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秋中文網 > 歷史小說 > 錦衣春秋 > 第一卷 莫辨楮葉逍遙行 第九二一章 乖順
    夫人更是羞臊,低著頭,輕嗯了一聲。

    齊寧輕輕一笑,反問道:“那我要問夫人一句,我是否不能對夫人有好感?”

    田夫人一怔,心想你對誰有好感,我豈能管得著,這話真是有些答非所問了,只能道:“那那倒不是。”

    “不是就好。”握著夫人手兒,齊寧輕聲道:“人總是要相信緣分的,京城人口幾十萬,我與夫人按理來說,本沒有機會認識,但老天爺卻偏偏讓我們相識,我相信這是老天爺對我的垂愛,讓我在茫茫人潮之中,能夠有幸認識夫人。”

    夫人心中一顫,頓時有些感動。

    其實這種話對齊寧來說,還能說的更為浪漫,但對夫人來說,卻是從無聽過,她何曾聽到男人對她說出如此綿綿情深的話來,多年心中空虛,這一刻卻聽到如此暖心之言,又如何不被觸動。

    “其實第一次見到夫人,我心里就覺得似曾相識。”齊寧壓低聲音,湊近夫人柔聲道:“似乎在此之前就見過。”

    夫人詫異道:“侯爺侯爺在那之前見過我?”

    齊寧道:“那次回去之后,我便拼命想,到底在什么地方見過,后來還真是想起來,原來在見到夫人之前,我竟是在夢里見過夫人的。”

    田夫人一怔,隨即眼中顯出玩味之色,深夜幽靜,房內孤男寡女,齊寧言語曖昧,夫人只覺得身處此種情況下,全身泛起一陣異樣之感,輕聲道:“侯爺侯爺又在說玩笑話,你沒見過我,又又怎能夢見我?”

    “所以我才說這是緣分。”齊寧握著夫人手兒,身體前傾湊近,這時候兩人臉頰湊得極近,只有一根手指長短距離,都能夠感受到對方的呼吸氣息,瞧著夫人那紅潤的香唇,齊寧也是覺得心跳加速:“夫人不相信我說的話嗎?”

    “沒有侯爺自然自然不會騙我。”夫人禁不住微微扭了一下身子,竟有些意亂情迷,忍不住問道:“那那侯爺夢到我什么?”

    “夢到夫人在彈琴。”齊寧輕笑道:“琴聲悅耳,讓我流連忘返。”伸手挑起夫人下巴,瞧著夫人艷若桃李成熟嫵媚的臉龐,再也控制不住,情不自禁湊上前,已經吻在夫人的嘴唇上,夫人全身立時緊繃起來,卻并沒有閃躲。

    齊寧身體靠近過去,一只手已經環住夫人腰肢,動情激吻,夫人一開始很是緊張,全身緊繃,但很快便松弛下來,一只手臂抬起搭在了齊寧的肩頭,甚至已經開始略顯生澀地迎合著齊寧的激吻。

    溫暖香軟的成熟嬌軀,這時候也已經向齊寧湊近過來,兩人身體相貼,齊寧猛地一用力,在夫人一聲輕呼下,已經將夫人橫身抱起,掃了一眼,便往角落處那張軟榻走過去。

    夫人臉頰嫣紅,一手搭著齊寧的肩頭,另一只手則是放在胸前,攥著胸前衣襟,此時已經意識到齊寧要往哪里去,立刻緊張起來。

    走到軟榻邊,齊寧小心翼翼將夫人放下,身體就勢已經壓在了夫人腴軟嬌軀上,夫人身軀柔軟,輕輕壓上,便宛若壓在棉花上一般,夫人卻是大驚失色,雙手急忙撐在齊寧胸口,呼吸急促,驚慌道:“侯爺,你!”

    “夫人別害怕。”齊寧輕笑道:“天色已晚,我只是抱著夫人上床歇息而已。”

    夫人不安地扭動柔美的嬌軀,勉強笑道:“那那侯爺也早點去歇息吧。”

    “好。”齊寧宛若欣賞藝術品般凝視著夫人的艷美臉龐,輕聲問道:“其實我也有個問題想問夫人。”

    “是是什么?”

    “夫人在夢里,可曾夢見過我?”齊寧凝視夫人眼睛,低聲道:“可不許說假話,你一說假話,眼神就會出賣你,那我可是真的要生氣了。”

    夫人被齊寧盯著看,實在不好意思,目光瞧向一旁,尷尬道:“我我不記得了,侯爺侯爺還是別問了。”

    齊寧卻是用一根手指輕輕撫在夫人的嘴唇上,夫人的嘴唇線條流暢,輪廓極美,而且嘴唇略顯厚實豐潤,更顯得性感無比,手指劃過,嘴唇柔軟而溫暖,這卻讓美婦人身體再一次緊繃起來,只聽齊寧低聲道:“我既然問了,夫人就該回答我,否則今晚我可能不會離開。”

    夫人有些為難,酥胸隨著急促的呼吸上下起伏,猶豫了一下,才紅著臉道:“其實其實也有一次!”

