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七一三章 破綻
    齊寧見狀,身形一閃,早已經上前握住顧清菡玉臂,顧清菡被她握住手臂,身形才勉強穩住,抬起另一手輕輕推開,淚水已經奪眶而出,神情凄然,緩緩坐了下去,一時間也不說話,呆呆瞧著手里的香帕,晶瑩的淚珠兒順著雪嫩的臉頰止不住地往下流。

    齊寧見她本來有些艷紅的臉龐瞬間便沒了血色,又見她傷心欲絕樣子,心下一顫,只覺得自己這惡作劇實在有些過分,心中愛憐之心大起,便想著說出實情,卻見顧清菡微抬頭,凄然問道:“他現在在哪里?是否正送往京城來?”

    “這個!”齊寧猶豫一下,心想這時候要是告之顧清菡真相,自己的下場一定很慘,有些后悔這般試探顧清菡反應,只能硬著牙道:“快了,很快很快就回來。”

    顧清菡凄苦一笑,道:“他他可有說些其他什么?”

    “沒有。”齊寧硬著脖子道:“就是就是一直念叨著三夫人,好像好像最后的時候,腦中便只有您,應該是一直擔心牽掛。”

    顧清菡腴軀顫動,喃喃道:“我我又何嘗不是日夜牽掛著他!”雖說是大悲之下,情不自禁說出口,但她畢竟是經過大事的人,心知這話不好在一個外人面前說,隨即秀眉蹙緊,問道:“是誰,是誰害了他?”

    齊寧猶豫一下,才道:“三夫人,這事兒丐幫自會找兇手報仇,三夫人不用牽掛。”

    “告訴我兇手是誰。”顧清菡怒道:“這事不必你們插手,他害死了寧兒,我我自己要為他報仇,無論付出怎樣的代價,我都要都要讓兇手不得好死。”說到這里,已經是緊咬銀牙,目光堅定。

    齊寧心下感動,暗想自己若真是被人所害,別人自己不敢保證,但顧清菡定會竭力為自己報仇。

    顧清菡樣貌艷美,既有大戶人家的端莊,卻又有著天生的嫵媚女人味,這時候大悲大怒之下,更是一番風韻。

    “三夫人重情重義,對小侯爺如此在意,小侯爺知道,也會心安了。”齊寧嘆了口氣:“三夫人,小侯爺在外奔波,一心牽掛您,就只怕你心里沒有想著他,若是知道你也對他日思夜想,定會歡喜。”

    顧清菡雖然悲傷欲絕,但思維倒還清晰,聽對方這話說的古怪,蹙眉道:“你說什么?”

    齊寧笑道:“我是說三夫人對小侯爺的一番心意,小侯爺定會知曉,而且還會歡喜。”

    顧清菡只覺得此人說話有些不成體統,臉頰微暈,卻頗有些慍怒,換做是別人這般說,她定然已經發怒,但想到他是前來報訊,安娜自己脾氣,道:“多謝你前來報訊,你先下去吧,回頭去領賞錢。”

    “三夫人這就趕我走啊?”齊寧笑道:“我覺得與三夫人十分投機,咱們再多聊會兒。”

    這話已經十分放肆,甚至很為輕浮,顧清菡察覺其中有異,赫然起身,冷視齊寧,問道:“你是丐幫弟子?”

    “正是。”

    “這里是錦衣侯府,我多謝你前來報訊,但錦衣侯府有錦衣侯府的規矩。”顧清菡抬手道:“你請吧。”她對眼前這人生出一絲厭惡,而且心中悲戚,也并無心思和他多說。

    齊寧卻并未離開,壓低聲音道:“三夫人,其實還有一件要緊事情,我不知道該說不該說。”

    “要緊的事情?”顧清菡有這時候只想一個人痛哭一場,有氣無力道:“什么事情,你快說。”

    齊寧湊近一些,低聲道:“小侯爺其實有一件事情想問三夫人,只是這句話有些唐突,我本不該說的,但是!”

    “到底是什么事情?”顧清菡見此人舉止古怪,隱隱覺得有什么地方不對勁,可到底是哪里一不對勁,一時又說不上來。

    齊寧輕聲道:“侯爺其實想讓我問一問三夫人,如果如果他沒有離開,一心想要娶了三夫人,不知三夫人會不會答應?”

    顧清菡嬌軀一顫,后退兩步,低聲斥道:“你到底是什么人?他他怎可能會對你說這樣的話。”

    “確實問了。”齊寧道:“小侯爺心中最大的牽掛便是這個問題,如果沒有答案,小侯爺便是死,那也死不瞑目啊。”

    顧清菡本就是個精明的女人,齊寧對她的感情,她自然是一清二楚,女人對這種事情最是敏感,哪怕男人閃閃爍爍,稍微精明一點的女人也能察覺出端倪來,更何況之前齊寧對她表現感情的方式已經是十分直接。

    可是她更明白,齊寧便是再糊涂,也不可能將兩人的事兒說與第三人知道,更不可能托付一個人向自己詢問這般問題。

    她只覺得這乞丐來歷蹊蹺,但香帕不假,這香帕是自己送給齊寧,齊寧若非萬不得已,絕不可能讓第三個人知道。

    她蹙眉沉吟,盯著齊寧眼睛,沉默片刻,終是幽幽嘆道:“他想要知道答案,我告訴他就是,可是可是他已經不在了,我又如何告訴他?”

