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七一五章 激發
    齊寧嘿嘿一笑,不過也知道自己這幅模樣,自然不能入宮,當下往自己院子去,剛出側院,卻聽到不遠處傳來驚呼聲,又聽到丫鬟的尖叫,心知有事,急忙循聲跑過去。

    穿過一道拱門,卻見到院內有十幾號人,雞飛狗跳,一名年輕家仆哭叫道:“你們攔著他,快攔著他,要出人命了。”在人群中東躲西藏,想要找人做掩護。

    眾人卻似乎不敢沾上那家仆,一旦那家仆靠近,立刻就如同遇見鬼一般,急忙跑開。

    齊寧又瞧見在那家仆后面,一道身影速度極快,正如影隨形追趕,打量一眼,卻發現正是那黑氅大漢。

    黑氅大漢自從跟隨齊寧入京之后,一直都待在侯府,大伙兒也都隱隱聽說這黑氅大漢救過三夫人,而且三夫人親自吩咐任何人不可與他為難,所以府中上下對他倒是不敢招惹,而黑氅大漢在這府中卻也是自由自在,除了一些特別之處,例如賬房以及女眷住處,他想去其他地方,倒也沒人阻攔。

    府中上上下下兩三百號人,多出這樣一個人來,平日里還真沒有誰注意。

    已經是七月頭上,京城的天氣已經頗為炎熱,大都是單褂在身,這黑氅大漢卻是特立獨行,依然是外面披著那黑色的大氅,蓬頭垢面,右半邊臉上的肉疙瘩,讓他看起來更是猙獰可怖。

    齊寧知道這黑氅大漢雖然頭腦不清,但是速度卻極快,一旦跑起來,速度不下于快馬,若是真要抓住那家仆,只怕早就做到,但此刻那黑氅大漢卻似乎是在玩游戲一般,始終跟在家仆身后,只有一步之遙,保持著距離。

    那家仆被黑氅大漢追趕,卻是嚇得魂飛魄散,拼了命的在人群中找尋掩護。

    齊寧皺起眉頭,只聽到那黑氅大漢口中嚯嚯有聲,宛若野獸一般。

    他正要上前制止,卻聽到一個聲音叫道:“做什么?還不停手?當這里是菜市場嗎?”話聲之中,便見到侯府大總管韓壽已經匆匆過來,眾人見到韓壽過來,更是散開。

    也便在此時,那黑氅大漢腳下一用力,身體如同獵豹一般,已經從后撲倒那家仆,那家仆怪叫一聲,已經被黑氅大漢撲倒在地。

    黑氅大漢坐在那家仆身上,抬起拳頭來,照著那家仆便要打下去,齊寧眉頭一緊,他雖然不在意黑氅大漢在侯府游蕩,卻不能縱容他在侯府出手傷人,這種事兒一旦開頭,日后便會讓侯府上下人心惶惶,正要呵斥,卻見旁邊一道影子搶出,一腳踹在那黑氅大漢身上,那黑氅大漢顯然也沒有提防,竟是被生生地踹翻在地。

    那家仆連滾帶爬跑到一旁,齊寧這時候也看清楚,這突然出腳的正是齊峰。

    齊峰出腳很有分寸,一腳踹出,即將那黑氅大漢踹開,卻又不傷他,那黑氅大漢被踢翻在地,迅速爬起來,盯住齊峰,臉上顯出憤怒之色,握起兩只拳頭。

    黑氅大漢在府內鬧事,顯然是有人通知了齊峰。

    錦衣侯府的護衛隊長本來是段滄海,不過齊寧受命重建黑鱗營,段滄海和趙無傷則是被齊寧派到黑鱗營大營訓練兵馬,而齊峰和李堂等人也就理所當然地擔負起護衛侯府的重任。

    齊峰不知齊寧已經回府,聽說府里有人打架斗毆,那還了得,立刻帶人前來阻止,趕到之時,看到黑氅大漢便要下手,自然由不得他在侯府傷人,匆忙之下,只能是一腳將他踹開。

    黑氅大漢怒視齊峰,低叫一聲,竟是向齊峰撲過來。

    其實黑氅大漢雖然行為怪異,但此前卻從未在侯府生事,更不曾與人動手,眾人見他突然間竟然向侯府侍衛出手,都是有些吃驚,韓壽老成持重,他知道小侯爺和三夫人對這黑氅大漢頗為關乎,叫了一聲:“齊峰,可別傷了他。”

    齊峰見到那黑氅大漢撲過來,倒有些好笑,他當年是從疆場上的死人堆里爬出來,而且一身功夫也算不弱,區區一個怪漢自然沒有放在心上,眼見得那黑氅大漢撲倒,身形一閃,輕松躲開。

    那黑氅大漢并不甘休,怪叫一聲,回轉身再次向齊峰撲過去。

    齊峰雖然武功不差,但幾乎沒有什么機會在侯府眾人面前展現,今日這黑氅大漢竟然在老虎嘴邊拔毛,齊峰有意要顯擺一下自己的身手,竟是背負雙手,看起來閑庭信步般再次躲過。

    黑氅大漢兩次撲空,顯然被激怒,再次向齊峰撲過去,連續四五次都被齊峰躲過,可是齊寧在不遠處卻分明看見,這黑氅大漢的速度越來越快,而且身形也是越來越敏捷,等到第六次撲上去,齊峰剛閃過還沒站穩,黑氅大漢已經撲到他面前。

