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八二三章 偷雞蝕米
    齊寧眨了眨眼睛,故作奇怪道:“你是什么人?”

    小妖女一愣,隨即蹙眉道:“你不認識我了?”

    “我從沒有見過這么秀氣的童子。”齊寧嘆道:“我們以前見過嗎?”

    小妖女又是一愣,隨即咯咯笑起來,一屁股坐在床邊,晃著兩條腿兒,得意道:“你以為這樣說 我就能饒過你?你這人就喜歡騙人,我可不上你當。”手里的匕首故意湊到齊寧臉頰邊,歪著腦袋問道:“我問你,你覺得自己好不好看?”

    齊寧道:“你覺得呢?”

    “我在問你。”小妖女故意睜大眼睛:“快說,你好不好看?”

    齊寧道:“說實話,我覺得我長得還可以,當然,你要說不好看我也沒法子。”

    “其實你長得不算難看。”小妖女晃著匕首,似笑非笑道:“不過待會兒你就會成為天下間最丑陋的男人,以后再也不會有女人喜歡你。”

    齊寧皺眉道:“你要作甚?”

    小妖女得意道:“我要做什么?大色狼,你還記得你對我做過什么?在朝霧嶺的時候,你.....你對我做了什么不記得了嗎?你忘記不要緊,我可沒忘記,你欺負我,我當然要報仇。”

    齊寧冷笑道:“報仇?”

    “你莫想不承認,那天晚上你趁我睡著,占我便宜......!”小妖女咬牙切齒:“后來你又趁我昏迷,丟下我獨自跑了,這筆賬要是不算清楚,我決不罷休。”

    齊寧道:“老子也懶得和你解釋,你要怎么報仇?”

    “你說我該怎么報仇?”小妖女輕笑道:“看在你這么痛快的份上,我給你幾個選擇。”眼珠子轉了轉,道:“你說是切斷你一只手,還是割掉你鼻子,要不就是在你臉上劃上幾刀,你自己選。”

    齊寧道:“我若是一樣都不選呢?”

    “那就只能我幫你選。”小妖女道:“本姑娘讓你選,是對你客氣,你不知好歹,可怪不得我。”手中匕首,往前輕戳試探,隨時都能戳進齊寧臉上肌膚。

    齊寧盯著小妖女的眼睛,問道:“你為人處事,非要如此惡毒?”

    小妖女道:“別人欺負我,我若是不報復,豈不是任由人欺負?”

    “是秋千易教你這些?”齊寧嘆道:“不過你師父雖然是用毒高手,但也不算品行太過低劣之人,你比他歹毒得多,你是不是還有別的師傅教你這些?”

    小妖女一愣,脫口道:“你怎么知道?”話一出口,立刻咬牙道:“誰說我還有師傅?”

    齊寧聽她這般說,更是懷疑,冷笑道:“當然是毒王告訴我的。毒王說除了他之外,你還有別的師傅,他早就知道,只是不說而已。”

    “原來老家伙已經知道。”小妖女蹙眉道:“可是他有怎么知道?”這話一出口,就等若是承認背后還另有高人指點,她瞧了齊寧一眼,似乎看出什么,狡黠一笑,道:“你又在騙我,這是你自己胡說八道的對不對?”

    齊寧反問道:“我是不是胡說八道你心里難道沒數?今天你若是告訴我你另一個師傅是誰,我看在毒王的面子上,這次可以不和你計較,但是你若不聽話,我可以保證你出不了這個門。”

    小妖女秀眉豎起,怒道:“你都這個樣子,還敢威脅我。哼,不讓你嘗嘗厲害,你不知道本姑娘手段。”手上一動,匕首便要往齊寧臉上劃過去,眼見得鋒刃便要觸及齊寧的臉,小妖女的手還是停住,似乎有些猶豫,齊寧再不耽擱,一只手陡然探出,速度奇快。

    小妖女本來還在猶豫,猛地感覺齊寧一只手動起來,吃了一驚,想要閃躲,只是齊寧的速度何其迅速,沒等她站起身來,齊寧一只手已經抓住她手腕,小妖女手臂一麻,齊寧另一只手已經探過來,輕而易舉地將匕首躲了過去。

    小妖女心知大事不妙,掙扎想走,齊寧卻已經手臂一帶,小妖女頓時被扯得趴在床上,齊寧一個扭身,反扣住小妖女一只手臂,膝蓋壓在小妖女背脊處,冷聲道:“你若動彈,一條手便要被折斷,你自己選吧!”

    小妖女豈肯輕易就范,掙扎一下,齊寧也沒有什么憐香惜玉之情,手上一扯,便聽得“咔嚓”一聲,已經卸了小妖女的手臂,小妖女只覺得肩頭劇痛鉆心,差點叫出聲來,卻又知道這是在錦衣侯府,自己一旦叫出聲,錦衣侯府的侍衛必然會聞聲趕來,強忍著痛疼,一張俏美的小臉因為痛苦而扭曲。

    “還要不要嘗試更厲害的?”齊寧膝蓋壓在她背上,微俯下身子,湊近她耳邊道:“我招數還很多,要不咱們一樣一樣地試?”

