證據比醉夢九式更為有力?”

    朱雀微一沉吟,忽地一手拄著朱雀杖,單膝已經跪下去,恭敬道:“丐幫南方七宿長老朱雀,參見幫主!”

    醉夢九式所見之人不多,但丐幫四大長老自然都是見過醉夢九式的一些招式,齊寧與陸商鶴比斗之間,明顯就是醉夢九式的招式,這一點幾人絕不可能看錯。

    齊寧兩句話一說,朱雀立時便明白,既然向百影將醉夢九式都傳給了韋舵主,那么繼任幫主的人選自然是早就決定,向百影挑選的人,自然不會有錯。

    齊寧見朱雀下跪,急忙伸手要扶起,道:“且慢,不要不要急!”心中卻想自己先前只有亮出這套功夫,才能讓丐幫中人確信自己是向百影委托,如此方能阻止白虎和陸商鶴的陰謀,但就此要坐上丐幫幫主的位置,齊寧還真是沒有這個打算。

    玄武見朱雀跪下,也不多言,單膝跪下,道:“韋舵主既然是向幫主親自挑選出來,自然有過人之處,我們謹遵向幫主遺命,遵奉韋舵主為我丐幫幫主。”

    臺下眾丐看到兩位長老都跪伏在齊寧腳下,想到之前有言在先,如今勝負已分,也沒有什么好說的,不少人都是在觀星臺下跪倒。

    齊寧卻是一手執著一名長老手臂,道:“兩位長老快快請起,我我并無繼任幫主之心,這!”

    朱雀卻是正色道:“韋韋幫主,丐幫自有丐幫的幫規,既然向幫主將醉夢九式傳授給你,便認定你是繼任幫主,無論韋幫主有沒有這份心,此事斷不容更改。”

    白虎卻是冷聲道:“且慢!”

    齊寧淡淡一笑,心知白虎絕不可能如此輕易罷休,看向白虎,含笑問道:“白虎長老有何指教?”

    “指教不敢。”白虎淡淡道,臉上自然毫無一絲尊敬:“你說向幫主傳授你武功,是在何時?向幫主是在攻打千霧嶺之后數日便即被人所害,你是在千霧嶺之役前見到向幫主,還是在此之后?”

    齊寧笑道:“這又有何關系?”

    “若是在在那之前,向幫主便將醉夢九式傳授給你,絕不會不透露絲毫訊息。”白虎沉聲道:“朱雀玄武二位長老,你們自然知道,我丐幫幫主若是選定了繼任幫主,雖然不會對外宣揚,但歷來卻會與幾位長老事先透露一些,甚至會與長老商議。如果向幫主在千霧嶺一役之前便即確定韋舵主為繼任幫主,那么向幫主身在西川,當時定會向我知會一聲。”

    齊寧淡淡笑道:“或許向幫主另有考慮,并不想早早告訴白虎長老。”

    “如此說來,向幫主是在那之前傳授你武功?”白虎冷笑道:“若果真如此,這事情就蹊蹺了。”

    “蹊蹺?”齊寧含笑道:“我并未說是在那之前,不過倒想知道白虎長老所說的蹊蹺是什么意思。”

    白虎長老冷哼一聲,道:“向幫主提拔韋舵主,恕我直言,以前我還真沒有聽說過你的名號,不知道丐幫有你這樣一號人物。千霧嶺一役,正是建立功勛的時候,據我所知,你韋舵主并無立下大功,如此良機,幫主既然要提拔你,又如何不將你帶去西川?我丐幫歷代幫主上位之前,都是立下了諸多功勞,便是向幫主當年上位,那也是錢幫主多次給他機會立下功勞。”

    齊寧點頭道:“白虎長老所言極是,如果換做是我,也會抓住這次機會。抬手撓了撓頭,笑道:“只是向幫主傳我武功,是在千霧嶺一役之后。”

    白虎長老眉頭頓時舒展,眼中顯出喜色,立時道:“向幫主下山之后,便被陸莊主邀請前往影鶴山莊,此后被黑蓮教所騙,前往赴約,遭到黑蓮教主毒手,隨后撐到了新平!”他死死盯著齊寧:“韋舵主,我倒想知道,這短短時間,你是什么時候遇上幫主?醉夢九式乃是我丐幫鎮幫絕學,那可不是三兩日便能學得,向幫主又何來這么多時間傳授你武功?”

    他似乎是抓到了要害,眼眸深處帶著欣喜之色,便是朱雀和玄武也顯出狐疑之色。

    齊寧嘆了口氣,問道:“白虎長老這樣說,究竟是什么意思?”

    “我懷疑你的武功并非向幫主傳授。”白虎立刻道:“你這武功,另有來路。”

    “另有來路?”齊寧哈哈一笑,道:“不知白虎長老覺得我還有什么來路?”

    白虎冷笑道:“這就要你自己說清楚了。或許向幫主的武功秘籍遺落在外,被你拾得,這也是大有可能。”

    朱雀忍不住道:“白虎長老,話不能這樣說,向幫主是何等謹慎之人,他的逆筋經和醉夢九式已經達到爐火純青地步,又怎會隨身攜帶秘籍?就算攜帶在身,如此重要物事,又怎可能遺落?”

    “話是這樣說沒錯,但馬有失蹄,向幫主也并非神仙,若是稍有疏忽,那也是說不準。”白虎并不退讓:“韋舵主,你得了醉夢九式,便即招搖撞騙,冒充是幫主提拔,是也不是?”

    齊寧心下冷笑,暗想這白虎還真是不撞南墻不回頭,這家伙顯然是無法達到目的,便費盡心思想要壞事。

    玄武皺眉道:“白虎長老,你應該知道,就算招式摹畫在冊,但心法卻絕不可能寫下來,這是幫規。若是韋韋幫主如你所說,拾得秘籍,也只能學會招式,卻不懂心法,沒有心法,醉夢九式便再厲害,那也是施展不得。”向邊上瞥了一眼,見到陸商鶴已經強撐著站起來,拭去了嘴角血跡,淡淡道:“韋舵主能夠取勝,莫非只憑幾招空架子便能成?”

    白虎眼角抽動,嘴唇微動,想說什么,卻沒能說出來。

    齊寧搖了搖頭,道:“白虎長老,事到如今,你還在強詞奪理?也罷,我不與你爭辯,是非曲直,其實只要有一個人出來作證,便一清二楚了。”

    “作證?”白虎長老心下一凜:“何人?”

    齊寧卻是扭頭看向陸商鶴,見得陸商鶴臉色難看,冷笑一聲,一字一句道:“能夠將個中是非曲直說得明白,自然是向幫主,有向幫主為證,想必就不會出現爭執了。”

    齊寧話聲剛落,臺上幾人都是微微變色,白虎和陸商鶴眼中滿是驚駭之色,而玄武卻是震驚,朱雀卻是驚訝問道:“韋幫主,你你說向幫主作證?可是向幫主不是已經遇害了嗎,他又如何能作證?”

    齊寧微微一笑,道:“私人做不了證,要做證當然是活人。向幫主既然要做證,當然沒有死!”

    8)(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