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八八一章 心亂如麻
    顧清菡一怔,但立刻就道:“好,我告訴你,之前之前我和你接近,是因為受了太夫人的吩咐要盯著你,所以所以才會親近。我是你三娘,對你只有愛護,不可能有男女之情。”

    齊寧眼睛不眨,盯著她迷人眼眸:“你確定你沒有撒謊?”抬手指著外面道:“三娘,外面就是菩薩,難道你要當著菩薩的面撒謊?”

    顧清菡嬌軀輕顫,忽地抬起雙手捂住面龐,顫聲道:“你不要逼我好不好?你你為什么就不聽我的話呢?”

    齊寧見她成熟的嬌軀輕輕顫動,情之所至,猛地上前去,一把抱住顧清菡,顧清菡大驚失色,急忙掙扎,雙手拼命去推齊寧,齊寧力氣極大,將她柔軟的嬌軀摟在懷中,顧清菡一時間根本掙脫不開,駭然道:“齊寧,你想干什么?”

    齊寧卻不吭聲,只是抱著懷中綿軟的嬌軀,閉著眼睛,從顧清菡發絲間散發出來的清香沁人心脾,胸膛被顧清菡緊繃的胸襟頂著,這讓齊寧不自禁喘氣急促,心臟更是砰砰直跳,仿佛能從嗓子眼里跳出來。

    顧清菡卻是用力掙扎,但她柔弱少婦,又豈能掙開齊寧的擁抱,低聲呵斥道:“快放手,寧兒,別胡鬧!”心里還真是有些突突,暗想這小子一直對自己有非分之想,如今老太太已經人事不知,這小子除掉了最大的障礙,再無顧慮,說不定就真的要對自己動手了。

    齊寧卻知道如今的顧清菡是處在情感矛盾時期,他能感受到顧清菡對自己定然有著男女情愫,但礙于身份,不敢表露出來,如今太夫人成了活死人,顧清菡在這矛盾的情感之中掙扎的就會愈加劇烈。

    他深知自己只要表露出一絲一毫的退縮,那么顧清菡必然會決然地與自己劃清界限,自己只有表現得主動,與顧清菡糾纏不清,以后或許才能有機會。

    他既然深知這一點,便不會錯過,抱著顧清菡,對顧清菡的話充耳不聞,只是輕聲道:“三娘,不要動,好好聽話,讓我好好抱抱你!”

    “你你下流!”顧清菡雙頰緋紅,又羞又惱,雙臂往前撐,要推開齊寧只是齊寧卻宛若石雕一般,她就算用足了氣力,齊寧也是紋絲不動,顧清菡卻是香喘吁吁,心知強行掙開絕無可能,低聲哀求道:“寧兒,快放開我,你不能這樣對我。”

    齊寧猶豫了一下,還是緊緊摟著,輕聲道:“三娘,我不想傷害你,可是更不想失去你,我絕不放你離開。”

    顧清菡羞惱交加,咬著嘴唇,又掙扎了幾下,這天氣本就頗為炎熱,顧清菡身材豐腴,極容易出汗,片刻間就已經是香汗淋漓,她知道自己氣力小,這樣僵持下去,根本不能掙脫,耐著性子輕聲道:“寧兒,三娘知道你的心思,可是你也要為三娘想想。三娘這些年對你們齊家也算有些苦勞,你你總不能讓三娘太為難,好寧兒,你先松開,咱們咱們好好說話。”

    她軟語輕言,更是讓齊寧心中喜歡,湊在顧清菡耳邊道:“三娘,我說過,無論有什么困難,我都要讓你做我的女人,不管你怎么說,也別想逃出我的手心。”

    顧清菡面帶冷霜,冷哼一聲,道:“那你將三娘當成什么?玩物嗎?齊寧,你你讓我太失望了。”

    “我心里敬重你,絕無褻瀆三娘之心。”齊寧輕聲道,心里想著是不是要將自己的真實身份告知顧清菡,挑明真相,兩人便無任何親緣關系,兩情相悅也就沒有任何心理上的阻礙,但此事事關重大,一時間卻也不敢輕易出口。

    顧清菡雖然面帶寒霜,但被齊寧緊緊摟著,還是臉頰泛紅,扭動腰肢,哀懇道:“寧兒,你都要大婚了,這種時候,絕不能做這樣的事情。我不能對不住你三叔,你也不能對不住西門姑娘。你現在是錦衣候,以你的身份和地位,以后無論想要什么樣的女人都可以得到,看在三娘為你們家操勞這么多年的份上,你就放過三娘吧。”

    齊寧搖搖頭,輕聲道:“三娘,天下女人再多,可是我心里有了你,就無論如何也放不下的。”摟著顧清菡那綿軟的嬌軀,齊寧心神悸動,本來摟在后背的一只手,卻是不自禁往下滑過去,到了顧清菡那纖細的腰肢上,隨即又往下移動,顧清菡嬌軀一顫,失聲道:“不行!”加大氣力掙扎:“小混蛋,你你快放開,你再不放開,我我真的要惱了!”她知道僅僅是威脅對齊寧未必有用,聲音微緩:“咱們好好商量。”

    齊寧凝視著顧清菡嬌美的面龐,又看著她迷人眼眸,顧清菡卻是不與齊寧目光對視,眼眸閃綽,齊寧輕嘆道:“三娘要和我商量些什么?”

