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七四零章 女人心
    /p>    齊寧心下一驚,聲音微冷:“你要走?”

    “這樣對大家都好。”顧清菡輕嘆道:“我也想過很久,這樣子下去,遲早.....遲早都會鬧出事情來,到時候毀了錦衣侯府的名譽,我對不起齊家的人。”

    “你走不了。”齊寧道:“我說你不能走,你就走不了。”

    顧清菡淡淡道:“這也由不得你做主,只要老夫人一句話,我想走就走。本來我還在猶豫,但你現在這個樣子,我便再不必多想。”

    “我這樣子,只是要問明白你對我為什么冷淡。”齊寧道:“三娘,你要走,又要去哪里?”

    顧清菡扭了扭手臂,依舊被齊寧抓住,干脆由他,冷哼一聲,道:“你還擔心我沒地方去?我真要出門改嫁,總不至于找不到人家吧?”

    她這話倒是不假。

    齊家三爺已經過世多年,顧清菡還不到三十歲,如果能讓太夫人松口,要離開侯府改嫁,這也并非稀罕事情,以顧清菡的樣貌和風韻,再加上也是地方士紳家族出身,要再嫁一戶有臉面的人家,其實還真不是難事。

    齊寧心下著惱,抓她的手微緊了緊,帶著惱意道:“我相信你能找到人家,可是誰敢娶你?三娘,我就直話說吧,我既然喜歡上你,此生你就只屬于我一個人,誰要是對你動了心思,那便是和我為敵,誰要是與我為敵,都不會有好下場。”

    “因為你是錦衣候,便可以仗勢欺人嗎?”顧清菡聽齊寧語氣冰冷,也是氣惱,“我要嫁誰就嫁誰,你管得了?”

    “誰敢娶你,我便讓他家破人亡,你信不信?”齊寧森然道。

    顧清菡咬牙道:“你.....你真是瘋了。”

    “你應該知道,為了你,我什么都做的出來。”齊寧道:“我既然認定了你,那便誰也不得冒犯你分毫。”

    “好,你喜歡我,就算我喜歡你,就算咱們兩情相悅,那又能如何?”顧清菡氣苦道:“難道咱們還能正大光明地走到一起?這天下間,我可以和任何一個男人在一起,卻偏偏不能和你在一起,這就是事實,不管你承不承認,這都改變不了。”

    “誰說不能走在一起?”齊寧沉聲道:“只要你愿意,就能在一起。”

    顧清菡酥胸起伏,低聲道:“你明白原因。我和你什么關系?咱們在一起,天下人都會恥笑,你明不明白?”眼角卻是流出一絲淚水,顫聲道:“寧兒,到此為止吧,你說為了我什么都做得出來,可是這一件事你卻偏偏不能做。”

    “三娘覺得我不敢娶你嗎?”齊寧甚至考慮是不是要將自己假冒錦衣世子的事情說出來,目光如電:“只要三娘愿意,我們現在就可以去和太夫人說,她要是不同意,我立刻離開錦衣侯府,這爛攤子我還真不想管了。”

    “你......!”顧清菡知道齊寧年輕氣盛,有些不敢想象的事情這家伙說不定還真敢做出來,泛起一種無力感,道:“好,你什么都敢,我不敢成了吧。我不要你壞了我的名聲,你不在乎,我自己在乎,反正你不是和唐姑娘已經好上了嗎,又何必跑來招惹我。”

    齊寧一怔,一瞬之間,陡然明白什么,內心有些釋然,怪不得今天回來顧清菡如此反常,低聲道:“三娘,你誤會了。”

    “誤會?”顧清菡趁機抽出手,但齊寧就在身前,一時躲不開,只能靠在樹上,沒好氣道:“誤會什么?”

    “三娘覺得我和唐姑娘有關系?”齊寧搖頭道:“我明白了,昨晚在唐姑娘屋里一直沒出來,三娘是覺得我在那里做了見不得人的事情。”

    顧清菡方才脫口而出,這時候反應過來,臉頰微紅,心想自己情急之下,還真是口不擇言,自己那般說,倒似乎是在吃醋一般,咬著紅唇,瞪了齊寧一眼,才道:“你在她屋里做什么,與我有什么干系?”

    齊寧嘆道:“我在東齊得了一件寶貝,唐姑娘說那是極其罕見的藥材,我擔心以后會有人對我下毒,所以讓她幫我換血,一晚上都是在她屋里將藥材融進血液里。”

    顧清菡一愣,道:“幫你換血?”

    “三娘可還記得不久前我被一條毒蛇所咬,差點毒發身亡。”齊寧嘆道:“那次唐姑娘就準備幫我換血。”

    顧清菡倒是想起來,微點螓首,道:“是有這么回事,這樣說來,你以后是否就不怕被人下毒?”

    “這事兒只有我和唐姑娘知道。”齊寧輕笑道:“三娘是第三個知道的,但千萬不要對外說,萬一都知道了,以后就沒人用這法子害我了。”

    不知為何,聽到齊寧這般解釋,顧清菡只覺得心情瞬間似乎舒暢不少,卻還是啐了一口,道:“你還想讓人害你嗎?不用你提醒,我也不會對外說,難不成你以為我多嘴多舌?”