    “一次?”齊寧似笑非笑看著夫人迷人眼眸,臉上卻是懷疑之色。

    夫人不敢與齊寧之時,紅著臉道:“是是兩次,我我記不得了!”

    齊寧身體壓在夫人柔軟嬌軀上,唯恐自己力氣太大壓壞了美婦人,所以一條手臂撐在下面,以減輕自己身體對夫人的壓力,這時候居高臨下看著夫人的臉龐,宛若桃花,嫵媚動人,那白里透紅的水嫩臉頰,實在是讓人想輕輕咬上一口。

    “哪兩次?”齊寧輕聲問道。

    “能不能能不能不說?”夫人一只手捂著發燙的臉,另一只手則是抵在齊寧胸膛:“我我都不記得了。”

    “夫人能記得兩次,那就一定記得都是發生在什么時候。”齊寧湊近夫人耳邊低聲道:“夫人說過之后,我便讓夫人好好休息,今晚絕不再打擾。”

    夫人閉上眼睛,聲音微微發抖,低聲道:“第一次第一次是那天晚上,你喝了那杯酒,我幫你幫你解毒!”一提到那次為齊寧解毒,夫人立時便面紅耳赤,臉頰宛若火燒云一般。

    齊寧腦中立時便想起那日的情景,心中一蕩,呼吸微促,夫人感覺到什么,急忙道:“第二次第二次就是就是那個壞人想害你的晚上!”

    “那你都夢到些什么?”

    夫人用手捂著眼睛,酥胸起伏,喘氣道:“我我真的不記得了,你你讓我想想,我我以后再告訴你。”

    “真的忘記了?”齊寧一只手輕輕在夫人臉頰撫動:“你可不許騙我。”

    “沒騙你,沒騙你,侯爺,我我求求你,等我想起來,一定告訴你!”夫人軟語哀求:“我腦子現在很很亂,你讓我讓我好好想一想!”她眼波橫流,臉頰潤紅,暗淡的燈火之下,散發出驚人的美婦風情。

    齊寧心知這美婦人十成之中已經拿住了六七成,他有的是耐心,從不操之過急,更何況明日還有正事在身,雖然此時心情激蕩,卻也并不急在一時,而且知道就算自己真的想做些什么,田夫人在這種時候也未必會讓自己得逞。

    見齊寧不說話,夫人只以為齊寧不快,討好般道:“侯爺,我說話算話的,一想起來就告訴你,絕不絕不騙你。”

    齊寧輕笑一聲,翻身坐了起來,夫人這才松了口氣,齊寧輕聲道:“夫人今晚表現得很好,以后就要這么乖。”

    夫人羞臊地輕嗯了一聲,齊寧卻故意低聲問道:“你說什么?我沒有聽見。”

    夫人紅著耳根道:“以后以后在侯爺面前,我我都乖乖的,不讓侯爺生氣。”

    齊寧很是滿意,伸手又在臉上輕薄了一下,夫人也不敢閃躲,任由齊寧輕薄兩下,將齊寧要走,忙從榻上起身來,低聲道:“侯爺等一下。”輕手輕腳走到門前,拉開了門來,探頭出去瞧了瞧,這才回頭道:“外面沒人,侯爺侯爺可以出去了。”

    齊寧走到夫人邊上,低聲戲虐道:“夫人,咱們這樣偷偷摸摸,就好像!”嘿嘿一笑,后面并無說下去。

    夫人勉強一笑,等齊寧閃身出門,這才迅速關上門,背靠房門,抬手撫在心口,只感覺自己一顆心噗通噗通直跳,想到今晚自己幾乎是用美色讓小侯爺消了怒火,便覺得有些羞愧,可是一想到剛才兩人獨處時曖昧的情景,卻又感覺刺激無比,那種宛若偷情般的味道,確實讓她覺得十分的有趣。

    她認識齊寧之前,一直以來循規蹈矩,守身如玉,但是自打與這小侯爺認識之后,自己那顆心卻日益被小侯爺挑動起來,對小侯爺的親近,實際上早已經沒有最初是的抗拒,有時候內心深處反而喜歡和小侯爺這種刺激的感覺。

    這就像是一局游戲,自己似乎已經開始沉迷在這游戲之中。

    這一夜夫人在床上翻來覆去始終睡不著,腦中也沒有去想到古藺城之后如何與東海商會接觸,滿腦子反倒是齊寧的影子,而且越是不去想,腦中卻想的越厲害,一想到齊寧就住在自己隔壁,自己一個早為人婦的女人,一晚上卻顧念著旁邊的男人,羞臊之余,卻偏偏讓她回味無窮。

    次日一大早,一行人便即從東陽啟程,田夫人上馬車之時,齊寧剛好過來,兩人對視一眼,齊寧臉上顯出玩味的笑容,夫人一晚上想著這個男人,一大早看到他,齊寧倒沒什么,夫人自己反倒覺得有些尷尬,勉強一笑上了車,想到齊寧不再像之前那般對自己愛理不理,心情卻是舒暢了不少。

    先定個小目標,比如1秒記住: 手機版閱讀網址:( 錦衣春秋 http://www.sspmis.tw/3_3262/ 移動版閱讀m.luoqiuxs.com )
好玩的真人游戏