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九一五章 離別
    田夫人跟著后面進了屋內,田芙立刻起身來,唐諾也已經沖著田夫人微微點頭,道:“你不用擔心,我會照顧好她。”

    田夫人感激道:“唐姑娘,我都不知道該怎么謝你才好。”

    “也不必謝我。”唐諾沖齊寧那邊使了個眼色:“這是錦衣侯府,你謝謝侯爺就好。”

    田夫人有些尷尬,看向齊寧,卻見齊寧并沒有往自己這邊看,心里更是不安,還是向齊寧道:“侯爺,謝謝你。”

    齊寧只是輕嗯一聲,顯得十分冷淡,卻是向唐諾笑道:“唐姑娘的傷勢是否好全了?”

    唐諾前番被段清塵在腰間刺了一刀,而且中了毒藥,幸虧齊寧及時幫她解毒,唐諾十分淡定,微微點頭,道:“無礙了。”

    “那就好。”齊寧笑道:“明日我也要離京辦差,可能要些日子才能回來,侯府這邊,唐姑娘也多照看一些。”

    唐諾眼眸一轉,詫異道:“你要離京?”

    齊寧微微點頭,唐諾也不問齊寧去哪里,想了一下,才過去取了一只瓷**遞給齊寧,齊寧心知從唐諾手里拿出來的東西都是靈丹妙藥,也不推辭,大大方方接過揣進懷中,笑道:“唐姑娘如此大方,我就不客氣了。”

    “我只希望你用不上它,帶在身上以防萬一而已。”唐諾聲音柔和:“那是止血的金瘡藥,止血效果甚好,而且不會留下疤痕。”

    “多謝多謝。”齊寧點點頭:“明日一早就會動身,我就不過來再向你告別了。”

    “好。”唐諾意簡言駭:“一路順風!”

    齊寧也不多言,又向田芙笑道:“田姑娘,你就安心在這里住著,需要什么只管向府里要,跟在唐姑娘身邊,不但可以治好你的眼疾,只要你用心,說不定還能從唐姑娘那里學到一些醫術,就算是皮毛,也能受益終生了。”

    唐諾唇邊泛起一絲淺笑,向田芙道:“不要聽他說,我沒那么高明的醫術。”

    田芙眼疾雖然尚未痊愈,但卻早已經恢復了七八成,對唐諾的醫術那是心悅誠服,她以前性情暴躁,也都是因為眼疾所致,如今眼疾日漸好轉,心情甚好,性情也是改變許多,向唐諾道:“侯爺說的是真的,唐姐姐,要不我拜你為師,跟你一起學醫術吧?”

    唐諾一怔,齊寧卻是來了興趣,笑道:“唐姑娘,這可不是我攛掇的,田姑娘知道你醫術高明,要拜你為師,這可是大好事。”

    田夫人此刻卻也是激動萬分。

    她當然知道唐諾醫術之精湛,畢竟是藥行出身,對于醫藥圈子還是十分了解,相比起寧,因為田芙的眼疾,田夫人與唐諾的接觸反要多一些,她也知道以唐諾的醫術,即使是在京城這個藏龍臥虎之地,那也是少有人及。

    她對唐諾不但心存感激,更多的卻是欽佩,此時聽田芙竟然有機會拜在唐諾門下,心中激動之情,那是溢于言表。

    若是田芙能夠拜得唐諾為是,即使只是從唐諾身上學到皮毛,那也足以讓田夫人心中自傲。

    屋內一時靜下來,田芙睜大眼睛,滿是期待看著唐諾,唐諾微一沉吟,終于道:“拜師倒也不急,你若喜歡學醫,大可以跟在我身邊先嘗試一番,隔上一段時間,如果還能學下去,再提拜師也來得及。”

    田芙歡喜不已,田夫人也是激動非常,急忙道:“唐姑娘,真是多謝你,我!”一時也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的感激之心。

    齊寧卻是笑道:“田姑娘,唐姑娘既然答應了你,你就好好用心。想要拜在唐姑娘門下,那可不是容易的事情,若是太過疏怠,唐姑娘只怕不收的。”

    其實他知道唐諾沒有輕易收徒,很有可能是要考察田芙一番,自己這樣說,也是提醒田芙多多用心。

    田夫人自然聽得出來齊寧話中意思,她也知道,如果沒有齊寧的存在,自己的女兒也不可能有如此天大的機緣,心中固然對唐諾感激不已,對齊寧亦是感激萬分。

    從唐諾院子離開后,齊寧還沒走幾步,田夫人已經從后面追上來,俏臉滿是感激之色,見齊寧沒有停下的意思,還是叫住道:“侯爺,你等一下!”

    齊寧停下步子,回過頭來,面帶微笑問道:“夫人有事?”

    “侯爺,剛才剛才可多謝你了。”夫人有些不自然道:“如果不是你,唐姑娘她!”

    “不用謝我。”齊寧搖搖頭:“這是田姑娘和唐姑娘的緣分,不過最后能不能收下田姑娘,我也不知道。”

    “不管怎樣,都是侯爺幫忙。”夫人有些語無倫次:“沒有你,糖姑娘不會!”

