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七五五章 雪蓉
    /p>    田夫人美眸微抬,立刻迎上了齊寧的目光,這時候齊寧的目光便不似之前那般只有欣賞之色,田夫人被看的有些不好意思,臉頰微熱,咬了一下唇珠,才輕聲道:“侯爺,你.....你沒事吧?”

    齊寧回過神來,尷尬一笑,搖頭道:“無.....無妨!”往前踏出一步,還是覺得腳下有些虛浮,不由用力搖搖頭,想讓自己清醒一些。

    田夫人自然知道那酒性的厲害,她和齊寧又不是第一遭喝酒,知道這小侯爺的酒量其實不怎么樣,今晚飲酒,無非是借酒消愁,但是酒入愁腸,只能醉的更快,輕嘆一聲,柔聲道:“侯爺,這琴室雖然簡陋,但后面倒也有歇息的地方,侯爺要是不嫌棄,過去躺一會兒,我去給侯爺弄碗醒酒的湯水。”

    齊寧心想自己就這樣搖搖晃晃走出去,搞不好待會兒就倒在街頭睡一晚,總是有些不成體統,若是能用解酒湯解解酒倒不是什么壞事,點點頭道:“也好,我先....我先緩緩,夫人,你這酒.....當真厲害......!”

    田夫人甜美一笑,擔心齊寧摔倒,也不敢放開手,兩只手都是握著齊寧右臂,扶著他往琴室后面去。

    齊寧走了兩步,頭重腳輕,身體不自然往田夫人那邊靠過去,田夫人腴美柔軟的嬌軀一碰上齊寧,就有些緊繃,她雖然是過來人,但夫君被害多年,這些年來,除了前番為齊寧解毒有過香艷的肌膚之親,便再無碰過任何男人,身體總是會敏感許多,心理上的防御也會在身體上隨時顯現出來。

    偷偷瞥了齊寧一眼,見齊寧并無異色,稍微寬心,扶著齊寧走到了一扇屏風后面。

    天氣早已經熱起來,所以屏風后面備了一張竹床,燈火放在前面,透過屏風照射過來,后面的火光便有些朦朧。

    田夫人扶著齊寧坐在竹床上,又微伏下身子小心翼翼伺候著齊寧躺下去,齊寧見到田夫人腮邊幾綹發絲柔柔垂落,柔嫩的白皙面頰透著淡淡的粉橘色澤,肌香潤澤,雖然是在昏暗處,但是那烏黑的發絲卻還是襯著膚如凝脂,幾乎讓人想輕捏一把。

    她身子伏下,頸下便是一片雪白,她雪項已經是膚如凝脂,但胸口的肌膚似乎比雪項還要白膩,也許是因為天氣有些烘熱,又或者是剛才飲酒,她的酒勁也上來了,酥胸上面布著一片晶瑩薄汗,身子只是一動,那汗珠子便滾入到裹著胸脯的抹胸間,只是那胸脯太過豐滿,擠在一起竟是沒有絲毫的縫隙,汗珠也是滑入不進。

    齊寧喉頭有些干渴,“咕咚”喉結上下滑動,田夫人扶著齊寧躺下,瞧了一眼,見到齊寧目光,低頭看了一眼,臉上刷地通紅,一只手立刻捂住,尷尬道:“侯爺,你先歇著,我....我去給你弄解酒湯......!”有些心慌意亂,轉身便要走,卻不料手腕一緊,一只手已經被齊寧握住。

    田夫人腴軀一顫,不敢回頭,卻聽齊寧輕聲道:“夫人,多.....多謝你了。”

    “沒......沒什么的。”田夫人被齊寧抓著手,面紅耳赤,左右瞧了瞧,窗戶還是敞開著,有些慌張,用力扯了扯,卻沒能抽出來,只能輕聲道:“侯爺,窗戶.....窗戶還沒關,莫讓人看見。”

    齊寧只覺得這美婦人的手腕滑膩如脂,溫潤彈手,或許是因為酒勁之故,一時間卻是舍不得松手,輕聲道:“夫人,咱們認識也不算短,可是我.....我還不知道你閨閣名字。”

    田夫人暗叫你這家伙真是喝醉了,哪有詢問婦人名字的道理?

    這個時代不比后世,無論是閨閣之內的姑娘還是出閣的娘子,名字都屬于禁忌話題,未出閣時,只有定下親事,才能將閨閣芳名告之夫家,而出閣之后,卻也只能以夫人內子之類的代稱,極少會被人詢問姓名,就算被不懂禮數之人魯莽詢問,婦人也都不會告之。

    她扭頭看了一眼,見齊寧正凝視自己,猶豫一下,終究還是道:“侯爺.....侯爺不要告訴外人知道,我.....我未出閣時叫做雪蓉,其實.....其實我娘家的姓氏和夫家一樣,也是姓田,所以......!”

    “田雪蓉!”齊寧默默念了一遍,輕聲道:“出塵脫俗,果然是好名字。”

    田夫人趁他分神,不動聲色要抽回手,只是這小侯爺握的很緊,自己手一動,小侯爺的手也跟著握緊,有些無奈,低聲道:“侯爺,你.....你先放手,我去弄解酒湯。”

    齊寧卻是輕輕一扯,田夫人嬌柔腴軀便被輕輕帶過去,坐倒在竹床邊,田夫人“哎喲”輕叫一聲,一顆心都要從嗓子眼蹦出去,聲音有些發抖:“侯爺,你....你要做什么?”