    李堂在邊上叫道:“小心!”他自然也看出來,這黑氅大漢一開始身法倒還有些僵硬,可是氣急敗壞撲出五六次之后,那身形竟然變得異常敏捷,閃轉之間可說是電光火石,李堂眼中顯出訝然之色,心知就算是自己,也未必能比這黑氅大漢還要靈活。

    那黑氅大漢撲面而來,齊峰已經感受到壓力,這一次竟是沒能閃開,只見到那大漢掄起一拳照著自己胸口打過來,眉頭一緊,探手過去,抓住了那黑氅大漢的手腕子,正想將他摜倒,讓這家伙知道厲害,孰知他剛剛扣住那大漢手腕,那大漢另一只手竟是鬼魅般出現,反過來也扣住了他的手腕子。

    手腕被扣,齊峰心下一凜,心知若是被厲害的高手扣住手腕,那可就是兇險至極,好在這只是一名腦袋不好使的怪漢,手腕子如同蛇一般一扭,輕易便掙脫開,可就是在這一瞬間,那黑氅大漢竟然如法炮制,也是手腕子一扭,掙脫開去,竟似乎是模仿齊峰,動作幾乎是一模一樣。

    齊峰大吃一驚,那大漢手腕掙脫,拳頭再次打過來。

    齊寧在不遠處看見,也是大為詫異,不自禁向前走出幾步,也不急著喝止,倒想瞧瞧這黑氅大漢的能耐。

    齊峰感覺大漢那拳頭打來呼呼有風,但顯然只是個人的力氣,并非內力,心下微寬,抬手格擋,另一手則是照著那大漢脖子抓過去。

    他左手擋開對方右拳,右手已經距離大漢脖子咫尺之遙,眼見得便要抓住,卻猛地感覺眼前影子一晃,隨即便覺得自己的喉嚨已經被掐住,卻是那大漢依然如法炮制,左手也是學著齊峰模樣,照著齊峰脖子抓過來。

    讓人吃驚的是,齊峰率先出手去抓脖子,那黑氅大漢卻是后發先至,齊峰手還沒碰到,黑氅大漢竟是率先掐住了齊峰脖子。

    那黑氅大漢顯然不知輕重,抓住齊峰脖子,立時用勁,雖然黑氅大漢并無內力跡象,但蠻力極強,齊峰只覺得一陣憋氣,呼吸不得,心下驚駭,李堂見狀,也是大驚失色,便要搶上前來。

    齊峰雖然被黑氅大漢掐住脖子,但畢竟久經沙場,實戰經驗極強,險境之際,并無驚亂,已經抬起一條腿,向著那黑氅大漢腹間踹過去,這一次那黑氅大漢依然是有樣學樣,齊峰抬腿,黑氅大漢也是抬起腿,照著齊峰腹間踢過來。

    “砰!”

    黑氅大漢一腳正踹在齊峰腹間,同時松了手,齊峰整個人竟是生生被踹飛出去,爾后重重落在地上。

    齊峰只覺得腹間一陣疼痛,好在他身體結實,再加上那黑氅大漢只有蠻力,對他傷害并不大,但眾目睽睽之下,竟然被這樣一個邋遢的怪漢踢飛,齊峰一時間驚駭莫名,面子上也是有些過不去,忍著腹間疼痛,迅速起身,便要再次沖上前去。

    齊寧這時候已經看的明白,這黑氅大漢完全是依靠自己的蠻力去打,但讓人駭然的是他的速度以及反應能力,他竟似乎看過一遍的招式,能夠立馬記住,甚至是在幾乎瞬間就能打出去。

    齊寧自思雖說自己在武學之上也有天賦,但卻也絕對不可能做到見過的招式能在眨眼間便打出去,而且幾乎一模一樣。

    之前齊寧只知道這黑氅大漢的速度驚人,有著出眾的速度天賦,這時候卻忽然明白,速度也許只是這黑氅大漢能耐的一部分,這黑氅大漢身體之內還蘊藏著無與倫比的驚人天賦,此前不顯山不漏水,但今日卻是被齊峰一激,激出了他的能耐來。

    眼見得齊峰還要沖上去,齊寧現在倒不擔心黑氅大漢會被齊峰傷著,反倒是擔心這黑氅大漢沒輕沒重,待會兒一個不慎,卻要將齊峰傷了,齊峰在西川時候受過傷,雖然傷勢已好,但總不能讓他舊傷剛好再添新傷,沉聲喝道:“齊峰住手!”

    這一聲十分突兀,但在場諸人卻都聽見,齊峰足下一頓,循聲看過來,見到易容過后的齊寧,自然認不得,皺眉道:“你是誰?”

    那黑氅大漢聽到聲音,也是回過頭來,瞧見齊寧,竟是丟下齊峰不管,跑到齊寧身邊,挺著鼻子嗅了嗅,隨即盯著齊寧眼睛看,忽然間咧嘴一笑,繞著齊寧轉起圈子,竟是顯得頗為興奮。(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