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八八四章 小酌
    秀娘稱呼齊寧為“主人”,卻是讓齊寧心下一跳,這時候看到這小美人乖順地跪伏在自己腳下,身上卻是生出一陣異樣之感,也沒讓秀娘起身,湊近輕聲問道:“你從今以后,當真對我唯命是從?”

    秀娘抬頭看著齊寧,神色堅決:“奴婢這條性命是主人賞賜,必將用這條性命侍奉主人。”

    齊寧哈哈一笑,輕聲道:“你若真的好好效忠主人,主人一定不會虧待你,可是如果你是在和主人玩手段,最后倒霉的不但是你,就連令狐煦也跟著你倒霉的。”

    秀娘卻并不言語。

    齊寧想到秀娘剛說過要與從前的人事全都斷絕,自己提及令狐煦,她自然不會有反應,輕聲道:“既然如此,你就去佛堂照顧那位太夫人吧。記住,沒有我的吩咐,除了三夫人和送飯的冰巧,其他任何人靠近,你都要立刻阻止。”

    秀娘道:“奴婢謹遵主人之令。”起身來,轉身便要離開,齊寧卻道:“你等一下!”

    秀娘轉過身來,恭恭敬敬站在齊寧面前,齊寧打量兩眼,問道:“你剛才說可以為我做一個女人該做的事情,我還沒聽明白,那是什么意思?”

    秀娘低下頭,臉頰微紅,猶豫了一下,才問道:“主人......現在需要嗎?”

    “我只是想知道什么是一個女人該做的。”齊寧氣定神閑。

    秀娘咬了一下嘴唇,終是過去關上窗戶,這才走到齊寧身邊,猶豫了一下,還是伸手過去要解齊寧衣衫,齊寧抬手攔住,含笑道:“你說的女人該做的,便是如此嗎?”

    秀娘臉頰暈紅,低聲道:“主人,奴婢.....奴婢還是清白之身,并沒有......!”

    “那就先保住你的清白之身。”齊寧微笑道:“如果有一天你真的為我立下大功,我可以給你賞賜。”湊到秀娘耳邊,輕聲道:“讓你做一個真正的女人。”

    秀娘臉上現出羞赧之色,齊寧這才道:“你可以先退下了,好好照顧太夫人。”

    秀娘恭敬一禮,轉身退了下去,看著秀娘離開的背影,齊寧嘆了口氣。

    這是近在口邊的美食,自己只要一張嘴就能吃到,不過眼下的時機并不合適,而且對于秀娘是否真心效忠于自己,齊寧卻還是要觀察一番,畢竟秀娘宣誓效忠還真是有些突兀,齊寧還真看不出是真心還是假意。

    齊寧又往齊峰那邊去了一趟,齊峰昨夜被捏斷了腕骨,劇痛鉆心,昨夜實在難忍,一直在邊上照顧的李堂實在不忍看下去,壯著膽子讓丫鬟往唐諾那邊討些止疼的藥,本來只是想減輕齊峰的痛苦,孰知唐諾問明情況之后,卻是連夜給齊峰配了治療骨傷的藥。

    齊峰得了唐諾療傷藥,這幾個時辰下來,那種痛楚早已經緩和,而且遵照唐諾的囑咐,只要休養上十天左右,腕骨就能恢復如常。

    齊峰最擔心的就是腕骨斷裂后會留下后遺癥,以后對自己的身手大有影響,他如今是侯府的侍衛統領,若是身手不比從前,難免會讓手底下的侍衛們心中不服,得知用了唐諾的療傷藥后腕骨能夠恢復如常,自然是歡喜不已,心中對唐諾更是滿懷感激。

    齊寧昨夜擊殺牛頭,也還真是幸虧齊峰帶人利用弩箭助了一臂之力,部下有功,齊寧自然是出手大方,不但撫慰一番,更是私下賞了三百兩銀子昨晚助陣的三人。

    昨晚的事情,齊寧交待過不得對外透露,所以府中知道齊峰受傷的人寥寥無幾,就算知道的也只以為是齊峰練武時候扭傷。

    李堂昨夜并未巡夜,沒有見到佛堂發生的事情,但心知蹊蹺,不過齊峰既然沒說,他也不去多問,侯門深似海,這種世家大族之內許多事情,還是知道的越少越好。

    齊寧本來是安排齊峰調查卓仙兒那邊的事情,卓仙兒忽然間消失,這讓齊寧心下擔憂,但齊峰現在這個樣子,當然無法去找尋卓仙兒,但明知卓仙兒下落不明,齊寧自然不能不管,好在李堂辦事也算是個周全的人,便讓李堂去負責找尋卓仙兒的下落,一有消息,立刻來報。

    天黑之后,齊寧便遵守與田夫人的約定,徑自往田家過去。

    他對田家已經是輕車熟路,而田家的人也都知道,如今田家藥行風水生氣,生意做得越來越大也越來越順利,歸根結底是因為攀上了錦衣候這棵大樹,有錦衣齊家的撐腰,田家藥行想不發財也難。

    夫人邀請小侯爺偶爾過來吃飯,眾人也不多想,只以為夫人是要加強與錦衣齊家的關系,所以才會向小侯爺示好。

    攀附權貴,那是許多商人立足的手段,誰都不覺得夫人這樣做有什么不對,畢竟田家藥行里里外外如今也有近百號人,這幫人也都是指著藥行吃飯,如果能夠有錦衣齊家這棵大樹保護,那自然是求之不得。