    “雪蓉......!”齊寧看著田夫人側臉,線條流暢,從側面看這美婦人也依然是風情萬種,輕聲道:“那以后我是不是可以喊你名字?”

    “不.....不可以!”田夫人急忙道:“這.....這會被人笑話,只有.....只有夫君才能喚我名字。”

    齊寧微醉道:“那你告訴我,如何才能喚你名字?你這名字好聽,我想叫你這名字,是不是非要成為你夫君才可以?”

    田夫人竭力讓自己冷靜下來,低聲道:“侯爺莫說頑笑話,這種話......這種話被人聽見不好。”

    她雖然想鎮定下來,但此種情形,卻又如何能做到,精巧秀挺的鼻梁上,布滿了星星點點的汗粒,那面紅耳赤局促不安的樣子,茫然中帶著惶恐,齊寧看著她俊俏的臉蛋,目光又從她飽滿的胸脯劃過,輕聲道:“雪蓉似乎.....似乎很緊張......!”忽地打了個咯,一陣酒氣飄散。

    田夫人有些著惱,又扯了扯手,低聲道:“侯爺不許.....不許那樣叫我。”

    “那你幫我聞一聞,我.....我口里的酒氣是不是很重?”齊寧輕嘆道:“我感覺口里都是酒的味道。”

    田雪蓉也不看他,微別過臉,道:“不用聞......不用聞也知道酒氣很重的。”

    “雪蓉不想幫忙嗎?”齊寧苦笑道:“原來真的沒有人愿意幫我。”語氣頗有些凄然可憐。

    田雪蓉咬著唇珠,有些不安地向窗外看了看,其實她知道老總管雖然在附近,但是沒有自己的吩咐,老總管也絕不會靠近這里,輕嘆一聲,道:“侯爺別.....別為難我好不好,你喝醉了,好好休息才對。”

    “你不幫我,我不讓你走。”齊寧耍無賴般道:“你幫我聞聞酒氣大不大,我立刻放你走,你去幫我弄解酒湯。”

    田雪蓉斜睨齊寧,道:“那.....那你說話算話?”

    “君子一言,駟馬難追。”齊寧肅然道:“難道我還會誆你不成?”

    田雪蓉無可奈何,猶豫了一下,還是轉過身朝向齊寧,看到齊寧雖然醉酒,但是那眼神卻很有神采,臉頰緋紅,道:“那.....那侯爺閉上眼睛。”

    齊寧這次倒是沒有廢話,閉上了眼睛,田雪蓉發出一聲似有若無的輕嘆,猶豫了一下,還是俯下身子,挺直雪潤的瓊鼻慢慢湊近到齊寧口邊,還未靠近,一股酒味便撲鼻而來,微蹙柳眉,卻忽地看到齊寧睜開眼睛。

    田雪蓉一呆,這時候她那張漂亮的臉蛋兒距離齊寧不過一指之遙,兩人四目對視,卻見齊寧忽地抬起手臂,摟住了田雪蓉的雪項,沒等田雪蓉反應過來,已經湊上前來,吻在了田雪蓉的潤唇上。

    田雪蓉睜大眼睛,一時間呆住,甚至忘記反抗,齊寧卻感覺觸碰田雪蓉潤唇那一剎那,整個人一陣酥軟,田夫人的潤唇溫溫軟軟,宛若膩膏,芬香醉人。

    這時候田雪蓉終于反應過來,扭動螓首,手臂推在齊寧胸口,猛一用力,掙脫開去,還沒躲開,手臂再次被齊寧抓住,田雪蓉俏臉潮紅,美艷迷人,瞪了齊寧一眼,恨恨道:“侯爺,你.....你騙人,你說不睜開眼睛,你還說......君子言出如山,你......!”眼眸中帶著一絲幽怨之色。

    “看到雪蓉的嘴唇,我連君子都不愿意做了。”齊寧拉了拉田雪蓉手臂,“雪蓉的嘴唇好香......!”

    田雪蓉又羞又惱,一咬牙,道:“不許說,你.....你騙人,你是堂堂侯爺,說話......說話也信口開河。”

    她心跳得厲害,被綾紗裹住的胸脯因為呼吸急促而上下起伏,雪白的臉頰帶著紅霞,更是明媚動人,可是那微羞帶惱的表情,卻更是風情動人,豐腴的嬌軀微微顫動。

    這倒不是因為害怕。

    她雖然已為人母,早已經出閣,是個過來人,但之前所嫁的夫君卻只是個生意人,哪里懂得溫柔浪漫,又何來這些花花腸子,齊寧對她挑逗,實際上卻都是她第一遭經歷,雖然羞惱,但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感覺,并不是讓人十分厭惡。

    齊寧卻是握著她的柔荑,五指如蘭,瞧著朦朧燈光下成熟艷美的婦人,輕聲道:“我現在忽然明白今晚為何會稀里糊涂到這里來,原來我心里其實一直想見到夫人。”

    他這話已經說得十分直白,田雪蓉腴軀微顫,但卻還是倔強道:“侯爺......侯爺還記得上次說過,不會.....不會為難我。侯爺,就算.....就算你有那意思,可是.....可是我人老珠黃,配不上侯爺,而且.....而且我也不能對不住先夫.....,我們.....我們不能做那種事.......!”

    (本章完)(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