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八六五章 誓言
    齊寧疑惑道:“我的事情?毒王,這是什么意思?”

    秋千易道:“方才老夫的話你沒有聽見?你以為段清塵的嬌女淚是糊弄人的嗎?他曾經也好歹是圣教的色使,手段還是有些的。這嬌女淚他花了多少工夫下去,老夫豈能在這轉瞬間就能破解?”

    齊寧本以為秋千易一番吩咐,又備浴桶又備冰塊,甚至往浴桶之中添了藥物,應該是大功告成,孰知卻并非如此。

    “小諾兒跟隨了黎老頭那些年,醫術還算是能夠登上臺面。”秋千易道:“這嬌女淚若是普通,小諾兒自己也便解了,何需等到老夫出手?”

    齊寧急道:“毒王說接下來是我的事情,難道?”

    秋千易似笑非笑道:“這就看你有沒有救她之心了。不過你們都是青春年少,這種事兒對你們來說也不是什么困難之事。”

    他聲音雖然不大,卻也不小,后面卓仙兒聽得此言,已經明白其意思,秀眉微蹙。

    齊寧猶豫了一下,見秋千易似笑非笑模樣,察覺到什么,低聲道:“毒王,人命關天,這時候還是不要開玩笑。”

    “嘿嘿,小侯爺是有艷福不知道享用。”秋千易低聲道:“罷了,既然如此,老夫實話對你說。無論老夫用了什么法子,若沒有男人相助,小諾兒終究是無法徹底除毒,雖然倒也不必真的男女歡合,可是你卻還需要助她一臂之力,才能讓她轉危為安。”

    齊寧聽說不必行魚水之事,微微寬心。

    這倒不是說齊寧對唐諾毫無感覺,只是唐諾素來冷秀,而且性情質樸,齊寧對她心存敬重之心。

    他見到其他絕色美人,心中總會有些漣漪,無論是顧清菡還是赤丹媚,又或者田夫人,遇到那等美人佳麗,作為一個男子,自然而然地會在內心深處生出一股子沖動甚至占有欲,這是人之常情。

    只是齊寧對唐諾卻素來以禮相待,唐諾性情純合,質樸善良,齊寧敬重她為人,對她卻是從無生出任何的非分之想。

    今日唐諾身處困境,齊寧自然是愿意不惜一切代價助她轉危為安,可是若想之前幫助依芙那般,非要在迫于無奈之下要了她身子,卻是齊寧實在不愿意做的事情,只覺得這樣對唐諾的傷害實在是太大。

    這時候聽秋千易說不必那般,這才放心,低聲請教道:“我該如何助她?”

    “要解催情毒,說到底,還是要男人的味道。”秋千易怪異一笑,湊近到齊寧耳邊,低語幾句,齊寧皺起眉頭,問道:“非要如此?”

    “除了與她歡合之外,這已經是唯一的方法。”秋千易道:“比起她的性命,這也不算太過為難吧?”回頭看了一眼,這時候唐諾已經坐入了浴桶之中,脖子以下都已經沒入水下,只露出螓首來。

    她臉頰暈紅,雙目緊閉,仙兒站在浴桶邊上,俏臉上也顯出擔憂之色。

    秋千易背負雙手轉過身,向卓仙兒道:“你們可以出去了。”

    仙兒看向齊寧,齊寧猶豫一下,點點頭,仙兒盈盈一禮,這才帶著丫鬟出門去,秋千易瞥了齊寧一眼,輕聲道:“法子我教你了,要不要救她,你自己選擇。”也不多言,背負雙手,身形一閃,已經是迅速出門去,出門之時,袍袖一甩,卻是將房門帶了上。

    齊寧微一沉吟,苦笑搖頭,緩步走到浴桶邊上,他知道唐諾此事一絲不掛,不敢往浴桶里看,走到浴桶邊蹲下,瞧著唐諾俏臉,輕聲問道:“唐姑娘,你現在感覺好一些嗎?”

    唐諾眼睛微微睜開,看上去神智已經恢復不少,輕輕點頭道:“多謝你!”

    “唐姑娘,毒王說即使這樣,你體內的毒也無法解除。”齊寧凝視著唐諾眼睛,雙手抬起,搭在浴桶邊緣:“你可聽過嬌女淚?”

    唐諾卻并無說話,卻是將自己雙手從水中拿出,猶豫一下,這才伸過來,輕輕搭在了齊寧手背。

    齊寧一愣,隨即便覺得唐諾的小手宛若滾燙無比,又見到唐諾那雙清澈的眼眸正看著自己,美麗的眼眸中沒有一絲瑕疵,齊寧輕輕一笑,雙手轉過去,握住了唐諾的小手。

    他知道唐諾雖然看起來淡定,但身體卻兀自遭受著極大地折磨。

    “多謝你!”唐諾又說了一聲,卻是閉上眼睛,齊寧猶豫了一下,微微起身,腦袋緩緩湊上前去,也不敢往下看,畢竟下面就是唐諾身體,浴桶里的水清澈見底,只消一眼,就能將唐諾身體窺個干凈。