    齊寧道:“三夫人告訴我就好,最后在候爺身邊的就是我,我知道了,侯爺就算知道了。”

    顧清菡輕嘆道:“那你聽好了,那個小王八蛋無法無天,不是個好東西,他若是被人害了,那也是罪有應得,像他那樣的混蛋,本就該要人好好收拾。”說話之間,本來悲傷欲絕的眉宇之間,卻是微微舒展開。

    齊寧愣了一下,顧清菡繼續道:“他色膽包天,竟敢!”咬著紅唇,本就美艷的面龐此事嬌艷欲滴:“竟敢打我的主意,他不在這里還好,若真在這里,我我現在就找東西狠狠教訓他一頓,讓他知道厲害。”

    齊寧禁不住撓撓頭,道:“三夫人三夫人對小侯爺是這樣想?可是我覺得小侯爺無論相貌還是人品,那都是萬里挑一,他!”

    顧清菡抬手指了指屋門,道:“去將門關上!”

    齊寧一愣,猶豫一下,卻還是走過去關上門,這才轉身回來,顧清菡卻已經站起身,打量著齊寧,美眸流轉,看的齊寧有些發毛,隨即顧清菡緩步走到齊寧身后,齊寧竟有種如芒在背的感覺。

    “脫了衣裳!”顧清菡忽然吩咐道。

    齊寧吃了一驚,暗想顧清菡這又是搞什么鬼,勉強笑道:“三夫人,你你這是什么意思?”

    “沒什么意思。”顧清菡語氣卻是云淡風輕,“我瞧你長得不錯,看上你了,想瞧你身體強壯不強壯,怎么,不愿意脫?”

    齊寧頭皮發麻,暗想顧清菡性情保守,對男人可是絲毫不假辭色,這時候竟然讓一個第一次相見的男人脫了衣裳,實在是有些匪夷所思,而且與顧清菡的性子完全不符。

    他心知其中有古怪,卻聽顧清菡聲音已經不耐煩道:“沒聽到我的話?你脫不脫衣衫?”

    “三夫人,這這不大好吧。”齊寧苦笑道:“咱們是第一次見面,這樣發展,是不是太快了一些。”

    “你今天若是不脫,就別想走出這個門。”顧清菡冷冷道:“我錦衣侯府有的是人,你若不愿意,我可以讓人進來幫你。”

    齊寧嘆道:“三夫人,我我可不是隨便的人,就算要我脫衣服,總也要過一陣時間,你我多相處一番,這這實在太突然,我接受不了。”

    “油嘴滑舌。”顧清菡冷哼一聲,道:“你還不是隨便的人?”齊寧正要轉身,卻感覺耳朵已經被扭住,顧清菡已經冷聲問道:“老實交代,你裝神弄鬼,到底要做什么?非要嚇死我不成?”

    顧清菡力氣不大,但扭起耳朵來也是不輕,齊寧咧咧嘴,道:“三夫人,這裝神弄鬼又如何說起哎喲,先放手,別扭壞我耳朵。”

    顧清菡卻是根本不理會,一只手扭著他耳朵,另一只手拉扯齊寧衣衫,動作利索,幸虧并無其他人,否則被人看見,還以為三夫人饑渴難耐,齊寧扭著身體,羞澀道:“三夫人,別這樣,可別被人看見。”

    顧清菡只是冷笑,齊寧衣服本就粗陋,扯了幾下,肩頭便漏出來,隨即顧清菡扯著衣衫向后狠狠一拉,外衫連著里面的衣衫一起被扯下去大半截子,顧清菡朝著齊寧肩頭看了一眼,隨即銀牙咬起來,罵道:“小混蛋,你真是好大的膽子,竟敢裝神弄鬼嚇唬我,今天說什么也要讓你長長記性。”扭著齊寧耳朵不放,更是加重了氣力。

    齊寧咧著嘴,這時候卻已經明白,自己本是想惡作劇試試顧清菡,誰知道已經露出破綻,被顧清菡看穿。

    他心下有些詫異,鐘琊的易容術精妙絕倫,連自己看外形都認不出自己,顧清菡又是從何看出破綻。

    既然已經被看穿,再裝下去也就沒意思,齊寧苦著臉,乞求道:“三娘,是我,哎喲,耳朵都要被你揪下去了,快松手,就饒我這一遭!”

    顧清菡看他吃疼,心里也有些不忍,冷哼一聲,松了手,齊寧抬手摸摸耳朵,這才轉身看著嬌花般的顧清菡,眼中帶笑,輕聲道:“三娘,你下手可真不輕,再加點氣力,耳朵可就沒了。”

    顧清菡卻是咬著銀牙,瞪著齊寧,忽然眼圈一紅,轉身走到椅邊坐下,扭過頭去,不看齊寧,眼圈卻已經泛紅——

    ps:凈網活動在進行,沙漠一直在修改前面的文章,總共寫了一千五百萬字,一句一句地查看檢查修改,工作量極大,這幾天每天只有三個小時的睡眠,已經修改到尾聲,馬上就好了。大家應該都了解這次網文整頓,前所未有的嚴厲,也請大家多多體諒,時局如此,等我把這一輪修改完畢,定會全力更新!(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