    顧清菡咬著唇瓣,想了一下,才道:“你先松開,咱們商量一下這事兒該如何解決。”

    “那你先看著我眼睛。”齊寧道:“你連我眼睛都不看,我又如何知道你是誠心商量?”

    顧清菡心下有些惱,但形勢所迫,擔心這小混蛋得寸進尺,猶豫一下,終是抬起汪汪水眸瞧著齊寧眼睛。

    她美眸兒剛與齊寧眼睛對上,就有些慌亂,齊寧眸中柔情似水,面上帶著輕笑。

    眼睛是心靈的窗戶,從一個人的眼睛里,完全能夠讀懂對方的心思。

    顧清菡是個成熟的女人,更是個聰慧的女人,齊寧眼中的柔情,她又如何讀不懂?女人在情感方面本就是異常的靈敏,能夠敏銳地捕捉到男人對自己的感受,從齊寧眼中,顧清菡卻是看到了一個男人對一個女人那種深深地愛慕。

    顧清菡心中一跳,她眼眸之中本來充滿了慌亂,但是看到齊寧眼中那似水柔情,不知為何,卻是平靜許多,勉強笑了一下,這一笑卻是風情萬種,隨即秀眸之中又閃過一絲迷茫,一時間卻又不知道該說什么。

    “三娘,我知道你心里也有我的,否則上次你不會將那絲帕交給我。”齊寧柔聲道:“絲帕我一直帶在身上,就像三娘每天在我身邊一樣。”

    顧清菡閉上眼睛,輕聲道:“寧兒,你你可能是誤會我了,我我其實沒有別的意思,只是!”心兒亂跳,卻不知該怎么說,她本是個極精明的少婦人,在侯府這些年,就算遇上再棘手的事情,也能夠處理的游刃有余,可是偏偏這時候卻腦中有些混亂,不知該如何應對。

    “只是什么?”齊寧輕笑道:“三娘說不出來了?”

    “寧兒,你仔細想想,我們現在就像是站在懸崖邊上,一個不小心,就會跌落懸崖。”顧清菡輕嘆一聲,語重心長道:“我們若是若是做了不該做的事情,你又如何面對西門姑娘?我我死后又如何面對你三叔?”

    齊寧低聲道:“我心里有數,我正在想辦法讓我們光明正大在一起,絕不會讓你受委屈的。平時我們小心一些,就不會有事的。”

    顧清菡霞飛雙頰,羞惱地輕啐一口,慍怒道:“小心?怎么小心?這種事情,又如何小心?難道!”一咬嘴唇,抬眼瞟了齊寧一眼,恨聲道:“難道要讓我偷偷摸摸和你和你那樣嗎?不行,絕對不行,就算是死,我也不那樣做,就算沒有任何人知道,我也不做那種事,你你快些收手吧。”

    “三娘,你怎么就不能理解我呢?”齊寧苦笑道。

    顧清菡瞪了他一眼,恨聲道:“理解你?你這壞東西,還好意思說這種話。我怎么理解你?你無非無非就是想著!”心跳厲害,低頭道:“反正男人都是那德行,我才不聽你話,你你休想!”

    齊寧看著顧清菡嬌美面容,那秀美的鼻尖上,露出細密的汗珠來,知道這少婦人正自緊張,低聲道:“三娘,我現在向你保證,只要你不同意,我我絕不那樣對你,除非有朝一日你自己愿意,我們兩才!”

    “不會的,不會的,沒有那一天。”顧清菡鏈家耿紅,羞惱輕叫:“我說沒有那一天就沒有那一天,反正你休想,你自己早些懸崖勒馬,趁早收了那心思,不要再再想著我,寧兒,你聽話好嗎?”

    齊寧皺起眉頭,微惱道:“三娘,你怎么就說不明白呢?反正你也別怪我,要怪就只怪你自己生的太好看,我這輩子都放不下你。”

    “現在現在你就會說好聽的。”顧清菡俏臉暈紅,美目流波:“真要是真要是那樣了,你就會變成另一個人!”話一出口,卻感覺自己口誤,這句話萬不該說,想要收卻已經收不回來。

    齊寧何等機敏,一聽這話,心下頓喜,急道:“三娘,你要是不信,我現在就可以對天立誓,不管發生什么,我對你絕不會變,若是違背誓言,那!”還沒說完,顧清菡已經抬手按在他嘴唇上,瞪著他道:“不要胡亂賭咒,我又不稀罕你賭咒。”

    齊寧卻已經順手握住她柔滑的玉手,含笑道:“三娘是答應了嗎?”

    “答應什么?”顧清菡美眸一轉,“我只答應先幫你將婚事辦好,至若我離開齊家的事情,回頭再和你商量。你先松手,我還有事情要和你說。”

    齊寧將她語氣已經軟了不少,心中歡喜,雖然不舍,還是松口,低聲問道:“三娘還有何事?” (https:)(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