    齊寧笑道:“自然不是。三娘,你以后可別瞎想,我是準備對你說,只是今天一天都是事情,還沒來得及。”他剛說完,猛然間一把抱住顧清菡,身形一轉,速度極快,顧清菡花容失色,還沒叫出聲來,就被齊寧捂住嘴唇,她心下大驚,只以為齊寧又要對自己胡來,卻聽齊寧已經貼在她耳邊道:“三娘別動,有人!”

    顧清菡一呆,這時候兩人身體相貼,顧清菡固然感受到齊寧身體的結實,而齊寧也同樣感受到顧清菡身體的綿軟。

    綿軟的腴軀幽香逼人,鉆入齊寧鼻中,沁人心脾,讓人心搖意動,顧清菡感受到齊寧緊緊抱著自己,臉紅心跳,這時候已經聽到腳步聲傳過來,躲在樹后不敢動彈。

    齊寧在昏暗之中瞧著顧清菡嬌美容顏,也不移目,顧清菡目光與他接觸,心下一跳,見他直勾勾盯著自己瞧,又不好出聲斥責,狠狠瞪了一眼,齊寧卻是似笑非笑,目光依舊沒有離開,顧清菡貝齒咬著紅唇,想要做出惱怒之色,但是被他這般看著,卻是感覺心下慌亂,反倒是自己移開目光,不敢與他對視。

    侯府兩名丫鬟從大樹邊上走過,自然不可能察覺到樹后有人,等兩人走的遠了,顧清菡才松了口氣,這時候見齊寧兀自看著自己,低聲斥道:“看什么看?再看.....再看就.....!”她自幼出身大戶人家,性情溫和,自有教養,卻是說不出狠話來。

    齊寧卻是輕聲道:“三娘長得好看,所以要看。”

    顧清菡有一種深深的無力感,無可奈何,她雖然知道和齊寧這般乃是犯了大忌,可是面對齊寧越來越強的進逼性,卻又不知該如何真正應對,只能冷著臉,伸手將齊寧推開,轉變話題道:“聽說黑鱗營那邊出了事情?你今天進宮,可向皇上說明白?”

    齊寧知道她是故意轉變話題,道:“已經向皇上稟明了,明天一早去黑鱗營處理一下。”這些波譎云詭的事情,齊寧不想過多向顧清菡說明,免得這少婦在家里為自己擔心,雖然顧清菡又是后對他冷冰冰,但齊寧心里很清楚,如果說在這個世界有一個人始終關心自己,那只能是顧清菡。

    顧清菡衣衫有些凌亂,隨手整理一下,這才從大樹后面走出來,順著小徑往前走,齊寧跟在她身后,看她腰肢扭動,風韻動人,只覺得心中蕩漾,卻聽顧清菡道:“明日既然有公務,那你趕緊去歇息,免得明天沒精神。”

    “好。”齊寧答應一聲,卻緊跟著問道:“三娘,你剛才是說笑的吧?”

    顧清菡停下步子,轉過身來,蹙眉問道:“什么說笑?”

    “你說你和太夫人說了,想要離開侯府。”齊寧盯著顧清菡眼睛:“是不是在誆我?”

    “當然不是。”顧清菡俏臉滿是嚴肅之色:“我說的是真的,不是和你說笑。寧兒,你現在越發的沒有規矩,這是在逼我離開,我和你說了好多次,有些.....有些事情不能過界,可你總是不聽,既然如此,還不如在.....在你犯大錯之前,我早些離開,這也是為了你好。”

    齊寧凝視顧清菡眼睛,正色道:“三娘,我剛才也沒有說笑,我說過你只屬于我,那就只能屬于我,誰也無法將你從我身邊帶走。我可不管是誰,真要是惹了我,可沒有什么好下場。”

    “你這是在威脅我嗎?”顧清菡恨恨道。

    齊寧搖頭道:“我這輩子只會對你好,自然不會對你有什么威脅,我只是在說實話而已。三娘,我知道你心里為難,不過今晚倒是讓我明白一件事情,讓我心里有了底。”

    “明白一件事情?”顧清菡奇道:“什么事情?”

    “我明白你很在意我,你在吃唐姑娘的醋。”齊寧露出一絲笑容:“不管你承不承認,我只知道你心里也有我,既然如此,我不著急,我慢慢等,總會讓你接受我。”竟是十分紳士地躬了躬身,笑道:“晚安!”

    “你.....你別胡說,我什么時候吃醋。”顧清菡羞惱無比:“你把話說清楚。”

    齊寧卻已經轉過身,單手背負身后,慢悠悠地離開,顧清菡追了兩步,停下步子,一跺腳,咬牙切齒,瞧著齊寧走遠,才恨恨道:“等吧等吧,等到你牙齒都掉光,也別想.....!”臉頰一紅,扭過了身子。

    (本章完)(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