    唐諾臉頰如同充血一般,嫣紅一片,齊寧再不猶豫,湊近過去,嘴唇帖在了唐諾的唇上。

    唐諾卻似乎早知道要接觸催情毒必須有此一關,并無抗拒,只是和齊寧相握的手卻更加緊了。

    秦淮河上發生人命案子,自然讓人們先是一陣驚慌,但刑部的人迅速將尸首打撈起來,爾后讓人運走,又抓了幾個人去了刑部衙門,本來有些嘈亂的河面,沒過多久也就靜了下來,今晚的人命案子非但沒有讓在秦淮河上獵艷的人們一哄而散,反倒成了眾人議論的話題。

    還沒有到后半夜,所以沒過多久,秦淮河上依然響起了鶯歌燕舞之聲,一樁人命案很快也就被風花雪月所淹沒。

    卓仙兒站在二樓船頭,月光如水,幽幽灑落下來,河水泛波,波光粼粼。

    聽的身后腳步聲響,卓仙兒回過頭,見到齊寧正緩步走過來,柔美一笑,輕聲道:“那位姑娘?”

    “不妨事了。”齊寧走過來,握住了卓仙兒的小手,和她并肩立于船頭,望著依然在穿梭往來的畫舫,輕聲道:“仙兒,今天可要多謝你了。”

    “仙兒沒幫什么忙,侯爺不要這樣說。”仙兒側過頭,看著齊寧臉頰:“侯爺,其實!”頓了一下,終是嫣然一笑,道:“沒什么。”

    “你想說什么?”齊寧見仙兒欲言又止,雙手抬起,扶住仙兒雙肩轉過來,凝視仙兒柔媚的眼眸:“和我還有什么不方便說嗎?”

    仙兒猶豫一下,低下頭,輕聲道:“侯爺侯爺今天說說我是你的女人,你你真的這樣想嗎?”說到這里,臉頰暈紅。

    齊寧一怔,湊上前在仙兒額頭親了一下,柔聲道:“那仙兒愿不愿意做我的女人呢?”

    仙兒抬起頭,眼波如水,柔情無限,輕聲道:“侯爺待仙兒好,仙兒仙兒當然愿意伺候侯爺的。”

    “我已經安排人為你贖身。”齊寧道:“他這兩天就回去辦,用不了幾天,你就可以離開秦淮河。我讓人置辦了宅子,你先去住著,你放心,我既然說過這樣的話,總不會失信于你。”

    仙兒抬手輕撫齊寧臉龐,柔聲道:“侯爺待我這樣,已經讓仙兒很開心。其實侯爺不必這樣做的。”

    “仙兒,你是不是有什么不方便說的話?”齊寧輕聲道:“又或者遇到了什么難處?”

    “沒沒有!”仙兒立刻道:“侯爺不用為仙兒擔心。”低下頭,沉默片刻,才幽幽道:“侯爺,你是大楚國的侯爵,仙兒仙兒只是秦淮河上的歌姬,如果如果和你走的太近,我害怕有人會說你閑話。”

    齊寧哈哈一笑,道:“說我閑話?仙兒,你怎會如此想,我愿意和誰親近,就和誰親近,既然是帝國侯爵,難不成連這樣的自由都沒有?就算有人說閑話,我又豈能在乎。”

    “仙兒只是不想因為我,讓侯爺為難。”卓仙兒柔情似水:“侯爺,如果如果有一天仙兒不見了,你會不會有時候會想起仙兒?”

    “不見了?”齊寧皺起眉頭:“你要去哪里?為何會不見了?”

    “我我只是隨口說說。”仙兒低頭道:“我就是想知道,如果我真的不見了,侯爺會不會很快就將我忘記了。”

    齊寧順手將仙兒攬進懷中,輕聲道:“傻姑娘,你覺得我是那般無情之人嗎?你要是真的不見了,我會找遍天底下每一個角落,總要找到你,一年找不到,十年,二十年,你總是逃不過我手掌心。”

    仙兒螓首依偎在齊寧懷中,似乎是要讓自己的身體能夠更加貼近齊寧,幽幽道:“十年?二十年?想念一個人真的會那么久嗎?我只知道,恨一個人,可以十年二十年地恨下去,可是從沒有想過,愛一個人會愛多久。”

    齊寧摟著仙兒,手掌輕撫仙兒香肩,聲音柔和:“十年二十年的恨,只會帶來痛苦,要擺脫痛苦,就要有愛,嘗試著愛,就能夠化解心中的恨,愛會給人帶來快樂,會讓人覺得生活充滿希望。仙兒,你沒有想過愛一個人會愛多久,等你真正愛上了,就知道很可能是一輩子。譬如我,你愛上我,那就是一輩子的事了。”

    仙兒輕笑一聲,道:“那好,仙兒告訴你,我已經愛上你了,你說可以愛一輩子,仙兒便看看是否真的能有一輩子。”螓首從懷中拉開,微抬頭,迷人眼眸看著齊寧眼睛,秀美中帶著一絲嬌媚:“你說過我若不見了,你會找遍天下每一個角落,男子漢大丈夫說話算話,你可不許騙人!”

    齊寧抬起手,肅然道:“如果有一天仙兒忽然離我而去,我會找遍天下每一個角落,讓她無處可逃,若違此誓,天地不容!”——

    ps:今晚八點,微信公眾號公布田夫人番外領取方式,關注“錦衣沙漠”即可獲知,有興趣的兄弟可以前往關注! (https:)(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