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七四三章 火門
    劉成面顯懼色,猶豫一下,還是緩步走上前去,到得臺下,跪倒在地,道:“侯爺,小的不知道為何會在名單上,小的小的絕不是奸細。”

    “劉大英雄,你應該清楚,本侯如果找到神侯府,讓神侯府的人單獨調查你一人,你的祖宗八輩是做什么的,我都能給你翻出來,你信不信?”齊寧嘆道:“到了這個時候,咱們之間實在沒有必要再爭辯你是不是奸細。”

    段滄海卻是如同一頭猿猴般,從臺上跳了下來,到得劉成身邊,抬起刀來,對著劉成的脖子就砍了下去,劉成魂飛魄散,眼見得大刀便要砍在劉成脖子上,齊寧卻突然喝止道:“且慢!”

    段滄海用刀自然是純屬無比,雖然刀刃距離劉成脖子咫尺之遙,卻還是生生停住。

    劉成面如死灰,神情呆滯,齊寧搖了搖頭,揮揮手,道:“先將他帶下去,回頭若是有人還想蒙混過關,一并斬首示眾。”

    段滄海立刻吩咐人將劉成先帶了下去。

    齊寧這才拿著名單,笑道:“劉成是第一位,待會兒斬首之后,人頭要送到京城里去,皇上下旨本侯徹查此事,所以所有的奸細都要將人頭懸掛城頭示眾。本侯一番好意,如果有人實在不領情,那我也沒有法子。”雙手展開名單,道:“既然都不出來,那本侯現在點名,點到名字的立刻逮捕起來,回頭全都斬首。”

    他話聲剛落,人群已經有人叫道:“侯爺,小人自首。”從人群中沖出一人,跪倒在地,一把鼻涕一把淚道:“侯爺,小人是被逼的,求侯爺饒恕。”

    這人出來之后,隨即又從人群中跑出來十多個人,全都跪倒在地。

    齊寧和段滄海對視一眼,對了一個心照不宣的眼神,這才嘆道:“你們是主動自首,本侯有言在先,不會為難你們。段副統領!”

    段滄海立刻拱手道:“末將在!”

    “這些人主動坦白,不可再對他們為難。”齊寧正色道:“讓他們收拾一番,離開黑鱗營,自今而后,黑鱗營也不可對他們秋后算賬。”

    段滄海拱手道:“末將遵命。”向那群人道:“你們都聽見了,各自收拾一番,離開黑鱗營,這是侯爺開恩,饒了你們的性命,否則全都砍了腦袋。”

    十多人都是千恩萬謝,紛紛向齊寧叩頭謝恩。

    齊寧掃了名單一眼,才道:“名單上的數字不對,好像還有幾個人,莫非幾位仍要執迷不悟,非要砍了腦袋才甘心?”淡淡一笑,道:“你們心存僥幸,以為本侯拿不出證據,盡管試試看,剛才你們也看到了,劉大胡子的腦袋差點掉了,如果你們非要等下去,到時候劉大胡子主動招供,再配上本侯手里的名單,有一個殺一個!”神色陡冷,厲聲道:“還有誰!”

    他這一聲呵斥也不如何響亮,但卻威勢驚人,讓人不禁背脊生寒。

    便瞧見從人群中又走出三四人,上前跪倒在地,趴在地上,不敢說一句話。

    齊寧瞧見臺下跪著十六七人,心下也著實有些吃驚,雖然十六七人也算不得太多,但整個黑鱗營的編制也就一千人,其中有將近二十人是混入其中的內奸,數量已經是十分驚人。

    他手中的名單,自然是假,唯一知道的奸細,也只是劉成而已。

    在京都府得知黑鱗營有奸細混入,齊寧便知道這些內奸不除不可,黑鱗營是他眼下手中唯一掌握的隊伍,他必然要保證黑鱗營的絕對純粹性,也必須要完全掌控在自己手中,任何對黑鱗營產生威脅的因素,他都絕不可能容忍其存在。

    他心知要在黑鱗營將奸細一個個地找出來,絕非易事,這些人既然潛入進來,本身就一定做好了準備。

    他故意拿出這份名單,本就是引蛇出洞。

    當眾告之田橫是奸細,然后又將劉成拉了出來,勢必會讓人以為這份名單真的將營中的內奸一網打盡,而且齊寧故意告知主動自首的人將從寬發落,如此一來,果然有人中計,只要有一個人主動站出來,就能擊潰諸多內奸的心理防線,崩潰之后,所求必然是先保住性命。

    齊寧也知道其中必有人還想挺住,所以先前并沒有砍了劉成,其實也就是希望讓那些兀自想頑抗的內奸心中忌憚,只擔心劉成真的會招供一些什么出來,齊寧剛才殺一人,抓一人,又放了一群人,道路何去何從,也就不必再考慮,最后幾名內奸也終是乖乖地站了出來。

    齊寧心知未必所有的內奸都站了出來,但是兀自留在其中的最多也就一兩個人而已,此番幾乎將所有內奸一網打盡,就算有一兩個漏網之魚,在黑鱗營也掀不起大浪來,而經過此事,段滄海等人必定會更加小心謹慎。