    小妖女咬牙切齒,此時恨不得將齊寧碎尸萬段,但如今人為刀蛆我為魚肉,也知道齊寧下手不留情,不敢再掙扎,額頭上冒出冷汗,“你.....你放了我,我.....我錯了,我.....我以后不找你麻煩......!”

    “我信不過你。”齊寧很干脆道:“你在我這里沒有半點信譽,我今天要是放過你,誰知道你哪天會不會偷偷摸摸在我水中放毒?與其我每天提心吊膽,還不如一勞永逸,永絕后患?”

    小妖女帶著哭腔道:“你要殺我嗎?嗚嗚嗚.....我是你老婆,你不能殺我。”

    “老婆?”齊寧冷笑道:“老子什么時候多了你這個惡毒的老婆?”

    “你不能不認賬。”小妖女手臂被卸,又被齊寧膝蓋壓著脊椎骨,渾身難受至極,卻又不敢動彈,聲音更不敢太大:“你都強暴了我,當然.....當然要負責。”

    齊寧心中好笑,罵道:“是誰告訴你強暴一個人就要負責?既然是強暴,就沒有負責一說。我現在給你選擇,是切斷你一只手,還是在你割了你鼻子?要不也在你臉上劃上幾刀?”

    “不要.....!”

    齊寧冷笑道:“方才你不是給我三種選擇嗎?我現在也給你三種選擇,禮尚往來,你不必客氣。”

    小妖女哭道:“求求你,這次是我錯了,我以后絕對絕對不會害你,你就信我這一次。而且.....而且剛才我只是嚇你,不是真的要害你。”

    “你刀子都貼在我臉上,還說是在嚇我?”齊寧沒好氣道:“老子要是動不了,現在臉上已經被你劃的不能看了。”

    “不會的,不會的。”小妖女急道:“我.....我真的只是想嚇嚇你,我知道.....我知道師傅和你走得很近,真要是傷了你,那老東西一定會找我麻煩,所以.....所以我不會真的傷了你。”

    齊寧冷哼一聲,才道:“你不想在這三個里面選擇,我還可以給你最后一條路,就看你選不選。”

    “什么路?”小妖女如同抓到救命稻草。

    齊寧知道這小妖女身子嬌弱,壓在她脊椎骨上的大腿微微松了些氣力,這才輕聲問道:“我問你一句,你答一句,只要老老實實回答,我可以放你一次。可是被我察覺你有一絲一毫的謊言,我不但要劃破你的臉,還要刺瞎你的眼睛,嗯,還要割下你的舌頭,讓你看也看不見,說也說不出。”

    小妖女咬著嘴唇,終是道:“那你要問什么?”

    “先告訴我,除了秋千易,你另一個師傅是誰?”齊寧低沉問道:“若有一個字是假,立刻割了你鼻子。”

    小妖女微一沉默,齊寧匕首便已經貼在她臉頰上,小妖女魂飛魄散,急忙道:“是.....是教主!”

    “教主?”齊寧皺眉道:“黑蓮教主?”

    小妖女道:“是......教主待我極好,我雖然.....雖然是秋千易的弟子,但......但秋千易只是偶爾教我用毒.....!”

    “撒謊。”齊寧冷笑道:“你不過是秋千易的徒弟,在黑蓮教又有什么地位?據我所知,黑蓮教主是五大宗師之一,武功何其了得,為何非要收你做徒弟?”手中匕首更是貼近小妖女肌膚。

    匕首寒冷刺骨,小妖女臉色泛白,道:“真的,我....我沒有騙你。你.....你知道我爹是誰?”

    “是誰?”

    小妖女猶豫一下,才道:“我.....我爹是太陰長老!”

    “太陰長老?”齊寧皺眉道:“黑蓮教有玄陽太陰兩大長老,那位太陰長老是你爹?”

    小妖女額頭冷汗直冒:“我沒有騙你,太陰長老是我爹,我爹.....我爹對教主忠心耿耿,所以.....所以教主看在我爹的面子上,收我為徒。”

    “不對,黑蓮教主武功那般厲害,你既然是他的弟子,為何武功如此平平?”齊寧冷笑道:“想在這里糊弄我,你是要自討苦吃。”膝蓋上加大氣力,小妖女立時覺得背上一陣疼痛,哭道:“我真沒騙你,教主.....教主開始的時候是教我武功,可是.....可是我不喜歡學他的武功,他.....他也任由我愛學不學,所以......所以我才沒有他那樣厲害。他后來教我武功少了,但是常和我說話,告訴我壞人太多,要我小心提防,不能相信任何人......!”

    -------------------------------------------------

    ps:待會兒還有更!(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