    “夫人,明天一早還要趕路,我手頭上還有些公務要辦。”齊寧打斷道:“夫人如果沒有別的事情,我先告辭了。”

    田夫人“啊”了一聲,一時也不知道該說什么,齊寧只是沖著她微微點頭,也不多言,緩步而去,田夫人抬手想要叫住,卻又不知道該怎么說,有些無奈看著齊寧離開,想著齊寧突然對自己態度有些改變,心里隱隱覺得有些不舒服。

    齊寧此時卻是心中暗笑。

    他自然明白,田夫人早已經知道了自己想要親近她的意思,這一陣子一來,齊寧都表現的很主動,時不時地便流露出對田夫人的好感,但他更明白,要拿住一個女人,絕不能從頭到尾都表現得太過主動。

    主動太多,就變得太過廉價。

    現在也到了該若即若離的時候,這種時候如果對田夫人表現得冷淡一些,效果反倒要比主動貼近好的多,其中的套路,他心知肚明,但田夫人何曾經歷過男女之間這樣的花花腸子,還真以為齊寧對自己有些不滿,所以故意表現的冷淡,輕而易舉便落入齊寧布下的感情陷阱。

    齊寧出行的行李,自有下人準備,他回到屋內,點上燈火,這才取出了田夫人謄寫出來的曲譜。

    除了將那本地藏曲譜物歸原主,田夫人將地藏曲譜之中夾含的兩首曲子謄寫了出來,齊寧對曲樂并不精通,但看到兩首曲子完整地招錄出來,心中暗贊田夫人之余,卻又心存疑惑,暗想既然連田夫人都能發現出地藏曲譜藏著兩首曲子,也便是說這地藏曲譜本身也就不算太過神秘。

    令狐煦曾說地藏曲譜之中藏有地藏天書的下落,現在看來,似乎有些子虛烏有了。

    不過他心知確實有不少人想要得到這地藏曲譜而甘心,能夠讓他們牽腸掛肚的東西,當然不會太過簡單,難道在這兩首曲子之中,又另藏著玄機?

    但眼下當務之急是要前往東海調查澹臺炙麟之死,沒有時間探索地藏曲譜中的玄妙,此時也只能等回來再找機會摸索。

    次日一早,天剛蒙蒙亮,齊寧便起身來,收拾妥當,剛出門,就瞧見顧清菡正走過來,齊寧迎上去,輕聲道:“三娘怎么起的這樣早?昨晚可睡好了?”

    顧清菡瞧見左右無人,伸出手來,替齊寧整理了一下衣衫,齊寧心中溫暖,柔聲道:“三娘,聽說東海那邊有不少特產,你喜歡什么東西和我說說,回來時候我給你帶回來。是了,東海那邊一定產珍珠,我看看能不能弄些上等的珍珠回來,聽說珍珠粉末能讓人永葆青春!”

    顧清菡白了他一眼,低聲道:“你是說我老了嗎?”

    “沒那個意思。”齊寧看著顧清菡俏美的臉龐,低聲道:“三娘看起來就像十八歲的姑娘,青春貌美,誰也比不了。”心中卻是想著,就算是十七八歲的小姑娘,那也及不上三娘誘人。

    顧清菡心下好笑,但她也習慣了齊寧的油嘴滑舌,低嗔道:“不要胡說。你也別為我花什么心思,侯府里什么都不缺,不用你帶回來。你出門在外,好好照顧自己就好,雖然是有公干在身,卻也不要多惹事,更不要在那邊闖禍。”

    齊寧并不閑顧清菡嘮叨,反倒是覺得心中暖洋洋的,點點頭,道:“三娘不用掛心,辦完差事,我很快就回來。”

    “嗯!”顧清菡輕嗯一聲,抬頭看了看天色,道:“馬車都已經準備好了,早些動身吧,早去早回。”

    齊寧聽著顧清菡聲音溫柔,忍不住低聲問道:“三娘,你你會不會想我?”

    “想你個大頭鬼。”顧清菡瞪了他一眼,“別啰嗦了,還不快動身。”

    齊寧輕笑道:“三娘不說,我也知道,你心里一定會想我,就像我每天也都會想著你一樣。”湊近過去,顧清菡只以為他又要不正經,便要閃躲,齊寧卻低聲道:“三娘,佛堂那邊還是要注意著,切莫讓人輕易靠近。”

    齊寧如今倒不擔心太夫人,畢竟那老太婆服下了秋千易的毒藥,變成了活死人,此生都不不可能恢復神智,但齊寧卻并沒有忘記牛頭馬面。

    牛頭馬面雖然死了,但這兩人與大光明寺有牽涉,齊寧只擔心暗中一直有人與這兩人聯系,如今這兩人突然消失的無影無蹤,會不會有人暗中找尋他們的下落?雖然一切處理的都很干凈,但如果有人非要找到牛頭馬面的下落,倒也是一件麻煩的事情。

    顧清菡心下一凜,輕聲道:“我不會讓人靠近佛堂,你不用擔心。” (https:)(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