    齊寧使了個眼色,段滄海立時讓人將十多名內奸全都帶了下去,等內奸全都被帶走,齊寧這才背負雙手,咳嗽兩聲,含笑道:“該走的都走了,該留下來的也都留下來了。諸位兄弟,皇上對黑鱗營十分看重,本侯對黑鱗營更加看重,你們的軍餉現在可能不高,伙食也不算很好,其實這也沒什么,讓你們每天大魚大肉,只怕半年過后,你們連兵器也拿不起來,古語有云,吃盡苦中苦,方為人上人,本侯可以保證,但凡是在黑鱗營盡心當兵,立下任何功勛,本侯定會讓他有前途可奔。”

    眾將士都是看著齊寧,齊寧緩緩道:“你們要做的,就是在這里用心訓練,日后真要上了戰場,勇猛殺敵,建立功勛,也好光耀門楣。除此之外,所有的事情你們都不必操心,你們中間,任何一人家中有事,那便是本侯的事情,只要稟明段副統領,所有的麻煩,本侯都會為你們解決。”

    人群之中一個聲音忍不住道:“侯爺,您說的是真的嗎?”

    齊寧笑道:“莫非你以為我是開玩笑?你家中有什么事情,現在就可以告訴我。”

    “侯爺,小人小人父親已經過世,只有一個老母親和一個八歲大的孩子。”那人道:“我媳婦幾年前患病也死了,我在外面幫人干力氣活,也經常吃不飽,所以所以這才當兵,想要拿軍餉養活家人,可是可是一直擔心家里的老母親和孩子。”

    齊寧向段滄海道:“段副統領,這件事情你記下來,這位兄弟每個月的軍餉,你都要派人送到他母親手中,他的孩子你也安排人為他找所學堂,花費直接來錦衣侯府支取,等到老人家過世之后,喪葬由黑鱗營負擔。”

    此言一出,在場諸人都呆了一呆。

    齊寧朗聲道:“你們進了黑鱗營,就是我的兄弟,有福同享,有難同當,任何人遇到任何麻煩,直接報我的名字就是,既然是我的兄弟,別的我無法保證,但有一點我可以告訴你們,任何人都不得以任何方式欺負你們,欺負到你們,就是欺負我,我的兄弟,不受任何人欺負。”

    一陣沉寂之后,人群之中忽地有人高舉手臂道:“誓死效忠朝廷,誓死效忠錦衣候!”這人一叫出來,場中近千人齊齊舉起手臂,高聲叫道:“誓死效忠朝廷,誓死效忠錦衣候!”千人齊聲,聲勢極壯。

    段滄海等諸將互相瞧了瞧,都是露出興奮之色,今日齊寧前來黑鱗營,不但肅清了內奸,而且提升士氣,可說是收獲滿滿。

    齊寧吩咐解散隊伍之后,諸將繼續帶領兵士訓練,齊寧則是和段滄海回到大營,令人將劉成帶了過來。

    齊寧站在案邊,背負雙手,背對劉成,段滄海腰挎大刀,一只手按在刀柄上,目光如同銳利的刀鋒,盯在劉成的臉上。

    劉成剛才差點人頭落地,此刻依然是面色慘白,跪在地上,禁不住打冷顫。

    “你只有一條道路可以活命。”齊寧轉過身來,淡淡道:“我問一句,你答一句,只要有一句答不上來,你的腦袋就會搬家。”

    段滄海大步走過去,鎧甲摩擦發出咔咔之音,“嗆”的一聲,拔出佩刀,架在了劉成的后脖子上。

    “混入黑鱗營的內奸,你是否都認識?”齊寧盯著劉成,冷聲問道:“你們之間如何辨識?”

    劉成不敢抬頭看齊寧,額頭直冒冷汗:“回回侯爺話,小的只認識田橫,其他人其他人都不認識。我來的時候,那人告訴我說有什么急事,可以暗中找到田橫就好,除此之外,小的也不知道如何去辨識其他人。”

    “你說那人告訴你有急事找尋田橫,那人又是誰?”齊寧問道。

    劉成猶豫一下,感覺后脖子上的刀往下按了按,心下一凜,急忙道:“那人是天師,我們我們叫他鬼天師。”

    “鬼天師?”

    “小的本來是給大戶人家看家護院,后來北漢人打過淮河,小人被迫逃難,想著有些拳腳功夫,就到了京城,準備找戶人家幫著看家。”劉成身體顫抖:“可是到了京城,和人吵鬧起來,被人打折了腿,不但做不成護院,就是想要找大夫看腿也不成,就在京城等死!”

    齊寧并不說話,劉成微抬頭看了一眼,才繼續道:“就在那時候,鬼天師忽然找到了我,幫我治好了腿,還說收我為弟子,以后聽他的吩咐就好,保證我餓不死。他對我有恩,還能管我飯,我我就沒有多想,拜了他為師傅。”

    “你拜他為師,對他自然了解,他到底是什么人?”齊寧問道。

    劉成忙道:“侯爺,小的真不知道他是何方神圣,連他的面都沒見過。我每次見到他,他都穿著黑色的袍子,臉上還罩著面罩,只能看到他眼睛,看起來十分的陰森,小的小的從不敢多問。小的只知道他自稱創立了火門,我們這些人都是火門的弟子。”

    “火門?”齊寧一怔,與段滄海對視一眼,皺眉道:“鬼天師創立火門?”

    “小的其實也不知道為什么會取這樣奇怪的名字。”劉成低著頭:“不過小的有一次發現,在那人的手背上,紋著一團火焰,或許是因為如此,所以才叫做火門。”(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