    齊寧到了田家,自有老管家領著齊寧往后花園去,齊寧心下更是奇怪,暗想難不成這美婦人真的想通了什么。

    到得后花園拱門前,老管家恭敬道:“侯爺,夫人已經在琴室那邊準備好了酒菜,夫人說侯爺喜歡安靜,老奴就不送進去了。”

    齊寧微微頷首,進來后花園,十分熟悉地穿過假山花叢,遠遠便看到了池子邊的琴室,寢室里亮著燈火,齊寧輕車熟路走過去,到得門前,見琴室的門虛掩著,猶豫一下,還是輕輕敲了敲門。

    很快,屋門“嘎吱”打開,紫裝素裹的田雪蓉打開了門來,見到齊寧,露出笑容道:“侯爺,快請進!”拉開了門讓到邊上,齊寧微微一笑,背負雙手進了琴室,田夫人猶豫一下,還是將屋門輕輕關上。

    齊寧瞥見屋中擺著一張小方桌,上面擺著瓜果酒菜,味道如何暫且不知,但樣式確實很精致,這美婦人顯然是花了心思,田雪蓉關上門,已經扭著腰肢從后面上來,笑道:“侯爺,天熱,我做了幾個小涼菜,也不知道合不合侯爺的胃口。”

    齊寧笑道:“我還以為夫人請我過來,是大魚大肉款待。”

    美婦人瞟了齊寧一眼,眼波橫流,風韻動人,道:“侯爺大富大貴,每天都是錦衣玉食,大魚大肉只怕早已經吃膩了,所以我這邊才想著給侯爺換換口味。侯爺要是不喜歡,我現在去給你做大魚大肉。”

    齊寧見美婦人似笑非笑,眼波橫流的樣子,只覺得確實是柔媚動人。

    “客隨主便。”齊寧聳聳肩:“都已經準備好,就不要再煩勞了。”盤膝在方桌邊的蒲團坐下,抬手道:“夫人也坐吧。”

    田夫人嬌美一笑,在齊寧對面坐下,齊寧問道:“令嬡的眼疾現在如何?是否好了許多?”

    田夫人露出感激之色道:“唐姑娘妙手回春,就是活菩薩,芙兒現在已經好了許多,能夠看清楚東西了,唐姑娘說再有個三兩月,芙兒的眼疾便可以痊愈了。”頓了一下,才道:“其實.....其實我一直很感激侯爺,如果不是侯爺相助,只怕......!”

    齊寧擺手笑道:“別說謝字,我和夫人是什么關系,再說謝字就見外了。”

    田夫人臉一紅,心想我和你能有什么關系,至少還沒親近到不必說謝字吧,但這話怎敢說出口,伸出雪白的玉臂,拿起酒壺,身體前傾,為齊寧酒杯斟上酒,齊寧端起酒杯,道:“夫人忙到現在,我先干為敬!”正要飲下,田夫人臉色微變,急道:“侯爺......!”

    齊寧一怔,見田夫人臉色很不自然,心生疑竇,放下酒杯,問道:“夫人怎么了?是不是身子不舒服?”

    “我......!”田夫人勉強一笑,看了齊寧酒杯一眼,終是道:“侯爺,我.....我下個月可能要去一趟東海那邊。”

    “東海?”

    “侯爺還記得,唐姑娘之前給的藥方之中,有治療腸游的方子。”田夫人道:“南方罹患腸游的人很多,特別是東海那邊,所以.....!”

    “哦,我記起來了,夫人好像說過,準備在東海建設藥坊,直接在東海那邊生產藥物。”齊寧笑道:“這是好事,是否有什么困難?”

    “我派人去了那邊,不過東海那邊有自己的商會,派過去的人回來說東海商會非要我親自去和他們談。”田夫人輕嘆道:“否則作坊就不能開工。我也明白他們的意思,無非是想和我談紅利,我手頭上的事情忙完之后,下個月就過去看一看那邊到底是什么意思,如果太過分......!”

    “夫人是想讓我出面?”齊寧微皺眉頭,雖然他愿意在力所能及又不違背原則的情況下幫助田夫人,但事涉到商會,自己作為朝廷官員如果明面上卷入進去,似乎不大妥當。

    “不不不!”田夫人急忙擺手道:“這事兒侯爺萬不能出面。商人有商人的規矩,若是.....若是侯爺出面,即使真的讓他們不敢與我為難,可是.....可是以后他們定會在暗中做手腳,而且......而且所有的商會到時候都會說田家藥行是......!”卻是沒有說下去。

    齊寧微微頷首,明白田夫人的意思,心想你這婦人倒也理智。

    他知道每一行有每一行的游戲規則,商人亦是如此,如果田雪蓉借助權勢之力破壞了游戲規則,以后在商界也就不好混下去。

    “只要條件合理,也大可以和他們談談。”齊寧微笑道:“如果實在欺人太甚,你回頭再和我說,我再給你想辦法。”端起酒杯道:“來,夫人,我借花獻佛,這杯酒祝你下個月一路順風,帶回來好消息。”

    田雪蓉忙道:“侯爺,你......!”

    “夫人怎么了?”齊寧這時候已經意識到什么,不動聲色,端著酒杯道:“夫人是不是有什么難言之隱?”

    田雪蓉一咬嘴唇,輕聲道:“侯爺......侯爺能不能過來.....過來抱抱我!”(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